小說 達人專欄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七章 驚心動魄的救援(4)

唯伊說 | 2021-10-17 20:36:01 | 巴幣 0 | 人氣 28


  「大少爺。」守在廳外的黑衣人見到寒晴後隨即敬禮。

  寒晴進到廳內,寒媚斂起笑容,只是淡淡瞧了眼她受了傷的肩膀,似乎沒什麼大礙。

  可峻緊張的起身,擔憂的問:「你的傷還好嗎?」

  「沒事的,只是皮肉傷,過幾天就好了。」寒晴露出讓對方安心的笑容。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沒關係啦,這點傷過幾天就會好了。」寒晴坐上沙發手把。

  文和猛然站起身,朝著寒晴九十度鞠躬。「謝謝你奮不顧身救了我們,此等恩情我們不知該如何報答。」

  見狀,可峻跟著起身,彎腰道謝。「謝謝你救了我們!」

  可峻沒想到寒晴竟然會隻身衝去,這是何等危險的事,但也因為這樣,他跟文和才能獲救。

  「你們不用謝這傢伙,她肯定是在搞不清楚的狀況下跑去,莫名其妙救了你們。」寒媚半嘲諷的道。

  聽通報的小弟說,寒晴接到一通電話後隨即離去,幾秒鐘電話是能搞懂什麼?真不曉得這傢伙在想什麼,萬一是場騙局呢?

  「誰說我搞不清楚狀況?我知道可峻需要幫忙!」寒晴反駁道。

  「好啊。那妳說,在妳到場之前,妳知道他為什麼需要幫忙嗎?」

  「我……」寒晴忽然發現,自己好像真的不知道,是到現場後才判斷出發生什麼事。

  寒媚冷哼。真懷疑當初是不是少生了腦子給她。

 

  聽聞至此,可峻下定決心。他握緊拳頭,決定將事情全盤托出。他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他相信寒晴!

  「今天文尚說,有重要的事需要緊急開會,我們不疑有他,到聚會地點。」

  「可峻……」文和想阻止可峻將組織的事說出,畢竟他們與天獄無任何關係,難保對方不會黑吃黑。

  可峻眼神不如平常畏縮,堅定的望向文和,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文尚都已經背棄道義,憑什麼我不能向外尋求支援?這次我再也不會退讓!」

  自從父親死後,他們總讓二老大壓在底下,他知道自己懦弱沒主見,想不到對方食髓知味,這次竟要他的命,連自己的手足都不放過!

  感覺的出可峻火了,寒晴挑著眉,緩緩勾起嘴角。人果然還是要經歷磨難才會成長。

  文和意外的看著可峻。轉眼間,他又成長了,儘管不如寒晴所散發出的傲氣,但對可峻已是個大突破。

  文和點頭,他支持可峻的所有決定。這次他不會插手,只是從旁給予意見,一切交給陽蓮未來的繼承人負責。

  可峻視線再次看往寒晴,繼續道:「因為是在自己的地盤,周遭都是自己人,我們就沒帶上保鑣。開會時,二老大提到繼承之事,場面變得火爆,他認為應該由身為首領弟弟的他來繼承,文和與他意見不合,將他與其他幫派勾結的事拖出,這事只要傳出去,不只是無法當上老大,甚至連組織都待不下去。」

  「接著外頭忽然衝進一群兄弟,都是二老大事先安排的人,當時我們身邊只有幾個兄弟,顯然寡不敵眾,文和護著我衝到外頭。然後我就趕緊打了通電話給寒晴。」

  那這孩子還真打對救命電話,全天下除了自家笨女兒外,大概沒人會在沒搞清楚狀況前加入戰局。

 

  「可是莫名出現的狙擊手是誰我們不知道,也不知道是誰報的警。」文和補充。

  寒晴驀然冷笑,一個組織鬧內鬨,竟然出現那麼多無關的人。

  「你知道什麼嗎?」寒晴的笑容讓可峻不解。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只是他們都自以為是黃雀,殊不知每個人都是『神狙』眼中的螳螂。」

  一聽到神狙,寒媚神色轉變,「神狙也在?」

  「一開始的槍手是和警察一夥,只是警察並不知道槍手的存在。如果是他,不意外查到你們此次聚會,向警察通風報信,自己則在附近埋伏,先解決掉一些陽蓮的人,之後讓警察收拾會來的方便許多。」

  在場除了寒媚,其他人完全聽不懂。和警察一夥,警察卻不知道他存在?

  「那個槍手是誰?」文和問。

  「非法制者。」寒晴道。

  非法制者?

  據說非法制者是政府的地下組織,暗中協助警方辦案,具有私自處決惡人的權力。只聽過傳聞,沒想到這種人真的存在……

  不過仍有些事讓他們不解,文和追問:「既然他和警察一夥,為什麼又要狙擊自己人?」

  「一開始的槍手和最後的狙擊手不是同一人。狙擊手大概是早接到消息,在遠處等候。」

  寒媚理解一切後,隨之放聲大笑。原來小晴說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是這意思。

  「二老大以為一切在他掌握之中,殊不知非法制者已在外頭等著他,非法制者以為藏得很好,殊不知遠處早已有神狙盯著。」

  寒媚止住笑,意有所指的瞥向寒晴,「不過他們最大的失算,大概是殺出某個程咬金,讓原本的計畫全被打亂。」

  寒晴道:「事實上沒有神狙,我現在大概被抓走了。」

  「他又救了你?」

  「差不多。不過我肩上的傷,是要救槍手時,被神狙打傷的。」

  可峻從寒晴的話中,察覺了驚人的事。

  剛才除了陽蓮的人,外來者有寒晴、槍手、狙擊手及警察。寒晴拉上車的人,並不是陽蓮的兄弟,依他的穿著及行動方式,也不可能是警方的人,而狙擊手在遠方進行攻擊。

  也就是說,那個人是槍手,也就是非法制者!

  非法制者不是黑道的天敵嗎?寒晴怎麼會幫他?難道那個人寒晴認識?又或者有其他因素?

  同樣年紀,同為繼承者,可峻卻無法揣測寒晴的所做所為。

  再一次,可峻感到自卑,彼此的距離遠到他不敢想像。他真的好想好想成為寒晴這樣厲害的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