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30

葉悠慕 | 2021-10-17 07:44:06 | 巴幣 2 | 人氣 67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30 真相(完)
    另一邊。

    凌默在言術全部破除後,一切所見終於恢復成了原本的房間。

    他也發現,手機與電腦已經被收走,不知道是不是怕證據曝光,直接拿去銷毀了。

    凌默也不慌,從床底下拿出了預備好的備用機,放到桌上。

    在他來的那天,他就有所準備。

    畢竟,他本來就不相信學校方不會給他動什麼手腳。

    凌默開啟手機,首先聯繫了隱言。

    在說清楚言術師K已現身後,珊妮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調派了大量的人力過來支援。

    「已經聯絡當地警方協助封鎖學校,我也調派最近的幾位言行者過去協助你了。你之前合作過那位搭檔,也在國內,我也有通知他過去,不過他離你那邊太遠了,晚點才會到。」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珊妮詳細的交代安排事宜。

    「我的任務,應該結束了,後續給支援團隊去處理。」

    凌默直接撇清責任。

    對付言術師K不在他的任務之中,況且他得先一步帶出葉玦。

    「行吧,這次你也做得漂亮,等支援的人力到達你就可以走了。祝你好運。」

    珊妮沒有太多反應,也沒再多廢話,掛上了電話。

    凌默放下手機,又打開電腦,連上隱言的資訊網。

    他沒急著離開房間,畢竟現在出去,只會曝露言術已經解除的事。

    這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戒心,反而是給他們有時間逃跑。

    況且,他們也一定會馬上派人來對付他,只會妨礙他的行動。

    他得先做好準備。

    凌默發了緊急要求給情報組,讓他們駭進學校的監視系統。

    沒多久,情報員就發來了遠端邀請,讓他自己操作。

    凌默打開遠端螢幕,看到了監視系統的總畫面。

    他很快找到他房間附近的影像。

    快速調整到早一點的時間,他才發現,畫面黑頻了。

    看不出葉玦究竟被誰襲擊,又被帶到了哪裡。

    看來,是有人故意刪除了影像。

    (影像有辦法修復嗎?)

    他發了訊息給情報員,想試著先復原畫面。

    (這些影像,直接從後台被刪除原始碼,很難復原。)

    情報員很快發來回覆。

    凌默抬起手,以手指輕輕抵住了下巴。

    他又查看了校門口的監控,發現在葉玦遇襲後,有一輛車離開了學校。

    那輛車的窗戶都貼上了單向玻璃紙,從外面看不到裡面的狀況。

    凌默放大記下了車牌號,丟給情報員請他們追蹤。

    不過,凌默感覺那輛車很可能只是個障眼法。

    畢竟葉玦如果從學校無故失蹤,一定會報警調查。

    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擺脫嫌疑。

    說不定,這就是他們故意安排。

    為的就是誤導警察,葉玦是第一時間被帶出了學校。

    所以,葉玦很有可能,還留在學校。

    凌默也猜想到,他們應該是在,等待放學的時機。

    那時候剛好車輛大量進出,方便混在其中,把他給帶出去。

    想到這,凌默找出其他有黑頻的畫面,想從中找出葉玦可能被帶往的地方。

    他看了一輪,很快發現所有的黑頻的時間,都有些微差別。

    看來是,他們在刪除監控的時候,沒有想到要刪得那麼精準。

    只是把有問題的畫面刪掉而已。

    凌默大概比對了一下時間差,很快找到葉玦最有可能所在的地方。

    正是緊鄰在教師宿舍旁邊的教務樓。

    他思考起教務樓的格局。

    教務樓總共有三層樓。

    一樓沒有任何隔間,單純作為佈告欄使用。

    二樓是各教師的辦公室。

    三樓則是校長的辦公間,還有招待賓客用的房間。

    凌默不認為,他們會扛著葉玦走樓梯,那樣太過顯眼了。

    所以,有可能的藏人的地方,只可能是什麼暗間,或者地下室。

    他找出了整個學校的平面圖,發現教務樓沒有暗間,更沒有規劃地下室。

    不過,也很難說。

    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教務樓直接找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可是,還沒確定葉玦的位置之前,他不能輕舉妄動。

    一來是怕驚動了那些人,對葉玦做出不利的事。

    再來就是,這會給他們有事先準備好轉移的機會。

    可是,他也不能等到增援到來才行動。

    他一定會來不及掌握狀況,保下葉玦。

    不能讓隱言的人,先一步發現葉玦。

    他得想個更好的方法。

    凌默放下手,慢慢的敲起桌子。

    此時,他想到了一個險招。

    (警察的人什麼時候會到,封鎖整個學校需要多少時間?)

    他向情報員確認了確切時間。

    (珊妮組長已經聯絡好了,15分後就會抵達現場,大約花5分鐘就能封鎖整個學校的出入口。)

    凌默看了一眼時間。

    10:23分。

    他得直接去找校長,逼問出葉玦的下落。

    猜得沒錯的話,言術師K應該也會跟校長在一起。

    沒有的話,他就比較省事了。

    在算準時間後,凌默帶上手機,直接走出房間。

    凌默沒有管那個監視的人,快步走向教務樓。

    他知道那個人不會出來招惹他,會直接先去通報。

    凌默一路來到三樓,直接打開校長室的門,走了進去。

    果然,裡面不只有校長,還有另一個人。

    那是一個男人,一臉溫和,掛著淡淡的笑容。

    看上去很有親和力,給人一種鄰家男孩的感覺。

    可事實上,他是操弄這一切的幕後黑手。

    言術師K。

    一看到凌默,校長就像見鬼了一樣,直打哆嗦。

    「你、你、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校長伸出手,發抖的直指著他。

    凌默抬起臉,對上校長那瞪大的雙眼,眼神就像在看死人一樣冰冷。

    「敢對我動手,校長的後半生,看來是要在牢裡渡過了。」

    校長表情扭曲,急忙看向言術師K,近乎咆哮的說:「這!快!快讓他消失!紀嵐!你不是把他困住了嗎?為什麼他現在會在這!」

    「閉嘴。」凌默不想聽他鬼吼鬼叫。

    校長馬上像被扼住喉嚨,沒了聲音。

    紀嵐也沒有理他,轉頭與凌默對視,微笑的說:「看來,是來找那孩子的呢。」

    「說出他在哪。」凌默直接逼問。

    紀嵐背靠在了桌旁,悠然自得的回應:「在這所學校裡呢。」

    凌默不著痕跡的皺了眉。

    紀嵐確實中了他的言術,也給了他回答。

    那是正確的答案。

    只是模擬兩可。

    看來,不是個好對付的人。

    「我問的是,學校的哪個地方?從哪裡進入?」凌默更進一步的問。

    現在,也只能先試試看。

    「教務樓的下方,當然是從樓梯進入囉。」紀嵐還是那副微笑。

    凌默雙手微微收緊,又很快放鬆。

    他不能落入陷阱,產生動搖。

    紀嵐恐怕打算用鬼打牆的回話方式,來應付他的言術。

    再想辦法讓他心浮氣躁,好找到下手的時機。

    他自身對於言術,在長期的鍛鍊過後,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但是,如果意志不夠堅定,還是一樣會中招。

    昨晚,他們就是趁他不備,直接偷襲了他。

    凌默直盯著他,問了另一個問題。

    「什麼時候盯上的。」

    「這個嘛,最早是眼線報備給我的情報,說有人對我妹妹有興趣。」紀嵐雙手往後一撐。

    「身為哥哥當然要看一下是誰囉。然後,就發現了很有趣的事。」

    紀嵐的笑意加深,繼續說:「那個孩子,居然跟我手底下的孩子住一起。我透過監視看了一下當晚的錄像,發現那孩子,特別的直率呢。」

    「就好像不受到任何言靈的影響。所以,我又讓我另一個孩子,發了那篇文章確認,果然沒有錯呢。」

    「是個擁有強大能力的好孩子呢,帶回去好好調教的話,肯定是大有所為吧。」

    凌默臉色冰冷,忍住想動手的衝動。

    沒想到,陳廷的電腦真的被安裝了監控。

    他讓陳廷把電腦扔掉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而且,從他所說的話看來,言術師N恐怕就是陳廷。

    也難怪,他會一直覺得言術師N,是個不熟言術的人了。

    「你打算對他做什麼。」凌默緊緊盯著他。

    他想趕快找到葉玦,但紀嵐沒有那麼簡單應付。

    不管來硬還是來軟,紀嵐都不會吐出一個字。

    況且,他能那麼悠哉站在這,恐怕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我不會過問,畢竟不是我要的人。嗯,雖然我對那孩子,也很有興趣,是個好孩子呢。」

    「知道你不見,還很著急想要找你,不過……你應該也是吧?不然,你可不會直接來這裡找我。」

    紀嵐笑眯了眼,似乎是看穿了他。

    凌默不為所動,他知道這是在故意擾亂他。

    想了剛才的話,他冷冷的問了一句。

    「紀妍,是你妹妹?」

    提到她,紀嵐的笑容一瞬間扭曲,但很快又恢復過來。

    不過,凌默沒有錯過他的異狀。

    要是他沒有猜錯,這所學校會是首個犧牲者出現的地方,是紀嵐對這裡比較熟悉的關係。

    能方便進行狀況的掌控。

    也就是說,紀嵐很可能就是住在附近。

    或是,曾經在這唸過學校。

    因此,他把妹妹紀妍安排進這所學校,也很正常。

    為的就是要控制一切。

    「想從我妹妹那邊下手,是不可能的哦。她那邊,是問不出什麼的。」

    紀嵐收回手,站直了身體。

    「當然,隱言也不可能對她下手,對吧?畢竟,她只是一個無辜的人呢。」

    凌默當然知道他的意思。

    隱言不可能做出人質威脅這種事,畢竟是深受國際信任的組織。

    要是傳出這種事,只會引發跟外界的矛盾。

    畢竟,對於隱言的存在,更多的人是抱持不滿的態度。

    但是,那與他無關。

    「隱言不會,不代表我不會。」

    凌默往前踏了一步,雙眼浮現寒意。

    紀嵐的臉色微變,但很快就像想到什麼,笑得更深。

    「你不會的,應該說……你做不到。我沒說錯吧,隱言改造的言術師。」

    聽到這個稱呼,凌默像要殺了他一樣,散發出冰冷的氣勢。

    他沒想到,紀嵐居然看到了那個疤痕。

    不等他說話,紀嵐又笑笑的說一句。

    「真是可惜呢,這麼年輕就失去了自由,一輩子受制於隱言……你難道不會不甘心嗎?那可是比洗腦還要痛苦。」

    凌默忍住衝動,努力沉住了氣。

    他看向牆面上的時鐘。

    時間所剩不多。

    10:36分。

    看來,是時候該問問另一個人了。

    「我再問一次,他在哪?」凌默大步走上前去。

    「剛剛好像回答你了,在這裡的最下方呢。」紀嵐不為所動。

    凌默瞇起了眼,看準時機,直接抬起手,往他抓了過去。

    紀嵐似乎沒想到他會動手,微微睜大眼。但也馬上反應過來,閃身退開。

    「你是碰不到我半分的,這裡的一切都只是虛影,摸不到任何事物。」

    這一句話說出,凌默感覺到所有一切都變成了虛影。

    就算伸手觸摸任何東西,也沒有實感,就像身在霧氣之中。

    不過,以他現在的狀態,就算中了言術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即使改變他的認知,也只會影響他的準度跟力道。

    凌默又直接上前,握拳往紀嵐揮了過去,像打在空氣上,但是揮過去的時候,他感覺到了阻礙。

    他很快又往下掃過一腳,馬上像打在了硬物上,有了實感。

    紀嵐悶哼一聲,按住胸口,往後退了一步。

    「果然,不能直接跟你硬碰硬。經過改造的就是不一樣呢,不過,你還能浪費多少時間呢?」紀嵐咳笑出了聲。

    「與其在這裡跟我打,不如想辦法去救他吧?否則,看是先被帶走,還是你的人先到找到他呢?對你來說,都不是個好結果呢。」

    凌默沒有理會他說的話,往校長走了過去。

    校長看到他接近,臉色蒼白。焦急看向紀嵐想要求救,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紀嵐像是看出了他的意圖,想要上前阻止。

    凌默抄起桌上的花瓶打碎,捏起碎片往他射了過去。

    「別動。想死,就再靠近一步試試。」

    他不顧銳利的切口,握起一塊尖銳的玻璃碎片,往他指了過去。

    凌默的手被割破,鮮血直流,滴到了地上。

    「還有,最好閉嘴。言術對我有多少作用,你自己清楚。」

    紀嵐不再妄動,笑容變得深沉。

    見紀嵐暫時不能有所動作,凌默也把碎片指向校長。

    「說出地下室在哪。」

    校長早就嚇得六神無主,馬上就回答了出來。

    「從……教務樓,靠近圍牆的角落,有個被廢棄的黑板擋住的暗門,走下去。」

    知道位置後,凌默把碎片扔在了校長面前,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凌默離開後,紀嵐也透過自身的言術,逐漸脫離了控制。

    他看著凌默離開的方向,勾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看來這場遊戲,是我大意了呢。本來想趁虛而入,結果反而是先被你擺了一道。你跟那孩子,都很有意思。」

    「希望,還會再見面呢。」

    紀嵐沒有再看校長一眼,慢慢走出了辦公室。

    這次的行動以失敗告終。

    回去之後,應該會被責罰吧。

    不過,算是盡力了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