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灣國的阿猴俠-03-雨後之熙

勳一 | 2021-10-16 23:52:20 | 巴幣 294 | 人氣 393

連載中【原創主打】灣國的阿猴俠
資料夾簡介
我沒有拯救世界的覺悟,也沒有為別人赴死的勇氣,更沒有割捨一切的大愛。我僅能夠用那微不足道的小愛,去守護身邊的事物,成為一個在地英雄。

  ──叮咚。

  晨曦初露,門鈴聲隨即在我的耳畔響起。

  「宋先……不對。飛燕,幫我開門好嗎?」

  掙扎了一會之後,我這才甘願離開被窩朝向門口走去。

  雖然聽見聲音就知道是誰,不過我倒是沒想到她會來得這麼早。

  「等我一下啦!」

  就在我打開門的同時,熟悉的身影也映入我的眼簾。

  依舊綁著一頭低馬尾,身穿OL西裝外套搭配短裙。稍微不同的是,她把原本那副圓框眼鏡拿掉,改戴灰色的隱形眼鏡,這個人就是我的助理──雨熙。

  果然要求她別戴眼鏡是正確的,這不是有雙炯炯有神的眼眸嗎?

  這麼說起來,我昨天確實沒有跟她說明幾點上班就是了。

  「喂,妳太早過來了啦……天色才剛亮沒有多久耶。」

  「怎麼會呢?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時間可是非常寶貴的哦。」她先是將手上的東西拿給我,緊接著自己走進來。「這是你交代的早餐,吃完後趕緊開始工作吧!」

  瞧她第一天上班就這麼幹勁十足,搞得我連聲哈欠都不敢打。

  果然還是習慣獨來獨往的日子,可惜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我一邊咬著手上的漢堡,這時候走向客廳的沙發坐下來。

  只見雨熙完全閒不下來,除了桌面上的文件之外,時不時又看向平板電腦。

  「先不說我,妳自己吃過早餐了沒有?」

  結果被我這麼一問,雨熙則是停下手邊的動作,臉上不忘掛著苦笑答覆。

  「……忘、忘記了呢,我剛才太著急只顧著幫你買而已。」

  居然連這種事情都會忘記,再說這有什麼好著急的啊。

  眼看著雨熙打算就這樣敷衍了事,我迅速將她的平板電腦搶過來。趁著她還沒有反應之際,再把另外一邊沒咬過的漢堡對折成兩半給她。

  「等到中午我再帶妳去吃飯,至少現在先吃點東西吧?」

  「咦、我、我沒關係啦!這點飢餓我可以忍──」

  「──如果我的助理不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那我也只好請她走人了。」

  直到我的態度轉為強硬,雨熙終於願意收下另外一半的漢堡。

  一大清早的就有些浮躁,她似乎不太會掩飾自己呢。

  「看妳一副手忙腳亂的樣子,面對我的時候用不著那麼緊張。」

  見我說完後,雨熙彷彿才意識到自己的舉止,悄悄地從我身上移開視線。

  「抱歉,我確實有點緊張。畢竟是第一天報到嘛……我想說要做到最好才行。」

  其實我並非這個意思,關於她昨天說過的話,還有最後的答覆也讓我有些疑惑。

  想了想之後,我依然決定把疑問丟出來:

  「我說雨熙啊……關於成為我的助理這件事情,聯盟那邊應該有給妳選擇權吧?」

  大概是沒料到我會這麼問,她明顯遲疑了一會。

  「怎麼又突然提起這個話題呢,昨天不是已經講好了。」

  「嗯,不過對於妳答應的動機,我總覺得妳沒有交代清楚。為何妳會選擇像我這種充滿爭議性的英雄,待在我身邊的話,可是會比其他人還要辛苦哦。」

  雨熙咀嚼完嘴巴裡的食物後,暫時先放下手上的漢堡。

  「我想飛燕在意的是,我昨天說的那些話對吧──」她的嘴角略微上揚:

  「確實如你所說的一樣,聯盟當初有給我額外的選項。而且我本來打算要放棄英雄助理的工作,那時候也有其它合適且薪資更好的選擇。」

  「哦,那又是為何回來當英雄助理呢?」

  雨熙似乎想起了什麼,開口之前便苦笑一番:

  「因為聯盟想要找願意擔任阿猴俠助理的人選,不過大家都聽聞過你的個性,所以幾乎沒有人願意嘗試。直到聯盟開出優渥的薪資條件後,我才又改變心意。」

  她的話從字面上的意思很好懂,卻又讓我覺得不僅只是如此。

  這個當下,我沒有想太多便把話脫口而出:

  「聽起來妳好像非常缺錢呢。」

  「這點我倒是不否認,因為還要負擔我母親住在護理之家的費用。」

  「護理之家……?」

  我本想收回前面的多嘴,不過雨熙早已察覺到我的意思,搶先一步開口:

  「請不用放在心上,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注意到我沒有阻止後,雨熙又接著說:

  「那時候我才十五歲左右,母親她因為糖尿病長期臥病在床,後來又引發神經病變導致雙腳萎縮。原本都是由父親他獨自一人支撐,誰知後來遭遇裁員,他完全變了樣,不只越來越少回家,還瞞著母親在外面有了新歡。」

  「嗯。」

  我輕聲回應完後,繼續任由雨熙說下去。

  「……直到某一天,我父親突然說要開車載我們母女倆去兜風。我還記得那天是冬天的清晨,我以為他終於願意改過自新。於是我坐在後座陪著母親,看著他把車開到漁港,結果一個不注意便加速衝往海裡,至於他則是在落海前一刻開門逃跑。」

  「………………………………」

  不知不覺我手上的漢堡已經變得寡淡無味,果然吃早餐不適合配這種話題呢。

  既然都說到這裡,我這時候也向雨熙點頭表示,讓她盡情的吐露出來。

  「最後我們竟是被某位不知名的英雄給救上岸,遺憾的是母親她錯過搶救時機,不幸變成植物人。可是我依然非常感謝他,在那之後我便想要從事與英雄相關的工作。」

  僅只一瞬間,我擅自將腦海中的身影與她提及的人重疊在一起,隨後又趕緊打住。

  不可能會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吧?不過讓我幻想當作慰藉應該沒關係。

  「所以聯盟那邊開出條件後,妳才又決定繼續做英雄助理。」

  「沒錯,我需要錢是事實,但這個工作確實也是我的夢想。只是我最初得知對象是阿猴俠的時候,必須承認有點退卻,主要是外界對於你的評價相當兩極。」

  居然把話說得這麼直接,實在不知道該說是她的優點還是缺點才好。

  「這句話倒是有那麼一點傷到我……誰叫我這個人非常難搞呢。」

  「真是的,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嘛!反正經過昨天的交談後,我又覺得太早下定論。所以基於好奇心我想要跟在你的身邊,究竟像你這樣的英雄會有什麼作為。」

  老實說我從不希望有人對我抱持期望,不過我也無權去干涉別人的想法。

  「雖然不知道能否順應妳的期待,總之妳不嫌棄那就太好了。」

  「彼此彼此,如果飛燕已經沒有疑問的話,那麼就趕緊吃早餐吧!」

  話一說完,雨熙便又繼續吃著早已冷掉的漢堡。

  我相信她沒有把話全部說透,當然我也是如此。
  

      *


  結束短暫的早餐時光後,我也換上一如往常的衣服做好準備。

  因為雨熙擔任助理的關係,從今天開始我也能夠跟其他英雄比照辦理。透過聯盟的系統接取各式各樣的任務還有委託,這部分至少比起以往還要好些。

  只見雨熙一邊盯著平板電腦,然後向我確認:

  「飛燕,關於你之前護衛寺廟興建的委託告一段落了對吧?」

  「嗯,那些找麻煩的傢伙已經被送進去了,我相信他們也不敢再亂來才對。」

  雨熙提到的案件是我前陣子接到的委託,那塊寺廟用地一直被黑道佔為己有。加上他們雇用能力者搗亂,所以那邊的里長便以個人名義委託我來處理。

  當然滋事的能力者老早被送進管制區域,幾乎每個國家都有設立這種單位。畢竟不是所有的能力者都願意從事英雄一職,因此他們必須被植入晶片受到政府列管。

  不過偶爾也會有漏網之魚,反正早已是見怪不怪的事情。

  「有解決就好……因為剛才吃早餐的時候,我這邊也收到了一件壞消息。」

  雨熙的這番話不禁讓原本看著手機的我又抬起頭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她沒有急著答覆,盯著平板電腦的臉色有些不對勁,糾結了一會才開口:

  「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世界各地就發生多起能力者遇襲身亡的事件。」

  一時之間,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哈啊……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呢?」

  對於我的疑惑,雨熙也不忘接下去說明:

  「確實來得有點突然,因為這是世界英雄總會今早發布的緊急事態。從昨晚深夜位於美國休士頓發生第一起之後,緊接著輪到歐洲、亞洲各國都有類似的事件。」

  「給我等一下,妳說只有能力者遭遇攻擊,所以一般的老百姓都平安無事嗎?」

  雨熙瞇起雙眼,這時候將平板電腦拿得更貼近臉,好讓自己看得更仔細:

  「嗯……從傷亡的狀況來看,明顯是鎖定能力者還有隸屬於聯盟的英雄們。雖然也有一般人遭受波及,但好像不在目標之內。目前本國也發生四起,全部都集中於清晨的時段。分別是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還有屏東市,同樣都是能力者遭殃。」

  聽見雨熙的答案後,我的思緒又變得更加混亂。

  其實所謂的襲擊事件已經是常態,大多都是由能力者反抗軍引起。

  然而能力者反抗軍的目標通常是針對英雄組織,主要目的是為了向政府抗議。所以他們也會招攬其他能力者加入,這種幾乎無差別的襲擊不像是他們的作風。

  我並沒有急於說出結論,而是率先詢問雨熙的看法:

  「原來如此,雨熙妳怎麼看這次的事件呢?」

  只見她隨即陷入了思考,沒多久便回道:

  「這個嘛,至少可以確定不是反抗軍所為,他們的目標只有為政府做事的英雄。那些非英雄的能力者與他們的理念又不衝突,根本沒有合理的動機啊。」

  果然雨熙也是這麼想,看來暫時不用朝那方面去猜測了。

  「我的看法也跟妳一樣,既然並非反抗軍所為,到底又是哪些人非得這麼做。」

  「是啊……糟糕!我忘記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雨熙連忙看著平板電腦補充:

  「關於那些遇襲身亡的能力者都有一個共通點──全部都被奪走星核。」

  我呆愣了數秒後,緊接著眉頭全部皺在一塊。

  所謂的星核便是存在於能力者體內的力量泉源,根據目前的學者研究指出,推斷那是由五十年前地球之星蓋婭出現後,引發能力的關鍵因素之一。

  話是這麼說,就算星核離開肉體仍然可以持續運作,卻又無法讓一般人擁有異能。

  曾經就有人試圖移植星核給一般人,可惜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實在是令人不解的犯案動機,奪取星核又無法獲得能力,到底有什麼目的啊。」

  就在我一邊碎念的同時,雨熙也在旁邊點頭表示:

  「這就是問題所在……怎麼樣呢?因為本國也有遇害者,目前灣國聯盟已經同意讓英雄協助調查。如果飛燕想要搶頭香的話,我這就立刻向上申請哦!」

  難道是我的錯覺嗎?為何雨熙一副篤定我會答應的樣子,不過我確實正有此意。

  畢竟就連台灣這裡也發生四起案件了,遲早都需要有人出面才行。

  「這樣也好,不如就由我們來調查吧。」

  聽到我親口答覆後,雨熙這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話又說回來,屏東的事發地點在哪裡呢?」我問道。

  「我看一下哦……有了!位於車城鄉的管制區域。」

  管制區域嗎?那裡確實集中許多被政府列管的能力者,這倒是不奇怪。

  我這時候拿起車鑰匙,緊接著從沙發起身:

  「──開始幹活吧!」


      *
  

  駛離屏東市區之後,我們沿著台二十六線屏鵝公路朝向車城鄉前進。除了有依山傍海的美景之外,偶爾還能在路邊看見當地特產,像是洋蔥、菱角還有烤小鳥之類的。

  然而眼前這個狀況越想越不對勁,我最後還是打破了沉默:

  「雨熙。」

  「啊、嗯……怎麼了嗎?」

  只見雨熙坐在副駕駛座,她一邊扭動著身體答覆,而我也繼續追問。

  「妳是助理沒錯吧?」

  「是、是的!」

  「既然身為助理的話,開車這種事情不是基本技能嗎?」

  「確實是這樣沒錯啦……只不過我──」

  她的臉上泛起紅暈,不甘心地把話打住,我趕緊接在後面替她說完:

  「──沒有駕照對吧?給我找時間考駕照聽到沒有!」

  「好嘛,你用不著那麼大聲啦!」雨熙鼓起腮幫子,故意打開車窗,好讓外面的風聲蓋過車內的聲音。「反正駕訓班的教練說我是移動式神主牌,不怕死就給我載吧?」

  這下子我搞懂了,原來她並不是沒去考駕照,而是被認證過的馬路三寶。

  「唉,剛才的話就當作我沒說好了。」

  非假日的時段幾乎是暢行無阻,眼見路上的車輛寥寥無幾,我也不忘加足馬力。

  經過十分鐘左右,我們便來到位於屏東車城鄉的能力者管制區域。

  坐落於郊區附近的位置,管制區域四周都被白色的高牆阻隔起來。至於裡面則是提供他們食衣住行育樂方面的生活圈,唯一的差別就是需要被列管。

  眼看著我們逐漸駛近入口處,全副武裝的警衛也湊了過來。

  我搖下車窗出示證件的同時,接著向他說明:

  「我是阿猴俠,負責處理這次的遇襲事件,可以幫我聯絡柯伯嗎?」

  理所當然的他沒有遲疑,畢竟我還沒有淪落到連自己家鄉的人都認不出來。

  「哦,原來是您啊……我馬上告知他,請您先去接待室等候吧!」

  確認閘門開啟後,我這才踩下油門前進。

  就在前往接待室的途中,雨熙的視線也停留在窗外,不斷探頭張望。

  「對了,妳好像是第一次進來這種地方沒錯吧?」

  雨熙點了點頭,好奇心全都掛在臉上。

  「這裡跟外面意外沒什麼差別耶,像是住家、餐廳跟娛樂場所什麼都有呢。」

  「其實設立管制區域只是防範那些能力者滋事罷了,妳也用不著想太多。」

  「嗯、嗯……不過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果然遇襲事件的影響很大。」

  就如同雨熙所說的,放眼望去彷彿像空城似的,應該是被下達禁止外出的命令。

  過了一會,我們接著來到眼前這棟七層樓的辦公大樓。

  結果人都還沒有下車,只見一位撐著木製手杖的老人早已站在那裡等候我們。

  除了好認的手杖之外,穿著也很隨興,他正是南部管制區域的負責人──柯伯。

  「柯伯……好久不見了呢。」

  率先向我還有雨熙點頭致意後,柯伯也表示:

  「哎呀,我正愁著有誰能夠處理,既然你願意接手這次的案件那就太好了。」

  「唉,這種客套話就別說了──」我一邊搔著頭,絲毫不打算遮掩怒意:

  「這裡也算是我的管轄範圍之內,發生那種事情簡直是奇恥大辱。」

  「總之兩位先跟我來接待室吧,有話慢慢說沒關係。」

  與此同時,正當我們往上面的樓層移動時,雨熙也緊貼在我的身後輕聲問道:

  「……飛燕,這位管理員老先生也是能力者嗎?」

  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單從外表來判斷確實讓人難以信服。這位身材單薄的老人真的有能耐管理這群能力者嗎?就算是能力者光靠他自己有辦法嗎?

  強忍住笑意之後,我也輕聲向雨熙答覆:

  「是啊,還有別看柯伯這樣,以他的身手要對付這些能力者算是綽綽有餘。再說南部的管制區域都是低階能力者,如果是中部跟北部那又不一樣了。」

  「經你這麼一說,那些犯罪鬧事的好像都集中在中北部。」雨熙這才回想起來:

  「為了徹底壓制能力者,我記得都是直接交由英雄來負責管理對吧?」

  「嗯,中部地區是由灣國七雄的扛壩子管理,至於北部地區則是交給雷霆騎士,反倒是我們這裡相當和平,跟他們相比起來也算是好事呢。」

  話雖如此,發生遇襲事件好像也沒有資格這麼說就是了。

  眼看著來到接待室後,我跟雨熙也暫時打住話題,接著走向沙發坐下來。

  「柯伯,稍微跟我們簡述一下事情經過吧?」

  照慣例率先準備好茶水還有點心,柯伯長嘆了一口氣才表示:

  「大約在清晨那時候發生的吧?遇襲案件的地點位於牆內第五區的巷弄。死者是十八歲的葉姓少年,昨晚申請外出後返回牆內時才遇害。因為那裡的位置正好是住宅區,只要入夜後幾乎沒什麼人潮,等到我們趕到後,犯人都不知道逃去哪裡了。目前灣國聯盟那邊也沒什麼頭緒,搞得我很頭痛啊!」

  居然不是挑在外出時下手,反而選在管制區域裡面,對方大概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犯後逃離,所以對他而言在哪裡下手都不是問題。

  「柯伯,關於這名少年的能力是......?」

  「隱形,我們透過監視器影像發現他途中有使用能力,不過似乎對那名犯人毫無效果。」

  這種單純的能力雖然方便,但先不談對方有反制的能力,以現今科技也有辦法在一定程度上識破。

  倒不如說這種能力根本不適合運用在正面實戰,何況還是已經被對方發現的前提之下。

  「那麼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發現嗎?」

  見我問完後,柯伯從旁邊的公事包拿出牛皮紙袋。

  「我的手上有監視器拍到的畫面以及死者的傷口照片,不過線索仍然太少了。」

  為了方便讓雨熙也看得清楚,我將全部的照片攤開在桌面上。

  首先是死者身上的傷口,從照片上面來看的話,最明顯的地方莫過於胸口處。

  關於能力者的星核生長位置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位於正中間的胸口。

  「嘖……真的跟新聞上講得一模一樣,死者體內的星核都被挖走了。」

  說到這件事情,柯伯似乎也感到不解與無奈,得出與我們相同的結論:

  「就是說啊!星核一旦離開主人就等於毫無作用,完全不知道用意何在。」

  撇除這點先不談,其實我對於死者身上別處的傷口也感到好奇。除了明顯的彈孔之外,還有利刃武器造成的傷口,當然不光是只有這樣。

  「有沒有搞錯,這名死者身上的傷口也太多了,其中幾處的傷口很像是──」

  「──咬痕或者是爪痕嗎?」

  雨熙接在我的話後面補充,而我也隨即向她點頭表示。

  「沒錯,這些傷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所為啊。」

  面對我的疑問,柯伯也只能聳了聳肩地抱怨:

  「這就是困難之處,你們快看監視器的畫面,根本只有一團黑,但又不像是人影。起初我們猜測是動物變化系的能力者,不過比起咬痕跟爪痕,彈孔還有利器的傷口更加嚴重。難不成是犯人的手上還拿著槍之類的嗎?」

  趁著柯伯解釋的時候,我跟雨熙也把注意力轉移到監視器的畫面。

  原來如此,並不是拍不到,而是對方的速度快到難以捕捉。

  話是這麼說,依然有幾張可以看出一點端倪。從動作還有身體結構來看明顯是動物,不過無法判斷完整的樣貌,體型的部分就與一般的狼犬差不多。

  「嗯……這確實不像是人類的模樣,看上去有點像是犬科動物。」

  「咦,飛燕你快來看我手上的這張照片!」

  我都還沒有得出結論,雨熙便把她手上的照片遞過來。

  這個當下,我總算明白她為何會有如此反應,這幾乎是唯一接近清晰的照片。

  「這個角度正好被路燈照射到……牠、牠的身體表面竟然是金屬!?」

  聽見我脫口而出的話後,就連坐在對面的柯伯也探頭過來。

        「哎呀,仔細看好像真有那種感覺!」

  「倘若真是如此,這就是一隻機械狗又或是機械狼了。」雨熙一邊補充的同時,她的手也指向照片裡那隻犬科動物的背部。「而且牠好像還揹著類似武器的裝備。」

  我的視線隨著雨熙手指的位置移過去,仔細一瞧確實很像是砲管之類的武器。

  這樣似乎就不能往動物系變化的能力者去思考,而是操控系或者是自主變身系。

  例如灣國聯盟就有這麼一位英雄──雷霆騎士。他那輛重機又名為星海狂豹。就算脫離主人的控制,坐騎本身也擁有自主意識能夠單獨行動。

  不管如何,從對方的行動來看,他明顯是一位相當有自信的人,看似小心翼翼實則相當招搖。

  這副從容真是令人火大,究竟做這種事情有什麼意義,也只能抓回來親自審問了。

  「飛燕,你想到什麼了嗎?」

  「嗯,我覺得──」

  ──────轟──────!

  就在這時,來自不遠處的轟天巨響打斷了我們。

  儘管還無法立即確認狀況,我仍然對於這不尋常的事情萌生一股預感。

  「從那道爆炸聲的方向來看,似乎距離這裡相當近呢,該不會就是……」

  我趕緊拉住本想起身一起過去的雨熙:

  「雨熙,妳留在這裡就好,我很快回來──」我一邊捲著袖子,朝向門外走去:

  「不過就是收拾一隻侵門踏戶的野狗罷了!」




Next chapter:04-機動戰狼

創作回應

九方思想貓
疼愛助理給好評
低馬尾也是馬尾,馬尾是好文明 (#
2021-10-17 14:29:06
勳一
助理就是要拿來好好疼愛~
馬尾萬歲,低馬尾超讚0w0b
2021-10-17 17:04:07
該隱
沒錯,我們南部鄉下都是些低階能力者——嗯,我聞到戰南北的味道了XDDD
雨熙:不,老闆,我只是不想吃你吃剩的漢堡而已,很噁(X
2021-10-17 14:58:46
勳一
於是南北異能大戰就此爆發(X)
飛燕表示:原、原來是我被嫌棄了嗎QAQ
2021-10-17 17:05:35
翔君
奪取星核,老套一點就是能力者吃了星核可以增強力量之類的,可要是有這種設定應該早就被研究出來了(?
又或者是異能力作品中最棘手的掠奪系能力出現了?

然後雨熙真的越來越婆了,是我的菜

有點期待柯伯展露身手的樣子,會不會從手杖裡抽出劍之類的XDD
2021-10-17 15:56:27
勳一
奪取星核的目的後面就會揭曉了(笑
.
女主有合大家胃口那就太好了,雨熙的個性我也很喜歡,然後之後應該會委託立繪吧~
.
柯伯嘛,其實他的戲份目前不會太多,第一卷主要還是聚焦在主角群(後面幾章會陸續登場)
2021-10-17 17:12:40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0-17 18:47:12
勳一
感謝煌羽~
2021-10-17 19:11:04
悠閒紅茶(冷卻中)
我猜中部地區的能力者之所以會需要嚴加管制,肯定是因為那裡是槍炮橫行的無法無天地帶吧?
2021-10-30 00:32:24
勳一
沒錯,那些造反的人已經變成海景第一排了XDDD
2021-10-30 08:59: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