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17章 大帥的面試

謎猴兄弟 | 2021-10-16 20:23:24 | 巴幣 0 | 人氣 27


    於是,李子因趕自我介紹了一番。等李子因介紹完畢,江春泰在一旁補充道:「這位李兄弟是東北軍醫學校畢業的高材生,在軍醫學上有極深的見解。」聽江春泰這樣說,李子因謙虛搖手說不敢章羽庭聽了之後,卻對李子因感興趣,說道:「小兄弟,軍醫在部隊中,看起來只是眾多後勤的一環,但實際上對部隊影響卻很大。來來來,說說你對軍醫在部隊的所扮演的角色,不用擔心說錯話,也不要謙虛,暢所欲言吧!」
    李子因心中暗自慶幸:「幸好,有認真的讀過魏銘安教授…不對,是江寬平教授的軍醫學史,應付一下應該可以。」李子因小心翼翼地站起來說:「在各位前輩面前夸夸其談,心有不安,若有繆誤,還請指正。」李子因清了清喉嚨,說道:「正式軍醫制度由歐美引進中國,始於清末,所以至今大約只有三四十年,可以說,我們還在摸索的階段。但這個摸索期,對我們來說卻是一大利多,何解呢?因為只要有人,就有派系的問題,但目前軍醫制度,還在早期摸索,因此就沒有所謂派系問題。所以,現在正是我們發展軍醫制度的最好時機…」
    李子因又繼續說:「話說,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對軍醫而言,同樣適用。所謂軍醫者,是士兵在前線打仗,如有受傷才後送至軍醫單位?如果是這樣想,就大錯特錯,因為,根據統計,士兵死於瘟疫疾病,比起直接死於沙場上,多出甚多。如要維護軍隊的戰力,就須從軍隊的日常生活開始做起,操課演練、注重衛生、營養均衡,缺一不可…」李子因滔滔不絕,聽得台下目瞪口呆,要知道李子因所說的這些,對於現代人來說是老生常談,沒有什麼新鮮。但對於章羽庭等人而言,這些言論可是領先當代整整七十多年。就在李子因正準備繼續吹牛,忽見窗外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穿西裝的無臉男子,李子因嚇了一跳,就此住嘴。
    眾人沒有注意到李子因略受驚嚇,還沉浸在剛剛李子因所發表的言論當中。章漢毅打破沉默說道:「所以,子因,你認為,女人也可以進部隊服役?」李子因看著窗外的無臉男子,見他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才敢繼續發言道:「當然可以。李白說,天生我材必有用,女人的體力當然比不上男人,所以我不是說讓女人上戰場與敵人廝殺。其實女人的聰明才智,完全不輸男人,因此在一些後勤單位,例如軍醫,就可以啟用女人來服役。有句話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我們…」說完這句話,其他四人笑的前俯後仰,李子因不知道這句話這麼好笑,只好停下來,讓他們先順順氣。
    章羽庭笑罵道:「媽了個巴子,好一個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還真是一句治世格言。」章漢毅稱讚道:「這話雖然有點俗氣,卻也是個道理,我覺得子因說的挺好。」章羽庭對江春泰點頭說:「很好,你很好,你舉薦的這個小朋友也很好,都是有真才實學的。等等來討論一下,你跟這個小朋友想發派到什麼單位?」說著,轉頭看著章漢毅與郭慕成,說道:「你們兩個,該不會,又是來找我談軍隊改革吧?」章漢毅與郭慕成對視一眼,章漢毅用眼神示意郭慕成來談。郭慕成向章羽庭點頭說道:「是的,大帥。」說著,從口袋中掏出兩三張紙,上面密密麻麻寫滿文字,遞給章羽庭,說道:「大帥,這是上次跟您討論後,你叫我們先擬一個改革辦法來給您過目,這是草案,您先看看,哪邊不足?」
    章羽庭收下草案,但卻沒有急著攤開來看,只是嘆口氣道:「我知道,你們這群孩子急著想改革的心理。但這些叔叔伯伯可都是跟我大半輩子的,有些還是從當馬匪時期就跟著我。這些人,沒文化,不知長進,甚至,字不認識幾個。如今,他們大多數身居高位。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一但我拉他們下來,他們會服嗎?別人怎麼說我?」郭慕成還想說些什麼,章羽庭搖頭苦嘆:「我也知道,你們不是要我拉這群老頭下來,而是他們手底下那群不守軍紀、亂七八糟的中階軍官,但我有服眾的困擾,這群老頭一樣也有。你把那群中階軍官拉下來,他們生活有問題,去那群老頭面前哭訴,那群老頭還不到我這裡哭訴。」郭慕成與章漢毅再度相視苦笑,大概都覺得,這次的改革案提議,又會不了了之了。
    哪知,章羽庭話鋒一轉,說道:「我知道你們年輕人也不容易,也是為東北的將來著想,我這裡也擬了一個改革案。」說著,拉開抽屜,拿出一張紙,說道:「只是,我的改革案,比較簡單,只針對第一軍團。」章漢毅不解道:「第一軍團是我指揮的,還需要甚麼改革?」章羽庭說:「就是因為在你手下,才從你這裡做起。我知道你手下也有一些是靠其他關係進來的人,我的改革方案實施之後,把不符合標準的人大膽刷掉。我再多給你一些經費,你們好好幹,把第一軍團給我練起來,當成樣板,別讓我丟臉。到時候,我自然要求其他老傢伙跟進。」章漢毅與郭慕成大喜,覺得雖然不是全面改革,但至少是個契機,兩人點頭答應。章羽庭看著江春泰與李子因說道:「至於春泰他們倆人…」章漢毅覺得這兩個人才可不能被分派到其他單位,於是趕緊開口搶人:「父親,這兩人可否交給我,我有大用。」
    車上,章漢毅親自開車,載著江春泰與李子因,三人正熱烈的討論著第一軍團的改革與整編。章漢毅說道:「目前我們第一軍團,有八個混成旅、兩個騎兵營、一個砲兵營,還有一個後勤營。目前後勤營的營長空缺,我想請春泰屈就,不知春泰的意思如何?」江春泰笑道:「哪裡屈就?我還擔心無法勝任,畢竟剛剛大帥可是說了,無論我擔任什麼職務,還得兼任他的隨行醫官。」章漢毅說道:「可以,可以。以春泰兄的能力,帶一個後勤營不會費多少力氣的。」章漢毅繼續說道:「至於子因的安排,我在想,原本跟軍醫有關的單位,只有後勤營的一個軍醫排。我覺得一個排的兵力實在太少。所以,我想把軍醫獨立出來,擴編成一個連隊,由子因擔任連長。這個連下轄四到五個排,這個連隊的詳細編制,再請子因費心編制,擬出方案後再與我討論。」李子因點頭答應。
    車子開到了第一軍團指揮所,章漢毅領著李子因與江春泰進來,章漢毅的傳令官沈鴻鈞迎了過來,恭敬地說道:「軍團長,一切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整理出一間營長辦公室與一間連長辦公室。」章漢毅點頭:「好,帶兩位去辦到職手續。」說著,沈鴻鈞領著江春泰與李子因,往內走去。
     1927年3月18日早上九點,李子因準備好了連隊的編制草案,準備與章漢毅討論,正走向軍團長辦公室,忽然聽到守門衛兵喊道:「旅長好!」李子因看見指揮所的門口,走進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姚…姚龍俊,姚大哥!」姚龍俊看到李子因,也驚喜的喊道:「李子因老弟,怎麼你也在這裡?」李子因簡略的把自己跟江春泰一起,來投奔章羽庭的事說了一次。姚龍俊笑道:「早知道你也是要來這裡的,我當初就該跟你一起,把這個引介人才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此時,章漢毅剛好走出辦公室,好奇的問著姚龍俊說:「原來,你們認識!」姚龍俊點頭,把李子因在小酒館上,如何行俠仗義的過程,說了一次。
    李子因在章漢毅的辦公室中,將自己擬定的衛生連編制說了一次:「我預計,設置一個醫療排,招募三十名女兵,在野戰醫院中擔任救治主力。兩個後送排,六十名男兵,全副武裝,兩人一付擔架,主要運送傷兵,衛生連隊遇敵時,後送排可擔當主力。」章漢毅看完之後,沒有絲毫疑問,馬上讓沈鴻鈞去軍團人事處,按照上述需求與人數進行招募。
    當天下午兩點,李子因在江春泰的辦公室與其一起喝茶,李子因向江春泰說道:「江大哥,我想,到同濟醫院去拜訪一下院長,你知道,我身為衛生連的連長,總是得跟這些附近區域的大型醫院打個交道,以免日後有需要麻煩人家的地方。」江春泰點頭說:「那沒問題,我替你打個電話給賈約翰,打聲招呼。」
    1927年3月18日下午三點半,李子因開著向江春泰借來的車,來到同濟醫院。李子因剛走進大門,便迎來了兩個身穿白袍的外國人,其中一個李子因認識,就是女神號上的賈約翰,可惜,賈約翰卻已經不記得李子因了。看李子因身著軍裝,且肩章上的官階是上尉,賈約翰致意道:「您應該就是李子因,李連長吧,幸會幸會,這位是我們醫院院長,馬威廉醫師。」三人互相握手致意後,馬威廉便帶著李子因參觀同濟醫院。對李子因而言,參觀醫院還在其次,主要還是想看看,能否獲得更多手錶的資料。而對同濟醫院而言,雖然是外國人所設立的醫院,在中國享有許多特權,但是,能與當權者交好,也是醫院努力的方向。所以,馬威廉院長在參觀的過程中,盡其所能的向李子因解說。當然,同濟醫院的硬體設備,比起李子因工作的醫院,相差很多,但比起1927年同時期的醫院,卻已經算是相當先進了。
    參觀完畢,三人在院長室內聊天寒暄。李子因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找老牧師問手錶的資訊,卻又不方便直接開口。隨後,李子因想起,在女神號上,是賈約翰主動問起手錶,所以,李子因故意伸出左手,摸摸鼻子、抓抓額頭等動作。終於,李子因注意到,賈約翰的目光,似乎正在看著自己手上的手錶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