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鱷魚來聊聊--關於筆名與分鏡

鱷魚蘇打 | 2021-10-16 17:25:01 | 巴幣 1606 | 人氣 322


    大家好,我是熱水器壞掉所以現在只能洗冷水澡的鱷魚。原本以為這星期大概啥也寫不出來了,結果還是硬寫出一篇〈雲頂高原的女鬼〉。只能說一段時間沒寫手感真的退很快,可是平常想寫又沒題材,兩難哪~

    今天來聊聊筆名吧!

    為什麼鱷魚這麼晚才要聊筆名這件事呢?因為其實鱷魚的筆名沒什麼特殊的意義。所以之前一直覺得講不講都沒差XD

    『鱷魚』剛好是我很喜歡的動物(恐龍等古生物也喜歡),而『蘇打』則是喝起來很刺激,帶給人奇特感覺的飲料。我覺得『蘇打』的意象很適合專攻奇幻的我,希望讓人讀了我的小說覺得有趣、刺激、奇特。於是就取名叫做鱷魚蘇打了。

    另外,我想順便澄清一下,『鱷魚來聊聊』這個專欄真的只是來聊聊的,不是什麼寫作教學專欄。所以在這個專欄內,我主要是講自己創作的心情、發現的事情,可以看做是自己創作的日記,並不構成任何寫作之教學或建議,若造成損失投資人須自負盈虧。

    那以下就來講講最近自己的發現吧XD

    其實我最近寫小說的時候常常參考電影『分鏡』的概念。雖然成果怎麼樣不好說(汗),不過這讓我在寫小說的時候可以有一種新的角度去理解創作的方法。

    我曾經看過一本講電影的書(對不起我忘記書名了......),書中講到每一場戲,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劇情、角色,也不是場景,而是『鏡頭要放在哪裡』。鏡頭如果放在很糟的地方,它可以輕鬆會毀掉上述的一切。

    當然,我不是影評,對電影也真的很不熟。所以詳細我可能沒辦法解釋得很好。不過我當時就在想,這個概念是不是跟小說有點像?

    我拿雲頂高原的女鬼這篇舉例:

一輛賓士跑車正沿著蜿蜒的山路向山頂開去。一路上雲霧繚繞,讓昂貴的跑車像是乘雲駕霧般遨遊。坐在副駕駛座的男子目瞪口呆地看著窗外。

    這段如果用鏡頭呈現,就是由遠處的風景拍攝,畫面中有一台車子,把鏡頭聚焦在車子接著把鏡頭切到車子裡面角色。然後接續到之後兩個角色在車子裡的對話。所以我也沿用這樣的鏡頭寫作,由遠到近的描述,然後再把『鏡頭』帶到車子內的人物進行故事。

另外再舉一個例子:

    「快走。」宇軒聽到電話另一頭講了這兩個字之後便直接掛上。他收起桌上的籌碼,說:「幸好牌局還沒開始,我肚子不舒服。先回去了。」宇軒將籌碼換來的錢用黑色的布袋裝著,三步併兩步走出賭場。
    步出賭場時,宇軒聽見不遠處傳來兩聲喇叭聲。他轉頭看見俊傑的賓士跑車。他趕緊跳上車,揚長而去。

    這裡是鏡頭take宇軒,他掛電話之後收籌碼,然後藉口脫身。下個畫面直接切到他已經把籌碼換成錢,然後離開賭場。在離開賭場後,鏡頭仍聚焦在宇軒身上。他聽到喇叭聲回過頭我們(觀眾)才跟著鏡頭看到俊傑的賓士車這裡先跳回來小說敘事,所以為了營造鏡頭是聚焦在宇軒身上,我先描寫喇叭聲,然後再把敘述的視角帶到俊傑的賓士車。然後鏡頭變成原地定點,看著宇軒上車,並乘車離開。

    這就是我最近發現,以電影分鏡的思考來進行小說畫面敘述的方法。我不確定這個方法呈現在小說上的成果如何,不過這個方法至少讓我自己在處理人物以及畫面上能更清楚瞭解到自己正在寫哪一個『鏡頭』,然後我就會接著去思考這個鏡頭需要些什麼。如此組織自己在寫作的時候的思維。

    那今天的聊聊就先這樣吧!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也祈禱自己下星期有辦法寫得出東西來。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我平常寫文的時候也會用第二種方法!
優點就是可以用來釐清原本應該會很混亂的場面,
而且視角跟隨著角色們轉換,帶入感也會比較強烈XD
2021-10-16 17:40:22
鱷魚蘇打
視角隨角色轉換確實是個滿棒的方法。我這真是相見恨晚阿!我比較早期的作品幾乎很少用到這種方式。
2021-10-16 17:44:1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分鏡的感覺很特別,學到了一課,以及鱷魚蘇打是這樣來的啊ww(往池子裡加蘇打水
2021-10-16 17:52:01
鱷魚蘇打
(泡在蘇打水裡的鱷魚: (´∀`)b
2021-10-16 18:00:09
感覺鱷魚大以前下意識就有在用,印象最深的是荒原苔蘚和魚者,都是運鏡讓人很舒服、讀起來非常有畫面感的故事。

說起來,真正讓我被鏡頭說故事的可能性震撼到的,是藤本樹的鏈鋸人,作品氛圍可以不靠對白來帶的鬼才…。
2021-10-16 18:02:28
鱷魚蘇打
藤本老師的運鏡真的超強,完全好萊塢等級的。而且他之後的《Look back》更是展現出『用運鏡說話』的藝術。順帶一提藤本老師也很喜歡老歌,而他在look back裡面也放了Oasis 的Don’t Look Back in Anger的彩蛋。

而Don’t Look Back in Anger正是我放在雲頂高原的女鬼裡的老歌XDD

真是奇蹟般的巧合阿W
2021-10-16 18:10:48
橘みかん
先為你的熱水器默哀(๑´•.̫ • `๑)
不過氣溫大概要開始下降了,還是建議早點修好(拍肩
這種時期感冒咳嗽小心被拖去戳鼻子w
我現在的用法是視角轉換再加上一些內心的吐槽……咳咳內心戲,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第一跟第三人稱並用。
嗯嘛……還需要學習ww
2021-10-16 18:43:16
鱷魚蘇打
有,我看到房東已經把新的熱水器搬到走廊上了。現在就等師傅來安裝了(咳咳。

感謝橘みかん 的關心

我倒覺得只要敘事順暢,就算第一第三人稱並用倒也不是問題。只要讓讀者不會混淆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我之前看卡洛斯‧魯依斯‧薩豐的小說(我只記得是遺忘書之墓系列,具體忘記是哪一本了......我的鱷魚腦愈來愈不行了)

他的第一人稱寫得十分精妙,而且就算與第三人稱相混也看得很順暢很舒服。所以那時候我就意識到『不用刻意區分人稱也沒關係』,只要故事敘事清晰,也不會讓讀者感到混淆,那這個做法事完全沒有問題的。

不過我沒有這種功力就是了WWW
2021-10-16 18:51:57
伍德‧瓦懷特
與其說分鏡,不如說作者要怎麼帶讀者「看」一個場景。先聚焦在某處、慢慢拉遠,還是先拍全景、慢慢聚焦,各種手法可以交錯組合運用,在許多型態的藝術上都是如此,只是在電影上以分鏡表現而已。
所以小說雖說只有文字,作者的腦中還是最好要有畫面,並盡量將其敘述傳達給讀者呢。
2021-10-17 03:46:42
鱷魚蘇打
嗯,伍德說得有理。我應該說自己注意到這樣的形式,是藉由電影分鏡的契機,才了解到小說畫面的呈現方式可以用這樣的做法。(有的人可能是藉由漫畫之類的)

因為以往我自己的寫作都很容易流於流水帳,直到近期才開始意會到這點。
2021-10-17 03:52: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