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之語:遺失的記憶【尖頂帽10】

惑言 | 2021-10-16 05:41:08 | 巴幣 8 | 人氣 74


  這裡離旅店僅有幾條街道的距離,我在逃向旅店尋求支援與自己使用魔法之間掙扎。眼前只有兩個人,他們的威脅性應該不至於勝過七個手持武器的盜魔團成員。但避開三級副巡官的銳利視線的難度更高。那個被他們攻擊的人仍然在咳嗽,咳、咳咳,聲音迴盪不止。那兩人掏出法書,我小心地退後,腦海裡浮出的卻是「陰溝鼠」在貧民窟裡四處逃竄的身影……想不到我竟然也會需要像他一樣,但眼下已無暇他顧。

  無論我是否像隻老鼠,沒做任何準備就轉身背對盜魔團成員無疑毫不明智。「你們要做甚麼?」我大聲說道,聲音稍稍蓋過咳嗽聲,寄望能引來住戶注意。

  「嘖……沒事!」男子掃視四周。已經有幾個住戶從自己家陽台或門口陸續探出頭,一雙雙視線開始投射,照在他與我之間相隔約三棟房子距離的路上。我們三人都戒慎地站在原地,沒有誰拉近或遠離彼此。但他和那個女人肩並肩,手很明顯地搭在法書上,彷彿等待出手的時機。他們倆的身影擋住了三級副巡官,我看不見他──一個念頭興起:或許三級副巡官也看不見我?

  幾乎是立刻,我的左側頸部傳來些微的刺痛,簡直在提醒我不要貿然行動。

  有住戶走出家門與鄰居議論紛紛。「快找醫者!那位可憐的女士看來很痛苦!」

  「這時間哪裡會有醫者?」

  「找那個旅店內的醫者!我上次買她的治頭痛藥,效果奇好!」於是一陣忙亂的腳步與催促聲中,幾個住戶倉皇奔去。然而咳嗽持續著,且越來越衰弱。

  那名男子一見人少了一些,立刻惡狠狠地瞪著我。「妳聽到、看到了多少?」男子問。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毫不遲疑說謊。

  「騙子。」男子咆哮,但此舉只是引來更多的住戶聞言探出頭。「別給我耍花樣,你這個只會偷聽的卑鄙小女孩。在我們還沒有動手之前最好從實招來!」

  女子則瞪視著住戶,「看什麼!你們這群蠹蟲養的!」她大聲咆哮,還不時揮舞法書。「誰要是敢再多看一眼,下一個就是你們!」那些住戶很快縮了回去。至於那些勇敢走出家門的差不多都離開了,只剩那些敢偷瞄幾眼的住戶。這兩個盜魔團成員也被逼急了,我慢慢後退。

  頸部左側刺痛著,我瞥到三級副巡官勒艾森.歐飛崇並沒有解開手中拉弓的動作。如果他要的是證明我沒有像個「雷光」反擊的意圖,我該怎麼做才能擺脫此刻處境?

  答案霎時出現,彷彿一條河自然地載運著靈感匯入我的腦海。那幾乎違反了所有能夠想得到與「雷光」有所連結的法則,卻因為我正好在思考比起「Gerwher」更好的辦法而能想到,否則於她而言,從來就只有念咒一途。我仔細地盯著兩名盜魔團成員的眼睛,他們仍處在戒備狀態,還沒試圖放鬆。我緩緩蹲下,將「電藍葛灰恩」放在地上。它離開我的手掌,彷彿被遺棄般躺在街道上,陽光淡然地照著。

  「這樣呢?」我問,同時雙手朝上,做出投降的動作。

  兩名盜魔團成員驚訝地彼此對望一眼,戒慎地盯著地上的法書。「妳在拖時間嗎?想讓個人幫妳?還是說妳在耍什麼花樣?」

  「我沒有在拖時間。」我說。他們很聰明,至少知道我在拖時間。我瞄了他們背後一眼,三級副巡官拉弓的動作稍稍轉了角度。大勢底定。勒艾森.歐飛崇雖然目光銳利,但果然為人正直。

  女子察覺到我的眼光轉過頭去,突然怔住不動。「拉爾!」她即刻擋在名喚拉爾的男子背後,這時這名男子幾乎還沒有轉過身來查看。同時清晰的一聲逕自飛來,一道銀光乍現──

  啪!像是物體被銳利的刀切穿的聲音爆出,接著飛舞著血花的兩人同時向我飛來。我趕緊抱頭蹲下。一秒後我確認他們已經飛過我的頭頂,我趕緊再站起身來查看情況。兩名盜魔團在我身後的位置相擁倒地,身旁全是鮮血,在陽光下散發著腥臭的味道。他們不斷呻吟,顯然惡化這條原已充滿病痛的街道。

  「菲……洛……」一顆眼淚自他的左眼滑落到他的痣,拉爾翹捲的鬍子吐出鮮血,喃喃著念著女人的名字。這時我才發覺他們當然有名字,是用來稱呼彼此、確認存在的。

  我再轉回前方,勒艾森.歐飛崇緩緩放下法書,一派輕鬆地朝我的方向走來。很顯然我錯了。勒艾森.歐飛崇雖然為人正直,但卻銳利如鋒。

  突然幾道腳步聲自守序廳女子倒下的街道那端傳來,我趕緊拾起法書──不忘迴避血腥味道與銳利目光前去查看。幾名住戶簇擁著瑪斯佳到來,她的銀髮與白袍飄盪甩動,彷彿林中溫和的水瀑令人放心。他們雖然接近了倒下的守序廳女子,但瑪斯佳阻止他們再繼續更近一步。現在那人已經沒有再咳嗽了,卻躺著一動也不動,身上幾無起伏。

  「瑪斯佳!」我呼喊。

  她的目光從守序廳女子身上跳向我,眼裡滿是驚訝。「哈莫娜!妳怎麼在這裡?是餐廳的工作已經取消了?」

  「對。我剛剛回來這裡,事情很複雜──」我的眼角餘光瞄到銳利身影正在接近。事情還沒完!「她身上有守序廳寄來的東西!勒艾森要來了!」我快速說道。

  瑪斯佳甩出法書「薰紫康頓」。「San,Rode,Her,Condon。」她喚出焚爐,一絲藥煙緩緩透出,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我望向另一邊,三級副巡官彷彿發現到什麼不對勁,朝這裡奔來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忍住直接迴避的衝動,那樣做會被懷疑。但焚爐的藥煙簡直不能再稀薄了。我握著法書的手在顫抖,相比之下瑪斯佳仍然冷靜,畢竟她沒有被跟蹤、沒有見到守序廳女子倒地,更沒親眼望著兩名盜魔團成員隨著飛濺的血花倒地。

  但瑪斯佳只瞧了我一眼,就說:「相信我,哈莫娜。」

  三級副巡官的腳步聲疾速射來,幾乎掩蓋了陽光。他繞過我走進轉角。

  接著被一道巨大霧牆擋在外頭,這時所有人連同我,都舉起雙手保護自己的眼睛和口鼻不讓霧氣透入,但仍能聞到藥物的微微刺鼻草味。我能從稀薄的視線中瞧見長髮與白袍身影自倒地的守序廳女子身上移開,右手似乎將某樣東西塞進長袍內側,接著藥霧漸漸散去。緊接著在那之後現出的,是抽出一根香菸,神色自諾的瑪斯佳與一臉不悅的勒艾森.歐飛崇。我幾乎緊張得想要拔腿狂奔,卻只能待在原地,吸進一口反而令我喉頭緊縮的藥霧。

  瑪斯佳喃念咒語,將香菸點著放進嘴裡。「這麼巧,三級副巡官?我在治療倒地的傷患,治療行為應該未擾獅子城安寧半分吧?」她吐出的煙霧,隨著一股怡然的氣息裊裊升上天空。

創作回應

小小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5be95681fa8dcbd4da55c5727de02e57/tenor.gif
2021-10-16 06:57:11
惑言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10/01c6aad1045faa69527908951e8843ea.GIF
2021-10-16 21:02:00
水墨靜
我慢慢後退,(逗號結尾)
他們仍處在,(疑似缺字)
未擾莫擾(疑似多字……)
勒艾森剛登場時講話特別官腔www
2021-10-17 11:24:42
惑言
修正錯字。老實說在想一些副現人物時總是會用一種簡潔的形象去搭配。但主角群們一開始沒有這種想法,感覺會讓副線人物比主線人物有趣。
2021-10-19 22:14: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