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碧空戰姬》Vol.3—8.歧願(3/5)

海馥羽 | 2021-10-17 15:25:59 | 巴幣 0 | 人氣 15

連載中原創—《碧空戰姬》
資料夾簡介
結合科幻、美少女、機甲、全球暖化、生態怪獸的長篇輕小說 電子書版皆有未公開特典:https://cynroya.ti-da.net/e10992730.html

BLOG版本,一章到底

——返回原點。

繁複美麗的幾何紋路散發螢綠光芒,有些甚至隱約穿透浴袍布料。帶有墨綠色澤的誇張大波浪捲髮,此刻亦泛著綠光。灼亮雙目於昏暗鋼鐵通道筆直前進,彷彿毋須其他照明指引前路。蘇菲娜(小玉)半夜三點突發的奇妙行徑,驚動了鯨歌號已經為數不多的成員。納爾森和兩位少女第一時間追出去,其他人則各自待在寢室或夜哨崗位待機,隨時準備應變任何狀況。

「我覺得……鯨歌號似乎正在下潛……」天音邊小跑步邊喘氣發言,仍舊睏倦的腦袋有些暈。
納爾森早就知道該前往何處,俐落溜下陡直窄梯靈巧飛跳。聲音由遙遠底部竄升:「注意壓力變化,艦橋十分鐘前確實有接獲蘇菲娜『下潛至極限深度』指令。」
納蕾莎的話語夾在兩人中間:「鯨歌號外部維修也是靠機器,沒有讓人從艦內潛入水中的管道吧?」
「沒有!」
若答案為肯定,打「雙旋」那時便不必讓翔由飛彈發射艙注水出艦,而有其他替代方案了。
「蘇菲娜究竟要去哪?」金髮少女停頓一秒:「該不會就是維修機器人的加壓艙吧!」
伴隨「賓果!」回應,納爾森雙足蹬地的金屬敲擊聲同步響起。天音對於放手任身體沿梯子下滑頗感恐懼,好幾次中途緊急握住梯緣,導致速度一直跟不上賽塔兄妹。

俟蘇菲娜螢綠發亮的纖瘦身影映入三人視線後,她才幽幽轉過頭,道:「哎呀,怎麼你們都跑來啦?我只是想起爸爸曾教過我的思考方針,要『下去』確認某件事而已,很快就回來。」
「這裡已經是水下六百公尺深……」還要再「下去」哪裡?三人心知肚明:蘇菲娜指的正是中洋脊,水下兩千五百公尺處的海底熱泉。其水壓強度足以揉爛鯨歌號這座鋼鐵堡壘;軀體柔軟的蘇菲娜又該怎麼辦?
「所以得用『小玉』的模樣下去。勸你們最好別看,人體變形的模樣會有點可怕喔。」
邊說邊操作認證、手續皆複雜費時的加壓艙門,僅著浴袍的蘇菲娜因全身螢亮,好一陣子才讓人察覺她赤身裸體,只有左手無名指一環暗紫——納爾森默默轉身背對毫無自覺的當事人;兩位少女則目睹厚重合金門板緩慢滑開、發光女子踏入狹小空間並卸下浴袍的模樣。納蕾莎伸手接過浴袍後,艙門關閉、注水,眾人只能從牆邊螢幕確認蘇菲娜的狀態。

快速沖湧的海水填充著加壓艙。歷時雖短,三人卻清楚看見水面上的女性身形正快速「融化」,滴入水面下那團形狀不明、亮度極低的螢綠波光裡。由於漆黑深海缺乏照明,另一頭艙門何時開啟的,竟無法從螢幕確認。甫回神,「小玉」就已經從畫面內消失了。
沉默擴散,納蕾莎開始簡單折疊那件浴袍;納爾森還緊盯螢幕;而天音則左顧右盼,不知自己該做啥。
「哥,從以前我就想問:明明木靈大多在海裡活動,為何三台武裝機組都設計成空戰用途?」
「昔日我只單純認定『伍德老師必有其理念』,沒太深入探究。如今想想,妳問得對。」
天音試著插話:「從台灣軍港啟航那時,納蕾莎也有和我提及『將木靈從水底逼上來、強迫牠們飛騰天空』一事。我想應該是空戰對人類較有利才這麼做……」
但木靈的強大飛行能力否決了少女的推測,凝固成未解之謎。

「蘇菲娜想確認的事情,不知是否與此有關?」
納爾森接過浴袍後,望一眼少女們:「妳們先回去睡吧,我在這裡等她。」
未若天音還猶豫低語「少校……」,納蕾莎轉眼便輕巧爬上直梯,只對兄長交代「有事叫我」,充分理解自己做為後援戰力的重要性。應該也會順帶替哥哥向鯨歌號其他成員解釋狀況吧?
躊躇幾十秒,天音九十度鞠躬道晚安,沿納蕾莎走過的軌跡返回寢室。



海底潛藏著這顆星球最古老的記憶。
其中,亦包括生命演化的無盡長鍊。各種有機物質點點節節串聯、盤繞、交錯、分岔、堆疊、衍生,構築成入口單一,卻擁有千萬種出口的龐大立體迷宮,需歷時至少百萬年才可走到其中之一。每個出口時間帶也不盡相同,有些遠在我們認知範圍外的遠古,有些則正與我們共同生活——雖然我們不一定了解他們。有些還未抵達演化出口,將於遙遠的未來現身。

迷宮角落偶爾會因歷史上的大型天災、氣候遽變、環境異動,甚至是特定物種的壯大或滅亡而稍有崩裂,某些出口道路也可能從此阻斷。但擁有意志的演化迷宮仍持續朝時光彼端編織、延伸,未曾停止其腳步。
直至「人類」這個物種造成的崩裂規模,嚴重到引起星球的反應。
在名為「人類世」的當下地質年代中,星球無法尋得同時期又足夠強力的物種,來挽救演化迷宮不斷崩裂、自然環境一直遭破壞的慘況,只好向生命長鍊源頭——海底熱泉調動最原始的生命型態重新打造,賦予他們飛速演化能力,將之投入迷宮循線修復,盼能逐漸補起那些崩裂角落,維持星球的生態與資源平衡——
他們就是後來被兒玉樹發現、命名的「木靈」。

『傾聽 星球的聲音』
蘇菲娜重新憶起,久遠以前仍沉睡在深海時期的記憶。
木靈是這顆星球的萬能幹細胞、生命長鍊的源頭端點,能夠以極快速度自由穿梭演化迷宮。只要擁有基因藍圖指引方向,便可變成任何一種生物的替代版本,或再度恢復幹細胞狀態。而他們受星球意志喚醒,準備從海底熱泉出發,重新踏上幾百萬年前脫離黑暗水壓、漂游淺洋、登上陸地,最後飛騰天空的演化道路。

『將綠意 回歸大地』
除了填補演化迷宮,木靈們還有這個使命:讓地球環境再度適合大部分物種生存、繁衍,恢復生物多樣性。為此,最基層的生產者——能行光合作用的自營植物,會是木靈最優先保護、大量製造的對象。甚至後來,每隻木靈無論種類或功能,體內都擁有大量葉綠體,自身就可為環境貢獻能量和新鮮氧氣。

『遵循根源之意志』
這裡出現了「小砂」與「小玉」的認知分歧:填補生態、恢復綠意之外,該怎麼應對人類這個物種?
地球並未給予木靈們明確答案。
全球氣溫持續暖化、海平面不斷上升、自然災害頻傳、各種極端氣候大規模威脅人類生存,這讓小砂判斷:根源意志打算懲罰人類,並以削減其族群數量來加速前述使命的達成。同樣現象,小玉的解讀卻是:生態圈的其他生物亦深受天災之害,應該連同人類一起拯救——因為一者,人類也曾展現明確的自然修復成效;二者,人類仍屬生態圈一分子。只要找到改變他們、停止「僅准人擇天,不准天擇人」陋習的方式,雙方便可和平共處。

『使命繼承於我 精神寄託於你』
蘇菲娜苦笑,究竟是誰繼承了使命,又是誰寄託了精神呢?
失憶後,蘇菲娜花費太多時間在人類世界跟著遊戲規則打轉,之後又被媽媽的特化木靈們引走所有注意力,變成專心保護人類、有餘力才經營一些環保相關事業,讓人類一點一滴,慢慢地補償大自然……
太過缺乏效率的路線選擇,需要經過多久才會完成這顆星球——「地球」給予的使命呢?
很快就甩開思緖雜念,蘇菲娜告訴自己:要相信自身的決定,並為驗證它的正確性繼續努力。
至少必定要向另一方證明「自己是對的」、「自己真正理解了根源之意志」。

無光、無聲、熾熱、高壓的幽深黑暗裡,蘇菲娜再次堅定決心。
此時此刻,因樹人計劃而從人變成樹,永遠根固大地的數量,已來到十萬零兩百五十。
情報確認完成。能柔韌改變形狀的螢綠透明球體(雖然黑暗深海完全看不見其形貌)開始緩慢上浮,從滾滾熱浪間隨「煙」飛升,被曾經熟悉,充滿豐富礦物質、有機物、化合物等生命基本構成元素的高壓熾熱海水包覆,重新感受一次由海底出發,準備踏上木靈使命之路的心情……
旅途的終點在天空。這就是蘇菲娜為何會選擇飛翔。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