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8.歧願(4/5)

海馥羽 | 2021-10-17 15:27:55 | 巴幣 0 | 人氣 22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鯨歌號艙底信號燈亮起光芒,抱胸靜候的納爾森抬頭望向加壓艙螢幕,發現蘇菲娜在外等候批准,便起身操作觸控面板,同時聯絡艦橋啟動系統連線,令加壓艙再次注水、開門,迎接發著幽幽螢綠的球狀生命體。
艙門關閉,排水泵啟動,一道明顯水線開始從天花板降落。彷彿幾小時前的畫面倒轉播放,水線越過之處,熟悉的大波浪黑長髮、模特兒級秀麗容顏、性感白皙的柔滑香肩一一呈現。納爾森這次不避開視線了,熟練地攤展浴袍站到門口邊,準備替心愛的未婚妻披上。

「我總算想起自己遺忘的使命了。」甫踏回鋼鐵走廊,蘇菲娜劈頭就是這句話。
示意她先披好浴袍再說,納爾森別開臉回應:「確認此事,對目前狀況有什麼幫助嗎?」
「兒玉蘇菲娜和我使命相同,但我因失憶而一直認為自己是人類,忘光木靈時期的行動目標,導致連預測跟自己擁有相同任務的對象都沒辦法。不過知道使命後,即可從『假設對方未曾偏離方針,持續在完成使命的道路上前進』這點著手。」
俐落穿好浴袍,蘇菲娜將左臂伸進後頸與領口間的縫隙,把被布料壓住的濕透黑色長髮整束托出,性感優雅地甩甩頭,羽睫襯托其眼角嫵媚流光,接著注意到納爾森凝望她的眼神。「怎麼啦?」
金髮軍官搖搖頭,繼續剛才的話題:「缺乏方向的話,也只好朝『對方原本應該會怎麼做』來思考了。」

「木靈的使命,跟生命演化進程非常相似:由海底逐漸上升至天空,補起生態圈裡的空缺、讓地球再度充盈綠色植物……最後一點,兒玉蘇菲娜卻採用最極端的手段達成……」目光垂斂,蘇菲娜表情略呈悲傷。
「所以我們才要儘快找到她,停止樹人計劃繼續把人變成樹。」
「倘若樹人化被設計為自動機關,按下按鈕後,連兒玉蘇菲娜自己都停不了它的話?」
納爾森怔愣半秒,平靜答:「照目前災害規模看來,這個假設很有可能。但總不能因此坐以待斃吧?」
「是沒錯……」
「回到剛才的結論。所以我們要飛上高空去找她?」出聲詢問同時,納爾森也伸手示意蘇菲娜往回走,自己在前方領路,不時轉頭確認其狀況。黑髮美女頷首肯定後,軍官再問:「話說『使命』是什麼東西?原本是人類的兒玉蘇菲娜,怎會與木靈扯上關係?」
還想提醒她曾聊過「SK擁有豐富的假基因庫」一事,蘇菲娜便率先幽幽吐露「她是人類版的我」話語。

人類版的小玉;木靈版的兒玉蘇菲娜。生態世界的兩個極端點,生涯任務卻相同。這是蘇菲娜的解釋。
「一邊欺騙人類為自己所用,另一邊則希望能保住人類。相反做法,亦算彼此歧異的願望呢。」
「和仿生子宮完全無關嗎……」納爾森自言自語,音量並未刻意壓低。
黑髮美女側頭思考幾秒,說:「不見得唷,畢竟仿生子宮也是靠木靈能力研發成功的。藉由嵌入整隻木靈的機器誕生於世,兩者生命融合,這不就扯上關係了?」
「聽起來像是從未有過兒玉蘇菲娜這號人物,而是那隻木靈獲得了人類身體。」納爾森嚴肅道。
「不對。兒玉蘇菲娜確實存在;那隻木靈給予她的,只是關於木靈的一切情報、能力、基因庫遺產……還有『使命』。她幼年時期過得非常痛苦,因為自己與其他孩子完全不同,無法彼此溝通、相處、理解。直至遇見我——小玉以後才知道,自己曉得太多人類不該擁有的資訊,能從其他生物——尤其是木靈的角度觀察、感受、思考,也聽得到牠們的聲音。」
兩人穿越幾小時前經過的走廊段落,但沒有停下腳步,繼續邊聊邊前進。

「因此才向妳求救,想投奔木靈世界,讓自己徹底降等成木靈以著手完成使命?」
蘇菲娜「嗯」一聲表示肯定,納爾森卻不以為然:「那是仿生子宮裡那隻木靈的事,兒玉蘇菲娜沒有義務幫忙牠擔下啊。」
「可是我們都同意:地球環境正在遭人類持續破壞,勢必要想出能夠快速、有效阻止人類的方法。兒玉蘇菲娜應該是對此有所體悟,才願意接下那隻木靈的使命吧……」
納爾森問:「那麼將方舟碎塊化,又是為了什麼?」邊擺手示意前進方向改變。蘇菲娜毫無猶豫,依舊維持其柔美而略快的步伐,身體狀況愈來愈擺脫深海水壓的負面影響。
「也是使命之一啊:讓地球再度充盈綠色植物。雖然最理想的狀況是把所有木靈送上天空,反正我們身體可以變透明,不會減損太多陽光。廣泛平鋪於海洋表面進行光合作用,則只是加強目前的生態界機制罷了。」
蘇菲娜語氣倏然下沉:「但陸地部分採用樹人化來大量增加綠色植物面積,這點我難以接受。」

「我猜,兒玉蘇菲娜亦知曉伍德老師不會接受,才拋下她擅自啟動樹人計劃吧?」納爾森帶著黑髮美女繞過轉角,眼前雖仍是一成不變的狹窄鋼鐵通道,卻有幾分熟悉。女子柳眉微揚,隨口答:「有可能喔。」
「兒玉樹博士的復活也是個謎……」
「這趟下去海底,『他們』有為我解釋——爸爸並沒有真正復活,僅是木靈們盡力複製、重現其存在,用他的記憶回應環境刺激、與其他生命互動;藉他的邏輯思考事情,做出判斷和決策等。」蘇菲娜停下腳步,終於開口詢問其心底疑惑:「納爾森,我總覺得我們在同個樓層繞圈子,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昏暗鋼鐵通道內的黑衣軍官跟著止步,高大寬闊背影似乎變得更虛渺難辨。讓少女們往返艙底的那道直梯,從未在兩人的行進路線裡出現——它已被艦橋遠端控制而折疊收起;取代它由井洞落墜兩人之間的,是蓮的其中一片黑色盾爪。納爾森迴旋半步,轉身巧妙接住盾爪瞬間,木靈核粒子散發器張開,黃光強烈一閃——他曾囑咐表組於盾上額外加裝強力聚光燈,爭取足以拔槍對峙的幾秒鐘。
「唔……!」
俟雙眼重新取回視覺,蘇菲娜嘗試看清前方景象:線條俐落的霧黑鳶形盾,底端分叉如兩支長爪。鋼盾四周散發著濃厚淡黃木靈核粒子(出力卻僅有百分之五十六),保護其後方單手筆直舉槍,藍眸透露無畏的金髮軍官。她不確定那個對準自己眉心的鋼鐵小圓圈裡,裝的是火藥子彈,抑或木靈核粒子集束器?

「真不愧是媽媽的頭號徒弟。你何時發現的?」
黑髮女子不閃不躲,坦然直視從未謀面,只知道姓名和口述外貌的俊秀男子。
「妳剛離開加壓艙沒多久,就產生很多破綻了。」納爾森替她細細數來:「首先,被你們喚為『小玉』的蘇菲娜.伍德,即使要恢復木靈原樣,也仍會帶著我送她的紫水晶戒指。」
話雖如此,他的左掌依舊藏於盾爪背面,沒給對方機會知曉戒指款式、戴在哪隻手指。
「其次,我們已改用代號稱呼妳;但妳持續說出自己的全名,完全沒喊過那個代號。」
蘇菲娜(SK)略顯動搖,眼神一度恍惚:「還有呢?」
「先前與伍德老師的戰鬥裡,小玉曾身受重傷。依你們木靈的驚人痊癒力,應能將傷疤也一併消除。可是小玉選擇留下那道淡疤,以提醒自己別再優柔寡斷。」而該疤痕位於胸腹部,不是赤裸狀態便無法確認。既曉得傷痕存在,又知道它事後被留下來,兩條件皆符合的人唯有納爾森。

「另外,為了解開妳留下的謎題、推估妳的去向,小玉已經從『比人類還更有人性的木靈』變成計算機器,把樹人化造成的世界級恐慌拋在腦後,只想優先找到妳——」努力保持語氣平穩,忍耐不要嘆息,青年軍官卻很難掩藏自己複雜的情緒。「她要返回海底熱泉釐清疑惑,這個決定來得太突然,因此當我察覺應該做些預防措施時,僅有兩小時半可以準備。妳既能夠正常發聲說話、混得進鯨歌號的生體檢驗關卡,代表妳真的是兒玉蘇菲娜本人——或者說人與木靈的融合體。」
「我是木靈。」冰冷打斷黑衣軍官話語,女子轉瞬全身褪色,變成冰雕般的透明姿態。但由於強光照射,她的形貌並未成功沉入黑暗——那也不是她原本的打算。

「總之……我沒自信能在這裡解決妳。倘若可以增加妳停止樹人計劃的意願就好了。」
納爾森笑得極為苦澀。武裝機組下不來狹窄昏暗的艙底;手中槍械雖是親自改良過的版本,火器終究對木靈效果有限;井洞上方等待著兄長指示的納蕾莎,則是他不願冒險動用的最後手段之一……
「我才要驚訝,你們竟然已經推理到這種程度。」
原本堅守能躲則躲方針,SK這段日子一直在改變據點,並持續觀察全球樹人化狀況。雖說她確實把對流層頂端設為最終舞台,但尚未出發即被小玉察覺行蹤,是意料外之事。
錯愕間將計就計,SK乾脆趁機入侵這座由「另一個自己」守護的機動堡壘,想令其從內部綻放恐慌綠焰,拔除完成使命路途上最礙事的針刺——如今看來,這個臨時作戰太過天真無謀了。

「若指『推理出妳的藏身處』,我想那只是巧合。小玉未曾告訴我們要去找妳,且也該做更多事前準備,而非單純變化外表就獨自跳進深海。」
SK冷哼不語。對方竟還敢裝傻迴避「知道樹人化可以受主使者操控,並非自動機關」一事,她根本沒騙過納爾森,反倒害自己成為笑柄;至於小玉是真的碰巧下去海底,抑或打算一對一逼出她,誰知道呢?
——該提前登上最終舞台嗎?
心底居然有些亢奮。
為完成使命而準備的那張王牌,也該讓它亮相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