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侯正藍的中學雜談:李老師

格蘭 | 2021-10-15 19:55:54 | 巴幣 10 | 人氣 56

短篇
資料夾簡介
鄉野奇談、生活瑣碎、中二幻想、驚悚恐怖或溫馨感人的短篇小說


侯正藍的中學雜談:李老師



臉書好像是我高中才出現,所以國中同學的好友並不多。

不過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我跟班上同學其實處得不太好。

不能說是被霸凌,應該是說常常被遺忘。因為個性使然所以被排擠。

最近意外看到臉書上一個綽號小白的國中同學已經結婚了。

小白的結婚對象我也認識,叫做信哲的國中同班同學,聽說他們高職考上了同一間國立的機械系,兩個人也同班。

後來陰錯陽差到了大學聯絡後才正式在一起交往。

小白她是我國三考高中衝刺階段,最要好的朋友,原因是我們的成績相近,志願大概也落在差不多的位置,本名叫做嘉瑜,但是因為有著白皙的像是外國人的皮膚,所以我都叫他小白。

當時國中發育成熟的同學都已經成雙成對,談起青澀簡單的愛情,對我來說算是遙不可及的。

當時的我比較臭俗辣,也早有一個偷偷暗戀的同學。

即使感覺到我和小白之間的感情很好,也有其他同學時常「虧」我說為何不跟小白告白,我總是打哈哈地敷衍過去。

畢竟年少輕狂的我心有所屬。

說到小白,我就想到我國一時期的一個故事。

故事裡面的主角應該不算是小白,而是李老師。

傳奇神秘的李老師。

李老師名字叫什麼我已經忘記了,印象雖然模糊,但是大概可以想像是長的有點像花媽類型胖胖女老師,講話非常辛辣前衛。

會忘記她名字原因是他只教了我們一年,就被調離學校了。

國中時期是個怎麼樣的年紀呢。

在我印象中,光是一個分享A片的網址,或是露點的雜誌就會引來國中男生做出誇張狂熱的反應,大呼小叫或是擺出猥褻又中二扭腰的動作。

當時李老師沒收了「張貫忠」同學偷帶來學校的A漫。

「你們這些小孩,這東西高中之後要怎麼看都隨便你們,上課不要拿這種東西出來。」

——這句話為很多早熟的男同學埋下美好的理想。

還有一次印象深刻。

上課內容是木蘭詩。

同學陳傑聖正趴著睡覺,就被當老師點名叫站起來念課文。

「還睡,第三十五頁,叫你念課文啦!」

「喔……」

傑聖就是那種很皮,成績不太好,喜歡欺負人的類型。

他不但沒有反省,反而故意調皮這樣念:「唧唧復唧唧,木蘭當馬騎。」

「才幾歲就想騎女人,如果要看A片騎女人老師有很多DVD,要什麼樣的類型都有,私底下再來找我,不要上課搗亂。」

——這種勁爆的發言,在現在聽起來還好,但是在國中時期彷彿親眼看到彗星撞地球。

應該是沒有人敢私下去跟李老師借吧。

至少當時的我雖然對那些東西也很感興趣。

但是我就是個臭俗辣。

老師對靈異事件也有點涉略。

老師自曝說,她在當老師之前當過乩童,也會幫人家收驚,紫微斗數和各種卜卦也都頗有研究。

李老師曾經跟我說過我的體質很弱,要我晚上盡量不要往外跑。會碰到Keroro學長的事情,大概也跟李老師說的這句話有關——詳細請見雜談中的<吸血鬼>

某次上課的時候,不知道課文是啥越扯越遠,扯到了民間傳說的之後提到了碟仙。

「老師年輕的時候也有玩過碟仙。這種東西千萬不要玩,請神容易送神難,況且碟仙都算是鬼,不算是神……」

Google普及的現在大概查一下就知道碟仙大概是怎樣的東西。

但是在我國中那個年代,算是很新鮮的靈異故事了。

事情發生在國一的下學期,正值孟夏時分,天氣也有點炎熱。

某天下午,連續兩堂國文課課間的下課時間。

有一群男同學在老師宣布下課的瞬間已經以二十馬赫的速度衝到了籃球場。

幾個女同學手挽著手,像是一台重裝型坦克霸佔了整條走廊,直線地往廁所而去。

還能聽到「廁所借過、廁所借過」的行軍進行曲。

對於運動和社交都不太擅長的我。

下課如果沒有去廁所,我總有事情可以做,一個人也可以做得很好的課間休閒。

塗鴉。

我正努力的幫徐志摩畫上超中二的道士服,將那袋橘子偽裝成銀色彈藥,旁邊畫上一台歪七扭八,履帶用星型輪胎代替的詭異戰車。

此時我聽到旁邊座位四個同學正在聊天。

分別是棒球隊的育翔。

長得像是猴子,個性早熟,調皮又中二的傑聖。

後來國三跟我很要好,皮膚白皙卻跟男孩子處的更融洽的嘉瑜。

最後一個是胖子。跟很多青春故事一樣,每個人的青春裡面都有一個胖子。

——不過這個胖子屬於他們的青春裡面的那個胖子,因為我跟胖子不熟。

不知道怎麼聊的,他們聊到之前老師提到的碟仙。

「聽說學校以前是公墓,應該可以叫出碟仙吧?」傑聖大談闊論著校園傳說。

「不然今天晚上偷偷溜進來玩啊!」小白對這種靈異現象也很感興趣。

育翔他說:「可是下午要練球,你們要等我。」

胖子忙著分屍上一節下課從福利社買來的十元巧克力夾心麵包,但是對此行動也很有興趣。

故事開端很像是一群國中小屁孩偷玩碟仙,這種浮濫的靈異故事。

但事實上不是,聽我繼續說。

上課鐘響,在李老師的催促下每個人才肯乖乖就位,那幾個打籃球打到忘記時間的同學也被叫去教室最後面罰站反省。

滿身大汗弄得教室很臭,是我當時唯一的感想。

正常上課的時候,那四個同學就開始傳紙條討論玩碟仙的事情。

紙條不是那種小小張的紙片,是整張信紙,寫完內容才折成方狀或愛心的形狀。

——話說現在的國中生還傳紙條嗎?還是都改傳LINE了。

紙條傳啊傳的,就傳到老師眼裡。

李老師背對著黑板,卻像是千里眼一樣。

她折斷了粉筆。

「這邊用了擬人法……陳傑聖,拿著紙條上台來。」

陳傑聖皺著眉,一臉呆滯地被叫上了台。

李老師睹了一眼紙條的內容,八成是打算叫他唸出來。

「之前不是說過上課傳紙條就上台唸出來。」

「我嗯……」陳傑聖很皮,但是面對這種公審,他還是支吾其詞。

所有同學雖然沉默,但是都是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

尷尬了快五分鐘,李老師還是給了傑聖台階下。

「四個筆跡四個人,這四個人放學來我辦公室。」

那四個人,就是育翔、傑聖、胖子和小白。

故事的後續直到過了兩年我才知曉。

*

考高中的那段歲月,我跟小白感情不錯,傳紙條改成了傳空白作業本。

聽小白說到那件事情的後續,李老師親自帶他們晚上在學校玩碟仙。

還真的成功了。

玩碟仙的紙上寫了很多用來判別問句用的字。

ㄅㄆㄇ的注音符號、英文A-Z、是、否、不知道、歸位、數字0-9這些內容。

李老師也放給他們自己去問,喜歡問啥就問啥。

後續由老師把碟仙請回之後把東西帶走燒掉了。

還帶他們四個燒了很多金紙和拜了一整包的零食。

——印象中老師好像有請全班吃零食喝飲料這件事。

對此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哪有這種老師啦!

我有問小白,那天玩碟仙問了哪些問題呢?

大概就是A喜歡B、B喜歡C、C喜歡D這類的話題。

除此之外小白也只記得了一些。

育翔未來會不會繼續打棒球,碟仙回答:「否。」

胖子未來會變成什麼,碟仙用注音回答:「警察。」

小白問了考不考得上國立學校,碟仙回答:「不知道。」

傑聖很皮,當著其他三位同學和李老師的面問碟仙,小白以後會跟誰在一起。

後來才發現碟仙說的還蠻準的。

因為當時碟仙回答的內容是「不知道、Mate」,這種模稜兩可的內容。

——小白和信哲考上了同一間學校,以至於後來過了幾年後交往,爾後結婚。

我想李老師並沒有帶他們玩碟仙這種危險的遊戲。

而是神秘的李老師私底下幫他們卜卦演了一齣玩碟仙的戲碼。

創作回應

格蘭
我有問阿藍,參與碟仙後來那些人怎麼樣了,他說:育翔高中之後就沒打棒球了;胖子後來變得很帥,真的當上了警察;傑聖我就沒聯絡了。
2021-10-15 23:00:17
等等,原來故事是真的嗎?
2021-10-16 02:11:31
格蘭
人物都是我國中同學的化名,事件也經過改編跟時間線做過處理,算是80%虛構唷 XD
2021-10-16 12:19: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