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28

葉悠慕 | 2021-10-15 21:45:52 | 巴幣 2 | 人氣 76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28 真相
    葉玦拿好東西,趕忙走出了教室。

    還沒走幾步,就遠遠看到許穎。

    她背靠在樓梯口前的牆上,雙手抱胸,像在等誰。

    許穎身邊沒人,應該是特地獨自出來。

    葉玦停下腳步,感到不太對勁。

    許穎很快發現他,抬頭對上他的視線。

    她微微挑動手指,示意他過去。

    葉玦冒出冷汗,感覺不太妙。

    他沒有馬上過去,但也沒辦法回頭。

    葉玦很清楚,她不會沒事找他。

    紀妍也一直,要他小心許穎。

    看來,許穎或許是知道了些什麼。

    自知躲不掉,他只能硬著頭皮,走上前去。

    事情到了這地步,也只能見招拆招了。

    葉玦停在了她幾步遠,等她說話。

    許穎看了旁邊一眼,好像先確定沒人,才看向他。

    「李子玦……李安庭的親戚,是嗎?」

    她的口氣很淡,但能感覺到涼意。

    葉玦努力保持冷靜。

    他知道,現在否認也沒有用,對話是無可避免了。

    既然許穎獨自一人在這裡等他,就代表她應該沒打算做什麼。

    畢竟,這裡也是學校裡面。

    再怎麼樣,應該不可能對他動手。

    葉玦稍微放下心來,平靜的回:「班長……怎麼突然跟我說這個?」

    「裝傻對我沒用。」許穎冷哼一聲。

    「你的底細,我查得一清二楚了,李勤是你爸,是李安庭的伯父。李安庭死沒多久,你就進來了。」

    「你說,哪有這麼剛好的事?想也知道,你是來查李安庭自殺的事。」

    許穎盯著他,直接拆穿了他。

    「如果是,班長想怎麼樣呢?」

    葉玦沒有動搖,反正她查到的也不是他真實身份。

    只是被發現跟李安庭的關係,那還好說。

    他突然佩服起李勤,事先想得到要用假身份。

    這樣就不會查到他真實身份,招來麻煩。

    不過,就是沒想到,李安庭的事情居然會這麼複雜。

    「沒有想怎麼樣,只是想勸你,不要浪費時間,去查那婊子的事。」許穎抬高了臉,眼神很是不屑。

    「如果我拒絕,班長……想怎麼做?」葉玦忍不住試探。

    他很想隨便應下,先走一步。

    可是,得先知道,許穎到底有什麼意圖。

    不然,許穎真的打算動手,就慘了。

    「我勸過你了,你要繼續找死,隨便你。」

    許穎放下了手,似乎懶得再跟他說那麼多。

    葉玦感到了不解。

    她的態度,感覺就真的只是來警告他。

    有可能嗎?

    眼見許穎就要走人,葉玦叫住了她。

    「為什麼……要來給我警告?」

    「沒什麼啊,不想再看到有人,為了那種人去送死而已。」

    許穎眼神充滿諷刺,就像在看一個小丑。

    葉玦感覺到不太舒服,但還是接下去問了一句。

    「妳……為什麼會這樣說她?」

    許穎那些話的意思,好像是曾經有人,為了李安庭去白白送死。

    「不能說是不是?」

    許穎白了他一眼,口氣變得很不好。

    「她是什麼樣的人,你狗眼瞎了,別人可不是!」

    葉玦馬上意識到,她似乎誤會了什麼。

    想了一下,他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委婉的說:「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也不是很瞭解她。」

    「所以,妳能跟我說,她是不是做了什麼事?」

    葉玦盡可能的表現出,什麼都不清楚的樣子。

    事實上,他也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許穎微微睜大了眼,詫異的說:「你該不會,也是被她騙了吧?」

    「我……我也不知道。」葉玦有些冷汗。

    他感覺知道得越多,李安庭本身就越黑。

    李安庭真的不是什麼好人嗎?

    「哼,她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清純。我也不能跟你說太多,只是想跟你說,不用為了她那種人,害了你自己。」

    許穎避開了他的目光,看向旁邊。

    「知道的話,就最好趕快回去,叫你爸給你轉去別的學校,就這樣。」

    丟下這句話,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葉玦望著她的背影,心情複雜。

    他感覺得出,許穎是真的在勸他,不要再管這件事。

    如果是這樣的話……

    許穎真的有可能是,害死李安庭的人嗎?

    葉玦想不透,但她又確實憎惡李安庭。

    而且,許穎應該知道,李安庭自殺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出於什麼理由不能說。

    沒有再想下去,葉玦走下樓梯。

    現在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

    他走到教務樓,剛好上課鐘響。

    為了避免被看到,他先躲在了角落。

    等確定都沒有人,他才小心走上樓梯,來到二樓。

    凌默的辦公室,在走廊的最盡頭。

    他走到辦公室門前,才想到一個問題。

    門不知道有沒有鎖,而且也不確定,裡面有沒有人。

    不管是哪種情況,都沒辦法順利進去。

    可是,既然都來了,也只能試試看。

    他小心的轉開門把,果然是鎖死了。

    葉玦不死心,又來到窗戶面前,想從外面看進去。

    不過,什麼都沒看到。

    他也沒辦法隨便撬開窗戶。

    看來,只能放棄了。

    而且,都過了那麼長一段時間,裡面真的有什麼,也早就清掉了吧。

    葉玦有些挫敗感。

    現有的方法,想找到什麼,沒那麼容易。

    但是,他也不想就這樣回去。

    他還可以,去凌默的宿舍看看。

    只是,不知道凌默是住在哪一間。

    葉玦走下樓,往教師宿舍的大樓過去。

    教師宿舍門口是開放的,裡面整體跟學生宿舍差不多。

    管理員會待在大廳,管制人員進出。

    想知道凌默住哪間,只能問管理員。

    而且,還要說服管理員放他進去。

    他最不會的就是這種事了。

    葉玦站在門口,感到很苦惱。

    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先問看看再說。

    反正大不了,看情況不對直接跑路就是了。

    葉玦踏入大廳,發現坐在管理員位置上的人,居然是他們的宿舍長。

    這下有點麻煩了。

    宿舍長看到他,不太客氣的問:「同學,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來這裡要幹嘛?」

    「我……來幫老師拿一下東西。」他說出了想好的藉口。

    「拿東西?叫你一個學生?你騙誰啊?你以為我有那麼好騙?」宿舍長放下筆,直瞪著他。

    葉玦穩住情緒,對上宿舍長的視線,淡淡的說:「是那個,凌老師請我幫忙拿一下,他忘記拿走的東西。」

    「啊?你說那個離職的老師?哦,他還有漏東西沒拿喔,不對啊,為什麼他叫你來拿,他自己不會來拿?」宿舍長滿臉懷疑。

    「他有事情要處理,叫我先幫忙拿一下。反正,我剛好也要去校門口找老師。他把我的東西收走,忘記還我了。」葉玦面不改色的編了個理由。

    反正,宿舍長也不會知道是不是真的。

    宿舍長顯然還是有疑慮,拿起了電話說:「你等一下,我要先問看看。」

    葉玦冷汗直冒,有點站不太住。

    不知道她是要問誰,不可能是凌默吧?

    不管怎麼樣,狀況都很不妙。

    他急忙走上前去,想也不想的說:「老師是把東西放在門口忘記拿而已。」

    「我就上去拿一下就好,還是,宿舍長幫我上去拿一下。」

    他只能先找藉口,給自己台階下。

    這樣被拆穿的時候,還可以說是記錯了。

    聽到他這樣說,宿舍長半信半疑的放下電話。

    「上去2樓最後一間,拿了就趕快走,不要在這裡逗留。」

    「好,我很快。」

    葉玦急忙往樓梯走上去,背後早被冷汗沾濕。

    差點就暴露了。

    可是,這樣好像也沒什麼用。

    就算順利找到他的房間,沒辦法進去也不能做什麼。

    葉玦忍不住嘆了口氣。

    不過來都來了,先看看再說。

    他找到了凌默的房間,試著轉開門把,果然也是鎖著。

    葉玦很是無奈,後退幾步,看著那扇門。

    實在很想撞門進去,但以他的力氣根本做不到。

    況且,弄出太大的聲響,也會引來宿舍長。

    他再看看旁邊,也沒有窗戶。

    看來想闖進去,是不可能了。

    葉玦有種無力感。

    真的只能放棄了。

    正要轉身離開,他突然發現門縫下方,好像透著光。

    如果裡面沒有人,應該不可能開燈才對。

    凌默也不太可能忘記關燈。

    想到這,葉玦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想。

    他緊張起來,急忙上前輕輕敲門,小聲喊道:「有人在裡面嗎?」

    葉玦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被發現就完蛋了。

    要是真的跟他想的一樣,那事情比他想像得還要嚴重。

    他又敲了幾下,再把耳朵貼在門上,想看看裡面,有沒有動靜。

    沒多久,一陣腳步聲緩慢的靠近。

    「是凌默嗎?」

    葉玦整個人趴在門上,試著跟裡面的人說話。

    「是你?」

    凌默沉悶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葉玦難掩激動,急忙問:「你沒事吧?能開門嗎?」

    幸好,凌默沒什麼事。

    「我中了言術,摸不到門。還有,你快離開,留在這很危險。」凌默直接趕他走。

    葉玦有點急了,伸手轉著門把,急促的說:「門……門就在這裡,往上摸,一樣也摸不到嗎?」

    他現在只想趕快把門打開,跟凌默一起離開。

    「馬上離開,我不會有事。」凌默的聲音冷了下來。

    「我……沒辦法把你丟著,門把在這裡,聽聲音去摸也沒辦法嗎?」

    葉玦又搖了一下門把,發出些微聲響。

    「離開。」

    凌默又重複了一次,口氣很冰冷。

    葉玦全身一僵,放開了手,險些跌坐到地上。

    他穩住身體,急得冷汗直冒。

    不想就這麼放棄。

    葉玦努力的冷靜下來,只想到一個辦法。

    他再次貼近門,低聲的說:「我去報警救你出來……你先待在門這裡,等我。」

    話一說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感到一陣耳鳴。

    沒多久,又消失不見。

    凌默頓了一下,催促道: 「好,快走。」

    葉玦正想站起來,一抬眼就看到有人,迅速的繞到他背後。

    還沒反應過來,頭就受到重擊,傳來強烈的鈍痛感。

    他一下子沒穩住,直接倒在地上。

    他眼前發黑,看不清站在旁邊的那個人是誰。

    葉玦掙扎的想要起來,但那個人拿出手帕,蹲下身緊緊摀住了他鼻子。

    他只聞到一股氣味,就瞬間失去意識。

    凌默從門後聽到聲響,馬上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緊握拳頭,用力捶在那牆壁上。

    最不想看到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怎麼也沒想到,葉玦會找到這裡,還被逮了個正著。

    他無法想像,葉玦落到他們手上,會發生什麼事。

    葉玦擁有那樣的能力,他們絕對不可能放過。

    有可能會用盡手段控制他。

    這還是比較樂觀的情況,至少短時間內,葉玦的命還能保住。

    但是,也有可能會直接處理掉。

    畢竟,葉玦撞破了秘密,一定是留不得。

    凌默微微咬牙,忍不住焦躁起來。

    他本來是打算慢慢耗到隱言派人來。

    但是,現在不能再等了。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鬆開拳頭。

    凌默摸到剛剛發出聲響的位置,打算透過強硬一點的手段,從這邊出去。

    即使,這樣做可能會對大腦,造成很嚴重的損傷。

    不過,比起葉玦的安危,那一點都不重要。

    此時,他發現牆壁的形狀,好像產生了變化。

    凌默有些驚訝,他後退一步,發現所有的牆壁都在逐漸崩塌。

    他所看到的景象,似乎都在逐漸恢復正常。

    凌默不清楚是發生了什麼事。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言術正在失效。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玦模糊聽見一陣說話聲,逐漸找回意識。

    「我已經回來了,快放了他,我逃走的事跟他無關。」

    他很快認出,這是陳廷的聲音。

    葉玦勉強的睜開眼睛,眼前模糊一片,身體也沒有力氣。

    只能感覺到,他手腳被繩子緊緊綁住,動彈不得。

    他才想起,正要離開去報警的時候,被人襲擊了。

    那個人什麼時候靠近他,他都沒有察覺到。

    他應該要想到,凌默真的被關在裡面的話,附近一定會有人監視。

    結果,他還是太大意了。

    「上頭說,要把他帶回去。」

    這時,另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

    「跟他無關!不是說我回來就不會傷害他嗎!」陳廷著急的大吼。

    「不會傷害他,這是上頭要的人,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居然敢做出逃跑的事。」

    「那是我的事!而且我本來……本來就不是自願的!你們要帶走他做什麼?他只是個普通人!」陳廷更加激動。

    「他不是普通人。他能夠不受言靈影響,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卻沒有回報,而且你敢逃跑,是不是也受他影響。」

    另一個人的聲音沒有起伏,就像複讀機一樣。

    他聽了很不舒服。

    「那跟他無關!拜託你們!放他走吧,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陳廷似乎崩潰了。

    「你還是擔心自己吧。等等44就來了,你看要怎麼跟他解釋。」

    聽完這段對話,葉玦微微顫抖,很難做任何思考。

    應該說,他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

    只是,完全理解不了。

    真的去想,實在太過於衝擊了。

    他完全消化不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