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常道恢弘,鳴神永恆】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閒談神里與旅行者的感情故事

霜月 紅花 | 2021-10-16 12:00:02 | 巴幣 100 | 人氣 100

*為因應「原神人物誌」將開啟全新系列,本「傳說任務」系列也將持續連載,故將前日舊作進行整理後,於小屋重新發表。
此外,相比於看板用版本,此處亦會新增後記等獨家環節,歡迎重新回味先前的幾篇作品


神里的晚安台詞是這樣的,
「若知是夢何須醒,不比真如一相會。」

這是出自於小野小町一首很有名的和歌,如果對於新海誠名作《你的名字》背景有做過考據的人,想必並不陌生:

思おもひつつ  寝ぬればや人ひとの 見みえつらむ 
夢ゆめと知しりせば  覚さめざらましを

中譯的版本是這樣翻的:

夢裡相逢人不見,若知是夢何須醒。
縱然夢裡常幽會,怎比真如見一回。

對神里來說,旅行者就是魂牽夢縈的那個他,如今好不容易相遇,卻又終將別離,究竟一切的一切,是否仍是一場夢?


對慕名已久的大小姐來說,旅行者是一個既讓她好奇又令她期待的神秘存在。經過實際上的見面及第一幕劇情的相處之後,神里也覺得旅行者是值得坦誠相待的人。
在前半的傳說任務裡,很明顯的能看到神里還是一如既往的在稻妻居民面前呈現端莊而親和、且偶露鋒芒的態度,只有在和旅行者的對話中,可以見到她作為妙齡少女所表現出的矜持與嬌羞。

到了劇情後半,神里讀到了母親的筆記,知道了「椿」這個神秘人物的真相。這段明面上描述的是神里母親作為尋常女子不為人知的一面,實際上是在點出神里她自己。
身為名門望族的高嶺之花,神里如同她母親一樣,都被無形的枷鎖限制著。她希望可以盡可能的親近民眾,但人民仰望她、尊敬她,卻不敢接近她;她想要為了人民,在體制內最大程度的反抗眼狩令,卻因為顧慮到社奉行的大家,只能做出杯水車薪的努力……。

但這一切,都因為旅行者的出現,而有了改變。

在旅行者面前,她可以像一名普通的少女,更加自由地表達喜怒哀樂,儘管用字遣詞仍然不變地優雅而溫婉,但無非已跨出了相當大的一步;另一方面,正如八重神子所說,旅行者的膽識與力量,將為這個沉悶的國度帶來新的生機,讓對抗眼狩令的理想出現了一道曙光,實現神里長久以來的心願。於公於私,在神里的眼中,旅行者都是如此與眾不同的存在,情竇初開的她,自然是一見傾心。


然而,本應譜寫下去的無限美好,那帶有悲劇色彩的結局卻早已注定。

當劇情時間到了晚上,其實就已響起了離別的前奏。祭典最後繪馬的橋段則讓這樣的氛圍做了很大程度的渲染。

神里綾華,社奉行當家大小姐,受人民愛戴的同時,亦肩負著人民的幸福這份沉重的責任。即使對外面的世界再怎麼嚮往,神里也有離不開的理由。
至於旅行者,則是為了尋回血親而遊歷四國。在漫長的歲月中,空與熒之間的羈絆,早已超越了任何類型的情感,他們成為了彼此的唯一,不會也不可能再有其他人的出現,誰也不能阻止旅行者繼續踏上旅途。
就如同唐僧在西天取經時路過了女兒國,即便女王再怎麼不捨,即便唐僧真動了凡心,也避不了最終的別離。一個不得不前進,一個不得不留下。

這樣的事,神里心中是再明白不過。許多人認為神里想為旅行者訂做和服的橋段,是想挽留旅行者的表現,一定程度上當然如此,但我覺得再更深的層面上,或許神里仍有一點小小的心願,希望能在旅行者身上留下什麼,一定程度上屬於自己的記憶,就如同那枚不是任務道具,而是別具一格地可以做為洞天擺設的梳子。

比起擁戴稻妻的文化特產,神里更多的是不只一次地向旅行者表達了對異地文化的嚮往。
她是那麼的努力,想要與旅行者的心產生共鳴。也許心中萌生的情感令她不知所措,但她仍渴望能夠毫不保留的表現出來。
但她亦深知旅行者對旅行的意義與意志是多麼的堅定,因此即便到了臨別之時,明明仍有千言萬語想要傾訴,她仍舊沒有勇氣跨出那一步,仍舊選擇了成全。

最後的最後,在鎮守之森的小徑上,明月當空、溪水潺潺,一切是如此的靜謐而美麗。

一切是如此的適合,如此的剛好。

她止步不前,做了最後的矜持、最後的猶豫、最後的掙扎。

旅行者教會神里的,正是「直面自己的內心」。

於是乎,神里做出了選擇。

踩著輕盈的腳步,站到了小溪的中央,神里再次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轉過身來,臉頰上閃過了一抹潮紅。

「請...」
如果把神里綾華的兩個角色技能敘述照E技、Q技的順序排列,會變成一首短詩:

「晴雲朧月夜,妄執如霧,心野淒迷戀羈旅。
吹雪濡鷺時,積思若霜,胸底思重焉哀憐。」

而這,正是神里月下之舞的最美寫照。
東方文化講求的是「點到為止」,最絢麗的一刻已然留下,傳說任務的最後階段,「願與君同」,也在這裡迎來了尾聲。

神里將所念所想,化作旅行者記憶中的一道「永恆」後,心願已了,
「前面的路,我一個人走就好。」
等到明日的朝陽升起,她仍舊會是那個勤政愛民的白鷺公主,這條漫漫長路,她已下了即使只有自己也要走下去的決心。


「紅爐一點雪」在禪語中有「虛幻、無常」之意,此外,亦用於形容極為渺小的事物。借物喻人,對天地同壽的旅行者而言,這個夜晚或許只會是漫漫旅途中極小的一個點綴。
但對神里綾華而言,這個夜晚既是床前明月光,亦是心頭的硃砂痣,但也如同飄落於暖暖紅爐上的一片雪花,轉瞬即逝。

「滴雫濡羽瞬消無,白鷺踏水何可怨?」

傳說擁有淚痣的人,在遇到命中注定的人後,將要用餘生償還對方生前的眼淚。

你用了一年的時間,等到了和神里綾華的相遇,
但是,旅行者,希望你不要忘記,
神里綾華將會用她一輩子的時間,等待你的歸來。


後記
三個月前的我,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
某個晚上因為失眠而寫下的興起之作,會徹底改變我的巴哈生涯吧...(苦笑)

能成為原神開板以來最火紅的劇情心得之一,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所創下的奇蹟,今後作品能得到的迴響,基本上也不可能複製這樣的成就了。換句話說,我真乃「出道即巔峰」
現在回首看來這篇,考據內容少而分散,大多數皆為主觀的所見所想,以現在我做人物誌對自己文章客觀性與有據性的要求來看,顯然是不足的。不過,或許正是有更多的情緒渲染,才能引起較多人在心理上的共鳴,或許我以後的作品也應該多少往這方面修正才是。

有誰初出茅廬便能嫻熟地掌握創作要旨呢,對吧?

創作回應

米雷利亞
如果不能在旅行者身上留下什麼,凌華可以考慮留下旅行者的什麼例如c開頭n結尾的什麼。
2021-10-16 12:15:34
霜月 紅花
我懷疑你在開車,而且我有證據
2021-10-16 14:18:30
sky兵
用心
2021-10-16 13:20:19
霜月 紅花
謝謝:)
2021-10-16 14:18: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