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8.歧願(5/5)

海馥羽 | 2021-10-17 15:29:33 | 巴幣 0 | 人氣 21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依妳所言,蘇菲娜本體是跟我們一樣大小的人形,那就勢必會有另一隻木靈或胞器,負責替她生產大量蓮水、調整內容物基因組成、發出生物訊號,誘使接種者體內的蓮水啟動樹人化反應。」
兒玉樹語調過度冷靜,缺乏人父該有的慌亂、動搖、擔憂女兒等神情,令法蘭西絲有點失望。
她接話:「而這些都瞞著我進行。她蟄伏方舟深處那幾年,可能即一邊研究各種基因組合,一邊培育該木靈或胞器大量生產蓮水。之後再將方舟打碎,使其沉入中洋脊海底熱泉區,方便隱藏行蹤及移動,既廣泛散布蓮水,也廣泛下令啟動樹人化。」
「『打碎方舟』同時可獲得多重效果:向包括妳我在內的所有生物,隱藏自己的位置、隱藏那個蓮水製造者的存在、讓小玉及人類軍方失去『敵人大本營』這個追尋目標,並重現地球最常見的光合作用機制。」
兒玉樹指的是海中藻類。相較陸上的綠色樹木,鋪展面積更加遼闊的海藻,製造氧氣效率亦更高。
「還有變相擴大方舟領域,奪得海面操控權,制約人類的航海空間。」法蘭西絲說。


蘇菲娜(小玉)也是如此思考的。
且她贏過爸爸媽媽的部分,除了獨立推理即達到兩人腦力激盪的結論,尚有「所處位置在大海中央」優勢、有能力親自下潛洋底,排除推論裡的不確定因素。就算不知道SK與她的蓮水製造者實際位置,一旦他們出現,仍能比父母更快趕赴現場——

但這一切已經變得沒有必要。
極為巨大的質量壓迫感由完全漆黑的下方轟然升起。無法知曉是什麼,混亂而強大的冰寒水流捲起看不見的漩渦,維持「小玉」柔軟球狀外貌的蘇菲娜只能盡速橫向移動,在被沖得四處翻滾、分不清上下左右、掌握不了自身位置的情況下,吃力地趕緊離開危險範圍——可是好像怎樣都游不出垂直冰冷的海流之牆,身體軟癱任其推擠衝擊、五感錯亂失調,意識逐漸暈昏過去……
——不行!我不能認輸!
此刻引起海底大騷動的事物,必定是推論裡「SK用來生產大量蓮水」的製造者。沒看清其全貌、沒弄懂它究竟怎麼運作前,自己絕對不能倒下!

幽闇深藍緩慢喚醒蘇菲娜體內的感光細胞。周遭雖仍充滿強勁渦流、水柱、大量往上飛衝的氣泡團,但她知曉自己與下方巨物正加速朝海面上浮。再撐一段時間,等光線足夠就可以看清楚它的模樣了……
——那是,鯨歌號?
熟悉的黑扁橢圓形佔據頭頂視野一小角,伴隨距離急劇拉近,船艦底部細節愈來愈具體。蘇菲娜突然覺得身邊又降至深海攝氏兩度的冰冷。那塊橢圓和自己相同,正在努力移動,但怎可能逃離這片廣大的混亂?



「你們別無選擇。」
儘管不知道井洞上方的支援者,已經由納蕾莎換成扛舉特製狙擊槍的天音,SK依舊有餘裕挑釁納爾森。
鯨歌號劇烈搖晃中,全速前進的體感壓迫及重心漂移,驗證了透明女子的話語。
「『它』會追蹤我的位置,你們就算有本事立刻脫離海洋垂直飛升,也逃不過『它』的。」
納爾森未漏聽句子裡的資訊:妹妹明明報告「艦底物體是大量具備木靈反應的巨型『岩塊』」,SK卻用單數的「它」稱呼,代表此存在或許可以自由組合、分離;跳脫海洋亦逃不過,代表它會浮空甚至飛行,符合SK前述的「到高空找她」。

「很不巧,我一向得負責在別無選擇間找尋出路。」
聽來似乎帥氣的場面話,也只是拖長對峙時間罷了:盡早讓韓德爾指揮鯨歌號邊橫移邊上浮,於垂直、水平兩個方向爭取脫離海底巨物的影響範圍;所有儀器切換自動運轉模式,沒有分配工作的乘員優先趕赴球狀逃生小艇搭乘處;中將、碧空戰姬們則必須自行判斷逃生時機——
唯有納爾森自己,打算跟SK、跟這艘鋼鐵鯨魚一起同歸於盡。

「但你的出路僅有以下三種:繼續對峙,直到船底被『它』撞出大洞,全員捲入海流喪命;或者搶在遭撞之前殺掉我,那麼樹人化就會真的變成自動機關,受害者數量將失控暴增。如果你想賭『讓小玉代替我站上主使者位置』以壓抑災情——呵,你連她是否還活著都不知道呢。即便順利,小玉也須花費好幾年才能破解樹人化基因組合、生物呼應機制和啟動方式。彼時我的『恢復地球原貌』使命早已完成了。」
SK無懼槍口威脅,已逕自折往加壓艙來時路,逼得納爾森只好被動尾隨她。
「妳的談判技巧頗拙劣啊,盡是傲慢、恐懼及勒索,缺乏正向誘因——放妳出去,我們有什麼好處?」納爾森盤算的各種可能性,全經由敵人之口一一揭露、否決,他卻尚可保持理智與平靜,未就此示弱。

SK冷道:「你們要的是『維持現狀』吧?所有自詡正義的主角,說穿了也僅是拒絕改變的一群人。」
金髮軍官突然無言以對。
十一年前,他亦朝蘇菲娜(小玉)講出類似話語,懷抱父母遇害的仇恨轉身離去。每個人都只是強硬地實行自己認定正確的道路而已;蘇菲娜當時包容了他的決心,那麼又會怎樣看待SK的決心呢——

「中將,我申請開啟加壓艙門,放目標離開以策安全……」
語尾被緩慢但強勁的上升推力整個頂高翻起,納爾森趕緊用右臂勾住走廊鋼鐵結構保持平衡,腳底再差一點就變成懸空;與之相反,SK雙足宛若有磁力固定,仍能在超過七十度的陡峭地板上安穩優雅地行走。
『納爾森、林天音,你們還好嗎?』韓德爾的通訊傳來,艙門指示燈轉綠。即使因距離有點遠而無法閱讀螢幕訊息,納爾森也知道上面寫的是:艙外壓力為一大氣壓,獲准後可直接開啟艙門,毋須注水加壓。
「這是我剛才想到的第四條出路:乾脆用『它』把你們的潛水艇整艘托往空中。會在多高的時候失衡掉落、撞擊海面後又會有多大損傷,就看你們的運氣囉。」SK透明纖手握住門把,只等納爾森一句話。
仍舊不死心的軍官,受迫念出准許代碼前,喉間嘶吼著最後一個問題。
「……『它』究竟是什麼?跟伍德老師身邊的特化木靈相似嗎?」

「即將成為我的木靈核,也是世上結構最複雜的胞器.『翠地』(Emerald Earth)。」

透明女子身影消失在陽光中。黑暗與重力一同壓回鯨歌號,幾乎垂直的鋼構地板急速斜向傾倒——
『全員準備承受衝擊!』韓德爾的喊叫聲震響鼓膜,轟得納爾森頭暈耳鳴,但他仍緊急收起盾爪,再度放低重心並捉緊鋼鐵結構固定身體,一邊朝井洞位置張望,提防天音失足從上面摔下來。幸好她沒讓自己陷入這種險境,待船體恢復穩定水平狀態後,還能幫忙解開直梯電子鎖,助上司歸返艦橋和大家會合。
暫代觀測員職務的納蕾莎沒浪費眾人陸續移動、簡單檢查損失狀況的時間,以全艦廣播說明十分鐘前發生了什麼事:SK雖恐嚇要把鯨歌號整艘懸空,其實只抬高了加壓艙門所在的船頭前端而已。或許是因為立刻就達到逃脫目的;也可能有未知外力中途介入,導致SK選擇優先調走「岩塊」,沒有繼續追擊。

原想吐嘈妹妹居然敢報告純屬猜測的資訊,從納爾森身旁經過的弗蒙蘭卻肯定地說:「是蘇菲娜——小玉動用了她身為最高階木靈的能力吧?」
「但願如此。希望她可以平安回來……」至今才有餘暇擔憂未婚妻,納爾森加速朝艦橋移動。無論是通知全員「岩塊」為散落的單隻木靈核胞器(又一個前所未見的型態);或想搜尋蘇菲娜下落、掌握艦外狀況,皆需要鯨歌號所有儀器支援。他有預感:最終決戰即將來臨,己方必須把握伍德老師夫婦行動前的空檔,就像抓緊SK冒充蘇菲娜登艦前的兩小時半,爭取自身活路及大量重要資訊,堆疊成功生存的機率。

就在納爾森總算踏入熟悉的挑高空間,見到中將、妹妹等熟人的臉孔,大螢幕轉播畫面也映入其視線——
晨曦渲染出淺藍帶橙的天空中,有顆正逐漸組成球狀的巨大物體,散發著強如烈炎的螢綠光輝。
而其表面重現了約莫兩百年前,海平面尚未上升時,這顆星球原有的模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