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開懷大笑吧,女孩!》05、大人的陰謀

Mr.Onion_洋蔥紳士 | 2021-10-17 07:29:48 | 巴幣 4 | 人氣 43



  收編了蹦吉二世之後,呂夢霓就常常跑來我家串門子。

  我媽看到她來了都很開心,每次都會買一碗豆花給她吃,豆花伯的攤車每天都差不多在那個時間經過我家門口。不過我媽每次都只買呂夢霓的份,我回到家都只能坐在她旁邊看她吃豆花。

  我忌妒死了,就嘲笑她說吃那麼多豆花,以後會變成用鼻孔噴豆花的豆花女怪人。結果她生氣了,隔天老媽買豆花給她吃她打死都不吃,輪到我被老媽狠狠的臭罵一頓。

  我都是個大人了,被罵就被罵,沒什麼好在乎的。況且我想說這也是個好機會,既然那碗豆花她不吃,就由我來大快朵頤吧。

  結果她已經趁著我被罵的時候,把豆花整碗捧走。氣死我了。

  既然說要養蹦吉二世的人是我,負責帶蹦吉二世去散步的人當然也是我。但是每次我放學回家,從屋子裏拿出溜狗用的牽繩時,呂夢霓都表現得比蹦吉二世還要興奮,搞得我都不知道我是要帶狗出去散步,還是帶這小妮子出去散步。

  說到這裡,我忽然想到一件還蠻有趣的事情。

  有一次帶著蹦吉去散步的時候,我們在路上又遇到了黑白無常。還記得嗎,黑白無常是兩隻喜歡埋伏小學生的野狗,呂夢霓最害怕的,就是黑白無常了。這就是我所知道的,呂夢霓的唯一弱點了。

  當時我們正牽著蹦吉二世,走在前往河堤的路上,接著牠們一如往常的從視線的死角突然竄出來,然後對著人瘋狂的咆哮。

  真是老狗學不會新把戲,牠們玩來玩去就是這一套,我都看膩了。

  當時蹦吉二世被呂夢霓牽著,一看見兩隻大狗,蹦吉二世被嚇得躲在她的身後,無助地望著呂夢霓。呂夢霓也無助的看著我,但她只看見我插著腰,在一旁無所謂的吹著口哨,一點幫忙的意思也沒有。她立刻生氣得鼓起臉頰。

  前面是恐怖的黑白無常,兩邊是老舊的磚牆,在她腳邊的是她心愛的小狗,而我就剛好站在後面堵著她的退路。呂夢霓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逃,臉上寫滿了害怕跟恐懼。就是這個時候,蹦吉二世突然發出一聲害怕的哀嚎。

  也許是發現了有人比自己還要害怕,反而讓她鼓起了勇氣吧。總之一聽到這聲哀號,呂夢霓立刻就豁出去了。

  她高舉雙手,衝向正在咆哮的黑白無常。

  「嘎吼——!」

  一看見呂夢霓不怕死的衝了過來,黑白無常立刻就夾著尾巴逃走了,我說過了,這兩隻狗就是個虛有其表的膽小鬼。

  看見那兩隻那麼凶,好像會咬死人的野狗,這麼簡單就被自己嚇跑了,呂夢霓維持著威嚇姿勢愣了好一會兒,然後她轉身望著站在身後的我,嘴巴還張得大大的,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

  我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對她說:「把手放下來啦,難看死了!」

  我教過很多被黑白無常嚇到的孩子,不能被嚇到,要對牠們凶,牠們最怕人家對牠們凶了。不過就算知道這一點,大多數的孩子,在面對呲牙咧嘴的黑白無常,都還是會選擇轉身逃跑。雖然我們都知道有時候面對困境,只要鼓起勇氣去面對,問題就會自然的迎刃而解,但是事到臨頭,我們都才發現原來鼓起勇氣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呂夢霓不用我教,靠著自己就克服了這道門檻。

  我嘆了口氣,這下子,呂夢霓真的變得毫無弱點,天下無敵了。

  說起黑白無常,呂夢霓後來還從這兩隻狗的魔掌中,救了陳浩達一次。

  當時下午放學,陳浩達不曉得為什麼一個人落單,然後走在路上又不幸的被黑白無常逮到,兩隻狗追著逃跑的陳浩達,一路把他追到了牆角,陳浩達背靠著斑駁的紅紅磚牆,看著兩隻狗步步進逼,他全身顫抖著,雙眼淚汪汪的,淚珠在眼眶裏打滾著,只差還沒滾下臉頰。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原來那個孩子王也怕狗。

  然後當時呂夢霓剛好經過,她看見了這一幕,就立刻衝過去。她威風凜凜的站到了陳浩達跟黑白無常之間。

  「嘎吼——!」

  她對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我不解的問:「他不是欺負過妳,為什麼還要救他?」呂夢霓揮著一根長長的芒草,天真的說:「因為他人在那裡,所以我就過去了啊!」可惡,居然像呼吸一樣的說了一句感覺很帥氣的台詞。

  後來呂夢霓就變成了陳浩達的大姐頭,整天跟在呂夢霓後來頭走著。呂夢霓一副裏所當然的樣子,就接受了這個比他高一個頭的小跟班。那陣子走在路上,經常可以看到一名像是黑熊一樣的男孩子忠心耿耿的跟在一名有如野貓的小女孩身後。

  當時有了陳浩達撐腰,她真的站上了小學生的頂點了。

  她不僅接收了一個最強的跟班,而且還常常趾高氣昂的對著這個跟班訓話。

  「不准跟別人打架喔!」

  真是的,不曉得是跟誰學的。

  說來神奇,總是一臉怒氣沖沖的陳浩達,後來居然真的安份許多,個性也變得和善了許多。記得後來有一次其他小學的仇人特地來找他麻煩,他不僅沒有回手,還蹲在地上狠很的被揍了一頓,當他狼狽的的從泥土地上爬起來,其他人過去問他為什麼不還手,據說當時他露出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說著: 「因為大姐頭叫我不要打架。」

  我在想,也許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愛打架的人吧,只是一直到跟呂夢霓相遇之後,他才第一次知道原來不用強迫自己跟別人打架,也可以好好地把日子給過下去。他是因為呂夢霓,才學會怎麼不去顧慮別人的目光,坦然地做好自己。

  又過了幾年,大家談起陳浩達,都會帶點無奈的聳聳肩,說他是一個不懂得怎麼對人生氣的老好人。再也沒有人記得當初那個到處打架的孩子王了。

  陳浩達現在當起了老闆,開著貨車在跟老婆兩個人在夜市賣蔥油餅。陳浩達的蔥油餅攤子名子取得很簡單直白,就叫做好吃蔥油餅。這個店名沒有說謊,因為他的蔥油餅真的很好吃,不過因為老闆壯碩得就像是一隻巨大的灰熊,所以大家都把他的攤子叫做灰熊好吃蔥油餅。

  夜市擺攤的生活並不容易,或許生意好的時候錢可以賺得比一般上班族還要多很多,但是依然不容易。我媽是他攤子的常客,她跟我說她常常看到他的兩個小孩在貨車旁邊擺著一張桌子埋頭寫著學校的作業,而夫妻兩人忙碌的時候,也只能偶爾抽空抬頭看一眼自己的孩子有沒有乖乖地在寫功課,然後一看到小孩子作業寫完了,陳浩達他老婆就會「嗯哼」一聲,這時兩個小孩就會自動的跑來幫忙跟客人收錢。

  他結婚得很早,兩個孩子都上小學了,不過他的蔥油餅在地方上廣獲好評,每次出攤的時候,鐵板都還沒熱好,貨車前面就已經排著一條長長的人龍。

  呂夢霓回鎮上的時候,都一定會抽空去光顧他的攤子,直到現在,陳浩達只要一見到呂夢霓,都還會乖乖地叫一聲大姐頭。

  「都說幾次了,不用跟著人家排隊啦,你跟我招呼一聲,我就直接把攤子開到你家門口了啊,大姐頭。」

  然後呂夢霓就會一臉困窘的罵:「不要叫我大姐頭啦!」

  聽到自己被罵了,陳浩達就會無辜的回應:「可是,大姐頭——」

  「都說我不是你大姐頭了!」

  「大姐頭……」

  好像有點扯遠了?話說回來,為什麼會講到陳浩達?唉,想起來了,我剛剛在講帶蹦吉二世出門散步的事情。

  我們散步的路線很固定,沿著一條牆壁上畫滿彩繪的巷子走出社區,然後再從一條只能容納一台摩托車的蜿蜒小路穿過一片稻田,最後上去河堤。那上面視野很好,遠處的河灘地上長滿了芒草,一片蒼茫的雪白在微風下飄逸著,十分的好看。

  雖然年齡差了快七歲,但是倒也不會說找不到話題聊天,畢竟我有再追的少年漫畫她也有在追,我會看的卡通她也會看,她還因為看漫畫學會了不少學校還沒教的國字。每次我們光是聊那一周漫畫連載的劇情就可以聊很久,怎麼聊都聊不夠。

  當然有時候也會聊一些別的。

  「聽我說聽我說!」她的話題總是這麼開始的。

  「好啦,聽妳說啦。」我總是這麼回答她,「慢慢說,別咬到舌頭嘿。」

  然後她就會生氣地跑走,然後衝過來飛踢我一腳。

  她的飛踢就好像裝了自動追蹤系統一樣,怎麼閃都閃不掉。

  臭小鬼,可惡。

  然後有一天,「聽我說聽我說!」在例行性的飛踢之後,她告訴我,她們學校的老師在課堂上教他們寫作文。

  我摸摸屁股,沒好氣地問:「作文喔,題目是什麼?」

  她說題目是我「我的夢想」,聽到之後我發出了然的聲音。

  我心想還真是經典的題目啊,每個人小時候都寫過呢。像是我小時候就寫了「長大要受女生歡迎」,結果長大了之後還是完全不受女生歡迎,賭上性命跟喜歡的對象告白還在全校面前被狠很的拒絕。在那之後我就覺得大人要求小孩子寫這種題目其實是一種陰謀,目的就是為了讓這些小孩成為大人之後徹底的了解到,夢想什麼的,終究是一片可以去想像,但是永遠摸不到的浮雲。

  但是我覺得不用等到大人,現在就讓呂夢霓了解這一點,好像也不會有什麼壞處,於是我不懷好意的問:「所以妳寫了什麼啊?」

  她朝空氣揮了兩拳,用力地說:「征服世界。」

  這個回答連我聽到都傻眼了,「妳真的這麼寫了喔?」

  她點點頭,「寫了啊,我還是我們班第一個交的耶。」

  「妳們老師看到有說什麼嗎?」

  她皺起眉頭,「我們老師在全班面前對我說:『妳寫這什麼鬼東西?』然後把作文退回來叫我重寫。」

  「啊?」

  「說那什麼話啊,我寫得很用心耶,可惡。」她把雙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裡,氣呼呼地說。

  我眨眨眼睛,那個老師現在還活著嗎?「所以妳就乖乖重寫了?」

  「哼。」

  「妳沒寫?」

  她揚起下巴,「我本來不想寫的,可是老師說放學前不寫出來就要打我手心。」

  我了然的說,「然後妳就乖乖地聽老師的話了。」畢竟哪個學生不怕被老師打手心的,就算是這個呂夢霓也——

  「哼,打手心就打手心,有什麼好怕的。」

  這下我真的開始有點佩服她了,這種話可不是隨便一個國小四年級的孩子都說得出口的。

  「然後咧,妳們老師怎麼說?」

  「接著她就說要把我爸媽叫來學校。」

  「嗚啊。」我當時心想她們老師還真是敢說。

  「然後我就跟老師說:『來就來啊,誰怕誰!』」

  「哈哈哈……!」我忍不住爆笑了出來。我知道這樣子很不得體,可是呂夢霓的回應真的讓我情不自禁。她瞪了我一眼。

  我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問:「然後咧。」

  「最後老師就說要把我留校查看,老師說放學後要把我關在教室裡面,晚上十二點才能回家。」

  「後來呢?」

  她氣餒地說:「所以後來我就寫了啊。」

  說了這麼多還是寫了啊。結果到最後,看似毫無弱點,天不怕地不怕,啥密攏謀咧驚的呂夢霓,真正的剋星居然是留校察看。學校就是她的真正的弱點啊。

  「可惡,那個嫁不出去的老——」

  我舉起手,用力巴了她的後腦勺一下。

  「你幹麻啦!」

  我指著呂夢霓的臉,義正嚴詞的說:「課堂上的事情,你要怎麼樣跟老師頂嘴我沒意見,可是人身攻擊就太超過了!」

  她垂下頭,沉默了一會兒。

  「對不起……」

  我眨眨眼睛,因為我沒有想到她會道歉得這麼乾脆。她看起來好像真的有在反省了,我按著她的頭頂前後搖晃著,「會痛嗎?」

  她任由我晃著她的頭,說:「其實不太會。」

  我揚了揚眉毛,「是喔。」然後就趁機朝著她的太陽穴全力進攻,讓她痛得哇哇大叫。

  「你幹麻啦!!!」

  我嘻嘻笑著,「好好記住這份痛楚吧!」

  她揉著太陽穴,眼淚都快爆出來了,在堤防散步的的其他人,都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大概是覺得我下手太重了。

  但是面對她這種人吼,除了全力以赴之外沒有第二種選擇啦!

  她咬牙切齒的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可惡.……總有一天我一定要……」

  她總有一天要幹麻,我沒什麼興趣。隨便她啦,反正爛命一條。不過趁著她揉著太陽穴的時候,我繼續問:「所以,那篇作文,你寫了什麼?」

  她柔著太陽穴,氣呼呼的望著我。

  「妳後來寫了什麼。」

  她別過臉,依然什麼都不願意告訴我。

  「說啦,妳寫了什麼啦!」沒有聽到這個故事的結局,我可是不會善罷干休的喔。

  最後,我聽到她喃喃說了些什麼,但是講太小聲了,什麼都聽不到。

  「蛤?」

  我將手掌靠在耳朵旁,彎下腰,往她的身邊湊了過去。

  最後我才聽到她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說了一句:「我想學吉他。」

  我有些訝異,「什麼?」

  她鼓起臉頰望向我,我這時才發現她整張臉都變得紅通通的,她用力的對我說:「我說我想學吉他!」

  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時她那個沒禮貌的樣子,我皺起眉頭,「妳是真的想學嗎?」

  她點點頭,「嗯。」

  我揚起下巴,愈揚愈高,直到眼裡剩下藍天跟白雲。

  我想起了告白失敗之後,就被我封印起來的那把吉他,現在還躺在家裡的倉庫的角落。一段時間沒彈吉他了,可是,稍微練習一下,應該還是能找回手感的吧。

  「想學的話……」可惡,夕陽下的雲彩真美。「想學的話,不然我教你怎麼彈吧?」

  好一陣子她都沒有說話,於是我害怕的瞄了她一眼,心想被拒絕的話,我就要躲到棉被裡面哭。當時她只是愣愣的望著我。下一秒她興奮得頭髮都豎了起來,她用力的抓著外套的下擺,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不能反悔喔!」

  她激動的上下跳著,兩邊的臉頰都變得紅通通的。

  「說好了就不能反悔喔!」

  其實我本來想說如果她接受的話,就要趁機敲她一筆竹槓子的,畢竟我知道她阿嬤每個星期都會給她零用錢,但是她的反應實在超乎我的預料,讓我啞口無言。

  後來我們牽著蹦吉二世出去散步的時候,時常揹著吉他出門。畢竟離我家到堤防上有一小段距離,再加上那把吉他也真的有一定的重量,所以我就跟她說好了,我負責牽著蹦吉,而她負責扛吉他。我們時常坐在河堤上面練吉他。

  我的那把吉他對她來說太大了些,因為手掌還不夠大,有些和弦也還按不太得到,可是她學得很快。

  我隨便教,她也隨便學,很多基本技巧她一下子就能夠領會過來了,果然小孩子不管吃什麼都長得很快。才練幾個月,就已經快要彈得比我好了。

  「嘿嘿,我很厲害吧。」她總是喜歡這樣跟我獻寶。

  我會拍一下她的後腦勺,叫她不要太囂張。

  「再多教我一點。」

  我知道如果答應她,大概就得在那個堤防坐到半夜了。

  「我才不要。」不過看到她一臉失望的表情,我就心軟了,於是我又補了一句:「妳成績那麼爛,下次月考平均有六十分我再考慮一下。」

  然後隔天開始她每天都拿著課本纏著我要我教她功課,我每天都教她教到半夜,當時我就覺得自己真的是自掘墳墓。

  不過現在回頭想想,那真是一段愉快的日子。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