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標記

冰凜 | 2021-10-17 20:06:26 | 巴幣 12 | 人氣 42




病嬌卡姐第二彈ouo
病病的卡珊德拉好棒aua


-

妳睜開眼睛,卻發現眼前一片黑暗,手腳都被固定住,堅硬的觸感讓妳猜想,應該是被綁在椅子上。
 
失去意識前的記憶讓妳明白,自己被抓了,這裡應該是審訊室,但奇怪的是,審訊不是應該更粗暴一點嗎?
 
沒有人潑妳水讓妳清醒,也沒有人對妳使用咒語逼供,難道是妳醒得太早還沒有人進來嗎?
 
對犯人的警惕居然這麼輕微,看來魔法部也不行了。
 
雙手被反綁,也沒辦法視物,妳盡力摸了摸手腕上的繩子,不是鐵鍊,看來不能用開鎖咒。
 
沒有魔杖的話,威力會比較弱,犧牲一層皮用生火咒應該可行?
 
還沒等妳開口,沉重的金屬音響起,妳瞬間緊繃起來。
 
「醒了?還以為妳要睡到明天呢」
 
那是一道慵懶,帶著優雅與一絲愉悅的聲音,也是妳再熟悉不過,馬上認出來的聲音。
 
「居然有幸讓魔法部的部長親自審問我,我還真是出名啊」
 
妳聽著聲音,鞋跟踩在地上的聲音,皮沙發摩擦發出的聲音,瓷器或者金屬器放在桌上的聲音,她坐下了,在妳面前。
 
「的確我是魔法部部長,但在那之前,難道沒有其他稱呼嗎?」
 
看不見表情,但妳的確注意到,她的聲音沒有改變。
 
夾雜其中的一絲愉悅讓妳有些不高興,好像她很享受現在這個情況一樣。
 
「魔法部部長已經夠響亮了吧?我這個低賤的黑巫師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個稱呼更重要的稱謂」
 
妳故意開口,言詞不帶一點留戀。
 
「我還以為妳會求我放過妳,不是嗎?畢竟妳當時是那麼狼狽的落荒而逃」
 
她的話語深深刺中妳的內心,當時的記憶又浮現在腦中,如此鮮明。
 
「畢竟我不像某人,一直躲在家族的庇蔭下,順風順水的升官加薪,還可以享受折磨人的審訊」
 
妳扯出一個勉強的微笑,不想讓自己看上去那麼咬牙切齒。
 
「我為魔法做出的貢獻居然都不被記住,果然麻種就是連報紙都不看的嗎?」
 
聽到她說出「麻種」,妳不由身體一緊,她從來沒開口說過這個詞,妳也最討厭被這麼貶低,憤怒與屈辱燃燒著妳的理智,妳幾乎想立刻用惡毒的言語咒罵她,甚至對她用咒語。
 
「那麼,高貴的魔法部部長,要開始審訊了嗎?」
 
最終,妳還是忍了下來。
 
為甚麼?大概是妳對她還有感情吧。
 
當年的妳為了她挺身與她的家族對抗,倒在泥濘裡的妳卻親眼看著她走向家人的懷抱,失望的情緒溢於言表,妳匆匆丟了個衛斯理煙火砲便落荒而逃,被通緝成為黑巫師,躲藏至今。
 
而她,加入魔法部後一路順風順水,現在還能坐在這裡,譏諷妳當年為她做的一切。
 
那只是一段往事,對她而言是可以拿來調侃的素材,對妳而言卻是不願提及、極力想抹去卻深深刻在心裡的回憶。
 
「審訊?」
 
她略帶疑惑的吐出兩個字,妳卻比她更困惑。
 
「怎麼,高貴的魔法部部長連審訊都不會嗎?都把我綁在這裡了,難道妳現在才要跟我說,這一切都是玩笑?」
 
嘲諷的話語脫口而出,妳知道的,打從被抓到的那一刻起妳就輸了,現在還在這裡逞口舌之快只不過是為了維護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心而已。
 
但下一秒她說出口的話,卻讓妳深深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似乎並沒有說過,是來審訊妳的」
 
「什麼?」
 
妳幾乎是反射性的問出口,對現在的情況越來越混亂。
 
沙發摩擦的聲音傳來,妳聽著她走近,心跳越來越激烈,然後眼前一片白光,她扯掉了綁在妳眼上的黑布。
 
稍微適應許久沒接觸到的光源後,映入眼簾的是她耀眼的金髮,她穿著制服,就像當年還在學校時一樣,表情寫滿戲謔,綠色的眼裡卻充滿一種莫名的情緒,伸出手撫摸妳的臉頰。
 
「我想我應該跟妳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
 
她跨坐在妳的腿上,捧著妳的臉。
 
「當時的我希望妳能跟我一起回去,至少不會再被追補,但我錯了,妳並不是一隻寵物,會無條件的跟在我身後,妳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尊心,當我看見妳充滿失望的表情,我就知道妳不會回來了,所以我才努力當上魔法部部長,為了有一天能親手將妳抓回我身邊」
 
「卡珊德拉......」
 
妳感到動搖,輕聲喊出她的名字,看著她喜悅的表情。
 
「我很生氣,我沒想到妳居然能對我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剛才還因為妳不願叫我的名字而咒罵妳,現在又因為妳叫了我的名字而竊喜,我好像是瘋了,只想著擁有妳」
 
卡珊德拉捧著妳的臉,親吻妳的唇,久違的感受讓妳豪不抵抗,直到喉嚨被她的魔杖抵住。
 
「妳......這是......」
 
心臟還在蹦蹦跳,妳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剛才的親吻,卡珊德拉眼中那股莫名的情緒逐漸填滿她整個眼底,讓妳看了不禁竄起一絲寒意。
 
「我在咒語方面挺有天賦的,尤其是改良咒語」
 
她的手逐漸往下,輕輕撩起妳的衣襬,露出平滑的腹部。
 
「這是我沒有發表過的,改良了黑魔標記的咒語」
 
直到這時妳才看清卡珊德拉眼中的情緒,是瘋狂。
 
咒語出口,妳感到小腹竄起一陣莫名的不難受的灼燒感,臉上浮現紅暈,扭著身軀,出口的卻不是慘叫,而是羞恥的呻吟。
 
「哈......哈......唔嗯......」
 
妳喘著氣,卻在她按壓妳小腹上的標記時忍不住聲音。
 
「不會痛很棒吧?雖然我有拿幾個人來做試驗,但試驗完之後我都消除掉了,只有妳身上才有這個標記」
 
卡珊德拉像是在炫耀一般開口跟妳說明標記的用途。
 
「這個標記能讓我知道妳的位置,如果妳使用魔法就會像剛才一樣,全身充滿那種感覺,如果使用太強的咒語,可能會一整天無法行動喔」
 
卡珊德拉用雙手捧著妳的臉,強迫妳看著她。
 
「我不會讓妳離開」
 
妳看著卡珊德拉,綠色的眼眸寫滿占有與瘋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