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同人】光蘭.四、月光

夢墨輓歌 | 2021-10-16 17:00:02 | 巴幣 0 | 人氣 44

連載中【同人】光蘭
資料夾簡介
浪子光蘭在友人推薦下成為張氏家族護衛武士,也意外遇到父親當年的上司光輝,在這份巧妙的機緣下,與光輝展開不解之情……

  張少看蘭焚心情很好,便約他到閣樓吃飯順便賞月,順便告知蘭焚張家目前的狀況,由於和石家莊有了爭執,加上石家莊裡有許多高手,張少看過蘭焚戰鬥方式後,決定拜託蘭焚協助張家渡過難過。

  「雖然姊姊召募了墨客,但石家莊手段陰險,張家需要更多的高手。」張少請人端來了金條,「這是我私人的財產,希望能聘雇你成為張家護衛武士。」

  「行。」蘭焚爽快地答應張少的請求。

  張少愣了幾秒,他以為浪子不喜歡被拘束在一個小地方,已經做好幾個說服蘭焚的方案了,沒想到蘭焚連金條都沒瞄一眼,馬上就答應這個請求。

  「我張翠松代替張家感謝你!」張少感動萬分,心想蘭焚是念在兄弟交情才一口答應,「雖然你成為張家護衛武士,但你依舊是我的茶友!不必多禮。」

  張少笑得合不攏嘴,替蘭焚倒滿茶。

  「多謝張少,但我會答應是因為光護衛。」蘭焚推開金條,不願意收下多餘的錢財,「就算你不提,我也打算厚臉皮的留在這裡,這金條就不必給我了。」

  張少皺起眉,認為還是要支付聘金,先讓下人把金條放進蘭焚房間,隨後立刻追問:

  「你認識光護衛?」

  「他是我父親的上司,我想跟在他身邊,可以知道很多事情。」

  「原來如此,那我把你們的房間安排在附近吧!」

  「張少,你不好奇他跟我父親曾經做過什麼嗎?」

  「雖然有點好奇,但沒追問的必要,而且你想說的話就會告訴我呀。」

  看張少傻笑的樣子,蘭焚點頭苦笑,張少為人善良體貼,就是這點讓蘭焚願意跟他做茶友,現在成了張家護衛武士,他們的關係也沒改變。

  「對了,你見過墨客嗎?」張少有些興奮的說著,「姊姊說墨客可以把棉球雕成花,變成棉絮之後排出墨客二字,很厲害吧。」

  「嗯,好刀功。」蘭焚眨眨眼,對於這種雜耍般的技巧感到困惑,現在俠士練刀都是為了表演嗎?

  「你做得到嗎?」張少握緊雙拳湊到蘭焚面前,「光護衛也很厲害,他和三個護衛武士過招,不但贏了還在對方的身上雕花呢。」

  「呵,這倒是挺有趣的。」蘭焚笑了笑,能想像光輝教訓別人的模樣,「不過雕棉花什麼的,我不想做。」

  「為什麼啊?如果明天見我父親時,在大堂上雕花給大家看,大家就會覺得你很厲害呀!」

  「我今天砍了人,這還不夠嗎?」

  「呃……也是。」張少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平時看你兩手空空,還以為你不會武功。」

  「我學的是暗殺術,太過張揚身分會不好戰鬥,不過要我拿大刀也可以,反正遊走江湖這些年,我用過很多種武器,有時候還要拿樹枝戰鬥呢。」

  蘭焚畢竟是個孤兒,剛入江湖時什麼也沒有,有時候跟著乞丐討飯、有時候打點粗工掙錢,光是吃飯生活都有問題了,哪來那麼多錢買武器。

  不過追殺邪派時,蘭焚會搶對方的武器來用,或是變賣武器換錢買食物,雖然日子有些艱苦,但還是能過得下去。

  「蘭焚,我給你找個武器吧,用樹枝戰鬥也太苦了。」

  「那就拜託張少了,你認為我該用什麼武器就給我什麼武器。」

  「你還是一樣隨興啊。」張少無奈的笑著,一般來說武器應該要自己挑不是嗎?拿不順手的武器有辦法戰鬥嗎?

  「這樣挺好的。」蘭焚靠在桌邊,眺望著夜空明月。

  冷風吹來輕撫著那雪銀色長髮,蘭焚那精緻的臉龐在月光照映下有些朦朧,張少看得目不轉睛,眼前的茶友就像湖裡的月光,輕輕撥挑水面就會消失。

  可那美麗的月光,又讓人忍不住伸手碰觸,這讓張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輕撈著蘭焚的髮尾。

  「張少,怎麼了嗎?」蘭焚挑起眉,睨過眼看著張少不安分的手。

  張少沒有慌張,提起髮尾湊到鼻上嗅了嗅,「花草浴很不錯吧,一點血腥味都沒有,還帶點花香呢。」

  「搞不好我每次出完任務都要洗花草浴。」蘭焚沒察覺張少的心思,還以為對方只是不喜歡血腥味,才這麼說的。

  張少放開柔順的長髮,一臉沉溺的仰望著月,「好美啊。」

  「嗯,雖然不是滿月。」蘭焚嗅著茶香,享受著寧靜的月光。

  「不是滿月也沒關係。」張少斜過眼看著蘭焚,就算今天沒有月亮,他也會說今晚夜色真美。

  夜色已深,蘭焚在下人的引導下來到另一處房間,為了住在光護衛附近,蘭焚的房間從貴賓等級降到管家等級。

  不過在外流浪的浪子,都是睡樹葉跟破屋的,只要是有屋頂的房子就是好房,等級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

  張少把蘭焚的房間打理得很乾淨,家具跟床鋪也更換過,為了讓蘭焚住得舒適,甚至拿來炭爐和毛毯,搞得蘭焚好像很怕冷似的。

  蘭焚小時候確實怕冷,但在外面闖蕩再冷也要忍下去,漸漸得就算是在潮濕的洞穴、被雪掩蓋的樹洞,他也能睡得下去,而且早晨還記得要醒來練功。

  張少這也太誇張了,蘭焚有點不自在,就算是朋友也沒必要搞得這麼華麗吧,他可是受雇於張家的護衛武士,又不是即將入贅的駙馬爺。

  櫃子上放了許多茶葉罐及薰香,全都是蘭焚喜歡的東西,張少明明只用書信跟蘭焚交流,卻知道蘭焚喜歡的口味和事物,這敏銳的觀察力讓蘭焚十分佩服。

  衣櫃裡的服裝只有三件,但看衣櫃大小想必之後還會多送幾件來,現在的衣服都是張少的就衣服,對蘭焚來說有點過大,套上別人的衣服蘭焚才意識到自己究竟有多瘦,難怪每次都會被人認為弱不禁風。

  躺在床上,蘭焚闔上眼回憶今天發生的瑣事,他很慶幸張少能平安回家,也很高興遇見光輝,在外漂泊這麼久,現在總算決定要定下來了。

  過去四處飄蕩,是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現在有了落腳的地方,不如就在這裡安穩的渡過吧。

  想著、想著,蘭焚便沉沉睡去,睡意朦朧之中他察覺有人進到房間內,正常狀態下對方進來前蘭焚就會跳起來反擊了,但對方是個高手,不管是呼吸、腳步聲、開門的聲音都消抹了。

  不過對方沒意識到,房間裡的薰香也是一種探查入侵者的手法,當薰香被打散或混入其他氣味,蘭焚就能立刻發現入侵者的存在。

  這味道是……光輝。

  光輝身上有酒氣,早上還沒那麼重,但也許是晚上喝多了,氣味幾乎都能蓋掉薰香,這要讓蘭焚假裝沒聞到都有困難。

  既然是熟人,蘭焚也就沒急著起來,反而想看看光輝要做什麼,大半夜偷偷跑進別人房間,是想試探對方的能耐嗎?

  光輝坐在床邊,語氣溫沉的說,「既然醒了,就起來吧。」

  「哼,我這是在給你面子。」蘭焚翻過身不想看見光輝的臉,「想試探我的話,明天去武鬥場過招,不要大半夜搞偷襲呀。」

  「我沒有要偷襲你的意思。」光輝傾過身看見蘭焚賭氣的表情,這點跟他父親一點都不像,錦尚不擅長表達情緒,就算是開心也是板著一張臉。

  不過錦尚說過,妻子櫻鵲是過度熱情的女子,在外人眼中非常賢慧有氣質,實際上個性很衝又不拘小節,偶爾還是會有溫柔細心的時候,可是妻子狂起來不是所有人都能駕馭。

  蘭焚也許是跟母親生活久了,行為舉止也受到母親影響吧。

  「那你來幹嘛?感覺也不像有突發任務。」

  「嗯……」光輝又陷入沉默中,他也不確定自己大半夜跑到別人房間裡來做什麼,也許就真的只是想看看蘭焚睡得好不好。

  「罷了,這給你。」蘭焚抓一條毛毯塞給光輝,「雖然你應該不會冷,但我這裡太多毛毯了,你拿去用吧!還有,不要喝太多酒,想解悶可以找我喝茶。」

  「嗯。」光輝露出欣慰的淡笑,拿著毛毯準備離去,「聽說你成了張家護衛武士,之後有很多事情,都要麻煩你了。」

  「光兄儘管把差事交給我吧!我大概知道你酗酒的原因,如果有不想做的事情,我來替你做。」

  「不是這個意思。」光輝躊躇了幾分鐘,最後決定不繼續說轉身離去。

  目送光輝離開,蘭焚腦中一直徘徊光輝孤寂的身影,看得出來這位大叔有著悲傷的故事,大概能想像他的悲傷的原因,看起來是個強者,身邊的人卻都走了。

  蘭焚的父親就是其中一位。

  光輝的失落感應該很大吧,明明有武力卻沒保住身邊的人,這種悔恨不是一兩杯酒就能消除的,可惜我沒辦法分擔這份悲傷。

  蘭焚一直迴避與人接觸,有一部分也是無法面對親友消失的痛苦,父親沒回來、親眼目睹母親身亡,這種痛他不想承受第二次。

  不過有伙伴的感覺很棒,光輝也一定知道的吧,但為什麼光輝要說出那種話,好像打算放下護衛武士的工作似的。

  蘭焚有諸多猜測,但想破頭也不曉得光輝真正的想法,既然想不出答案,不如趕快睡覺吧!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