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陸繪 考驗 -3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10-16 21:00:05 | 巴幣 20 | 人氣 58


「0。」
「果然啊……」和沐凡搔著頭,雖感無奈卻已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但也沒辦法,只怪我們學藝不精,沒有足夠的力量突破,失敗是理所當然的。」
李靜雨以如冰眼神凝望著兩人。「不,設下遠在你們實力以上的考驗,是毫無意義的。假設易地而處,今天我被困在水球裡,只要給我跟你們同樣的力量,我就能突圍而出。」
「騙人!我才不相信呢!」不情願認同李靜雨說詞的夏七七,蹙起眉頭手插著腰,雙頰氣鼓鼓地嗤之以鼻。
「以後妳就會相信了。」李靜雨不予辯駁,戴上外套連帽邁開步伐。「跟我前往第二個試驗的所在吧!」
「想騙過我冰雪聰明的夏七七,下輩子吧!」夏七七擠眉弄眼扮鬼臉,像個輸不起的小孩表達著強烈不滿。「我可是連鬥氣都用上了耶!」
而尾隨在後的和沐凡,則低頭陷入一片鴉雀無聲的沉思裡。真的只要使用相同的力量,便能突破水球嗎?搜索枯腸後,和沐凡得到了一個暫時性的解答。
「或許我們缺乏的不只是力量……」
猛然抬頭,映入眼簾的李靜雨背影,感覺竟是比距離更加遙不可及。


隱藏在巷弄間的一處酒吧,裡頭投幣式的點播機還帶著點復古味道,吟唱著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歌,昏黃燈光照著附庸情調的氛圍。

一名喝到微醺的長髮男子,背著一把用黑盒裝箱的吉他,坐在吧檯邊的長腳椅上,稀釋著龍舌蘭的冰塊已然融化大半,但塞滿心房的憂傷卻未曾消退。
「沒錢,也敢來喝酒啊!」
落魄的長髮男子被酒吧圍事痛毆一頓後,一腳踹出酒吧門外。
倒在閃爍著「倦鳥」字樣的招牌霓虹燈旁,醉眼矇矓地仰望夜空,微微細雨驀然落下,從大衣暗袋中掏出的口琴,吹奏出自成一格的哀傷將塵世隔絕。

在倦鳥深處靠角落的一桌,坐著目睹這一切經過發生的和沐凡等三人。透過門上的玻璃隱約可見,那名長髮男子並未移動身軀,只是規律地滑動手上口琴。

據李靜雨解釋,這座名為倦鳥的酒吧,是一個妖怪群聚的所在。釘在牆上的布告欄上寫著無數懸賞單,而被狩獵的對象全是通靈人。
換句話說,這裡從事著讓妖怪獵殺通靈人的交易,但特別的是雇主雖是妖怪,執行者卻未必,有些雇主更喜歡看見通靈人殺通靈人的情況產生。但這並不多見,來這撕下懸賞單接受委託的,多半仍是妖怪。
因此這裡並不限定人類進入,但沒有靈能力的人,連門扉都瞧不見,只能在暗巷裡看到一面斑駁的牆,散發著足以令人昏醉的酒氣。

李靜雨搖晃著手裡的酒杯,浮冰藉由反射薄弱映出了門外落拓的長髮男子。
「他就是你們的第二個考驗。」
「要幹架嗎?」夏七七用右拳打向左掌,語帶興奮道。因為年齡未達標準,只能選擇喝柳橙針的她,正愁一腔怨氣無處宣洩。
「不,只要跟著他就行了。」李靜雨伸出食指豎立。「一天,只要你們能跟著他一天而不跟丟,就算過關。」
「就這麼簡單?」夏七七語氣中透露著些許不滿,感覺似乎被小覷了。
「不,並不簡單。」和沐凡察覺到了這個考驗的難度。「這個城市裡幾乎所有妖怪都擁有將氣息抑制到零的技術,通靈人我猜也是一樣。」
「沒錯。」李靜雨爽快承認。
「但我跟七七都不擅長將靈氣消除,這對跟蹤者來說非常不利,而且反而是被跟蹤者掌握了這項技能,這更加強了跟蹤成功的難度。」
李靜雨拿起桌上的帳單準備結帳。「在截止時間前,我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還有千萬別激怒對方,因為你們還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等一下。」和沐凡出聲喚住要離席的李靜雨。「關於之前提到的『神合』跟『靈生』,你還沒有解釋清楚,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
「等你們通過考驗,我自然會教給你們。現在只要專注於眼前的目標即可。」
門上風鈴聲響,付完帳後李靜雨揚長而去,消失在飄著微雨的陰霾天幕之下。

「什麼嘛!既然不教,幹嘛告訴我們,害我們一直想著什麼合啊什麼生的。」
像隻波斯貓趴在沙發椅靠手上的夏七七,忍不住嘟囔著嘴抱怨。
和沐凡則斬釘截鐵道:「那傢伙是故意的。」
「啊?為什麼,那只會讓我們分心吧?」
「他用的跟我們以往所接受的那種體貼的教導方式,截然不同。讓我們心煩,讓我們思索,讓我們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困境中,去磨練自己。」
「這麼說,這番話也是他的考驗之一囉!」
「沒錯,要是太過在意而使得後面的關卡失敗,就正中他的下懷了。」
「那還不簡單,不去想就好啦!」
「雖然還沒正式收我們為徒,但他的訓練早已開始……」
和沐凡的眼神轉而盯向著倦鳥酒吧外的那個身影,但這個雙重考驗卻比他們所預料的來得更加艱辛,然此時的他們還未深刻體認到這一點。

漫步在雨中的李靜雨,穿梭於撐著無數傘花的街道上漫無目的。
「希望那兩個人能夠明瞭我真正的用意。」
燈號轉紅,李靜雨在斑馬線的一端嘎然停頓了步履。
最高明的計策不是讓敵人無法察覺,而是即使察覺還是不得不往陷阱走去。不知何故,李靜雨忽然憶起了和喜久的諄諄教誨。
而關於那個教誨,其實還有後半段。

號誌又換成綠,斑馬線兩端上的人開始移動了起來,互相前進到對方的陣營,這時一名撐著滾蕾絲的洋傘,身著羅莉塔風格,有著顯眼的澎澎裙和黑白相間長襪的女孩,和李靜雨擦肩而過,其詭異氣息令李靜雨不由得回望了一眼。
然而羅莉塔女孩卻被掩沒在朵朵盛開的傘花裡,成為了溜出眼眶的一隻蝴蝶。

創作回應

Reineke
遭人恨的傢伙來了
2021-10-17 10:36:19
看著我的眼睛
我最愛的角色之一XD
2021-10-17 11:04:00
Reineke
我真的很討厭她,如果是我,我一定會讓她魂飛魄散
2021-10-17 11:05: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