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刃魔幻靈錄 第六回 喧囂

荒蕪 | 2021-10-16 20:40:18 | 巴幣 6 | 人氣 27




  「老闆,我要這些。」

  「一共五百匹克。」

  久違地踏入西城區的市場,摩肩接踵的盛況與此起彼落的吆喝聲是它表現活力的方式。五顏六色的各式蔬果俯拾即是,價格也平易近人,只是紛雜的氣味讓我不太適應。

  小薇做的晚飯材料都是來自這裡,跟這裡的老闆們也都熟悉,挑東西應該會有效率得多吧,或許我應該找她一起來。明明只是左手一籃康乃馨、右手一籃當季水果,就花了將近一小時。

  不對,接下來的地方可不能帶她一起去,被她知道之前的經歷就完了......

  向南走大約兩條街,全黑為底色的牆面以金色鑲邊,氣勢莊嚴中帶有一絲典雅,那裡是西城區的教堂。蒂娜作為見習修道士,大多數時間都在那裡。

  教堂的一側設有醫院,內部的走廊同樣是深色色調,走在其中不免感到有些壓抑。到病房前,聽見裡面傳來了交談的聲音。

  「抱歉啊,尼洛。讓你們承受這樣的危險都是我的責任。」伊雷斯道。

  我停下了腳步,依在門邊,放開了原本握著門把的手。籃中的一顆橘子因為步伐驟然停止,答地一聲掉在了地上。

  「哪有啊,我們不是神清氣爽著嗎?」這是皮耶羅的聲音,有點小聲,大概是他在裡側病床的緣故。

  「皮耶羅,你還說呢!你明白帕爾米羅差點就失去了你這一個哥哥嗎!」

  「伊雷斯,你別激動,這裡是醫院啊。」尼洛出聲提醒伊雷斯的音量。

  「我會注意的。」

  我蹲下拾起地上的橘子,伊雷斯在此時繼續說道:「你們聽我說,我認為『俠士』可能要暫時解散。」

  是真的嗎......

  自回程以來,伊雷斯都沉著一張臉,完全沒能和他說上一句話。畢竟在這件事上,我們都輸得徹底,會有這樣的心情也是可想而知的。

  「什麼?等等,太突然了吧!」皮耶羅驚訝地道。

  「我們等同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繼續下去的話,沒準還會遇上更危險的狀況,我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你說這話是認真的?」尼洛問道。

  「認真的。」伊雷斯的語氣很堅定。

  「你過來一下。」

  接著是伊雷斯起身,椅子被稍微推後的聲音。

  「怎麼,你們講什麼悄悄──」

  「啪!」裡頭傳來了極其響亮而清脆的碰撞聲,這聲音就像、就像......

  巴掌?

  「哇啊,尼、尼洛,你這是做什麼!」皮耶羅有點驚慌失措道。

  「你這副喪家犬樣子,可不能讓蒂娜和亞瑠音她們看到。另外,我也不准你做出這個決定。」尼洛冷冷地說道。

  「我這樣做有什麼錯......我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啊!這個公會,俠士,對我而言意義非凡,是我的養父唯一留給我的東西。可是,你們對我而言更加重要啊!」

  「伊雷斯......」皮耶羅說道。

  「所以啊,才更不能讓你這麼做。」

  「為什麼!」

  幸好我沒有進去。此時此刻的我這麼想著。不是因為我害怕爭吵,而是這是只屬於他們的時刻;我的話,根本就像個外人。

  我沒有投注太多心力在公會上,明明接受了蒂娜的恩惠、明明接受了他們給我的歸屬感,可是我滿腦子始終想的都是自己的事。魔法魔法念叨個不停,卻輸得一蹋糊塗。

  「伊雷斯,跟大鬍子的戰鬥中,你失去了什麼,你明白嗎?」

  「差點失去小命......還有你們......」

  「不對!你還活著,我們也是!我問的是『現在』的你失去了什麼!」尼洛激動地說道。

  「我不知道......」

  「你失去了尊嚴!徹徹底底地失去了!想要暫時解散公會就是最好的證明,你在逃避!」

  伊雷斯沒有回答,陷入了沉默。

  「我們所有人在那場戰鬥都輸了,現在你這麼做,等同於對我們失望了。」

  「我絕沒有那麼想!」

  「那就別向阻礙低頭,我認識的你不會這麼做!對於公會如果你不能堅持,那要誰來堅持!」

  此時皮耶羅說道:「好啦、好啦,你們都別吵了,先聽我說一句吧。」

  「你說。」其他兩人同時說著。

  「我曾經做錯了一些事,弟弟對我很失望,從成為混混的那天起,我不再是他的榜樣。」皮耶羅停頓了片刻,才繼續說:「可是啊,是這裡給了我勇氣,能夠認為自己是活得有所意義的勇氣。」

  「皮耶羅......」

  「我知道我們實力不夠,但是伊雷斯,再給我們機會吧!變得更強,讓俠士的招牌再次發亮,不正是你想要的嗎!那就別讓我們僅僅是漫無目的地苟活啊!」

  他們都好勇敢啊,與我不同。

  不是對局勢判斷的問題,而是你太弱了。斗篷男子奈特是這麼說的。昨天小薇問我怎麼沒在練習魔法、為什麼愁眉苦臉的,我也沒能答上什麼,只是敷衍帶過。明明是想趕緊變強的,卻陷在莫名的自卑漩渦裡。

  「是我錯了......我到底在想些什麼!你們還願意支撐著我,我又有什麼理由放棄呢。」

  「我們出院後一起去吃飯吧,就算不是慶功宴,當作平安歸來的慶祝也行。」

  「哦,尼洛,好主意啊!」

  事情似乎往好的方向發展了,結果,我還是沒勇氣進去。

  「亞瑠音,你怎麼站在這裡?」「嗚啊啊!」耳後傳來蒂娜的聲音,嚇了我一跳。

  「沒、沒有啦,他們說得正開心,我就先等等而已。」

  此時蒂娜接過我的水果籃,另一手拉住我的手說道:「那又如何,我可不許你一個人被冷落了。」

  「欸欸!」

  蒂娜用她纖細的手,砰地一聲就把門推開,喊道:「你們幾個很吵啊!要害我被祭司罵啦,幾個笨蛋!」

  「最大聲的就是你啦,蒂娜。」

  從來沒有想過平時說話輕聲細語的蒂娜竟會這樣喊,後面的笨蛋兩個字都有點破音了。大概是她也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想用自己的方式鼓勵他們吧。

  之後的一天就在他們的歡聲笑語中過去了,他們似乎已經沒事了,或許......我也應該振作才是。





  「為什麼我們埋伏這麼久了,一個人也沒看見?」

  「我怎麼知道!老大叫我們一定要逮到人,不然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這兩個人拿著望遠鏡在看前方,完全沒意識到身後的我的存在。

  「說也奇怪,老大自己要委託他們,現在又要把他們除掉。」

  「不要妄想猜測老大的想法,很危險啊!」

  「咦,為什麼?」  

  「你忘記尼柯洛的下場了嗎,老大生性多疑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和他們在一處四層樓的民宅屋頂,他們在監視著的,是伊雷斯那些人的「俠士公會」。

  推斷沒出錯,事件的目擊者不只有我一個人,俠士公會也在場。雖然對於他們的委託人──圭多──來說,我是最棘手的,圭多卻無法處理掉我。這樣一來,該優先下手的對象就是俠士公會了。

  今天下午我與伊雷斯確認過委託人的特徵,與我事先從娜拿巴那裡取得的資訊相符,委託人是圭多的助手,主謀已經昭然若揭。

  「你們兩個聊完了嗎?」

  「欸?」

  兩人轉頭過來,被我用刀抵著軀幹。

  「你、你是誰!」

  「別給我輕舉妄動。」

  「他是破壞老大計畫那個斗篷男吧!」

  「輕舉妄動包含說話。從現在開始,一個問題、一個回答,沒問題吧?」

  「憑什麼我們要聽你的──」「剎!」我把刀捅進了左邊那個吭聲傢伙的腹部。發出一聲悲淒的慘叫後,他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

  「憑我拿刀威脅你們。我說啊,你的同伴好像腦子不太靈光。」

  「他是靠關係進來的,腦袋本來就有點問題......」右邊那個冷汗直流,符合我要的反應。

  「我不在乎這個。你們是圭多的手下沒錯吧?」

  「對的......」

  「圭多命令你們做什麼?」

  「除掉俠士公會,就、就是下面那邊,斜對面那個看起來有點破破的建築,老大說是他們的據點。」

  「你有幹掉他們的實力?」

  「沒有沒有,我們只是負責監視而已,之後要發信號給負責動手的人。」

  「怎麼發信號?」

  「旁邊的包裡有信號彈。」

  「打開我看看。」

  我一手拽著他的手臂,一手用刀架著脖子,跟著他走向黑色大手提包,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他果真從包裡拿出一顆黑色,中間有幾個凹槽的圓球。

  「把那東西給我。」就在交接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靈力的高濃度的極速聚集──

  「呃!嗚喔啊啊啊啊啊──」

  在監視者短暫的身軀發紅變形後,爆炸從他的體內一觸即發,燃出的烈焰吞噬了半徑十多公尺的磚瓦,火光四射,爆聲震天,周圍建築的窗戶也應聲而破。

  幸好躲得快,我沒受半點傷,衣服也沒事。不過沒有取得那信號彈,也沒能逮到其他人的位置,這次的行動恐怕不算成功。

  那炸彈,是為了防止洩密而寫好條件的「預發術式」吧,圭多確實如同娜拿巴所說的,是個陰險小人,只是我沒想到他對自己人也如此狠心。

  此時我又感受到了數個靈力的顯現。自不必說,目的百分之百是我。

  「喂,你已經被我們包圍了,準備下地獄去吧!」一個全身著黑色戰鬥服裝、頭戴面罩,手持刀具的高大男子說道。

  「你們來得好。」

  「你說什麼?」

  「省去我一一找出來宰掉的功夫。」

  看來今夜注定會有一場熱鬧祭典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