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一擊會心‧加杜克!》後傳-歸還 2.

化風 | 2021-10-17 19:00:02 | 巴幣 10 | 人氣 51

連載中後傳‧歸還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奎恩動亂」的戰事結束十數年後,曾經的皇帝之子‧奎克,將再次立起反旗、挑戰早已成為英雄的林德……!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本篇是《一擊會心‧加杜克!》的後續故事。還沒看完本傳的人,建議可以回頭先補完。
  突然天氣就變冷了,請各位好好保暖喔。
  疫情也開始回穩了,真希望大家能恢復一般生活的日子、快點到來。
  廢話到此為止。請各位收看今天的文章。
  這次是找到歸宿的回合。

  總目錄

  上一回



  在昔日奎恩帝的居住要塞中,現已經過整修、成了新諸王「波特斯王」的居所。
  由於「波特斯王」不喜歡過於華麗的排場,所以要塞只有對居住性加以改良,而沒有了以前的豪華裝飾、或是能夠研究PM的大規模設備。

  如今,坐於迎賓大廳中、石造大椅上的,正是步入中年、身心十分憔悴的王‧波特斯。
  由於各地開始湧現的小規模動亂,其手下的重臣們建議召開會議。
  「……各位,你們想想辦法吧……我累了……」
  只是才說沒幾句話,波特斯王立刻離開大廳、由目前最具有話權的另一位大臣接手主持會議。
  明明是如此不應該的頹廢,大臣們卻是習以為常。
  至於接手會議的重臣,則為上黃派來、輔佐波特斯王的高官「辛重」。
  多虧了他當前實施的軍備加強專案,才勉強壓制住動亂的規模;可這樣下去,仍然不是長久之計。
  這樣的窘境下,讓大臣們紛紛鼓噪不安。
  「辛重閣下……不快點解決這些不安定要素,會讓領地變得危險的啊……
尤其您知道,最近我等的鄰近諸王們、似乎也在加強軍備……」
  面對這幫臣子的擔憂,那名為「辛重」、留著一把尖下八鬍的男子,皺起眉間回應。
  「諸位不用擔憂,時機尚未成熟。
要掃滅這種游擊軍,得等到有指標性的人物登場才是。否則,只會像火燒不盡的野草、不斷出現。
這也是為了久久無法走出喪妃之痛的王……我們一定得解決這擔憂。」

  說到這裡,有朝臣不禁提出疑問。
  「都好幾年了……王為何還無法走出悲傷呢……」
  以此為契機,辛重突然走到那名朝臣面前、猛然拉起他的領子:
  「你說什麼!!!你可知喪妻之痛、如一輩子有刀於心割肉嗎!不然,讓你這等劣徒、也嘗喪妻之痛如何!
王之悲痛,你如何得知!再說此等令人作噁之話,我將視為叛國!聽到沒!」

  「是……是。」
  過於激動的言詞下,讓朝臣突然沉默下來。
  這已經是今年第五次了──辛重為了朝臣提及王而生氣。大家都在懷疑,昔日精明的王、何時才能回到政事討論之中。

  「……失禮了。」
  乾咳幾聲之後,辛重把討論話題拉回:
  「總之,現在仍非時機。就耐心等著吧,諸位。
相信那個傢伙的血脈,會出現在這場動亂之中……!」


  ※ ※ ※


  「哈……」

  匆忙從熟悉的市街逃走後,來到城外荒野的奎克、開始後悔起自己的作為。
  「我……我在幹什麼啊……!」
  看著市街外、那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奎克只提著士兵手上搶來的長劍、和懷中染血的匕首,迷惘地走著。
  他甚至沒有可以過夜的裝備,又已來到日光落下、天際開始出現紫藍的時分,更是加深了其心中的痛苦和孤單;或許對現在的他來說,活不活得過今晚、恐怕都是問題。
  還有個更糟糕的點──他是殺了士兵後逃走的。
  這代表,即便他看見城鎮、也不應該走進去。駐守的軍隊、肯定會認出自己來。

  一想到這裡,奎克越來越是心寒。他也開始擔憂起,掩護著自己逃出的攤販們。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事……不對,我都要活不下去了,還擔心其他人幹嘛?唉……」
  就在這看似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從遠處的森林中、出現了台氣墊船,筆直朝他開來。
  「那是……!」
  氣墊船的尺寸不算小,明顯是軍用的尺寸,可能還能載台PM;幾乎沒有躲藏的地方,更是讓奎克感到絕望。
  「……先裝作投降吧。總會有辦法的……!」
  於是乎,奎克丟掉手上的長劍、表示投降,心裡則做足準備、隨時要掏出懷中藏的匕首應戰。

  可氣墊船一靠近,奎克立刻發現,船上的別說是軍人了、還全都是些老百姓裝備的人們。
  「……蛤?」
  他們一點軍隊的氣質都沒有,臉色部分擔憂、部分興奮,壓根就不是參加過戰鬥的感覺。
  駕駛著氣墊船的女性,則身著粗糙的皮甲,手持一把能用精神力開火的步槍、下船來對奎克招呼。
  「你就是指導者說的人吧?嘿,上船!我們可是為了你、特地繞遠路啊!」
  對於這黑髮女子的豪爽口吻,奎克是一頭霧水。
  「誰……?看來也不是軍隊的……」
  「少囉嗦!快上船啦!不然軍隊要來了!快!」
  在那黑長髮女的叫喊下,奎克被她用力拉起衣領、拖到氣墊船上去。
  「好啦,坐穩!我們要回基地去了!!!」

  「……這是怎樣?」
  在半拐帶騙的情況下,奎克就這樣被女子帶離現場、前往她組織的根據地。


  ※ ※ ※


  然而,當氣墊船停下後,他們抵達的地方、不禁讓奎克大開眼界。
  「這是……!」
  那是一處隱身於山林中、燈火通明的巨大洞窟;洞窟的各處痕跡都顯示,這是人為造出的空間。
  大量的維修人員、圍繞著洞內的一台戰艦做補給和維修,彷彿隨時都會出擊;奎克認得出,這是艘「雛狼級」戰艦,明顯是從軍隊那邊搶來的。
  洞窟內還有多架軍隊現役的PM「開展者」,為了和軍隊持有的鮮綠配色做區別,被漆成了暗藍色、正在接受補給。
  這個大洞窟,正是反抗者們的主要據點。他們平時從此處出擊,再回到此地做補給;由於周遭的山林掩護,所以很難被發現。
  在這幅景色中,指揮起眾人的,則是名氣勢非凡的老者,「耶氏」。

  「老師……!」
  認出熟人的奎克,不自覺地走向指揮中的耶氏,卻被身後女子一把抓住。
  「去哪裡,新兵!你得去艦上、接受我的新兵訓練!」
  「可是──」「沒有可是,命令絕對!過來!」
  「嗚──」
  無奈之下,奎克被比自己年輕許多的黑長髮女子、再次用蠻力拖離現場。

  「……新兵嗎?」
  由於兩人的小騷動,耶氏也注意到了新兵的隊伍。
  「……等等,那是!在下絕不會認錯的!
真是,那個孩子,在做什麼呢!怎麼可以這樣!」


  ※ ※ ※


  跟隨著黑長髮女子、來到艦上的會議室後,那身著皮甲的女子,讓剛才還坐於同艘氣墊船上的村民們、圍著長桌坐好。
  接著,她清了清喉頭,開始大放厥詞:
  「聽好!我正是你們的訓練官,名叫敏特!
先說好,我們是游擊隊,給我做好隨時都要上戰場的準備!沒有什麼新兵訓練期啊!
第一件事!先寫好遺書吧!」
 
  話畢,她就為現場每個人、都遞上了一張粗糙的紙,以及在桌面放上一組羽毛筆和墨水。
  「……」
  然而,沒有人肯動作。
  「怎麼,怕死嗎?」
  名為敏特的女子,開始說出嘲諷的字眼。「不然加入游擊隊想幹嘛啊!」

  不過清楚理由的奎克,毫不遲疑、以口頭回擊女子:
  「……大家都是普通民眾,根本就沒受過識字教育,要寫什麼鬼?
就這點常識都不知道,隊裡有妳這種新兵教官、根本是場悲劇。」
  「你說什麼……!」
  敏特隨即拿起手中那把精神步槍、對準已經緊握懷中匕首的奎克。
  「你這傢伙,居然敢質疑自己的上官!根本是敵人的間諜吧!居然用這麼奇怪的理由、想離間我們!」
  女子明顯的虛張聲勢,讓奎克更是提高了音調。
  「吼吼。說不過別人,就岔開話題誣賴別人?妳的口才,絕對需要別人加以鍛鍊。
不如讓耶氏老師幫妳重新鍛鍊如何?游擊隊這種水準,可沒辦法獲得民眾信任啊!」

  反擊的話語一出,敏特更是激烈地大吼出聲。
  「你在說三小!間諜,不准你提到耶氏指導者!你可以汙辱我這樣的下級,但對他的不敬、我可不會放過!」
  「是嗎,只注重形式的傢伙!妳可有親自到過戰場?!」「居然在小瞧我!混帳!!!」

  就在兩人的言詞戰火、即將化作實際行動之前──
  「在幹什麼!不得無禮!」
  一名長者走入會議室,中斷了兩人間的怒氣。
  「指導者!」「老師!」
  見自己的上級到來,敏特上前立刻求助:
  「指導者!這傢伙對上級不斷挑釁,明顯是來離間的間諜!快下令抓他──」

  「啪!」
  但耶氏卻用力揮出巴掌、重重打在敏特的臉上。
  「……咦?」
  回過神來,女子才發現長者的臉上、堆滿了憤怒。
  「妳在做什麼!這位是奎恩帝的王子、奎克殿下啊!是我等反抗勢力中、最有希望聚集戰力的人!妳為何如此失禮!」
  過於莫名的事實,讓敏特陷入混亂。
  「這、這個死……不,新兵,他是王子?!等等,怎麼回事?我可沒──」
  開始狡辯的女子,讓耶氏更是火冒三丈。
  「妳以為我是為了好玩、讓妳特地繞道去接人的嗎!蠢貨!」

  「嗚……!」
  完全站不住腳的立場,迫使敏特眼角泛淚、最終狼狽離開會議室。

  「啊……」
  完全沒想到事態如此發展的奎克,搖了搖頭。
  「糟糕,我好像做了壞事。老師,抱歉了……我才剛來,就造成這種困擾。」
  可長者卻是一改先前的怒火,滿懷欣喜地上前緊握住奎克的手。
  「沒事,是在下要道歉才對!居然教出這樣的人、還讓殿下受委屈了……!
改天在下一定好好再教育一番!請殿下恕罪……不過,殿下您真的來了!真是太好了!」

  耶氏十分熱情的狀態,使奎克更是內疚。
  而自己身分曝光後,他也明顯感受到、其他新兵對自己的視線改變。
  畢竟──自己是那個引起戰爭的男人、最親的骨肉。處在這片土地上的居民,絕對都會有點想法的。

  但自己,就是抱持著承受這些覺悟、才到達這裡的。奎克十分清楚。
  所以,現在可沒有回頭路了。
  「……之後請多指教了,老師。」

  【待續】


  ※ ※ ※


  【下回預告】

  接納新成員,永遠是組織的問題。
  更別說對方還是個身分敏感的前權貴。不好好處理,絕對會導致組織分崩離析。
  然而,新成員總會有自己的辦法──究竟是好是壞,恐怕只有時間知曉。

  敬請期待下回──戰火的餘熱,現在才正棘手。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