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8──返秦(四)(慕容蘭:你知道我父親是誰嗎?

火火 | 2021-10-15 18:22:16 | 巴幣 0 | 人氣 20


58.返秦(四)
慕容蘭:你知道我父親是誰嗎?
  
  「怎麼了?」慕容蘭奇怪地問,「上來啊,這車廂都是我們的。」
  跟著上來的除了他們的四人,還有幾個從慕容本家派過來的家僕,他們似乎是自降一階,把馬凡三人認成是慕容蘭的座上賓,態度非常恭敬。從之前大典的情況來看,也的確如此。
  馬凡不再看爭先恐後撕扯起來的人潮,跟著慕容蘭上了車,車廂內雖然不如現代化的設備舒適,但是椅子軟墊跟桌子也有,甚至還有四人用的睡鋪,比他想得還要寬。
  「車程大概是五天左右吧,可能會更長一點。」慕容蘭語氣有些不悅,「得看這群窮鬼能不能消停點。」
  因為超過負載,所以火車就算啟動了,也是窒礙難行,馬凡見速度不快,偷偷將頭伸了出去,愕然地發現居然有人爬上車廂頂,火車內外密密麻麻都是人。
  「這很危險吧?不是說不管什麼班次都能搭嗎?即使這樣還要爬上來的意義在哪?」馬凡不能理解,「這班沒搭上,等下一班不就好了嗎?都有買票了。」
  就連慕容蘭的僕人都能住自己的車廂,就在他們後一節。
  「有些人是因為趕時間,有些人嘛,是因為再不抓緊跑就會被抓到偷渡。」慕容蘭聳肩,「何況每一班車差不多都是這種狀況,要想等到空位是不可能的。而且平常的時候,每天也就只有三班列車。」
  「驛站沒有控管票數嗎?」馬凡更困惑了,照他的思想,哪怕火車發行了無限制搭乘券,也應該會有一個上限控管,避免壅塞才對。
  這裡又不像他那裡的古代真的得飛鴿傳書,寄一封信得用上大半年,而且火車問世的時候,人潮也沒有這麼扯的……
  「驛站為什麼要控管票數?」慕容蘭奇怪道,「他們負責賺錢就完事了。」
  馬凡啞口無言。
  這時,火車外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連帶著他們的車廂劇烈搖晃,李舟踉蹌了一下,沒摔。謝君憐站得穩穩當當,順便抓住了馬凡,兩人都沒倒。
  只有慕容蘭因為重心不穩,一屁股跌在地上,又跟著地板左搖右晃,爬起來的途中又摔了回去,氣得他乾脆就坐地上不動了,等到晃動平息後才站起來,臉色極差:「去看看外面怎麼回事,那群窮鬼吃錯藥了?」
  馬凡往外探頭,又被謝君憐提溜了回來,不過眨眼間他已經完成任務了:「阿迪爾好像上來了。」
  像是藤蔓纏緊火車的人潮少了一半,剛剛的晃動可能就是阿迪爾使用異稟所致,他都能把地底的異獸翻出來了,把普通人掃下車輕而易舉。
  「運氣不錯,有個清掃者。」慕容蘭一甩長袍,找了個椅子坐下,「清掃者是指那些會把人踢下車的乘客,藉由減少人數讓自己坐得舒服點。」
  馬凡:「……」這什麼人吃人的世界?
  太不文明了。
  「你不能用你理性的思維,去判斷這個世界。」謝君憐輕聲道,「還有,頭手不要伸出車外。」
  馬凡被教育了也不生氣,他巴不得謝君憐多講點話,不然總感覺怪生疏的,明明都是生死相交的夥伴,謝君憐卻變得越來越寡言,好像跟他們越來越疏離似的。
  馬凡下意識忽略了謝君憐說過,返回大秦後他就不會時刻都待在馬凡身邊,給予解答了。
  李舟見只有他們四人,便讓小青出來放風,牠最近學會一項特技,那就是可以黏在天花板或是牆壁上,這樣也挺好的,躲在牆壁上的話,遠看只會以為是個雕像,不至於嚇到人。
  「應該要叫個女人來助興的。」慕容蘭一時間有點無聊,隨口道。
  李舟翻了個大白眼:「你除了錢之外,腦袋就只有女人嗎?」
  「這可是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慕容蘭說,「沒錢,你哪裡能吃到油蔥大蝦?」
  看來慕容蘭已經找到忽悠李舟閉嘴的辦法了。
  李舟撇嘴:「我也可以自己賺。」
  「照你的賺法,你賺到猴年馬月都沒我一個月賺得多。」慕容蘭說,「教你一件事,做生意就是要搶快,維穩,源源不絕。」
  「你是指搶女人要快?」李舟疑惑地問,「你們不是做青樓的嗎?」
  「別說得我家好像土匪。」慕容蘭臉黑道,「全大秦就我家能提供那些賣身青樓的女子小倌足夠舒適安全的環境,多少人想把自己賣進來還被踢出去呢。」
  「舒適安全?」李舟很迷茫,「都是青樓了,哪來的安全?」
  「真沒見識,你不知道很多蠢材仗著自己有幾分錢就把自己當大爺,鬧著要見頭牌一度春宵,老鴇攔著反而挨打嗎?」慕容蘭自信又驕傲地說,「只有我家能把這些奧客打出去。」
  李舟仔細瞧了瞧慕容蘭,更加困惑:「仗著自己有幾分錢就把自己當大爺的,你不也是嗎?」
  而且大爺得十分極致,剛剛都敢使喚馬哥哥了。
  「傻瓜,別把我跟那些蠢材相提並論。」慕容蘭挺了挺胸膛,「我家可是慕容家。」
  「知道,大秦第二家嘛。」李舟隨口一句,慕容蘭臉又黑了。
  「別提楊家。」
  「我又沒提。」
  「大秦第二是你先講的。」
  「講了又怎樣?慕容家確實在楊家後啊。」李舟心直口快,小青從天花板上滑了下來,乖巧地立在李舟背後,變成了跟人一樣大的大小,瞇著眼對慕容蘭吐蛇信。
  這就是人仗蛇勢吧。
  慕容蘭憤憤閉嘴,轉了話題:「好吧,既然是我提起的楊家……你們對異稟武器不熟吧?」
  「沒用過。」李舟說,「不過我看過別人用過。」
  馬凡頓了一下,李舟說得應該不是他吧?他眼鏡的祕密除了謝君憐外,誰也不知道才是。
  「那也不算。」慕容蘭說,「總而言之,一個異稟者是可以使用多種異稟兵器的,所以你們到時候使勁地挑,合約上沒有寫明你們只能拿一把兵器,所以只要是有感覺的統統拿回來。」
  馬凡:「……」看來慕容蘭之前那麼高興,還有坑了楊全這一層因素在。
  「不是一個人只能使用一種嗎?異稟武器只有異稟者他們自己能用啊。」李舟說,「而且我又不是異稟者,你讓我去拿異稟武器幹麻啊?」
  照李舟的標準,他不會噴火也不會騰雲駕霧,跟大典選手相比差遠了,所以他不是異稟者。
  「多要幾個防身。」慕容蘭說。
  但馬凡覺得慕容蘭其實最想要的是想給楊全狠狠削一頓,防身與否反倒不那麼重要——畢竟這裡除了謝君憐,武力值最高的就是李舟了,誰能扛得住巨蛇冷不防的一口吞呢?
  李舟不再跟慕容蘭廢話,跟著馬凡開始學習識字,他雖也認字,但是沒幾個,光是大秦文的合約都看得哩哩剌剌,這樣可學不了醫。
  馬凡在教李舟的時候,慕容蘭盯著謝君憐,納悶自己為什麼老會忽略一個人高馬大的大男人。
  尤其還是直接認出他家傳家寶的人,照理來講,他不可能忽視得這麼徹底啊。
  難道是在苳菊被捕傷了他的腦子?
  「咳咳,謝兄,偺們似乎也沒說過幾句話,趁著有時間,不如來聊一聊?」慕容蘭試探道,「比如,你認識家父嗎?」
  這是他唯一想得到的合理解釋。
  「知道慕容槐。」謝君憐神情淡淡,在慕容蘭準備順著下去談的時候,又補了一句,「但是不認識。」
  一心二用的馬凡無奈地想,謝君憐又把天聊死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