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耽美]血族教典4:籤

海貍 | 2021-10-16 21:16:12 | 巴幣 18 | 人氣 99

連載中[耽美小說]血族教典
資料夾簡介
身為糧食的米芙利人泰勒被送往血族領地,和三位血族發生命運的交會......

霎時間,泰勒腦中閃過一百種藉口,但他發現全都很糟,思考了兩秒後決定……轉身逃走。

「你……!」蘭諾怔了怔,原先打算追上去,卻在空中嗅到一股鐵鏽味。

有些腐朽,又有些誘人。

他皺了皺鼻子,望著泰勒驚慌失措離去的方向,神情若有所思。


泰勒頭一次如此緊張。

他奔回房間,全然沒注意到蘭諾根本沒追上來,只手忙腳亂地將染血的衣物藏在床下。

他有些懊悔,早知道自己當時應該說些什麼。這下蘭諾肯定起疑了。

泰勒感覺口很乾,灌了三杯水也不見起色。

他在房中踱步,試圖安撫狂跳的心臟,它卻不理會他的指揮。

直到泰勒自認為稍稍平靜些後,他和衣躺在床上。

睡不著──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泰勒沒想到的是,接下來的一整天,蘭諾竟然都沒找他麻煩。

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太忙碌,沒空理會他這種小人物。無論如何,對於泰勒來說都是好事。

他趁著下午空閒時間把衣物給扔了,這回很順利,沒有任何人起疑。

除此之外,這天晚間尚有一件大事──

抽籤。

所有適齡的、通過初級核試的男性米芙利人都被傳喚至中庭,一名管事向他們宣布,他們必須由抽籤來公平地決定,該由誰擔任真血祭中的努爾伊什一角。

宅邸中的男性米芙利人大約有五十位,每人無一例外都是纖細白皙的樣貌,讓泰勒顯得格格不入。

有些在他受訓時便見過了,有些則無。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氣氛有些說不上的緊張。

不過是抽籤而已,何必如此?

泰勒想起受訓時表演話劇的經驗。當時眾人經常為了由誰扮演主角而爭論不休,卻也不似此次這麼凝重。

趁著管事交代事務的時刻,泰勒抬頭在人群間張望,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嗨,亞瑟。」泰勒向對方打招呼。他已經有段時間沒見過他,以為他被送去別處了。

亞瑟與泰勒同鄉,是名身段修長的男孩,皮膚很是柔軟細緻,大家都說他的圓眼就像貓一樣,略帶狡黠,又十分晶瑩明亮。

和泰勒不同,亞瑟的父母從小便竭力將他培養為獻血者,從來不讓他幹活,而是花大錢請人教導他彈奏樂器與繪畫。十五歲那年,亞瑟如願被揀選成為獻血者,他的父母也獲得一大筆撫恤金。

此刻亞瑟的臉色有些蒼白,他勉勉強強回應了泰勒的問候,「嗨,你也來了?」

泰勒點點頭,走近亞瑟,「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不好不壞。」亞瑟道:「我以為你被送到其他貴族家了。」

泰勒笑了起來,「巧的很,我也是這麼想你的。」

「我嗎?我這個月才被送到達拉斯,先前我在諾辛氏族那。」亞瑟道。

泰勒疑惑地皺眉,「怎麼回事?」他可沒聽過獻血者被易主的。

亞瑟小聲道:「厭煩了吧。」他撇頭,「我也不知道。」

泰勒沒想那麼多,只覺能在異地見到熟人是好事,便熱絡道:「說起來,這次抽籤你想抽到努爾伊什嗎?」

「什麼?當然不……我是說,這『殊榮』還是讓給其他人吧。」亞瑟沒精神地揚了揚嘴角,「抽中可是種折磨。」他的臉色又更蒼白了些。

「什麼意思,不就是扮演努爾伊什而已嗎?」泰勒問道。

亞瑟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確認他臉上的疑惑沒有半點作假,才低聲道:「上神在上,你什麼都不知道,對吧?」

亞瑟招了招手,泰勒便湊上去。

「我對諾辛氏族『獻身』了,」亞瑟很輕很輕地道:「那簡直是噩夢,我永遠不想再經歷第二次。諾辛的血族……偏好強迫的行為,他們認為那樣才有樂趣。」

他拉起袖口,露出腕上的一圈勒痕,「這是過去留下來的。我刻意犯錯,才得以被贈送給達拉斯。」

泰勒揪住了他的手,「他們打你了?」

亞瑟縮了縮,「比那還糟。」他遲疑了一下,「他們讓我渾身發熱,我無法拒絕,但是我不想,我很痛苦……他們就喜歡這樣。聽說達拉斯不一樣,可我對『獻身』已經有陰影了。」

泰勒雲裡霧裡,「你說他們強迫你……?做什麼?這與真血祭有關嗎?」

「你傻了嗎?真血祭不成文的傳統,就是努爾伊什的扮演者要對血族獻身。」亞瑟道:「而獻身通常會伴隨性交的行為。」

泰勒知道性交等於讓人受孕的行為,於是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亞瑟嘆了口氣,「既然你知道,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無法接受兩名男性的性交,每次做完我總感覺很難受,像有口噁心的痰鯁在喉嚨。」他道:「我在成為獻血者之前完全不知道是這麼回事。現在我想回家了。」

泰勒在離開故鄉之前,不斷聽他母親說血族會將米芙利人當作奴隸。他們是弱小的民族,是食糧,在血族的地盤只有服從的份。然而來到達拉斯之後,泰勒發現日子並沒有想像中的難過,他甚至被允許閱讀珍貴的藏書。

若艾爾維斯所言為真,性交就像運動,而且是合意的行為,為何亞瑟會感到痛苦?

亞瑟道:「他們讓我想要,但我的內心很抗拒……你明白嗎?我只願意跟喜歡的女性發生性行為。」

前方,管事宣布眾人必須按照順序上前抽籤,泰勒被排在隊伍前頭,也就沒機會和後頭的亞瑟繼續討論了。

來到手持籤筒的侍者前,泰勒隨意摸出一根竹籤,上面什麼標記也沒有。

「下一位。」管事宣布。

什麼都沒抽到,這在泰勒的預料之內,畢竟五十分之一的機率並不算大。

他將竹籤交給另一名侍者,走到隊伍後方,等待那名抽中的幸運兒現身。

直到隊伍都快沒人,前方才爆出一陣驚呼聲。

「看來有人抽到了啊──」身旁的人忌妒道。

「不知道是誰?」

對於這個問題,泰勒也同樣好奇。他伸長了脖子,卻被其他米芙利人擋住。

管事示意騷動的眾人安靜下來,宣布道:「今年努爾伊什的人選已經決定了,是亞瑟•懷特。」

什麼?

泰勒一怔,奮力擠開人群。

只見亞瑟盯著自己手中的紅籤,神情冷靜得異常,泰勒卻從他眼中看出了一絲不可置信。

果然是怕什麼來什麼。

管事拍拍亞瑟的肩,「你被選上了,開心嗎?」

亞瑟交了籤,露出一個慘白的笑容。

「是的,這是我的榮幸。」


泰勒來不及與亞瑟談話,對方便被其他興奮的米芙利人簇擁著離開了。

接連幾天,泰勒都沒再見過亞瑟,侍者說他正在為即將到來的真血祭做準備。

泰勒的月經也快沒了,只剩下星星點點的血跡,讓他安心不少。

他開始恢復活動,閒暇時出外走走,偶爾到藏書室看書打發時間。

不知是不是巧合,最近泰勒都沒遇上蘭諾。他怕萬一對方問起那晚的事件,他會不知如何回答。這下正好,他不必再煩惱這事了。

這天他從藏書室回房時,一時興起,打算繞另一條從沒走過的路。

達拉斯家的宅邸就像一座迷宮,四處都有路可走,只是一不小心容易迷失在裡頭。

泰勒認為自己不是路痴,卻一度迷路,找不到回房的路。

他抱著一疊書,一面在無人的庭院中晃盪,一面告訴自己:當你有時間時,迷路也是種雅興。

「大人,不可……」

當泰勒經過一片荒廢的庭園時,忽然聽見園中的涼亭傳來一陣聲響,間或夾雜著衣物摩擦的窸窣聲。

天殺的好奇心讓泰勒停下腳步。他說服自己只看一眼就好,然後走人。

他躲在一棵粗壯的古松後,並刻意位於下風處。

一名男性米芙利人背對泰勒,雙腿環在一位陌生血族的腰間坐著。

血族低聲在他耳畔說了什麼,米芙利人輕輕推拒,看得出來並不真心。

「大人,雖說此處無人,可……」

血族以不容置喙的態度咬住了他的唇,鮮紅的血液順著米芙利人的唇角淌下。

饒是泰勒再沒見過世面,也能看出這名血族正在進食。

難道嘴唇相碰是吸食血液前的必要步驟?

米芙利人的眼神都迷離了,泰勒看見他的身子很快軟了下來,攤在血族懷中。

血族舔了舔唇角,終於放開米芙利人的嘴唇,而後一口咬在他的頸上。

米芙利人渾身顫動了一下,繃緊身子,雙手環住血族的頸項,口中發出奇怪的呻吟,像剛出生的小貓。

泰勒一聽見那聲音便渾身不對勁,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積聚在下腹。

他睜大眼,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涼亭中的兩人,直到那名血族將米芙利人的衣襬向上掀起,雙手在他的大腿上撫摸──

「果然,你身上的血腥味不是錯覺。」一個聲音冷不防在泰勒身後道。

泰勒回頭,看到蘭諾背光站在他身後。

蘭諾並沒有掩飾自己的存在,因此涼亭中的兩人也發現他了。那名米芙利人尖叫一聲,幾乎是立刻從血族身上跳起來。

「少主。」陌生血族惋惜地看著米芙利人逃走,望向蘭諾,「我以為這裡不會有人。」

「維克特,你踰矩了。」蘭諾看了他一眼,「要辦事還是回房吧。」

維克特行了個禮,從容地整理好儀容,起身離開。

經過蘭諾身邊時,維克特看見了蘭諾身旁的泰勒,吹了聲口哨,「祝您一切順利。」

蘭諾沒有說話,冷冷地注視著他離去。

直至維克特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中,蘭諾才轉向泰勒,「看來你得好好解釋你身上的氣味了。」

泰勒深深吸了口氣,「我的手受傷了。」他說著,展示出手心的割痕。

尷尬的是,因為傷處不深,如今已經結痂了。

蘭諾猛然拉過他的手,「說謊。」他嗅了嗅泰勒的肩頸,「現在還有。這不是受傷的氣味。」

泰勒渾身僵硬地任蘭諾擺佈,「大人,不過是件小事,您為何如此在意?」

蘭諾盯著他,「我在意的不是血腥味,而是你可疑的態度。」他仍舊牢牢箝制住泰勒,血族的先天優勢在此時展露無遺,「你湊巧出現在藏書室,遇上我和艾爾維斯,又湊巧出現克萊德的寢居外,湊巧地被我發現然後逃跑?你有什麼目的,泰勒?」

「我……」

「蘭諾,終於找到你了!」艾爾維斯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維克特說你在這裡……你們在做什麼?」

蘭諾放開了泰勒。

艾爾維斯走近後,發現兩人的氣氛不太對勁,泰勒的神情也很不自然,便打趣道:「怎麼,你被蘭諾欺負了?」

泰勒望了蘭諾一眼,搖搖頭。

蘭諾沒多說,只道:「碰巧遇到罷了。」

「那正好,我得拿書給泰勒。」艾爾維斯朝泰勒眨眨眼,又對蘭諾道:「達拉斯大公恢復意識了,他要你去他的寢居。」

「知道了。」蘭諾扔下一句話,毫不留戀地走了。

艾爾維斯聳聳肩,「好吧,連句謝謝都不說。他的個性就是這樣,我早該習慣了。」他轉向泰勒,「你呢?待會有空嗎?我上次答應了要給你關於努爾伊什的書。我會親自送到你的房間。」

泰勒愣了一下,想起來還有這回事。

「沒問題,大人。」他猶豫了許久,道:「另外,有件事想請教您……」

艾爾維斯爽快道:「你說吧。」

A. 問他真血祭和扮演努爾伊什的事。

B. 問他關於兩位男性性交的事。

C. 問他達拉斯大公清醒的事。

創作回應

選B!泰勒太單純了,不懂就問沒毛病xD
2021-10-16 22:15:43
沫兮
B!!!
2021-10-16 23:20:27
選B~
2021-10-17 10:27:02
海貍
欸欸為什麼大家這次又是驚人的一致XD
2021-10-18 08:54: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