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二集 第一章 09 炫耀

曉時逅 | 2021-10-17 19:20:10 | 巴幣 2 | 人氣 23

學姐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終章 01 氣魄

放學後的屋頂沒有監視器之類的老師能察覺到學生動靜的機器。

所以,這時很適合處理一些不能讓人知曉的事情。

例如我現在正在處理的事情。

「你說話要算話啊。」

我插著口袋看著前方的田大詮,道。

「當然。」

田大詮回應了一聲後,說:

「那就廢話不多說直接開始吧。」

語畢,他腳尖一蹬的衝向我。

這個大塊頭一直線衝向我的模樣,怎麼讓我忽然想起火影的肉彈戰車呢?

好啦,別想那些了。

我壓低身子往他的腳祭出低踢,使他失去平衡的跌倒。

然後再飛撲到她的背後用手肘向下敲擊他的後頸,使他失去意識。

很好,戰鬥結束,平安返家。

我KO了田大詮後朝門的方向走去。

但通往樓下的門卻自動打開,走進一位綁著小馬尾的男生。

這個男生很高,目測有一百八。

而且,很壯,看起來就不怎麼好對付。

他看了眼趴在地上的田大詮,然後才將視線放在我身上,並這麼開口。

「你就是元希的男朋友是嗎?」

「⋯⋯不是。」

嘆了口氣後,我這麼說道。

「那不然學校的傳聞是怎麼回事?」

「那是謠言,信不信由你。」

「一開始我當然也不相信。但看了元希和你走在一起的表情時,不信也難了。」

「我和她都是學生會的,走在一起處理業務實屬正常。就好比公司的男職員和OL一起去找上司那樣。你不會因為這樣就斷定他們有一腿了吧?再者,要露出什麼表情那純屬個人自由。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話說,假使你還不相信的話,何不自己去問元希學姐呢?你可不要說辦不到喔?一直喊著喜歡喜歡但卻連親自確認的勇氣也沒有,那你的喜歡也顯得廉價了。」

「我就是問過了元希才敢斷定你們已交往的事情。」

「⋯⋯什麼意思?」

「當我聽到你們已交往的傳言時,當下立馬衝去找元希。結果,你知道她跟我說了什麼嗎?」

「她說什麼?」

「她說『對啦,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來煩我了!』」

「⋯⋯」

原來我被元希學姐給雷啦。

「那麼,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馬尾男的話讓我回過神來,道:

「那只不過是元希學姐在自說自話罷了。我根本沒有同意和她交往,也沒有那個意願和興趣。」

「喔?你是在向我炫耀你們的關係很好是嗎?」

「你到底是怎麼聽的⋯⋯」

「我看的電視節目和我說交往的雙方有一人總會一直說反話。也就是明明喜歡卻總是說不喜歡。明明身體很好,卻故意說身體很爛。明明很溫柔,卻故意說很粗魯。」

「那是你看的電視節目有問題吧⋯⋯」

我是很少看電視的人。

但我想也沒想到現在的電視節目竟然墮落成這樣。

這樣收視率沒問題嗎?

「總之,你這種情況在專家的眼裡就叫做『炫耀』。但在我的眼裡這除了是炫耀以外,還有就是『可憐』。你在可憐我這個沒有被元希給選中的人。既然你都這麼惡劣了,那被打也算活該,根本不值得同情。」

「你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你知道嗎?」

「隨便你怎麼說。」

說著,祥哥彈了個響指。

隨後,他的背後出現十二個拿著球棒的學生。

假如他們和教官說他們是棒球隊的,那教官會相信嗎?

就在我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時,祥哥這麼說道:

「如果你能一個打十二個,那我就不找你麻煩了。」

「你說話要算話啊。」

「說謊的話你就祈禱我陽痿吧。」

語畢,祥哥又彈了個響指。

而後,他背後這群球棒男掄起球棒朝我砸來。

我用側滾翻閃過三位球棒男的球棒,然後抓著一名球棒男的手把他摔向正跑過來的五名球棒男。

五名球棒男像保齡球瓶全倒那樣倒地後,我撿起掉在地上的球棒把他們一個接一個打暈。

五個KO。

接著,我蹲下左右擺腿讓兩名球棒男倒地。

他們倒地後就被我用球棒敲暈。

兩個KO。

我用球棒擋住一名球棒男的球棒,而後用球棒打他拿球棒的那隻手的手背。

手背被打的球棒男隨即放開球棒。

我旋即踢了那根球棒一腳。

球棒在半空中旋轉。

這時四名球棒男擺出四方陣的陣型圍毆我。

當他們要用球棒砸我時,那根在半空中旋轉的球棒落到我的左手。

我隨即擺出雙刀流的架勢,然後使出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轉。

旋轉時,我手中的球棒敲到了四名球棒男的太陽穴。

這導致他們同時倒地。

四個KO。

終於,剩下最後一名沒有球棒的學生。

「老、老大,這傢伙不簡單啊!」

沒有球棒的學生擺出拳擊手的架勢,然後使出拳擊手的跳步。

但邊跳邊後退⋯⋯

啪!

臉頰被揍的學生飛到欄杆那兒昏厥。

是祥哥出手的。

「那你就直接紅牌出局吧。」

他這麼說完後,我看了眼在欄杆那裡的學生,然後開口表示。

「這樣算十二個都擊敗了吧?」

「不,你只擊敗十一個。那個廢物是我擊敗的。」

「所以說,你要當最後的第十二個?」

「沒錯。」

說完,祥哥一個箭步衝向我,然後揮出刺拳。

我以手中的球棒來抵擋。

但球棒應聲斷裂。

我隨即捨棄另一根球棒,而後躲開祥哥的勾拳。

「不錯的判斷啊。」

祥哥誇了我一句後,我旋即後跳。

要是剛剛我再拿球棒去擋住他的拳頭,那我就要被他的拳頭K了。

方才祥哥的第二拳做出的動作明顯和第一拳一樣是刺拳,但他隨即改成勾拳並改變攻擊目標。

這種先欺敵再揭露意圖的攻勢是武術比賽中常見的套路。

隨後,祥哥跑向我使出掃腿。

我用側手翻躲開後,他往我的胸膛祭出兩個直拳。

我拍開後欺近他的身側使出沖拳。

這拳我自認我已經用全力了。

但祥哥依然無動於衷。

這讓我不禁想到電影「財神客棧」的那兩位刀槍不入。

祥哥旋即往我的臉頰揮出刺拳。

被刺拳命中的我飛到撞到欄杆。

祥哥的刺拳不僅速度快,而且力道也很飽滿。

不愧是拳擊社的社長。

沒時間讓我休息了。

我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躲開祥哥的亂拳。

然後用後踢踢向祥哥的胸膛。

後踢,是武術中殺傷力最大的一種踢技。

要是踢中心窩,那那人就會從現實世界中登出。

所以,不想讓祥哥登出的我,才會踢他的胸膛。

祥哥以交叉的雙手擋下我的後踢。

我將腳收回來時快速踢出一個後旋踢。

這麼快的速度讓祥哥也露出了驚詫的神情。

基本上,將向後踢出的腳收回要再次使用踢技的話,大概需要三到四秒的時間。

最快也一定是兩秒以上。

但我一秒就搞定了。

因此,這記踢擊成功命中祥哥的太陽穴,讓他昏倒在地。

話說,他會這麼驚愕的原因,會不會是認為我做完後踢的下一個攻擊一定是上半身的拳頭攻擊呢?

這樣的認知也很正確。

畢竟,唯有那樣才能提升攻擊速度、也能滿足一秒攻擊對手的條件。

我喘了幾口氣後,抹掉額頭上的汗水。

這樣一來就結束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