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49.湯裡面的肉,究竟是什麼的肉?

佐渡遼歌 | 2021-10-17 20:00:03 | 巴幣 2110 | 人氣 34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戶外集會所的討論在萊昂涅爾離開之後,譚家師徒也跟著離開。
 
  秦樓月刻意等待片刻,錯開時機領著李少鋒三人在持續落著的細雪當中漫步,聊勝於無地計算著屋舍、村民的數量,隨口討論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直到傍晚時分才前往村長家
 
  晚餐內容相較豪華許多,除了曾經在早上見過的藜豆烤麵團、藜豆餅、醃菜切片,還有一大鍋熱騰騰的肉湯。用餐者不只有秦樓月等七名玩家與藤原泰造,在座還有幾位看似村內重要人士的耆老、壯漢,皆是身穿獸皮雪衣,圍坐在地火爐旁邊喝著熱濁酒,然而並未看見藤原靜子的身影。
 
  藤原泰造在一開始以村長身分寒暄了幾句,隨後就將秦樓月等八位玩家晾在一旁,加入村民的行列,剽悍凶狠的臉龐露出有如斧鑿的大大笑容,用著濃濃鄉音的嘶啞嗓音高聲談笑,氣氛可謂相當快活。
 
  秦樓月、張定緯和譚君堯三人主動開口攀談幾次都都碰了軟釘子,悻悻然地坐回角落位置,放棄刺探情報,卻依然豎起耳朵聽著村長等人的聊天內容。
 
  李少鋒瞥了一眼打從己方四人踏入屋內就默默坐在角落、如同昨日什麼也不吃的萊昂涅爾,疑惑著為什麼依然沒有看到克里夫的身影……雖然從現狀來看,沒有參加晚餐也沒有損失,畢竟從勉強聽懂的隻字片語當中都是村民之間的日常瑣事。
 
  樓月學姊和定緯哥都失敗了,李少鋒也不打算主動找釘子碰,低頭看著木碗。
 
  昨晚毫無任何疑問地喝光了,不過既然知道了這座村子的食材大多是不存在地球的外星穀物,這碗湯裡面的肉究竟是什麼肉就令人費解了。李少鋒瞪著載沉載浮的深色肉塊,朝向熟知外星食材的夏羽投去詢問的眼神,不過卻被誤會了,讓她露出「要不要把自己碗裡面的肉分給學長」的掙扎表情,只好率先搖頭,默默夾起肉塊開始啃。
 
  如果不考慮到不曉得是什麼肉的心理負擔,味道倒是挺好的。李少鋒一邊嚼著一邊思索肉的味道比較接近豬還是牛,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昨天村長有提到這是山豬肉,稍微鬆了一口氣。
 


  吃完晚餐之後,秦樓月代表四人向藤原泰造躬身道別,踏出村長家。
 
  暗沉陰鬱的天空持續飄落著細雪,很快就是禁止外出的夜晚時刻。
 
  秦樓月四人快步穿過主要道路,在靠近盡頭的時候就看到一個身穿獸皮雪衣的嬌小身影蹲坐在最下面一階,雙手合十地呼氣摩娑,正是藤原靜子。
 
  「──靜子妹妹,為什麼坐在這種地方?」秦樓月訝異加快腳步,上前詢問。
 
  「靜子想說各位旅人們吃完晚餐就會回來。早上因為有工作沒有機會聊天,就在這邊等等。」靜子站起身子說。
 
  「那樣也不用守在這邊呀,如果感冒了怎麼辦。衣服也穿得這麼少。」秦樓月不捨地說,彎腰抱住藤原靜子。
 
  「剛才沒有在村長家看到妳就覺得奇怪,原本以為先去休息了。」張定緯說。
 
  「靜子現在住在神祠喔。昨天是例外。」靜子回答說。
 
  聞言,李少鋒向夏羽投去一個疑惑眼神,意識到這是探聽遊戲關鍵的時刻,半彎著身子問:「為什麼會住在神祠?」
 
  「白羽的孩子就得住在神祠裡面。這個也是規矩。」靜子說完,努力在秦樓月的擁抱當中轉動身子,半拉開獸皮雪衣,驕傲展示著用繩子縫在胸前口袋的白色羽毛。
 
  「白羽?」李少鋒疑惑重複,定眼看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曾經在村長家的門口外牆見過類似裝飾,然而記憶模糊,無法確定兩個羽毛是否相同。
 
  「這是什麼動物的羽毛呢?」夏羽立刻追問。
 
  「白眼雪雉喔。」靜子將雙手舉到胸前,比出一個麻雀尺寸的大小說:「那是一種很小、很小的鳥,整隻都是白色的,只要待在雪裡面就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動物靠近就會立刻拔衝飛起,再快的箭矢都追不上,只有像爺爺那樣最厲害的獵師才有辦法獵捕!」
 
  「泰造村長確實看起來相當擅長狩獵。」張定緯說。
 
  「村子第一的獵人喔!」靜子驕傲地挺胸說。
 
  「為什麼要配戴那種鳥的羽毛呢?」秦樓月問。
 
  「因為靜子是白羽呀。」靜子一邊回答一邊重新穿好獸皮雪衣。
 
  「這是某種宗教方面的儀式嗎?」秦樓月換了一個問法。
 
  「宗教?」靜子歪頭反問。
 
  「村裡的其他孩子也會成為白羽嗎?」秦樓月又問。
 
  「白羽是一種榮耀,並不是想當就可以當的。」靜子傲然說。
 
  「成為白羽的條件是什麼?」張定緯問。
 
  「沒有條件喔,白羽就是白羽。」靜子說。
 
  「白羽的工作是什麼?」夏羽插話詢問。
 
  「這個……根據規矩,應該不可以隨便告訴各位旅人。」靜子搖頭說。
 
  不行啊,對話當中夾雜著童言童語,再加上也沒有徹底放下戒備,應該無法套出更進一步的情報了。李少鋒伸手將積在肩膀的雪拍掉,提醒說:「天色快要徹底暗下來了。」
 
  「真的呐!」靜子露出匆忙神色,拉住秦樓月的手腕說:「快點回去咧,下著雪的夜晚可不能夠在外面亂跑。這是最該遵守的規矩。」
 
  「嗯嗯,一起上去吧。」秦樓月牽住靜子的小手,並肩走上階梯。
 
  秦樓月等人爬著石階,很快就抵達前庭廣場。雪尚未積深,可以看見地面的鋪石紋路。
 
  廣場以十字形鋪設著淺褐色大型石磚作為踏腳處,分別連接到石階頂端、神祠主殿、那條位於樹林之間的小徑以及位於側邊的平屋。十字形以外的區域撲滿漆黑碎石,如同撒在主要道路做為止滑之用的石子,卻不曉得是從這邊拿取,抑或有其他取得管道。
 
  四座大型石燈籠當中都放著蠟油與燈芯,此刻正散發出淡淡鵝黃色火光。
 
  依然身穿白袍綠袴的虎士郎和一名身穿黑袍白袴的男子正站在平屋屋簷,面對面地交談。低矮的屋簷顯然遮不住逐漸加大的雪勢,他們兩人卻都沒有打傘或伸手遮擋,任憑雪片落在身上。
 
  黑袍男子的年紀約在四十多歲,梳得極為整齊的髮鬢夾帶些許白髮,五官端正、劍眉星目,神情則是嚴厲莊重,給予人不苟言笑的印象。
 
  「看起來是在等我們啊。」夏羽低聲說。
 
  緊接著,虎士郎正好轉頭,向著四人頷首致意。
 
  「那麼靜子先回去了!明天也會送早餐給各位旅人喔!今晚就請好好休息咧!」靜子說完,向著虎士郎兩人九十度鞠躬,隨即噠噠噠地跑過石磚道路。
 
  黑袍男子面無表情地凝視著藤原靜子的背影,直到確認她進入神祠主殿之後才緩步走上前,沉聲開口:「我是八劔謙司,擔任這座神祠的神主一職。各位旅人的事情已經從村長口中聽說了。雖是一座什麼都沒有的村落,提供各位躲避這場大雪的屋舍還是沒有問題,有任何需要也請儘管開口。」
 
  「非常感謝。」秦樓月作為代表上前一步,頷首說:「我是秦樓月,擔任隊長一職,這邊三位分別是張定緯、李少鋒與夏羽。聽聞本次借住的屋舍平時由兩位整理、打掃的,直到現在才有機會開口致謝,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謙司往平屋方向擺手,開口說:「那裡是祠務所,平日會由虎士郎負責。各位應該不會有關於祭儀行事的諮詢與商量,然而去那邊就可以找到人。」
 
  「感謝告知。」秦樓月說。
 
  「上次有旅人來訪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如果不趕時間,就請待到祭典之後吧。湊巧在這個時節來訪也是一份機緣。」謙司說。
 
  「我們也很期待能夠見識到貴村的盛大祭典。」秦樓月笑著說。
 
  「雪會越下越大,請盡快回到屋舍歇息。」謙司說完就轉身走向主殿。虎士郎再度頷首,挺直脊背地跟在後面。
 
  當漆黑簾幕掀開的瞬間,夏羽的眼瞳閃過異芒想要偷看,不過很快就咂嘴低聲說:「居然有第二層黑幕,究竟多不想要讓人看到裡面啊……定緯學長,你知道崇拜哪支外星種族的信徒會布置成那樣嗎?」
 
  「沒有實際進到裡面應該無法分辨,畢竟建築物外觀並不符合大多數主流的外星宗教信仰。」張定緯搖頭說。
 
  「原本以為只要找機會溜進去就行了,沒想到那位八劔謙司的修為那麼高,要是他完全不離開神祠境內,大概完全進不去了。」夏羽癟嘴說。
 
  「依妳估計至少在第幾重境界?」秦樓月問。
 
  「虎士郎已經是最少第五重的脫胎境界,他的父親粗略估計至少在塵閃境界。」夏羽說。
 
  「這麼高嗎?」張定緯訝然問。
 
  「遊戲居民平時就生活在氣息濃度較高的嚴苛環境當中,即使不諳武藝也會有媲美異芒、換骨境界的基礎體力,認真習武練氣的人在十多歲就抵達第五重脫胎境界也不是特別稀奇的事情。」夏羽理所當然地說。
 
  「我曾經聽說遊戲裡面與外星宗教有所關聯的住民都有可能擁有不亞於玩家的實力,因為他們在祈禱、祭祀時候會做出許多類似習武練氣的行為,也會得到外星種族賜予的武器防具、藥物與秘笈,可謂殊途同歸,倒是鮮少聽到妳講的那個說法。」秦樓月說。
 
  「可能有地域差別啦,我比較常聽魔法師們用那個說法,而且克蘇魯遊戲都是在氣息不會高速散失的場所舉行,有利於修練,這點也不是什麼秘密,反過來推敲就能夠得到差不多的結論。」夏羽聳肩說。
 
  這個時候,雪勢逐漸轉烈,秦樓月四人也慢步往屋舍走去。
 
  「你們早上有和他交談過嗎?」秦樓月繼續問。
 
  「只有和虎士郎稍微講過幾句話,連聊天都不太稱得上,就真的是……講幾句話而已。」李少鋒說。
 
  「那位八劔謙司可不簡單,即使沒有提氣,威壓感儼然也是掌門級數的強者。要是他在剛才那個距離猛然出手,我還真沒有信心可以全身而退。」張定緯說。
 
  「三人當中,我倒是覺得無法看透的玲瓏最危險。從年紀來看應該是虎士郎的姊妹,相處起來的氣氛卻是親暱中帶著疏遠,提到時會加上『大人』的敬稱也很奇怪……」夏羽喃喃自語。
 
  「神祠裡面還有其他人嗎?」張定緯皺眉問。
 
  「是的,那是一位年齡和虎士郎相仿的少女,在介紹時候也使用了日本神社常見的巫女職稱,然而看起來……該怎麼說比較好,無法勝任工作的模樣,雙眼似乎有傷,用白布纏著,身上也帶著不沾染世俗的獨特氣質……」李少鋒開口接話,簡單形容了玲瓏的裝扮與容貌。
 
  「我們一整天都沒有看見那位少女呢,也沒聽到村裡人談論到她的事情。雖然得到不少新情報,謎團也隨之加深。」秦樓月單手捧著臉頰,低頭思索。
 
  「這麼看來,靜子妹妹有可能為了服侍那位玲瓏才會住在神祠。畢竟兩位神官都男性,日常生活應該會有些不方便的地方。」張定緯猜測說。
 
  「總而言之,看不出來這場『神眠村』的破關條件呢。」夏羽乾脆地說。
 
  「開放場所的遊戲通常也會耗時較久,不用太過心急。」張定緯笑著說:「而且這是一場幾乎沒有情報的遊戲,穩紮穩打地進行摸索也不壞,至少勝過莫名其妙地被追殺、面臨大量外星生物的圍堵或是有時效性的危機當中。」
 
  「這個倒是不一定。姓譚的那兩位和那個老魔法師似乎都知道關於這場遊戲的情報,可能瑣碎、片面且不完全,然而並非一無所知,反而是我們這邊處於情報弱勢。」夏羽說。
 
  「為什麼妳會這樣想?單純從剛才的談話態度推測的嗎?」李少鋒問。
 
  「因為今天一整天的時間,他們兩組人馬都放棄了最應該調查的神祠和村長家,各自不曉得在做什麼,也沒有像我們這樣在村子胡亂繞圈散步、口頭打聽情報。」夏羽說。
 
  「妳一直散出感知真氣確認他們的行蹤嗎?」李少鋒訝然問。
 
  「那位老魔法師應該可以反向察覺到有人在感知自己,我不敢做得太過火,每隔一個小時才散出一次,問題在於整整一天都完全沒有感知到另外那位年輕魔法師的真氣源,也沒有發現第九位玩家。」夏羽說。
 
  「這樣和我今天感知下來的結果相同,只是我認為他們在人數方面趨於弱勢,又得提防不知所蹤的第九位玩家,在今天不求有功、先求無過,採取消極態度,斂氣觀望,那樣自然不會光明正大地進行探索。」張定緯說。
 
  「這個也是一個可能性啦……」夏羽退讓地說。
 
  「妳有注意到其他異狀嗎?」秦樓月追問。
 
  「那位老魔法師率先提到『神祠』這個詞彙,而不是日本尋常的『神社』,雖然這點也可能是從他借宿的嘉里村民口中聽到的,此外……大概就是村民的修為普遍低落吧。」夏羽說。
 
  「兩位神官倒是很強,很有可能掌握某種修練的特殊方式。」張定緯沉思說。
 
  「那麼關於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你們怎麼看?」秦樓月開啟了一個新話題。
 
  「應該跟祭典有關吧。」李少鋒猜測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夏羽立刻附和:「遊戲場所本身就是一個位於偏僻山林間的村落,四周都是一望無際的山林,雖然存在神祠,外觀方面卻偏向地球日本的設計,毫無外星色彩。」
 
  「神官和村民的服裝有明顯有異也算是線索吧。」李少鋒補充說。
 
  「這種偏遠村落的重大活動通常都與祭神、祭祀息息相關,神官會擔任重要角色,很容易因此得到莫大的權力與尊重,可能也會掌握著破關關鍵。」秦樓月同意地說。
 
  「秩歸祭的確切舉辦日期是幾天後?」夏羽問。
 
  「我們今早問過村長,但是被敷衍掉了。」秦樓月搖頭說。
 
  「至少確定不會距離太久,這幾天的時間讓玩家收集情報,等到祭典當天就會發生某些攸關破關與否的重大事件。」張定緯說。
 
  「大概是這樣吧……不過請記得我們依然不瞭解這場遊戲,先入為主的成見是很危險的事情,無論找到任何或許會成為線索的情報依然要持續反覆思考,繃緊神經直到那場祭典到來。」秦樓月提醒說。
 
  「是的。」李少鋒正色說,暗忖倘若出了差錯,即使僥倖不死也有可能半永久地被關在這個偏遠村落,自然必須步步為營。
 
  「明天的探索內容就限定在收集祭典的相關情報吧。」秦樓月做出結論地說。
 
 
 



創作回應

Ddpaul
肉是山豬的這我知道,但這大冷天的哪來的山豬?於是我轉念一想,這山豬不會是人變的吧?千與千尋?
2021-10-17 22:45:55
佐渡遼歌
本作在目前與今後都不會有那麼奇幻魔法的設定
雖然魔法師可以憑空扔火球、武術家可以空手擋子彈,不過人類不會突然變成豬的,還請放心(?)XDD
2021-10-17 22:56:11
你艾希我吶兒
吃太胖會被殺掉!
2021-10-18 00:51:57
佐渡遼歌
經典語錄!!XDD
2021-10-18 01:14:10
赤月狼
既然村長說是山豬肉...就姑且相信吧!感覺靜子不像我說的茂茂一樣有那個本錢可以割肉換糧。
不過我也有跟Dd大大一樣的懷疑,這大冬天的哪裡來的山豬?
2021-10-18 08:25:12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後續劇情XDD
0w0
2021-10-18 11:25:45
Ddpaul
目前來看其他兩組人似乎知道村外有什麼,而且可能是活物,再加上一開始不見一人沒有在村內,可能真的有什麼在村外,從山豬肉、獵人、還有祭祀、以及部分村規,我感覺應該是有類似「山神」的傢伙在,就是一隻神獸,守護村莊⋯⋯但是可能也有一些邪惡的生物存在,只是不常出現。
2021-10-18 12:51:02
Ddpaul
原本覺得是千與千尋,現在反而覺得像魔法公主
2021-10-18 12:52:0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