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六十一章 演化與適應

丹雀 | 2021-10-16 17:59:11 | 巴幣 1020 | 人氣 46





  在遠古時代,只能在水域中活動的魚類,經過演化後,變成兩棲類逐漸能在陸地上生活,之後爬蟲類更因為適應了環境而朝著無邊無際的蒼藍天空發展而去。

  來到二樓並擊倒「征服天空」的對手後,來到全新展區的我們,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所以我們這次的對手是?」

  所有人左顧右盼、不停張望著展區內走動的人群,尋找著穿著學院服的臨時工作人員,但是不管怎麼找,都沒看見半個人影。

  真是奇怪,依照之前的慣例,負責此區的工作人員會在代表選手抵達時,招呼對方進行決鬥。

  只是這一次,卻沒有半個人。

  還是說,這個展區其實沒有安排決鬥的任務?

  正當我們感到納悶時,一名穿著黑色套裝的女解說員從遠處緩緩地走了過來,然後一臉歉意地說:「不好意思,剛有孩童迷路了,所以耽誤了一些時間。」

  耽誤了一些時間?

  見我們一臉茫然的樣子,解說員便繼續說道:「從此展區開始,將不再由各學院的學生負責,而是由我們作為各位的對手。」
  啥?
  科學博物館的解說員是我們這次的對手?
  我們互相對望著彼此,然後異口同聲地說:「所以『丹楓』還能進行決鬥任務嗎?」
  咦?
  雖然我剛才是問「這場決鬥是單人還是協力決鬥?」,不過完全被其他人的聲音所掩蓋過去。

  「這場比賽依舊是『協力決鬥』。」另一名男解說員從另一側走了過來,對著我親切地說道。

  我則是錯愕地看著他。

  不、不是阿,你是怎麼聽到我說的話?莫非你有順風耳?

  不過這時候的其他人更想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再進行決鬥。

  「很抱歉,由於主辦方沒有新的訊息通知,所以目前依舊適用原本的特別規則。」

  聽到這話的眾人,無奈地搖搖頭後,隊伍中的兩名女成員很順勢的站了出來。

  後頭的夏瑋雄還處在不清楚現狀的迷濛狀態時,便見到她們同時舉起手中的決鬥盤,然後說道:「決鬥!」

  「那麼此決鬥的開場由我──嵇先開始了。」

  女解說員話一說完,立刻在場上裏側守備了一體怪獸,並且覆蓋了三張牌。

  這放置卡片的速度,快的好比認真起來的學生會成員,讓她們稍微皺起眉頭。

  「發動覆蓋的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將牌堆的『迅捷鮟鱇 (ATK/DEF600/100)』送入墓地;當此卡從手牌或牌堆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兩體3星以下的『迅捷』怪獸。」

  由於對方是「裏」的擔當,所以放棄了「迅捷海狸」召喚成功可以從牌堆或墓地特殊召喚怪獸的效果。

  「我將場上2體水屬性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2『海晶乙女 珊瑚海葵 (ATK/2000)』,並且發動怪獸效果特殊召喚墓地一體攻擊力1500分以下的水屬性怪獸。」

  對方將「迅捷海狸」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再次進行連結召喚Link3「海晶乙女 石狗公 (ATK/2500)」。

  「還打算進行連結召喚嗎?」姚姐對著嵇問道,因為她知道對方沒有這麼簡單就結束回合。

  只見對方微笑以對,將手上的最後一張亮了出來。

  「海晶乙女 海馬」在手上時,可以在「海晶乙女」連結怪獸的連結端上進行特殊召喚,這時因為湊齊了素材,所以對方再次進行連結召喚Link4「海晶乙女 大砲礁 (ATK/2600)」。

  「我結束這回合。」嵇禮貌性的對著姚姐點頭示意,但是對她們來說,卻是無法輕易接近的氣場。

  一體裏側守備的怪獸和一體攻擊力高於2000分以上的Link4連結怪獸,場上還蓋有2張牌。

  這樣的牌型,就算是學生會成員也不一定能做到。

  「輪到我了,抽牌!」姚姐抽牌的瞬間,對方場上的「海晶乙女 大砲礁」的效果也跟著發動了。

  「我將墓地水屬性的『迅捷鮟鱇』除外,從牌組抽一張牌。這時因為有怪獸被除外,所以『海晶乙女 大砲礁』的攻擊力上升600分。」

  不僅能補充手牌,怪獸的攻擊力還變成了3200分,這一舉兩得的怪獸效果,必須趕緊處理掉才行。

  「我從手中召喚『夜薔薇騎士 (ATK/1000)』,此時發動怪獸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4星以下的植物族怪獸。」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是魚!』,將除外區的魚族『迅捷鮟鱇』返回牌組發動,對方的怪獸效果發動無效並破壞。」

  「什麼!」姚姐訝異的看著自己場上的怪獸,被大白鯊無情的吞噬掉,但是更讓她感到震驚的是對方的戰術。

  一旁的苗紛芳則是沉穩地說:「看來你們完全沒有打算保留『導師級』的實力。」

  「導師級?」我轉頭看向夏瑋雄,尋求著解答,只是對方貌似被苗姊的話語給愣住了,絲毫沒注意到。

  「導師級就是比A班學生更上一階的層級,不然那些自傲的學生怎麼會乖乖聽你的話。」姚姐咬著牙說道。

  「不過有些學生的實力與導師級相當,為了讓他們安分守己,才會請實力高於A班水平的學生會出面或是讓他們成為一員。」苗紛芳補充說明著,我在心中感到困惑的地方,只是我有這麼好懂嗎?

  「真是一群敏銳的孩子。」嵇笑笑地說:「那妳們還願意繼續挑戰嗎?」

  「當然!」

  「……我說丹楓,對方是問正在決鬥的人,而不是場外觀戰的我們。」回過神的夏瑋雄無奈的對著我說。

  我則是笑笑的回看著他,然後說:「我這是幫她們說的啦!雖然她們會以行動作為表達。」

  「我發動魔法卡『馨香薔薇的發芽』,將手中的3星協調怪獸『十六夜薔薇龍』特殊召喚並發動怪獸的效果,從牌組把『藍薔薇龍 (ATK/DEF 1600/1200)』加入手中。」

  「要來了嗎?」

  「場上存在植物族協調怪獸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白薔薇龍 (DEF/1000)』,接著進行調星同步召喚『黑薔薇龍 (ATK/2400)』!」

  此時因為「白薔薇龍」作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可以選擇牌堆一體4星以上的植物族怪獸送入墓地。

  姚姐將4星的「支索帆 迷迭香」送入墓地後,再度觸發該怪獸的效果,再從牌組將1星的「薔薇戀人」送入墓地。

  「好了!當『黑薔薇龍』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破壞場上所有的卡片!」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和睦使者』,回合結束前,我方不會受到戰鬥傷害;另外,裏側守備表示的『迅捷蝠魟』被效果送墓時,可以從牌組盡可能特殊召喚『迅捷蝠魟 (DEF/100)』到場上。」

  就算場上的卡片全被破壞,對方依舊能再召喚出新的怪獸,而且還不會被戰鬥所破壞。

  「就算如此,我的回合還沒結束!將墓地的『薔薇戀人』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凜天使 玫瑰女王 (ATK/2400)』並發動效果,破壞場上攻擊力最低的一體怪獸。」

  由於場上攻擊力最低的共有兩體怪獸,所以姚姐選擇其中一體「迅捷蝠魟(ATK/800)」破壞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嵇/郗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0/0‖姚雪/苗紛芳 生命值8000分 手牌3/5蓋牌0/0
  「那麼輪到我的回合了,抽牌。」男性解說員郗和上一回合的嵇一樣,立刻從手中將一體「鐵皮金魚 (ATK/800)」召喚到場上並發動效果,將手中的「幻獸 閃電天馬 (DEF/2000)」特殊召喚到場上後,便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44 白天馬 天空珀伽索斯 (ATK/1800)」。

  「發動『No.44 白天馬 天空珀伽索斯』的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破壞對方場上一體怪獸;不過對方可以支付1000分生命值,無效此效果的發動。」

  姚姐二話不說,當然是選擇支付生命值。

  「不錯的選擇,那麼我發動魔法卡『野性解放』,將場上獸族『No.44 白天馬 天空珀伽索斯』的攻擊力上升其防禦力的數值,但回合結束後,該怪獸破壞。」

  「戰鬥階段,『No.44 白天馬 天空珀伽索斯 (ATK/3400)』攻擊『凜天使 玫瑰女王 (ATK/2400)』。」

  姚姐的場上除了「凜天使 玫瑰女王」外,沒有其他的卡片,所以只能接受對方的攻擊,而無法進行反擊。

  「主階二,我將『No.44 白天馬 天空珀伽索斯』再疊放階級五『旋壞的黃蜂貫機 (ATK/2500)』,結束這回合。」

  對方果然避開了卡片的副作用,而且還讓我方的生命值降低了2000分,面對導師級的實力,身為A班程度的姚姐略為下風。

  「那輪到我了,抽牌。」面對如此棘手的場面,苗姊依舊笑臉迎人地說:「對方場上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電子龍 (ATK/2100)』。」

  見到對方召喚出「電子龍」的郗,突然瞇起了雙眼,看向了苗姊。

  只是苗姊不以為意的說:「當『電子龍』特殊召喚成功時,從手中特殊召喚『電子龍四型(DEF/1600)』。接著將場上的『電子龍』與對方場上機械族怪獸進行接觸融合『嵌合要塞龍(ATK/2000)』。」

  接觸融合,只要符合融合怪獸的召喚條件,就能在不使用魔法卡「融合」的情況下,進行融合召喚到場上。

  這一回輪到對方場上只有守備力100分的「迅捷蝠魟」,而苗姊等人則是有攻擊力2000分的融合怪獸。

  當眾人以為她要發動攻擊時,一旁的丹楓卻說:「苗姊會刻意留下『電子龍四型』應該還有其他的目的吧?」

  此時苗姊確實如同丹楓所說,再度將手中的一張牌亮了出來,依舊笑容可掬的說:「發動魔法卡『力量結合』將場上作為『電子龍』使用的『電子龍四型』與手中2體『電子龍』進行融合召喚『電子終焉龍 (ATK/4000)』。」

  因為「力量結合」的效果,「電子終焉龍」的攻擊力翻倍變成了8000分。

  「戰鬥階段,我用『電子終焉龍 (ATK/8000)』攻擊『迅捷蝠魟 (DEF/100)』。」苗姊命令攻擊力最高的怪獸攻擊守備表示的怪獸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電子終焉龍」具有貫通傷害,所以就算守備表示還是會受到戰鬥傷害。

  對方的生命值一瞬間就從8000分剩餘到100分,但是苗姊還有一體攻擊力2000分的融合怪獸還沒有發動攻擊。

  「這樣的實力已經超過A班了吧?」雖然同為班上的同學,但是夏瑋雄還是第一次見到苗紛芳認真決鬥的樣子。

  這就是比導師級還要強的例子嗎?

  「我繼續用『嵌合要塞龍 (ATK/2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這一擊如果成功給予對方傷害,那麼他們就能拿下此展區的決鬥章,不過事情會這麼順利的發展下去嗎?

  當然不會。

  「從手中發動『速攻稻草人』的怪獸效果,對方直接攻擊時,將該次攻擊無效,並且強制結束對方的戰鬥階段。」郗將保命牌送入墓地後,繼續說道:「好了,『力量結合』的4000分效果傷害的副作用,妳打算如何化解?」

  對方果然也知道,苗姊不會選擇承受傷害,就算生命值有6000分的情況下,她仍然會用別的方式進行迴避。

  「很簡單。」她和藹可親的說:「發動魔法卡『一時休戰』,雙方從牌組抽取一張牌,直到對方結束回合,雙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果然厲害。」郗佩服地說道。

  「謝謝稱讚!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嵇/郗 生命值100分 手牌1/3蓋牌0/0‖姚雪/苗紛芳 生命值6000分 手牌3/0蓋牌0/1
  雖然逃過了一回殺,但是場上的怪獸或生命值還是對方有壓倒性的優勢。

  面對這樣的情況,嵇不但沒有自亂陣腳,反而晏然自若的從牌組抽取一張牌,沉穩地說:「發動魔法卡『閃電旋渦』,捨棄一張手牌作為代價發動,破壞對方場上所有表側表示的怪獸。」

  數道落雷齊聚而下,沒有任何抗性且金屬易導電的情況下,兩體融合怪獸就麼被破壞送入了墓地。

  不過連鎖還沒有結束,因為嵇所捨棄的卡片是「迅捷鮟鱇」,當它從手牌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兩體3星以下的「迅捷」怪獸。

  「我特殊召喚『迅捷曼波魚 (DEF/100)』,接著進行連結召喚Link2『海晶乙女 珊瑚海葵 (ATK/2000)』,並且發動怪獸效果特殊召喚墓地一體攻擊力1500分以下的水屬性怪獸。」

  嵇再次利用一開始的方法進行連結召喚Link3「海晶乙女 石狗公 (ATK/2500)」,接著利用「海晶乙女 珊瑚海葵」送入墓地時,可以將墓地一張「海晶乙女」之名的卡片加入手中,而把「海晶乙女海馬」拿回手中。

  「『海晶乙女 海馬』在手上時,可以在『海晶乙女』連結怪獸的連結端上進行特殊召喚,然後進行連結召喚Link4『海晶乙女 大砲礁 (ATK/2600)』。」

  望著對方如此展開的夏瑋雄,佩服地說:「不但將對方的怪獸全部破壞掉,還能立刻召喚出如此高階的連結怪獸,真不愧是導師級的決鬥者。」

  不過因為上回合「一時休戰」的效力下,雙方不會有任何的傷害,所以沒有任何手牌的嵇,只能消極的結束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姚姐抽牌的瞬間,對方場上的「海晶乙女 大砲礁」的效果也跟著發動了。

  「我將墓地水屬性的『迅捷鮟鱇』除外,從牌組抽一張牌。這時因為有怪獸被除外,所以『海晶乙女 大砲礁』的攻擊力上升600分。」

  「只有對方場上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3星的『薔薇公主 (ATK/1200)』,此時該怪獸視同協調怪獸。接著我召喚『藍薔薇龍 (ATK/1600)』進行調星同步召喚『月華龍黑薔薇 (ATK/2400)』。」

  當「月華龍 黑薔薇」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對方一體特殊召喚的怪獸返回手中,姚姐立刻選擇對方場上的「海晶乙女 大砲礁」。

  「真是完美的一手。」嵇也稱讚起對方的戰術,卻不在意自己場上已經空無一物。

  姚姐直接進入了戰鬥階段,命令「月華龍 黑薔薇」給予對方致命的一擊。

  「不好意思,剛好抽到關鍵牌『小精靈球』,將此卡送入墓地,選擇對方的『月華龍 黑薔薇 (DEF/1800)』變成守備表示。」

  連運氣都能夠掌握嗎?

  不對、是熱忱,對於牌組的信任與決鬥的渴望,讓她在最關鍵的時候,抽到了想要的牌。

  姚姐瞥了眼站在遠處觀戰的丹楓,才說道:「進入主階二,發動魔法卡『天啟的薔薇之鐘』,將牌組攻擊力2400分的『魔天使 玫瑰術士』加入手中,結束這回合。」

  「原來如此,看來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了。」郗觀望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後,頷首說道。
  嵇/郗 生命值100分 手牌0/3蓋牌0/0‖姚雪/苗紛芳 生命值6000分 手牌2/0蓋牌0/1
  「抽牌,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郗迅速補足手中的卡片後說道:「發動魔法卡『地碎』,將對方場上一體守備力最高的怪獸破壞。」

  由於姚姐的場上,只有一體「月華龍 黑薔薇」,所以不用挑選任何目標下,該怪獸立刻破壞送入了墓地。

  「既然要清場,就要做的完整。發動魔法卡『銀河旋風』,將對方覆蓋的卡片破壞。」郗不會放過任何的細節,而且那張蓋牌還是那名實力可能與他們並駕齊驅或是更強的學生所蓋放的牌。

  姚姐看了眼苗紛芳後,便將上一回合後者所覆蓋的卡片,亮了出來。

  「連鎖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磁力反轉』,將墓地一體不能通常召喚的機械族怪獸『電子終焉龍 (ATK/4000)』特殊召喚到場上。」

  「果然還留有後手。」郗看向場上那擁有三顆頭顱的機械龍,說道:「真想不到一口氣就再度扭轉了局勢。」

  「只是可別小看『導師級』的實力。」對方話一說完,立刻從手中將一體怪獸放置於決鬥盤上。

  「僅有對方場上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8星的『巨大戰艦 巨大核心Mk-Ⅲ (DEF/1900)』,接著再將墓地的機械族怪獸『鐵皮金魚』與獸戰士族怪獸『幻獸閃電天馬』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獸神機王巴爾巴洛斯 (ATK/3800)』。」

  「一瞬間就召喚出兩體8星的怪獸……」

  「接下來將場上兩體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銀河眼光波龍 (ATK/3000)』。」

  「原來如此,打算利用超量怪獸的效果,將我方場上的『電子終焉龍』作為你的怪獸使用,但是該回合能直接攻擊玩家的怪獸,就只剩下原本的『銀河眼光波龍』。」

  面對生命值還有6000分的我們,照常理來說是不可能辦到的,除非……

  「沒錯,不過我想使用『電子龍』的這位代表已經知道了。」恢復平常心的郗對著姚雪與苗紛芳說道。

  「是魔法卡『鬼神的連擊』,只要有這張牌,攻擊力3000分的『銀河眼光波龍』就能給予對方2次傷害。」就算知道結果即將敗北,苗姊依舊保持著笑容說道。

  「是的,那麼妳們還願意繼續挑戰嗎?」

  「當然,決鬥繼續!」兩名女學生異口同聲的說道。

  這點讓郗頗為訝異,莫非她們還有抵抗的方法?

  「那我先發動『銀河眼光波龍』的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獲取對方場上『電子終焉龍』的控制權。接著發動魔法卡『鬼神的連擊』,將『銀河眼光波龍』的疊加素材全部移除,該回合此怪獸可以攻擊兩次。」

  到目前為止,她們兩人都沒有特別的動作,莫非是在等待著戰鬥階段?

  那就讓我見識一下,妳們的本事吧!

  「戰鬥階段,由於『銀河眼光波龍』的效果,『電子終焉龍』無法直接攻擊對方玩家,所以我用『銀河眼光波龍 (ATK/3000)』直接攻擊玩家。」

  正等待對方出招的郗,看著自家怪獸的攻擊將要給對方傷害時,姚姐將左手舉了起來。

  咦?為什麼是左手,而不是拿著卡片的右手?

  姚姐擋下傷害後,郗卻感到困惑的進行第二次攻擊,沒想到決鬥就這麼結束了。

  「不好意思,想請問一下,在我詢問是否繼續挑戰時,妳們已經知道毫無勝算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能如此的堅決,選擇繼續決鬥?」

  不只有郗感到納悶,連一旁的女解說員嵇也是同樣不解,畢竟他們也時常參與決鬥相關的活動,所以常會遇見決鬥中途就投降,或是得知他們的實力,就打退堂鼓的決鬥者。

  但是他們倒是第一次遇見,明明沒有任何的勝算,卻還是堅持繼續決鬥。

  「這是因為……我們的領隊所規定的。」只見兩人默契十足的同時指向不遠處那穿著粉紅色學院服與紅色長髮的女學生。

  見場上的四人全看著她,她趕緊躲到了夏瑋雄身後,嘴裡喃喃的說:「她們是不是覺得我不應該在上一個展區出場,不然這一場決鬥就不會敗北了。」

  聽到這話的夏瑋雄,則是默默的在心中說。

  是什麼樣的自信心,讓妳這麼有把握打贏兩名「導師級」的對手啊……
  「雖然此次的決鬥任務沒有通過,但妳們仍然可以往下個展區繼續進行挑戰,另外,預祝妳們旗開得勝!」

  兩名解說員親切的目送我們離開後。

  郗低聲地說道:「那名氣度非凡的孩子,貌似還隱藏著自己的實力。」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丹楓好可愛wwww
不過如果是丹楓來打的話一定很快就打敗他們了www
2021-10-18 00:48:30
丹雀
這邊想營造女主比較平常的一面,很高興能受到喜歡xd
2021-10-19 22:25: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