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二根羽翼—偽魔獸(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0-16 20:00:07 | 巴幣 2 | 人氣 81


前言:先說一個不太妙的地方,那就是……繪師可能會換人,但是我決定不撤掉現在的封面,可是內文的插圖和後面的彩圖可能會換回亙羽作畫,或是更換為其他人作畫,原因是現在的繪師因為情況複雜,很有可能無力完成這份超級大委託,《天與空》恐怕會面臨第四次更換繪師,而且第四次和第二次還是同一人畫。我原本是因為亙羽在忙漫畫提案的事情,加上原本的封面那字體還有整體風格無法使用(人物設計是滿分但是由於劇情大改所以風格不得不換),才將她換下來改由夏牧負責,結果夏牧似乎無法完成後續的委託,現在亙羽似乎有辦法接手,所以到11月彩圖還出不來,我會改由亙羽接手下面的委託。

順帶一題,其實兩個繪師只有畫風不同,角色的髮色和眼睛顏色,只有兩位男主的有差別,因為我在新版劇情有調整過兩位男主的眼睛顏色,所以舊版的封面是金色+褐色,新版才變成了金色,新版的眼睛顏色才是對的,但髮色是舊版封面的比較接近我對亞麻色的認知……(無論是新版還是舊版,兩位男主的髮色都是亞麻色)


「不好了,軍師大人!後門的重裝組擋不下來了!」一名狙擊手一邊跑給偽魔獸追,一邊用上全身的力氣喊。

「這是……」天身子一僵,發現偽魔獸兵分二路,朝著人最多的地方緩慢移動。

「空中部隊繞到大樓後方,重裝快撤到側門!刺客組掩護一下!」

「不行!來不及了!偽魔獸要……」天身旁的重裝兵面色鐵青,不管多努力阻擋,還是有兩隻穿過他們的防護網。

天咬牙切齒喊:「誰准你們去街上了!」說完,他把長槍擲了出去,射進地板的時候,雷電爬上偽魔獸的身體,偽魔獸倒下去時,離最近的狙擊隊隊員擲出炸彈,炸掉偽魔獸的頭。

「重裝撤退完畢。」天的通訊機傳來訊息。

「空中部隊,炸藥投擲,不要打到自己人。」

狙擊部隊的女隊員摀著嘴,雙腿發軟,「為什麽……軍師大人!我明明炸爛了偽魔獸的頭,為什麽牠們還能站起來!」

「繼續攻擊,不要害怕!偵查組快點研究弱點!」天手上又一次出現長槍,擋住兩次攻擊後,從偽魔獸面前消失,轉眼間出現在怪物的頭上,一腳踩在偽魔獸的頭上。

其他偽魔獸朝著天的方向撲過來,重裝部隊高舉著盾牌,硬是替天接下攻擊。

天利用空隙把雷電打出去,將數隻偽魔獸的身體轟得焦黑。

「全力掩護!不能讓偽魔獸靠近軍師大人!」後門的重裝部隊注意到偽魔獸的目標後,舉著盾牌,盾牌發出光盾,偽魔獸被數道光盾形成的牆壁擋住去路,紛紛用力撞牆。

沒完沒了。天暗暗咬牙,地下室還有偽魔獸正在吞噬人。剛才負責擋怪物的保全也在混亂中被偽魔獸吞下肚,部分偽魔獸的力量得到些許增強,繼續僵持下去,所有人都會陣亡。

「戰線往後拉!」天無可奈何之下,只好下達這條命令。

槍彈、人們的移動軌跡、魔法攻擊、炸藥投擲……無數攻擊轟在偽魔獸身上,只有炸藥和天的攻擊對偽魔獸產生拖延效果,有些人乾脆換一種子彈,換成具有爆破效果的子彈。

砰砰砰!部分偽魔獸身體被子彈的爆炸炸出一個大洞,還沒能站起來,身體就被轟爛了。

「行得通。」天有些訝異,隨即抓起通訊機說:「炸掉偽魔獸的身體再轟爛頭部!」

「軍師大人……偽魔獸的樣子有點……」刺客組的一名男性隊員冒起冷汗,沒想到偽魔獸倒下去後,居然還有辦法站起來。

天一擊刺穿方才倒下去的偽魔獸的身體,偽魔獸們再次倒下去。

「很難應付。」

「不好!那些傢伙!」重裝組部分成員想追上去,空中部隊比他們更快追擊,還有人乾脆直接從飛機上跳下來,拿著夾雜著火焰的電鋸鋸斷偽魔獸的頭,但是偽魔獸抓住那名女隊員,打算把她的頭咬下時,女隊員身上燃起火焰,偽魔獸燙到不得不鬆開她。

她完全被偽魔獸們圍住,其他飛機上跳下來的隊員立刻拿劍砍斷偽魔獸的手和開槍射擊阻擋。

「這下子該怎麽辦呢?」黑長髮女隊員苦惱道,這數量三個人打太過吃力,偏偏另外一邊也好不到哪裡去,和偽魔獸僵持當中。

「不行,地下室又上來一批了,等等……偽魔獸跳窗了……」作戰當中的近戰隊員錯愕指著半空中喊,接著能量劍擋下偽魔獸單調的拳頭攻擊,朝偽魔獸的口扔出小炸彈後,拉著旁邊的隊員趴下,砰轟——偽魔獸的身體被炸出一個大洞,朝兩人壓了下來。

「空中部隊把跳窗的炸死!」天下令的同時,兩道氣流把那兩個差點被壓住的隊員拉出偽魔獸倒下的範圍。

「啊啊啊!」女隊員尖叫,近戰組的一名女隊員被偽魔獸抓住,血盆大口朝著她的頭咬下,天的閃電也射了出去,但仍慢了一秒,眾人還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頭顱斷掉,身體被別的偽魔獸扯斷啃食。

「不要給我太過分!」天厲聲叱喝,閃電抓住偽魔獸的腳,偽魔獸們想要移動,但腳被電到麻掉,紛紛跪了下去。

「啊——」「不要啊!」「該死!」後方傳來數名隊員最後的慘叫和哀號,天回頭放出閃電牽制也來不及。

天暗暗咬牙,這次和平常不同,他們的人力明顯不夠,援軍也還沒抵達。

「疏散結束。」永的聲音從通訊機中傳出來,天下令:「全體開始突圍!我們要分散打了!人少的小隊彼此組成一隊,狙擊手和重裝開路,近衛、刺客掩護,不要大意。空中小隊分別支援,盡量別破壞到其他大樓。」


此時,羅佩亞學院內。

月坐立難安,天說解決完偽魔獸就安全了,但她並不清楚偽魔獸究竟是怎樣的怪物,天到底能不能打贏。
課上到一半,一名教官打擾課堂,對著全班同學和上課中的老師說:「全班同學和老師都去避難。」

「怎麽了嗎?」

「特招生現在要全部出去作戰,有一群怪物正在往這裡來。」

「什麽怪物?」修特皺起眉頭,他絲毫感覺不到半點異樣。

「偽魔獸,天正在帶領自己的私兵和偽魔獸對抗,不過似乎陷入苦戰了。」回說完後,聳了聳肩。
月站起來,說:「我要去天那邊。」

「對了,主人可以最大化使魔的戰鬥力,既然月是天的主人,應該能找得到天。」

「我也去,我怎麽能讓我哥跑去送死?」

「你們都聽話!」教官厲聲叱喝,說:「那種怪物連特招生都很難應付。」

回悠悠哉哉附和:「是啊,天頭很痛呢,不過不久前他們也終於研究出怪物的弱點了,先炸爛身體再炸爛頭,最後再給兩發爆破能打爆偽魔獸,簡單來說,就是讓怪物的身體支離破碎。」

「這是真的?」教官有些不相信。

「對啊,天的隊員不小心試出來的,如果不毀得徹底一點會站起來。」

「我真的不能放著我哥不管,教官,拜託你讓我去。」

「不可以,太危險了,您的戰鬥力比特招生還弱,那位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天殿下都打得很吃力了,您去了只會徒增他的麻煩。」進拉住空的手,阻止他離開座位。

「至少能讓人逃走。」

「關於這點,完全不用擔心,天早就已經派人疏散人群,在戰場亂成一團時就疏散完畢了。」

「真要說的話,應該把月送過去才是,月才有辦法扭轉戰局。」修特推了推眼鏡,一副精明樣。

「現在也沒人可以把她送去吧?」老師無奈說道。

「不對,有,回把她送過去就行了。」空瞬間想出利用室友的能力的辦法。

「可以啊,天本來就必須要帶著勝利回來,我等一下就開個捷徑讓月過去。」回說完後,愣了一下,勾起嘴角,「天真的是奇才耶,本來預計隊員會死大半,現在開始穩定戰線,爆破小組降落後開始對偽魔獸反攻,在天的指揮下,偽魔獸開始趨於弱勢了。」

「那我還要……」
「可能會出現妳難以想像的恐怖事情,如果妳仍然想去幫天,我就送妳過去。」

「我……」月猶豫了一下,站起來,「我要去。」

「那麽,我就開門啦。」回站起來,憑空畫出一條線,線的位置逐漸撕開了空間,形成一個紫黑色漩渦洞。

「走進去就能直接到天的身邊嗎?」

回點了下頭,說:「那麽,祝妳武運昌隆。」

月做了一次深呼吸,走進紫黑色的漩渦洞中。空雙腳出現一對澄金色翅膀,在縫隙關上之前,衝進裡面。
回攤手聳肩,無奈說:「明知能力不夠還進去,不過不會有事。」

進無奈扶額嘆氣,對於空的行為頗為無奈之外,打著晚點空回來絕對要先唸一頓再說。打著晚點空回來絕對要先唸一頓再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