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死而為王》#2

左木 | 2021-10-17 18:00:02 | 巴幣 166 | 人氣 117

死而為王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死而為王》#5


| ♩ ♩ ♩ ♩ | ♩ ♩ ♩ ♩ |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小男孩悠悠轉醒,睜開眼依舊的昏暗,只有依稀的火光照亮著他的視線。

  ——看來我的確是那個沒了心臟的男孩,所以我結果還是死了嗎?這裡是天堂嗎?可是為什麼會那麼暗?

  小男孩對自己的死並沒有不甘,從小開始就一直遵循母親大人的指示而行事,所以很多本來想要嘗試的事情,都沒有做過,只做母親大人囑咐的事,或許死後有了新生對他而言更好。

  「醒了嗎,小子。」一把滄桑的聲音在小男孩的耳邊響起。

  小男孩轉頭而望,僅靠微弱的光線只能看到個大概,是一個老人,鬍鬚長至胸下位,明顯沒有怎麼打理過的雜亂,滿頭白髮因旁邊的燭火披上了晃動的橙黃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從聲音聽出來,老人並沒有任何惡意。

  ——原來……天使……是個老爺爺啊。

  「臭小子!醒了就起來,老頭子我還沒睡過,讓你整晚用了床位。」老人一改語氣,趕走小男孩,還動手拿了個硬硬的東西敲了敲他的頭頂。

  小男孩吃痛地起來,才發現自己睡的地方根本不能稱為床,坐著的簿布之下是頗有厚度的紙皮,下半身蓋著破舊的被子,上面破了不少洞,不可能在睡覺時提供防寒作用。

  小男孩一臉狐疑地離開床舖,就見老人已經飛快地躺進被窩之中睡著了,於是環視室內,想到尋找能代替滿是破洞的被子之物,可是除了老人所說的床和床邊的燈火之外,就沒有任何物品了。

  床邊的燈火也不是小男孩以前所住的地方所用的魔燈,而是確確實實的點著一條柱體,隨著火的溫熱慢慢融化掉。

  小男孩是第一次看見不停晃動的火苗,不自覺地伸手好像想要抓住那小小的熱火,在觸碰到的時候卻悶哼一聲,馬上縮手,可是手掌上火辣辣的刺痛讓小男孩不得不緊緊注視著,彷彿這樣盯著就能減少痛楚。

  「別玩火……」

  小男孩被老人的聲音打斷了思緒,痛感也因此感覺有所減輕,但他不覺得自己是在玩火,反而應該說是「玩火不成,反被火調戲」才對。

  面對痛楚,小男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以前根本不曾有過如此尖銳的疼痛,可是望向老人,發現他像是沒有醒一樣,好像剛才的只是一時的夢話,沒有可以問的人,室內也沒有其他物品,小男孩只好出去一趟,起碼要先解決手掌上的麻煩。

  打開屋門,小男孩看到一片昏暗,只有附近相距數米遠高豎的油燈發出的微弱光亮,讓小男孩看到面前的一座座垃圾堆,他這才知道自己原來沒有死去,但自己現在的身體不是睡前的半透明狀態,老人也確實看到他了,不像那個救女兒的男人那樣看不見自己。

  ——難道是夢嗎?感覺也太真了。

  小男孩壓下心中的疑問,慢吞吞地在垃圾堆間行走,邊在心中記下回來老人家的路,途中卻沒有遇到過半個人,小男孩抬頭望向天空,月亮被厚厚的層層雲朵遮住了溫和的光源。

  ——難道因為還是晚上,人們都睡著了嗎?

  找不到可問之人,更無法從漆黑的垃圾堆中找到被子的代替品,小男孩只好繼續走,為了出門的第三個目的——

  找到那個裝著沒有心臟的小男孩遺體。

  因為沒有顯示時間的隨身物,小男孩只能走完一條再一條的通道,終於眼前出現熟悉的景物——那條往平民區的路,遙望盡頭是高高的圍牆,隔著垃圾場跟平民區,但圍牆之下卻是空無一物的拱形隧道。

  小男孩馬上著手尋找那個大布袋,走向記憶中目測了當時男人拋下布袋的位置跟圍牆的距離,卻看不到大布袋,就算再環視四周,也看不見它。

  小男孩忽然輕輕一笑,自嘲似地搖了搖頭。

  ——果然只是夢啊。看來是被母親送出來時睡著了,才不知怎的來到了這裡,最後被老人撿到。

  找不到大布袋令小男孩鬆了一口氣,雖然是有點可怕的夢,但起碼現實中並沒有發生,只是夢裡的情景歷歷在目,好像真的發生過一樣,他才會想要找到大布袋去證實那到底是否只是夢境。

  幸好,糟糕的情況並沒有發生,暫時還是沒有人死亡。

  「你要記住,將來因為你而死的人一定很多,但不要怕,因為媽媽一直都會支持你。」

  小男孩想起臨行時母親最後給他的話,甩一甩頭,不再去想,然後踏上回老人家的路上。


| ♩ ♩ ♩ ♩ | ♩ ♩ ♩ ♩ |


  小男孩跟著記住的路回到老人的家,一打開門,就被迎面擲來的東西打中腦袋,他摸一摸額頭上馬上腫起的位置,手掌上的疼痛已經麻木,換成額頭感受著痛楚。

  「臭小子!走了就不要回來!平民區好吃好住回來幹嘛!」

  老人的叫喊聲十分大,把附近的鄰里都引了出來,有的從垃圾堆旁起來,有的從其中鑽出來,有的則是跟老人一樣住在屋中。小男孩抬頭一看,才看清老人的家是什麼模樣,一塊塊鏽跡斑斑的金屬片湊成的小屋,看著十分不安全。

  「老頭閉嘴啦!那小子沒有回來,你認錯人了!」

  其中一個鄰里大喊著回覆老人,但老人像是沒有聽到似的,自顧自地說著話。

  「啊啊,又來了。小孩你還是不要管他了,他孫子拋下他到平民區去了,那老頭就瘋了。」

  小男孩聽後將注意稍稍投放在老人身上,他時而細語,時而大喊,期間還有人難忍丟了垃圾到老人身上,企圖讓他靜下來,可是這反而刺激到他。

  「臭小子,被子都拿好,不然晚上會冷別吵。

  「平民哪裡都好,但就是不如這裡自在。

  「去了就不要回來惹一身髒。」

  「聽好,愛羅伊,有些人注定得不到眾人的愛,但不代表他不值得被愛,就像在這裡的你,只有母親一直都是愛你的。」

  老人的呢喃不外乎對孫子的關愛,讓小男孩愛羅伊一閃而過母親跟他說過的話。

  「謝謝關心,不過小瘋子正好配老瘋頭,對恩人總不能忘恩負義。」

  愛羅伊笑著謝絕了那個向他搭話的鄰里,後者覺得小男孩不領他的好意,也碎嘴著離開了。

  屋前的老人還在自言自語,愛羅伊上前拉一拉他的衣袖,告訴他自己餓了,老人一邊繼續說著話,一邊走進屋中,不知道從哪找出來些肉乾,遞過去愛羅伊的面前,在愛羅伊接過後又躺回床上,持續的細語漸漸減少,換成規律的呼吸聲。

  愛羅伊走去老人的身旁,那個他醒來後看到的老人所坐的位置,盤腿而坐,靜靜地等待著老人再次醒來。

  此時的夜幕依舊垂落,沒有因為他們這邊的小鬧劇而迎來初晨。

| ♩ ♩ ♩ ♩ | ♩ ♩ ♩ ♫ |

  時間在人們不為意間一分一秒地流走,熟悉的晨光還是沒有到來,終於人們感到疑惑,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

  「搞什麼,怎麼還沒早上,感覺已經過得有夠久了,都睡得沒有睡意了。」

  「對啊,醒後點蠟燭都燒掉好幾根了。」

  「我已經沒有蠟燭了,本來就不多,還想等天一亮就去找易燃料,結果天遲遲未亮,蠟燭早一步用光了。」

  「都什麼怪事,又得跟平民區皇區那班人投訴才行。」

  老人的小屋內一片漆黑,伸手難見五指,屋內原本燃亮的東西早就燒完,愛羅伊只能靠著從金屬片間漏進來的微微月光隱約看到屋內的情況。

  外面忽然傳來的議論聲,讓愛羅伊隱約猜到蠟燭是可以帶來火光之物,同時也吵醒了熟睡的老人,愛羅伊馬上詢問蠟燭一事,卻得到沒有的回覆,原來老人平常都不會點火,只要太陽快將落下,就會立馬回家準備睡覺,所以對蠟燭的需求並不大,也就沒怎麼找。

  沉默片刻,愛羅伊終是忍不住問醒來時燈火的怪異。

  「老爺爺,為什麼你們不用魔燈啊?」

  老人望向愛羅伊一會兒,嘆氣一聲,平靜得根本不像外面的人說的瘋。

  「你啊,是皇區裡的孩子吧。」

  語氣肯定得讓愛羅伊心頭一顫,縱使母親臨別時讓他不要對外人說自己的出身,但他不想對老人撒謊,於是他接著點頭,同時開口卻否認。

  老人忽然一笑,開始解釋。

  「在平民區和垃圾場都是用蠟燭來照明的,跟皇區不同,所以在這裡的人都不知道那個東西的存在。你如果要在這裡生活,就得記住不要輕易洩露自己的過去。」

  愛羅伊點點頭,明白老人言中之意,但又感覺在他面前可以不用掩飾太多。

  「可是老爺爺,為什麼你也知道那個東西?」

  老人聽後一愣,眼內的悲傷開始漫延,就算在黑暗中,愛羅伊還是感覺到了他身邊的抑鬱氛圍。

  「臭小子,知道為什麼還問,」老人罵一聲,「你從哪裡來,我就從那裡來。」

  「為什麼?」像他一樣離開皇區,愛羅伊不解,如果可以,自己也不想離開,在那裡想要什麼,只要跟母親說一聲就能擁有,離開就只會像現在這種苦況。

  「小子,你知道那個東西是怎麼發光的嗎?」老人沒有馬上回答愛羅伊的問題,反而反問一句。

  愛羅伊搖一搖頭,他從來沒有問過母親這個問題,在他有記憶起,「魔燈能發光」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知道也好,知道了你就未必能繼續安然地用了,不過那裡的人大多都是知道又選擇留下的,我只是接受不了才離開的。」

  「可是這裡的生活比那裡的——」

  「就是寧願餓著,也不想用那裡的所有東西。」

  老人一下打斷愛羅伊的話,讓愛羅伊察覺到他的嚴肅,不敢再東問西問。

  「反正在垃圾場幾乎不會用到那些東西,人們都只是為了生存,現在的你也一樣吧。」老人通過愛羅伊的言行猜到他並非自願來到垃圾場,但又不能回去皇區,「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能回去,但垃圾場也有垃圾場的規矩,既然要留下來,你就先住在這,跟著我一陣子吧。」

  說畢,老人就起床,也不理凌亂的床鋪,直接去打開門,月光射了進屋內,愛羅伊看著老人瘦巴巴的身架,佝僂著腰的背影,心中好像被此情此景所觸動,但下一刻又被老人的罵聲手忙腳亂地走出屋。

  「老爺爺,我們現在是要去哪裡啊?只靠月光走夜路很危險的。」

  「你爺爺我眼睛好得很,平常在小屋摸黑習慣了,現在有月光就很好了,還是說小子你只有月光不行啊?」老人對自己的身板很有信心,還不忘調侃小男孩。

  「不會的,剛剛在爺爺你睡時,我已經出來過一趟了,有月光,路還是能看見的。」

  老人看著小男孩畢直的眼神望著他,突然覺得捉弄這麼個率直天然的孩子是一件無趣的事,於是別過頭沒有再望著他。而愛羅伊一邊緊跟老人,一邊留意前路有否阻礙物,好讓自己能在老人摔倒前好好扶住。

  一路無話,老人終停在了其中一座垃圾山前,開始跟小男孩說起垃圾場的規矩。

  「這裡開始都只有垃圾堆,沒有住人,就是公眾的地方,在這邊記住不要跟人發生爭執,如果有人挑撥,你就道個歉忽悠掉好了。這裡是最接近平民區的區域,平常他們丟棄的東西都會丟在這裡,我們不要在平民區通道附近搜垃圾,在遠一點、靠邊的垃圾堆裡搜就好。」

  愛羅伊點一點頭,他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跟人爭執,在皇區時,他可是一有不妥就會問,通常爭論過一番後,對方都會在下一天再來道歉,做了錯誤的事就應該認錯才對。不過想到老人讓他不要輕易提及過往,他也只好將疑問埋在心裡。

  「那我應該搜什麼?」雖然老人讓他搜垃圾堆,但為什麼要搜、搜什麼,他根本不清不楚,在皇區裡根本就沒有看到過垃圾堆,更遑論要搜垃圾。

  「你覺得能夠幫助你在這裡生活的都先搜一下吧。」

  老人留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了,愛羅伊伸手欲言又止,話剛到嘴邊發現老人已經走遠,心想他一個人應該也沒問題,就開始自己的搜垃圾堆行動。

  此時天際萬里無雲,月亮依舊為垃圾場提供了大部份的光源,可是沒有人察覺到,隨著人們越來越少的咒罵聲,天上的月亮開始散發著淡淡的藍光。


| ♩ ♩ ♩ ♫ | ♩ ♩ ♩ ♫ |


——待續



All rights reserved.

創作回應

Der Sehen
日更,恐怖。
豆芽菜(音符)分隔線好特別,難道這是伏筆
2021-10-17 18:20:55
左木
不是日更,本來就寫了約1萬字,只是要趕參加魚子的活動,所以先發多點內容出來 [e26]
只是因為剛好前面有寫歌兒,所以才用這分隔,很好玩(欸
2021-10-18 00:38:27
東堂隼人
有一點戰鬥天使艾莉塔的世界觀呢!
2021-10-17 18:40:54
左木
這個應該是異世界奇幻多一點,不龐克的 [e21] 那類咱寫不來,會有好多動作片QQ
2021-10-18 00:40:09
肥宅鯊J shark
沒想到居然會日更!
2021-10-17 23:22:10
左木
這是假象XD 不過因為這篇不知不覺都突然那麼多字了,所以會先寫完,整篇大綱已經有寫出來耶,只是魚子活動只能交出一半內容 [e26]
2021-10-18 00:42:11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風格逐漸偏向賽博龐克(X
話說日更也太扯了吧ww還是是一次寫完拆成兩篇發?
2021-10-18 00:08:18
左木
咱寫得有偏龐克嗎,真意外,其實咱是想形容怪物/獸形態,但是人類思想的生物,大概。
明天還有,後天看來不來得及......20號後就應該要看上班有沒有空碼了。
2021-10-18 00:45:12
疤疤
老人跟愛羅伊的故事真的敘事的很棒了~喜歡這一對^A^
2021-10-18 02:04:53
左木
老人x小孩 ((等等老人只是配角
2021-10-18 11:08: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