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 你好,一個人嗎?

Der Sehen | 2021-10-16 15:00:02 | 巴幣 272 | 人氣 233


這是第一次寫言情(?)還請盡情的鞭策。





        晴空下一座名為梟梟鎮的小鎮,小鎮一條小巷中一棟三層樓的透天厝,純白的床單閃耀著陽光,藤蔓垂下陽台成了金光綠葉,為一樓的店舖增添了生意。

位於店門前一塊小黑板用粉筆畫著菜單寫著”Merry Christmas!”,接續寫下的是”星舞”、”苦澀的熱戀”、”永恆飛翔”等令人疑惑的名稱,一名少女佇立在店門前,看著黑板上的文字。

木地板上是桌椅歪斜的影子和射入玻璃的冬陽,咖啡的香氣瀰漫在無人的座椅間,艾瑞克·薩提的鋼琴曲環繞在溫暖的小店裡,直到門鈴發出清脆的聲響。少女飄盪著衣襬潛入店中。

「你好,一個人嗎?」身著白襯衫黑背心西裝褲,繫著黑領帶的青年開口,嚴肅的表情讓他像個老學者,踏著晶亮黑皮鞋走出吧台,準備招待客人。

「恩…對,我是一個人。」少女的回覆像是刻意變聲,又像是驚訝而轉調。

少女戴著墨鏡、口罩與粉色貝雷帽,茶色短髮垂到肩膀自然的向上彎起,微開的領口中鎖骨的線條以及金色十字項鍊,排釦大衣顯出了少女的腰身,腰間旁是海軍藍皮包,下身穿著棕色長裙。

「窗邊的位置有點西曬,推薦您坐在靠裡面的座位,要點餐請到……」青年懇切地說著。少女不加理會的走向吧檯,坐在吧檯前最中央的位置。

「請問有來過本店嗎?」
青年心想這間店沒開多久,而且沒有大肆宣傳,來過的客人不過四十五位,而且大多是女高中生與大學生,眼前的這位客人有些眼熟,只是自己認不出來。

「不是,我從沒來過這裡,只是路過進來看看。」
坐在吧檯前僵硬的說著,像是事先演練過的台詞。青年走進吧台與少女面對面,立正站在吧台中間,身軀如一把剛劍。

「那需要我來介紹餐點嗎?」
青年拿出了一張B4大小的紙板,周圍畫滿了愛心與動物卡通圖案,最上面的本店推薦一排排的字與小黑板上的字是同一人寫的,帶有些圓潤與歪斜,而且又是意義不明的名稱。

其餘部分的字跡像是電腦打印的整齊,字的間隙如同用尺對準,不差分毫的標準楷體硬筆書寫,名字也是一眼就能明白的”黑咖啡”、”莓果冰沙”、”烤雞三明治”。

青年正在看著少女,心想自己肯定見過少女,又想著眼前的人物說不定是明星,所以遮住自己的面貌,但是自己沒有認識過這樣的人,她就只是偶然來到這間狹小且隱密的店,看了少女身上的衣著飾品,青年確信少女是富有的,但是線索還是不足。

「這些字是他寫的。」少女脫口而出。

「你認識我妹妹嗎?」
青年心想如果是妹妹的朋友就可能見過。但是青年搬來這座城鎮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會認識他妹妹的只有現在的高中同學,另一種可能是以前的鄰里。

「我…可以告訴我這些是什麼嗎?」少女指向那些可愛的字,寫著”終於兌現的團圓”、”憂鬱白霧”、”夢中的極北之地”又一長串的奇異名稱。

「那些是我妹妹亂寫的,他只說了一點構想,就要我做出成品來,不管點哪一個都是驚喜,對你我都是,尤其是……」

青年融化了固著臉上的嚴肅,像是驕傲的父親說著女兒的日常,因為幸福而露出笑容,彎起的雙眼看著記憶中的點點滴滴。

少女見了他的表情,只是撐起下顎聽著他發話,墨鏡下的雙眼不知看向何處。

「對不起我沒向你介紹,能否告訴我你對哪些品項有興趣?」聽見青年回復常態的語調,少女也將視野拉回現場。

「能讓我猜猜看這些是什麼嗎?」

「當然可以。」實際上聚集在這間店的女高中生們也常常玩起飲品猜謎,青年對這種問題不感意外,心想著很少有人能夠猜出。

「"星舞”必須要如同夜空般令人神往,星星則是閃耀著光亮,在夜空中舞動,你看過流星雨嗎?」
「呃……我妹妹也是這樣說,但你這樣沒猜出什麼,我只能說這是飲品,而且只能做冷飲,至於流星雨我曾經看過,那已經是……」

青年用溫柔的聲調表達困擾,表情也一度柔和。

「那我可以點嗎?」
「你很想要的話也是可以做給妳。」
「不用,先讓我猜看看”憂鬱白霧”……」

星期四下午三點的午茶時光,兩位偶然相遇的人,在一個寧靜的午後。

菜單上的文字是魚鉤,青年與少女在線的兩端,想要將對方拉近,帶到自己能優游的場域。

少女逐漸前傾上身,讓雙眸中只有一人,而青年也放鬆姿態,將雙手撐在吧台上。

分針奔回少女到來時的位置,沉落的斜陽染上少女的背影,光中塵埃為兩人而歡欣鼓舞,兩人眼中只有彼此,樂曲聲無法入耳,只聽見對談的話語,

「我能享用的大概只有”永恆飛翔”吧,雖然最想要的是”終於兌現的團圓”,但只能是虛幻的夢了。」

青年察覺到了少女有心事,但他很清楚自己沒有安慰人的能力,正當他想著能做些什麼的時候,聲音已經衝出雙唇。

「冬季是最適合”永恆飛翔”的季節,你可以在這個飲品中品嘗到香醇的熱可可,以及炙燒的焦香棉花糖,為了更豐富的層次,本店還加上了蛋白霜餅乾、撒上可可粉,這杯飲品像一片厚實雲海,能讓你在寒冬騰雲翱翔。」

青年已經開始動起手邊的器具,要為眼前的人料理。少女看向一旁,嘆一口氣後開口。青年放下器具,視線停滯在少女的側顏,墨鏡下的咖啡色眼眸。


我想找個旅伴,
問了山,山說他有了大地。
問了海,他正看向深淵。
問了風,他道別,讓我找到了雲。
我跟著雲,在他之上。
撫,羽間流雪絲。
輕吻,星空中飛散。
入懷中,淚雨落成簾。
我只能隔空俯望,永恆飛翔。」

青年呆然聽著,他最不懂得就是這種文字遊戲,回想起妹妹呈上詩作的情景,就算妹妹再怎麼激情的解釋,他也只會推敲其中的合理性、邏輯究竟在哪,但是現在的他有一種感覺,眼前的少女是孤獨的。

「永恆飛翔是每個人的願望,就算孤獨也要追求在雲端之上,因為我們生為一人死也只是一人,不如就自由的翱翔。」

「那是因為你已經團圓了,你失去了孤獨,所以你追求著曾經擁有的事物。」

青年心想自己果然不會安慰人,但是自己沒有錯,人最後都是孤獨的,友人、情人、家人、鄰人的數量再多,自己的事也只有自己能夠完成。

「實際上我們都是一個人…」
「我很清楚,但是我還是想要知道那”終於兌現的團圓”是什麼滋味。」

少女取下了金色項鍊,用細長的手指玩弄著,讓十字架像失控的時鐘旋轉,反反覆覆來回轉動,趴在吧檯上看著閃耀的圓輪。

於是青年開口「請問你要外帶還是內用。」
青年回到作為店員的冷峻姿態,一絲不苟完成工作。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團圓”的味道應該要和某人一起才完整,你覺得獨酌能得到什麼風味。」

「”終於兌現的團圓”是以抹茶為主的和風甜點,本店最重視的是抹茶的品質,以及如何凸顯抹茶苦澀風味,所以在最上方搭配了當季草莓,蛋糕體之間抹上一層蜜紅豆奶油,以梅果酸甜帶出苦澀,又用乳香甘甜調和,最底層則是日式白玉團子作為基底,讓味覺刺激回歸平淡,顧客在享用之後可以品味到抹茶最原初的回甘。」

青年在吧檯內走動,不再專注於眼前的少女,準備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還以為是以貝禮詩奶酒布朗尼為基底,中間是威士忌生巧克力,外面抹上蘭姆葡萄鮮奶油,放上豔紅的酒釀櫻桃。」

「非常抱歉,本店暫時沒有調酒。你所說的”團圓”,更適合稱為”醉生夢死”。」

少女嗤笑一聲,在心中碎念【他說的對,這只是我的夢,再也沒有團圓了。所以就讓自己沉醉就好,夢境會填補現實的缺憾。】



        少女看著旋轉的十字架回憶起漫長的旅程,遠離家鄉追求成功,成為無數宴席上的明燈,見證世間浮誇不斷的破裂與填縫,對團圓的渴望早已不知所蹤。

但是眼前的青年讓少女想起了兄長,青年有著和兄長一樣的氣場,好像看透一切而對世界感到無趣,人生沒有追求只在舒適圈裡待著,這樣生活的兄長只流露過悲傷與憤怒的情緒,直到分離都沒見過他的笑容。

少女曾試著讓兄長展露笑容,但是少女失敗了,少女決定忘掉過去,開始了孤獨的旅程。

少女在旅行中學習到的第一件事是【沒有人能夠信任】,少女知道了自己會吸引他人,也知道他們懷有不純心思,但是少女沒有回頭,因為這就是少女嚮往的外界。

僥倖地逃過一次,卻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一樣的錯誤,少女心裡清楚自己還是渴望著有人陪伴,於是她選擇忽視慾望,走向無人的前方。

前方的無人小巷裏,用彩色粉筆寫著的莫名詞句排列在一塊小黑板,好奇心讓少女停下了腳步。



        「請用。」青年慶幸這位客人沒有離席,否則自己臨時起意,倉促做出的”終於兌現的團圓”就沒人享用了。

「嗯?好,謝謝你?可是我沒有點,這是……?」少女停下了反思,呆然注視眼前的蛋糕,抹茶風味和風甜點”終於兌現的團圓”。

綠色蛋糕堆疊成圓錐狀,用奶油蜜紅豆環繞著如同山路,最上方的黃桃切成五瓣,在黃桃塗上晶亮蜜糖,直立在頂端成為閃亮晨星,草莓、櫻桃、藍莓、蜜桃切成小塊鑲入蛋糕中,最下方是白色團子鋪在底部。

「聖誕樹嗎!」少女的表情如同拆開禮物盒的小女孩,為眼前的驚喜睜大雙眼。然而青年看不透那張隱藏著的笑容。

「你不喜歡聖誕樹嗎?」青年就像是翻滾後沒有被摸的貓,明明自己都做了這些卻沒有應得的獎賞。他心想少女應該會喜歡聖誕節,才為自己臨時發想的甜點做了改造,期待少女會拍照上傳打卡,現在想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累。

「不是!我很喜歡,謝謝你給我的禮物,我終於等到這”聖夜的團園”。」

少女脫下面具,帶著心中喜悅高聲說道。品嘗著苦澀酸甜在口中翻騰迴盪,味蕾得到想像以上的滿足。

「這並不是禮物,這是商品。」青年的聲音在少女聽來像個老賊,縱橫人世數十載的冷血,如此欺騙一個天真孩童。少女放下餐具,晶亮的叉子像是要敲碎瓷盤的悔恨淚珠,少女並沒有哭,雖然氣憤自己又輕信他人,但是這只是利益交換,既然如此就沒有問題了。

「你想要什麼?」少女聲調冰冷,像自南極冰原吹起的風,打響談判的鐘。

「你應該注意到這間店沒有客人了吧,雖然今天是平日,但是這個下午只有我和你在這這間店裡,再這樣下去要倒店了,所以希望你能成為我們的常客,或者宣傳一下。」

青年猜想少女的身分是網美,網美就有可能無意之中看過面貌,又在無意之中消失在記憶淺灘,青年雖然對網美沒有好印象,但又不得不承認這群人掌握著演算法。

「不是要別的嗎?嗯…這件事可以,但是我也要增加要求。」



        青年聽從少女的要求高舉著閃亮的叉子,猶如海神的雕塑聳立於神殿,居高臨下俯瞰信徒,他就這樣與少女對視,直到少女低下頭輕聲道。

「這是”團圓”…所以不能一個人吃。」

「嗯,你可以帶朋友來店裡,本店期待您的再次光顧。」

少女拍著吧檯站起,單膝跪在吧檯椅上,左手扯出青年的領帶,右手握著銀光照人的鐵器,張開粉色的唇說。

「啊~」

「等一下……」青年話說到一半,嘴巴就被填滿。

「”團圓”是不能獨酌的,但只能與…與愛、與可愛的人共享。」少女帶著淘氣的笑容開口,卻逕自滿臉通紅的作結。

青年發揮自身卓越的思考能力,在身體遭受利器突擊時,大腦迅速得出合理推測,在吞下蛋糕後馬上開口說道。
「你是說我只能和可愛的你共享,是這個意思嗎?」

「再見。」
少女道別後就端著盤子,頭也不回地快步離去,向著夕陽照耀的道路前進。

留下困惑的青年,和金色的十字架。

「十字架…畢竟是聖誕節嗎?」

青年收起十字架,想著少女會來取回。

就這樣等待與少女團聚的那天。


————————————————————————
人設圖的部分




創作回應

祁 OWO
看完後,我有好深的感悟——我不懂言情。一開始以為那女生是喜歡男主的妹妹,只是後來似乎不是。好像是一個失去哥哥的女生,來尋求(緬懷)失去的親情,是這樣嗎?中間感覺好文青(當店員也太難),看不懂。
2021-10-16 16:36:34
Der Sehen
你寫了 <悲傷的愛情>,對愛情一事應該比本人更透徹,可以更有自信。

店員不難啦,只是不小心寫成文青(?)
看不懂呀,我的文筆還是不夠。
2021-10-16 20:13:2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雖然不能自己獨自吃,但可以共享,這樣的情景感覺很萌~(*´ω`*)
雖然對少女很殘忍,但這也是事實,畢竟不熟悉的陌生人沒有義務要這麼好,但青年的商業冷漠卻因此完美地呈現出來,與少女嬌羞可愛的樣子搭配起來很萌~(人*´∀`)。*゚+
食品名稱的象徵也很有特色,以十字架作為約定的部分恰巧戳到我喜歡的部分,我想少女會回來的,而且也能感受到青年的態度也為她變得溫和。
謝謝Der帶來的故事,我很喜歡~(≧▽≦)
2021-10-16 17:42:23
Der Sehen
小精靈的評論也每每觸及我的心。

謝謝你的講評,能遇到妳這樣的讀者,我也很喜歡(>o<)
2021-10-16 20:21:17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0-16 17:42:39
Der Sehen
謝謝你!為什麼是神秘人?
要是知道你是誰,我就會早安、午安、晚安的侵入你的生活了。
(那還是神秘好(。口。))
2021-10-16 20:24:17
左木
所以真的是明星嗎OAO
還有、咱完全不會描寫食品,你都寫得不錯 [e32]
2021-10-16 17:54:17
Der Sehen
其實···我不知道,原型是<神的少女>中的妹妹(黑歷史啊啊啊)。我覺得是吧,宇宙起始的星輝。
(請忽視 中二爆發)
因為我是吃貨嘛,尤其是甜點什麼的,做起來太麻煩,就寫成文字滿足自己。
2021-10-16 20:31:57
東堂隼人
青年就像是翻滾後沒有被摸的貓=這句寫的好![e38]
2021-10-16 22:38: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