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七章 驚心動魄的救援(3)

唯伊說 | 2021-10-17 19:36:01 | 巴幣 0 | 人氣 27


  寒晴發現不對勁,顧不了槍林彈雨,直衝而去,一個躍身壓住本在鋼筋後的人。

  「你瘋了不成!不乖乖躲著,跑出來送死?」寒晴怒罵同時,用全身護住對方。

  街道上的人幾乎退到建築物裡,車子猛然移動到他們身旁,寒晴將地上的人拉起,打開後車門推進去,自己再坐進駕駛座。

  一上車,文和即刻踩下油門,也不管前方到底有沒有人,避開多車的地方,直直衝撞而去,見狀的員警趕緊跳開。

  車尾不意外吃了幾顆子彈,這並不影響加快的速度。

  緊急呼叫支援後,幾台警車急追而上,然而跑沒幾公尺,輪胎一一遭到槍擊,失去控制撞成一團。

  狙擊行動也在他們離開後,消聲匿跡。

  眼見後方無人追上,文和鬆了口氣,車速逐漸緩下。他側過頭,看向了無情緒的寒晴,「狙擊手是你派來的?」

  「不是。」寒晴簡短回應。

  這不是巧合,神狙明顯是在幫她。這到底是為什麼?他究竟是誰?會是天獄的人嗎?

  可峻看向身旁未露面的人,從上車後他就一語不發,連表情都見不著。

  「後面那位是?」文和問。

  「敵人。」

  「敵人?」文和不解,是敵人為什麼還要救他?

  寒晴眼角餘光睨向他,提醒道:「你們也是我的敵人。」

  這樣說也是,寒晴和這次的事無關,還是出手救了他們。那後座的「敵人」,也是陽蓮裡的人嗎?

  「到鬧區讓他下去。」寒晴道。

  文和沒有多問什麼,一個轉彎,將車開往鬧區。

  後座的人始終沉默,他搞不懂寒晴在想什麼。都自顧不暇了,還帶他一起出來,這是什麼意思?

 

  可峻察覺到寒晴臉色不對勁,剛才還老神在在,現在額頭卻在冒汗。

  視線往下移,血紅液體從座位斜後側滴落,可峻倒吸口氣,瞪大雙眸。

  「你中槍了!」

  聞言,車上三人驚恐望向鎮定的寒晴,後者一臉平靜,「肩頭被掃到而已。」

  「你……」槍手才想出聲,寒晴冷冷打斷。

  「不想被認出,最好閉嘴。」

  要衝出口的話隨即吞下,他難以置信的瞧著寒晴。

  難道寒晴會突然衝向他,是發現他被瞄準了?也就是說,如果寒晴沒擋下這子彈,他已經倒在地上……

  可峻沒想到寒晴竟然受傷了,肩膀被車椅擋住,如果血沒流下來,根本不會發現寒晴有傷在身!

  「要快點止血!文和,快開到醫院!」可峻緊張的道。

  「好……」文和才要將車轉向,一道冷冽聲音打退了他的動作。

  「不需要,天獄會有人處理,現在先開到鬧區。」寒晴語氣平緩,卻不容違逆。

  即使擔心,可峻仍是閉上嘴,只能在心裡急躁。

  到了鬧區,槍手打開車門,遲疑的看著寒晴,見到椅座上滲出的血,手微微緊握,下車後關上門。

  車子隨即離去。他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見他們。

  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救他,那傢伙究竟想做什麼?

  「真是蠢到無極致。」

  寒晴要他們直接到天獄,但文和還是有顧忌,雖然寒晴救了他們,但他們始終是敵人,這一趟進去,能否出來還是個謎。

  可峻相信寒晴不會傷害他們,再加上她受了傷,得趕緊治療,最後文和還是妥協了。

  車子直接駛進天獄大門,事先通知關係,外頭已有醫護人員待命。

  寒晴一下車便有人上前攙扶,另外兩人也下車,可峻早已擔心的淚流滿面。

  「大少爺!」刀疤叔一見到少爺,立刻上前。「您還好嗎?」

  「我沒事,只是不小心受傷。」在他們把她當重症患者前,寒晴率先開口。「隨便包紮就好。」

  「可是您……」

  「我說沒事就沒事。」寒晴打斷,一點小事不需要讓他們擔心。

  寒晴忽略一旁擔架,直接走進門,想起什麼停下腳步,回頭道:「不准動他們。」

  「是。」刀疤叔道。

  吩咐完後,寒晴朝家門走去,後頭跟著醫護人員。

 

  寒晴一離開,氛圍立刻改變,陽蓮的人不外乎成為注目焦點。

  刀疤叔一眼就認出對方是陽蓮三老大。

  「不用擔心,少爺說不准動你們,我們就不會動你們。前提是,你們沒耍花樣。」刀疤叔壓低的嗓音裡有著濃濃警告意味。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在這裡輕舉妄動都可能喪命。

  「我們沒蠢到在天獄鬧事。」

  「這樣最好。跟我走。」刀疤叔轉身進屋內,兩人跟上。

  這是他們第一次到天獄,身上沒有任何防身武器,彷彿像個待宰的小動物般,無助又無可奈何。

  可峻滿腦子都在擔心寒晴的傷,無心思考其他事。如果不是因為他,寒晴也不會受傷……

  將人帶到大廳,刀疤叔立刻報告。

  「媚姐,這兩位是跟著少爺一起回來的人。」

  大廳內除了寒媚外,清一色全是男人。

  文和一眼便認出這女人是道上赫赫有名的黑道女王。

  寒媚緩緩抬起頭,邪魅的雙眸注視著他們,那彷彿看透一切的眼神,令他們不自覺恐懼。

  文和在道上闖了數十年,從沒見過如此有王者風範的領導人,這如女王般無聲的氣魄,令人望而生畏。

  寒媚注意到嬌小的男孩,這個人應該就是她們提過的可峻,看他哭紅的雙眼,的確像個需要人照顧的小男孩。

  「你們似乎受了不少驚嚇,坐著休息會吧。」寒媚勾起紅唇。

  他們戰戰兢兢的坐下,眼神不敢與寒媚對視。

  文和彎下身,「今天如果不是令公子相救,我們……」

  「沒什麼沒什麼,我家那隻就愛到處多管閒事,我不會問你們什麼不該問的問題,放輕鬆就好。」寒媚親和的笑道。對於寒晴又帶了兩個男人回家,她一點也不意外。

  「肚子餓了嗎?我請人幫你們準備些吃的,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可峻有些訝異,還以為道上叱吒風雲的寒媚,是個不可輕易靠近的人。沒想到是這麼親切的人!

  「不用了,受到令公子幫助我們已經很感激。」

  文和並未放下戒心,他知道託寒晴的福,天獄的人不會動他們。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天獄完全不過問他們的事,對他們毫無防範,其實是種輕蔑。

  天獄絲毫不將陽蓮放在眼裡,因此放心的將他們留在家中,對於他們的事沒有任何興趣。

  如果是其他組織,他現在大概會非常憤怒,但天獄不一樣,徜徉國際的黑道不把陽蓮這樣的小幫派放在眼裡,並不意外。

  文和心中除了敬佩外,更多的是不甘心。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