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23)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10-16 22:22:27 | 巴幣 2 | 人氣 25


6-23:第三道記憶(四)



「雪妹,汝就在這替佳把風何如?當然,雪妹要先幫我上個硬肌的詛咒。」

「皇姐獨身前往?不可,妾身會更加不安。」

「嗯~那好吧,讓佳走第一個,雪妹牽好佳的手,背後,就交給雪妹嘍。」妮茉蹲下來,視線和紗雪平行相視,麥色的掌心拍拍她的小腦袋。

「別再當妾身是小孩了!」紗雪慌忙高舉雙手,緊緊抓住妮茉的掌心。

老舊的木樓梯在完全踏上去的瞬間發出哀號,正好和地下室深處傳來女性悲鳴重疊,讓紗雪不禁放慢了步伐,只可惜妮茉則相反,更是加快了腳步,所以看起來像是紗雪被拖行似的,見狀,我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下去幫她們探路。

狗的視力在黑暗之中也能看得清楚,有點像夜視鏡那樣。

一條狹長的走廊,盡頭連接上去的樓梯,大概是通往主樓吧,地下房間則是有兩個,左牆的石門靠近我們這邊,右牆的房間則是要往更裡面走。

我嗅了嗅,左邊的這間……腐臭味,灰塵和垃圾的味道,從地板上的血滴看來,應該在更裡面的一間。

「在這裡面嗎?」追上來的妮茉將發光的指尖照了過來,我對她搖搖頭,視線看向右前方的門。

「小狗兒,為了怕被包圍,汝去看看裡面有沒有人。」

「嗷!」紗雪緩慢無聲的轉開門把,讓我能夠進入,和我鼻子嗅到的一樣,裡面就是一些舊書和壞掉的……拷問道具,很難想像皮鞭能夠像這樣斷成好幾節。

「喔,看樣子沒事呢。」紗雪搔搔剛出來的我,沉浸在舒適圈中的我甩甩身體,於心不忍的擺脫,轉身跑向下一道門。

這裡就很明顯能聽到女人的哭聲,不只一個,還有其他女人說話的聲音。

「拜託妳別哭了,新來的都比妳冷靜。」

「妳懂什麼啊!那傢伙說過,要是有新來的,就要把我給汰換掉……嗚,要是是更噁心的傢伙怎麼辦,嗚嗚嗚……」

「能大聲討論這種事,看樣子那傢伙不在。」紗雪把我心中的答案說了出來,然後抱起我的肚子。

妮茉單手握住手把,和紗雪確認眼神之後,輕輕地推開。

「咿!」門內,被栓在牆邊的女孩們失聲驚呼,不過,看到一對美女組合,奴隸們疑惑的歪了一下頭,只有暗精靈的女孩,眼神像是看到救星一樣的閃亮。

「難道說,是、是來救我們的嗎?」全身上下都皮開肉綻的人類女孩十分害怕的發抖著。

「正確來說,妾身並非為汝等而來,妾身或許能幫助汝等逃走,但無法盡保護之責。」

「怎麼這樣……我們已經沒有人能依賴了,警備隊全部都是壞蛋!是畜生啊!拜託……救我!」骨瘦如材的女人,即使四肢被拘束,仍然使勁地爬了過來,可是單手被拴住的她,一分前進也沒有。

「小姐,請省省力氣,吾等光救一人便自身難保,更何況是──」妮茉堅定的說著,卻沒有任何用處。

「那救我!拜託妳!」「救救我啊!再這樣下去我會死掉!」

「拜託、請冷靜一點!妾身真的沒辦法保護妳們所有人!」

紗雪緊張到額頭冒出冷汗,舉起手,想要示意她們別冷靜,但仍然一點用都沒有,呼救的兩位奴隸們激動行徑甚至刮斷了指甲,鮮紅的血在地上留下五指的爪痕。

暗精靈奴隸瞥了一眼旁邊苦苦哀求的人類,悲傷的垂下了眼角。

「碼頭、對了!保護我們到碼頭就好了!拜託、拜託妳們了!」

「那恐怕很困難,佳不可能會帶著這麼多的奴隸上街。」

「只要幫我們叫馬車……再弄幾張船票就可以了啊!拜託,總、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見死不救?汝等愛把自己的同類當成奴隸,就算救了又何訪!但是,別把汝等的扭曲興趣扯到吾等身上!」

妮茉第一次嚴正拒絕了人類,但起到的作用就是讓人類們更加悲哀的哭喊。

紗雪沉痛的閉上眼睛,或許是想到了侍女們被提爾凌虐的樣子,以及母皇說過的話,於是,她緩緩的開口:

「皇姐,她說的很對,吾等不能放任弱者被欺凌,這樣就和人類了無差別。」

「雪妹,難道真有方法?」

「威脅賽門先生,說不定可行。」

「雪妹,即使佳很愚鈍,也察覺得了,本來的計畫中,即使握有把柄,但要脅迫他幫忙,恐怕會有一場惡戰,何況又多兩個拖油瓶?」

「假如真能讓他放棄奴役暗精靈,也不差幫助兩位殘破不堪之人。」

「佳想問的是,這樣幫助敵人,真有意義嗎?」妮茉並非出於惡意,只要是精靈,或多或少,都曾因為人類的惡意失去珍愛之物,這樣的人類,即使幫助了哭喊的他們,又有哪位同胞能夠真的受益呢?

「不知道,然,倘若她們因妾身放任而逝去,妾身……」

肯定,會因為他們悽慘的樣貌,而難以入眠吧。紗雪的表情如此訴說著。

「哈哈哈,假如母皇聽到,絕對會說雪妹太過天真,可惜佳不是她呀,就照雪妹說的做吧,佳也會幫忙。」

「多謝皇姐。」她們看著彼此的眼神,宛若相識甚久的姊妹一般親暱。


……


「小雪小姐,按照約定,我來了。」賽門先生從巷子慢慢的走進來,表情看上去一點緊張感也沒有,或許是認為紗雪對他毫無一絲威脅。

而紗雪則是將陽傘的木柄靠在肩上,心不在焉的抬頭,看著烈陽劃破的一線之天,冷冷地開口。

「炸藥。」

「是、是的?」

「從頂樓的縫隙之間扔下炸藥的話,妾身就得在此成仙。」紗雪將位於口袋的手帕拿甩出來,掩住自己的小嘴。

「怎麼會呢,按照約定,我是一個人來喔,關於妳身後的地下室,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那麼,躲在轉角處的壯漢呢?地下室連接過去的主樓出口呢?」

「……哈,真是厲害的偵查能力,妳在被抓來之前是侯斥嗎?」

「只是猜測。」

「那麼,就是厲害的軍師嗎,總之呢,我不知道妳哪來的自信繼續待在小巷裡,但妳已經被包圍了,當然,妳的主人也是一樣。」

「呼嗯,汝打算擄走妾身嗎?」紗雪將手帕點過臉頰,似乎在擦汗,甩了一下,披在手背上。

「只要我想,就能辦到,說實話,我真的很佩服妳的勇氣,不過都結束了,如果還想保有尊嚴,那請妳束手就擒吧,小雪小姐。」

「假如妾身抵抗,讓街道上的人群聽見了,會怎麼樣?」

「不會怎麼樣啊,反正他們也不敢救妳。」賽門先生爽朗的笑開口,潔白的牙齒甚至閃耀著白光。

「市民確實如此,可魯道斯的眼線又如何?」

「……什麼?阿阮他果然全部都招了!」賽門先生的眼角抽了一下,果然,鼻環男為了自保,把所有的事都推給了被皇姐電暈的男人。

「是,多虧了他,妾身得以知曉那傢伙有多神通廣大,連這裡都有他的交易對象。」

「啊!妳早就知道魯道斯的事?難不成,妳也是他經手的奴隸?」

「不錯,妾身便是因為他,才來到主人身邊。」

「那傢伙,居然把品質這麼好的奴隸給了一個女人!」

「首先,那是好幾年前的事,第二,品質粗劣不只透過金錢來區分。」

「那傢伙,覺得我不夠具影響力嗎!哼,不管怎麼樣,只要妳跟妳的主人消失,我轉賣奴隸的事就不會被發現了。」

「呼呼呼。」

「有什麼好笑的啊!」

「失禮,汝真以為妾會坐以待斃?汝往後瞧。」

「嗯?我的手下?你幹嘛跑出來,我還沒叫你啊!」

「老闆,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分的好處實在是太少了。」

「突然之間說什麼呢?咦咦!你幹嘛架住我!喂!」

「我也是有女兒的,真的不忍心看你糟蹋女孩啊。」

「你在說啥啊!你這傢伙不是連七年聯誼都失敗嗎,怎麼可能有女兒啊!」

「就算是老闆你,也不許這麼說,上次不是給老闆看過了嗎?畫冊裡的那個。」

「那不是春宮圖裡角色嗎!喂喂,腦袋不正常了嗎!還是說……小雪小姐妳做了什麼!」

「其實啊,妾身生來就受到詛咒。」

「詛咒?什麼樣的詛咒?」紗雪瞥了一眼賽門身後、從後巷探頭出來的妮茉,她比了一個大大的「OK

要說到十幾分鐘前──

『問題不在催眠術有沒有成功呀……那種台詞,誰說得出口啊』紗雪用雙手遮住自己羞紅的臉頰,扭扭捏捏的大吼著。

『相信佳吧!因為雪妹很可愛才能這麼做喔,是特權!』

妮茉的話言猶在耳,紗雪嚥下口水,緊張的盯著賽門。

「小雪小姐究竟是什麼樣的詛咒,才控制得了我們的組員!」

「戀、戀愛。」

「啥?」

「只要是男人,絕對都會愛上妾身……會為妾身做牛做馬。」說完,她把手帕捏在食中指,刻意往前甩過、之後再收起來。

「啊啊!我能理解,真想將小雪小姐娶作妻子,並非作為一個奴隸!」

「正因如此,我才能選擇自己的主人。」

「連魯道斯都控制不了自己嗎……但為什麼,他不將妳占為己有呢?」

「自然是因為詛咒,只有妾身真心喜歡的人,才能碰觸到妾身而無事。」紗雪瞄了一眼躲藏著的妮茉,交換眼神。

「我受不了了,我要擁有妳!」後巷衝出了一個精實的男人,想要一把抱住紗雪,在碰到瞬間。

「嗚嚕嚕嚕嚕嚕嚕!」就被電得口吐白沫。

「……咦?原來是這樣啊,小雪小姐的身世,居然如此坎坷。」

「嗯!(比了一個大大的讚)」

「真是的,皇姐!」

「嗷嗷!(對被害者如此有利的詛咒還是第一次聽見。)」

要不是賽門先生被紗雪的詛咒迷得誰魂顛倒,大概也會察覺小漏洞吧。

我說的當然不是什麼戀愛詛咒,而是透過揮動被汗浸濕的手帕,讓氣味浸入他人腦中,達到催眠詛咒的條件,雖然說被用力打一拳就會醒來,但反過來說,只要全部人都中了詛咒,就沒有被解除的可能性,單純而暴力。

後巷的男人們由妮茉下手,至於賽門先生則是紗雪。

「賽門先生,妾身就直說了,主人想要買下您今日進貨的那位奴隸,而妾身不喜歡見人哭泣,所以懇請您,放過地下室的三位奴隸,妾身和主人會保守您的秘密,也算是方才解明事件的獎勵,可以嗎?」

「這個……就算妳們能保證,但要是逃走的奴隸又被魯道斯抓走……」

「請您放心,妾身和主人願聽從您的計畫行事,而且,要是您肯認可此事,妾身願停留於府上數日。」

「真、真的嗎?!我知道了!總、總之,先到我的府邸在詳談吧!喂,你想架住我到什麼時候!快去備車!」

「幹得漂亮,雪妹!」妮茉直接繞過賽門先生,衝過來抱住了紗雪。

「皇姐!別這樣,好熱。」

「哈哈哈,果然雪妹的魅力無人能夠抗拒,真佩服佳的眼光。」

「嗚、嗚嗚嗚……別再說了!」

將紗雪害羞的樣子映入眼底,我在想,是時候該結束故事,回去了吧?但直到坐上馬車,在賽門先生的宅邸吃了高級牛肉後,仍然不見故事的尾端。

依目前的狀況來看,紗雪讓自己和妮茉公主回到了杜法露特之後,又是何時被困於斯爾特拉院內?

還是說,這件事並沒有結束?

「這隻狗,跟外表不同,很能吃呀。」

「那當然,妾身的騎士可比汝等要勤奮許多,多吃一點才好。」正當我嚥下最後一口牛肉,紗雪邊說,邊從樓梯上漫步下來。

不只如此,身旁的妮茉公主帶著三名奴隸一同下來。

「來,小狗兒。」「嗷!」我跳進紗雪敞開的雙臂之中,懶散的打了個哈欠。

「雪妹,自己小心。」

「妾身不會有事的,倒是皇姐,即使到了瑪頭,也別掉以輕心。」

「嗷?」

「啊,忘了跟汝說明,雖然妾身要留在這裡,可皇姐得陪著奴隸們一起去。」

「喔,在跟小狗兒報備嗎?行行行,剛才討論的結果,就是奴隸得有人帶才行,賽門先生的一舉一動,在澤恩城太引人注目了,所以就由佳來負責。」

「嗷嗷!(要分開嗎?總覺得有點不安,照聽來的說法,妮茉公主的死因是崩落意外……)」

「妾身知道汝的擔心,可即便妾身跟上,只是更受人矚目而已。」

「畢竟佳的雪妹是萬人迷呀~」

「皇姐!不許再提這件事!」

送妮茉出大門,稍等了數分鐘,馬車立刻就駛進莊園裡。

「老爺子,這位可是我門的貴賓,受不了晃的,別駕太快啊!」賽門先生的手下立刻衝上去,確認了駕車人的身分,順口搭話。

「沒問題,相信俺的技術唄。」

「妮茉閣下,他是我們的車伕之中最資深的,請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喔,非常感謝,那雪妹,佳之後再回來接汝。」

「皇姐,無須再回來,妾身有方法自己脫身,所以,請您直接帶著她回杜法露特。」

「咦?可是……」

「相信聰慧的雪妹吧,何況,您滯留在此越久,恐怕越趨危險,妾身還有賽門先生護著,不要緊的。」

「可這樣一來,佳和雪妹不就要在此分別?」

「啊,確實如此。」

妮茉垂下黑長俏的上睫毛,難過的抿起嘴,伸出手來掐住紗雪的臉頰。

「皇姐?」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佳卻彷彿覺得……汝像是佳真正的妹妹,很奇怪吧,這樣亂認妹妹的女人。」

「不,妾身也有同樣的想法,從來沒有誰牽起手來,搶在前方護著妾身,那便足夠了,皇姐,不,妮茉公主,沒必要冒風險再回來。」

「那好吧,雪妹、再見面之時,一起開個茶會吧?」

「當然,在不遠的未來,妾身一定會成為您真正的妹妹,安心吧。」

「哈哈哈,說得好像佳在誘拐似的……」妮茉拉起了紗雪的雙手,燦爛而美麗的笑著。

「差、差不多該出發了呦,皇姐。」紗雪呆愣愣的盯著妮茉閃亮的眼眸,不一會,注意到奴隸們的視線,紗雪害羞的甩開手。

「說的也是,再會,雪妹。」

紗雪對登上馬車的她揮揮手,似乎沒察覺自己的表情有些落寞。

「那個。」

陌生的女聲從側邊叫住了紗雪,和兩名趕著上車的人類奴隸不同,暗精靈奴隸對著紗雪深深的鞠躬。

「妳們、幫助、感謝。」

「沒必要感謝,幫助同族是理所當然。」

「同族?」

「是呀,杜法露特,汝不是三天前出來狩獵,爾後被人類給帶走?」

「?」

「……除了那三位之外,還有更多的同族受害?」

「雪妹~快讓那孩子上車呀!」

「啊,好!稍等,妾身還有點事想和車伕說。」

「俺嗎?大小姐?」

「是的,等等請別行駛有橋墩和山壁之處。」

「咦?但那要繞段遠路呀?」

「無訪,安全至上。」

目送馬車離開,紗雪仍然不安的皺起眉頭,低頭對我私語道:「皇姐她應該早就察覺此奴隸,並非正在追尋之人,那麼皇姐會乖乖回到杜法露特,放掉好不容易得來的線索?」

「嗷嗷!(假如真的要救方才那名奴隸,那也只能放棄追查。)」

「嗯……戀人呢?皇姐說不定會安排戀人帶奴隸回去,然後自己去營救……不,對方也不是笨蛋,不可能會准,或許可以安心嗎?無論如何,只要使用魔典回到現世,就一切明瞭。」

「小雪小姐,差不多該進屋裡了,我們已經準備好下午茶的甜點。」

「嘛……晚點再用魔典也不遲。」聽到甜點,紗雪眼神整個發亮。

本來以為紗雪是個沉著冷靜又節制的人,不過,這印象是建立在還未與她一同享用下午茶之前。

「一整盤的起司蛋糕都吃完了!果然,就算是精靈也喜歡甜點呀。」

「還可以,只是妾身剛好有些空腹。」紗雪啜了一口茶,用夜禪絲的灰紫色手帕點乾唇間的水珠。

「多麼有氣質!啊啊,為什麼不能和精靈結婚呢!小雪大人!」

「『大人』的稱呼實在擔當不起呀。」

「賽門先生!有件事必須請您處理。」敲門進來的手下在他耳邊語道,賽門便點點頭,站了起來。

「小雪大人,我稍後就回來,桌上的甜點請自取呀!」

優雅點頭的紗雪假裝啜了口茶,等到賽門先生出去後才放下杯子,抓了一把馬卡龍來吃。

可十分鐘過去,連茶壺的餘茶都變得溫涼,賽門先生卻沒有回來,好不容易迎來開門聲,紗雪大概是想打聲招呼,便開口致意。

但定神一看,那個人卻穿著長斗篷,甚至帶了一個般若面具。

「……你不是賽門先生的下屬吧?」

「當然不,我是特意來看看,到底是怎樣的奴隸,讓他乖乖順順的。」

「……」

「妳似乎很緊張,看來並不是我想像中的強敵,只不過是用詛咒在欺騙人類啊,暗精靈。」

「你知道吾等的事?」

「不只是你們,全天下可以買賣的生物,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從懷裡掏出射靶用的飛鏢,冷冷的說。

「賽門先生呢?」

「我正在好好的管教他,得讓他知道作為一隻狗,可不能亂認主。」

「妮茉和那三位奴隸呢!你、你不會……」

「當然不,妳那位漂亮的女主人,絕對可以賣個好價錢呢,雖然他自稱是貴族的千金,可我看,是妳的同族吧。」

「……!」

「看妳的表情,果然沒錯,呵呵,她是位很堅強的女性呢,就算知道是被身後護著的奴隸背叛,也絲毫不為所動,該說是天真還是愚昧呢,我最喜歡看這種女人崩潰絕望了,呵呵呵。」

「那兩個人類奴隸……背叛了?什麼時候!」

「喔,從這裡開始解釋嗎?一開始,賽門帶著人進窄巷巷的時候,我們就覺得有點奇怪了,派幾名手下去充當馬車伕,因為你們需要額外的車輛,所以,那兩名人類奴隸就搭上了我手下開的那一台,也是多虧了妳們兩個只把專注放在同族身上。」

那傢伙邊說,邊將手中的標射了過來,紗雪往反方向跳開,雖然反應有點慢,但還是運氣極好的躲開了標。
「真可惜,要是妳們任那兩個蠢奴隸自生自滅,或許就不會變成這樣。」

男人無情的步伐靠近,看似輕鬆愜意拿起手中的飛鏢,往紗雪纖瘦的小腿扔去。

「呀!」

「這是麻醉針,一點點小痛就哀哀叫,之後可有得妳受嘍。」

「嗷!嗷嗷!」

「魔典,給妾身現行!」

「要施展詛咒了嗎?好啊,讓我看看妳的能耐呀,小姐!」

「只可惜,再見面之時,會不知自己敗在何處!」紗雪的指尖在看不見的書頁上一點,眨眼之後的世界立刻改變,豪華的洋房,滿桌的甜點,以及充滿輕藐的男人,全都消失不見。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