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永存》

黑衣大閒者LKK | 2021-10-17 18:41:25 | 巴幣 14 | 人氣 48


※封面圖取自Unsplash(免費圖庫)
BGM:



  踩在有些濕潤的草皮上,眼前是一片無垠的灰。
 
  她椅著手邊的長棍,一跛一跛地行走於樹林間,耳邊充斥著刀劍相互碰擊的啷噹聲以及男人粗曠的叫喊,能想像出那人揮舞刀劍,將眼前的怪物斬落時,鮮血噴濺在他佈滿血筋的肌肉上,但他們早就習以為常,只會調整呼吸繼續奔赴下個戰場。
 
  隨著每一次的叫喊,女子都能感受到生命殞落。貪玩的火焰肆意侵略那些無處可逃的樹木,翠綠枝葉被啃食殆盡、褐色枝幹被染上抹不去的焦黑。它仍站著,希望以粗壯的肢體向世界述說自己的苦楚,或展現那不會輕易倒下的頑強。
 
  女子走出森林,眼前是片開闊的戰場。
 
  穿著甲冑手持刀劍的戰士。
  穿著皮甲手持斧頭的蠻族。
  戴著兜帽施展魔法的智者。
  佩掛長筒搭箭上弓的射手。
 
  與這些聯軍對壘的,便是那群長得奇形怪狀的異種。他們自遠邊的黑夜中來襲,持握與我們相似卻又相異的兵器,一步步掠奪生命。
 
  「啊啊啊啊啊啊!」
 
  女子看著其中一名蠻族拋下了手中的斧頭邁步狂奔,他縱身一躍,跳上了本欲以手中利器殺死地上傷兵的異種。粗曠的手緊抓往外拓展的雙翼,異種以那尖銳的嗓音大叫,從空中掉了下來,和那蠻族滾落在一旁的草地上。
 
  蠻族很快地彈起身子,抽起插在身後的手斧衝向異種。牠甩著酷似蝙蝠的頭顱,嘴裡嘟嚷著沒人聽得懂的語言。抬起頭,看著往自己跑來的蠻族,憤怒地以手搥地──居然膽敢阻止自己掠奪──女子似乎懂這怪物為何如此憤怒,拾起地上的黑色利矛與蠻族交戰。
 
  但一支箭矢霎時貫穿了異種的喉嚨。
 
  血紅雙眸先是驚駭,接著是對於自己即將逝去而感到害怕的惶恐。血液沒有流出──這些怪物是沒有血的──牠甚至沒有慘叫,僅是化作粉塵散去。蠻族停下腳步,喘著粗氣望向遠邊,是一位戴著灰黑色斗篷、綁著綠色臂章的射手拯救了他。
 
  但很快地,那位射手又被長著牛頭的異種給狠狠撞飛。
 
  「哦哦哦哦哦哦!」看著射手被撞倒、弓脫手而去,牛頭人以雙手搥著胸膛,發出了勝利的嘶吼。
 
  蠻族懊惱地低吼一聲,趁著牛頭人專心在射手身上之際,把手中的手斧扔了出去──卻被某個渾身披掛著鱗片的蜥蜴人給阻擋。但同樣的,手持圓盾的戰士也加入了保護射手的行列,與牛頭人打了起來。
 
  戰場是如此地紊亂。
  戰爭彷彿永遠沒有盡頭那樣,人類與異種彼此掠奪,爭取屬於他們自己的生存空間。
 
  好痛。
  好痛。
 
  無論是人們挾雜著痛楚的喊叫,或是瀰漫整座戰場的血液。
  殺意充斥著這裡,就連呼吸的變得難受。即便自己拒絕,刺鼻的硝煙仍不斷地衝入鼻腔。
 
  好痛。
  好痛。
  有什麼方法可以停下戰爭?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大家不再苦痛。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大家不再煩惱。
 
 
  一陣狂風掀開兜帽,撩起她藏在底下的銀色長髮。女子睜大了那雙如藍天般美麗的眼眸,直視著遠邊的天空,那無垠的灰上有一團漩渦。
 
  周遭的時間禁止了。
  令她感到害怕的吼叫停止了。
  令她感到刺鼻的硝煙停止了。
 
  她望著漩渦,感覺自己的身子被托起朝那銀白的漩渦而去。
  那裡躺著一顆心。
 
  但那看上去並不似人的心臟那樣令人膽寒,相反地──那是顆心型形狀的玻璃藝品。十分美麗。
 
  當女子意識到自己可以站著的時候才發現,用來拄柺的權杖不見了。
  不知怎地,這裡讓她感到心安。
 
  『────』
 
  那是她從未聽說過的語言,但或許是這裡出奇的平靜以及富有安全感,她往前走去,拾起了漂浮於這潔白空間的心。女子明白,若要永遠地結束這場戰爭似乎只能這樣做。
 
  「嘶、呼……」她做了個深呼吸,緩緩閉上雙眼。
 
  ──對不起。
 
  女子伸手捏碎了玻璃。
 
 
 
  遽聞,那場戰爭是唐突結束的。
  人類與異種本一如往常般地互相廝殺,但空中卻轟隆巨響,降下了一道潔白的閃雷。
 
  這道閃電將生物蒸發、一擊擊穿了地表,在大地上留下了一條隔絕異種與人類的巨大深坑。
  或許是意識到什麼,異種們當下果斷離開戰場,甚至連後續的侵略也漸漸地減少。人類取得了片刻的喘息機會。
 
  戰爭結束了。
  結束了。
 
 
 
 
  「喂,坎緹娜!」
 
  坐在矮桌旁的女子身子抖了一下,怯生生地轉過頭去。
  她留著一頭銀白色的長髮,藏在瀏海下的是如天空般蔚藍的雙眸──但不知怎地,她臉上浮現了驚恐的神情。跟看到鬼一樣。
 
  「坎緹娜──啊,妳在這啊!走啦走啦,有工作哩。」這位頭上綁著紅色頭巾、皮膚有些黝黑的黑髮小夥子打開了酒館的大門,指著坐在邊邊角角的坎緹娜大喊。「哈哈哈哈哈,妳那什麼表情?見鬼了不成。」
  「我、我不想去搗毀異種的巢穴。」坎緹娜把兜帽拉了下來,遮住自己的臉。「我們不能接什麼找貓貓狗狗或草藥的任務就好嗎,凱貝。」
  「說什麼鬼話,找貓找狗是能成什麼大氣!」他氣沖沖地走過了坐滿人的圓桌,按上了坎緹娜的肩膀。「走了。快點啦!」
  「呃啊啊……我不要啦。」
 
  於是坎緹娜還是被這位名為凱貝的戰士給拉了出去。
  酒館外除了凱貝,還有幾個人同樣在等著她。
 
  裸著上半身的蠻族。
  綁著臂章的女射手。
 
  「欸咻。」凱貝從蠻族手上接過了屬於他的圓盾。「好,走吧!」
  「哦!」蠻族伸手擠出了肌肉,大喊著。
  「好吵,可不可以小聲點?」
 
  這是他們的日常。也是打打鬧鬧的模樣。
  坎緹娜站在後面看著他們,雙手緊抓著權杖。
 
  「走吧,」凱貝伸出手,笑盈盈地說著。「坎緹娜。」
 
  看著三位同伴望著自己,雖然個性相異,但他們不約而同地對自己浮現出笑臉。
  是真誠地、完全信任自己的笑臉。
 
  「……嗯。」她也跟著浮現出笑臉,搭上凱貝遞過來的手。「走吧。」
 
  一起去那個地方。
  向著猶如海洋般蔚藍的天空。
 
LKK 2021 . 10 .17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