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Doujin小說】刀劍亂舞『維新記憶』-螢棋

秋楓過客 | 2021-10-16 19:30:01 | 巴幣 2 | 人氣 39


 

        
        
        沉睡稚嫩地臉龐讓人無法想像;是剛才還在戰鬥的怪物,眾人圍繞在他的身旁,安平看著身旁人說:「無先生,你認識他?」
        「嗯,他是刀魂,我想保護他。」
        「保護他?」安平一臉困惑。
        點了點頭說:「是的,我想保護他。」
        「但我不能讓他離開。」安平嚴肅的臉龐,心中明白他的考量,因為他是守護這裡的人,且螢丸最近這兩回摧毀了不少家庭,安平怎麼可能原諒他?
        可心想要守護他,所以轉過頭對著安平說:「我現在是他的主人,所以希望能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解決這件事情。」
        安平停頓了一段時間後說:「好,那我們來下三盤連還棋,如果你可以贏我,我就讓你帶走吧,不過你輸的話一輩子幫助我,且他必須為他所做的一切負責。」
        「嗯,我瞭解了。」點了點頭答應,這時一旁國峻上前說:「主人,你有玩過棋嗎?」
        「沒有。」
        「為何你要答應?」國峻的話語引來安平的制止說:「如果不要,也可以,就是他交給我們處理。」
        「不行,好不容易才見面。」國峻看著床上的螢丸,見他表情後站起身說:「那何時下?」
        「稍後,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所以一刻後我會叫人來帶你,那我還有是先走了。」安平站起身走離房間,國峻也走出房間。
        手慢慢撫摸螢丸的臉龐說:「我會保護你的。」
        
        「無大人,這邊請。」侍女帶領來到一處客房,走進三個副棋盤擺在安平面前,走到他面前說:「下三手棋?」
        「是的,但來者是客,我讓你三子。」安平注視著年輕臉旁,心中明白他不容易對付,於是搖了搖頭說:「不了,我們是抓子,看誰執黑子白子。」
        「那好吧。」
        黑白子棋爭雲端,三手揮舞定天下,天地宇宇皆棋中,百家亂舞勝負定。
        「第一盤勝。」安平注視著右側棋盤,點了點頭說:「是,輸半目,但先生,第三盤你以敗。」
        左側棋盤以無路,安平明白已無法挽回,點了點頭說:「是的,同樣輸半目,但‧‧‧‧‧‧!」
        「和棋?你!」
        安平定眼在對方身上,眨了眨雙眼。
        「嗯,和局。」
        「無先生,你放水?」
        「沒有,是安平先生太厲害了。」彎腰表示感謝。
        安平深呼吸一口氣說:「你在一百三十手時將必勝之局,轉了一個方向,所以造就這和局的局面,你就不怕和局就代表輸嗎?」
        「不怕,因為我相信安平先生是善良的人,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對吧?」
        「哼,總感覺你好像變了一個人,剛見面時的你與現在的你,感覺是截然不同的人,所以──你是誰?」
        臉上揚起一抹笑容說:「我就是我,我是無,就這麼簡單。」
        「哈哈,好一句就這麼簡單,對了,那你接下來要往何方?」
        「呵。」
        清笑一聲,眼眸眨了一下。
        「那可以幫我送一封信給會、會、會津‧‧‧‧‧‧。」
        !?聽不到,雖然看到他嘴巴有在動,但為何聽不到?去會津做什麼?難道去會津能夠遇到師傅嗎?
        「無先生?請問有聽到嗎?」安平揮了揮手說,驚愕間看著他說:「喔喔,有,有聽到,好,我會幫你做這件事情。」
        「那就麻煩無先生了,請將這封信送給會津的寮川姑娘。」
        「嗯。」點了點頭站起身準備離開房間。安平輕吐出一口氣說:「路上小心,我‧‧‧‧‧‧。」
        「安平先生?」轉回頭看著他,他抬起頭看著問:「怎麼了?」
        「沒、沒事。」
        剛剛安平先生要說什麼?他認識我嗎?但應該不會吧。
        離開房間走回到螢丸休息房間,發現國峻側躺在螢丸身旁並手跨在他身上,感覺就像兩個可愛的小動物互相在照顧,坐下注視著他們,感覺可以看一整個下午也不會膩。
        可好景不常身後的門打開,厚君站在身後問:「大將,你在這做什麼?」
        「沒、沒有。」
        啊!啊!好尷尬啊。
        他蹲下身摸著額頭說:「大將你沒有發燒,但為何你的臉好紅?」
        滴落的汗水從髮尾順著粉嫩地臉旁;滑落堅挺的頸部在被白淨的襯衫吸收,害得雙眼不知道該往哪裡看?
不行,不行,絕對不能胡思亂想。
        「厚、厚君你剛剛去哪?」
        他收回手說:「我?我剛剛去中庭一下,因為房間有點悶,但發現中庭也蠻熱的,所以就回來。」
        「喔喔,原來如此。」
        呼~幸好躲過。
        「不過他們兩人睡的還真甜,害我也有點想睡了,哈~」厚君打了一聲哈欠後,閉上雙眼倒落在身體上,瞬間感到不知所措。
        他躺在身體讓一動也不動,啊啊!這該怎麼辦?
        不敢去動他,慢慢地外面陽光逐漸西下,這時門再度打開一名侍女在站面前,看了一下後說:「抱歉,打擾了。」
        「等!你誤會了,真的。」傾身向前抓住對方的裙底一角,這時厚君爬起身搓揉著雙眼,看了一眼後臉夾瞬間紅潤說:「抱、抱歉,大將,抱歉。」
        「我‧‧‧‧‧‧!」他露出一臉羞澀的模樣,讓嘴巴不得不先制止他,因為深怕他說出讓侍女誤會的事情。
        「厚君等一下!不好意思,姑娘,請問有什麼事情?」
        她臉上揚起一抹皮笑肉不笑地笑顏說:「嗯,安平先生要我傳話,天色已晚,請先生在此留宿一晚,千萬別婉拒,還有以備好餐點,可以告訴眼前侍女何時送入房間。」
        「好,帶我向安平先生說謝謝,還有現在就可以送來,我們在側房用餐。」
        「好的。」
        侍女離開後安撫好厚君的情敘,然後叫醒國峻要吃飯,三人去到側房用餐,吃完後站起身將一份餐點送入螢丸休養的房間,這時螢丸爬起身,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並眼眸掉下一滴淚水。
        放下手中的東西,跪下抱住他說:「不要緊了,乖,不要緊了。」
        契約可以看見一部分的記憶,而這記憶是隨機無法契約者或被契約者選擇。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0-16 20:48:18
秋楓過客
感謝
2021-10-16 21:21: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