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40 :事情果然沒有這麼順利 (2)

十三屋 | 2021-10-15 16:00:02 | 巴幣 0 | 人氣 18




>>繼續播放;

>>Time:E2020/04/27,07:40 a.m,,地點:美國雄聯合總部地下10樓 ,鏡頭擷取:「目標」隨身攝影機:


我將雙手底在他的太陽穴上.——

片刻,我便進入他的思想之中,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像潛入大海之中,人的意識宛如水壓般的強烈月深就越難往下,且我也不能用蠻力硬闖,不然下場會把它變成植物人

我奮力的向下游,我盡可能的加速進程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我向下的期間突然路途順暢,像熱刀子切奶油似的被水流順勢往往下拉,且順利的進入意識深處....

一切的流程過於順利,之前我侵入武裝部隊的時候都沒有這麼順利,這感覺....是有人刻意在歡迎我進入


抵達目的後,我睜開雙眼盯著這裡的一切,用一句話說明的話就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助可奇怪了,一般來說這裡應該充滿著自身思想所具現化的東西才對

在我疑惑的同時,四周的黑暗裡突燃亮起一到紅光,一開始他還在我的遠方,不過數秒內就已經移動到我的前方,這個「紅光」簡直就是一顆太陽只是沒有那樣的亮度與問度,它圍繞著我繞了數圈後停下,似乎對方正在觀察我

看來這個紅球與洗腦拖不了關係,為了盡快解決現狀,我試圖跟它溝通,不過....


「讓我們看看是誰來了?」那顆紅球用著沉穩中年男子的聲音搶下了話語的先機

「你是誰?」

「『我是誰?』喔,當然了,你當然會這麼問,很抱歉,我們竟然如此這麼早就碰面」

「甚麼意思?」對於他的話語我十分不解,它的話語中甚至再隱瞞一些事

「我實在沒有想到這副軀體那麼難操控,果然智力愈低的人更不適合我」

「你想說,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

「很多人常說,愈是被看不起的人就會做出愈出乎意料的事,這個人腦子雖然不好,但他竟然無意識著操控自己的身體,不時的脫離我的控制,而且出乎意料的竟然讓你如此的順利穿越了進來」

聽完他的說明,我這才知道原來不適他再邀請我,而是奧普的身體自發反射的讓我進來,我只能說,不愧是選為十超的男人

「果然阿,不是所有十超都能控制的」

「等等?你控制了所有十超?」

「唉呦!我不小心說得太多了」

儘管對方說著像是說漏嘴的台詞,但語氣上卻毫無波瀾,也就是故意說出這個情報

「既然你是幕後黑手的話,那麼就請你出去吧」我一邊舉起手一遍瞄準對方

「這道是沒問題,反正我本來就快控制不住他了」

話才剛說完,我便發動能力,發射出了無數的射線不停集打著紅球,他沒有做出任何抵抗,任由我把他打成有如月球表面坑坑巴巴的

數秒後,紅球的大小就只剩手掌那麼大,它在整個過程中沒有發出任何慘叫或是反抗,似乎毫不在意,在我給它最後一擊之時,我問向它

「你到底是誰?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沒有了,這是一場華麗的演出與棋局,而且這也才只是我剛開始的幾步而已,擬將陷入得更深,你陷入得更深只會讓我變得更強罷了,至於我的身份?等整齣戲演完你就會知道了,而我就是整部劇的導演!」

讓它說完,我一把將紅球捏碎,隨後我的身體感覺到一陣的浮力,看來奧普醒了過來身體正在將我排出,我隨著浮力回到了現實.....


>>切換鏡頭...;

「搞....搞什麼啊?」奧普惺忪的摸著後腦杓爬起,伴隨而來的還有莫名的頭痛,對於他來說自己本ㄍ在醫院的,怎麼意識過來時就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奧普先生,你起來啦!事況緊急,我就長話——」

見他已經脫離操控,我原本想簡短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但我忘記在進入他的意識之前,殘傷就已經常我衝了過來,然而在人的腦子中,死考的速度與現實流動的時間不一樣,也就是說當我進入腦內解除洗腦時,在裏頭的體趕時間是數分鐘,在現實只有零點幾秒而已

所以忘記切換時差的我,結結實實的吃了他往我面部的一拳


「噗——」

「嘿!老兄你在做什麼?」奧普見狀連忙朝著殘傷問道

「執行...任務...」

「任務?什麼任務?嘿!老兄,你能不能解釋這一切發生甚麼事?我只記得自己人在醫院,下一秒我就在這裡了,然後,我是不是有去過白手套的事務所阿?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奧普繼續地問下去

「等一下!奧普先生,你先不要靠近他,他現在....」

話還未說完,奧普就遭到跟我一樣慘的遭遇,吃了一發面部重擊

「是被遭控著....」

「老兄——你這樣很不優喔」奧普就像毫髮無傷似的在一次爬起

「執行...任務」

語畢,殘傷還想繼續襲擊,而奧普見狀也立即反應的掏出武器準備進行反擊,而我看見兩人的行動時,我選擇....

站在兩人的中間

「硬化!」

我迅速的到中間,強化自己的身體硬是接下兩人的攻擊,幸虧我急時強化自己的身體不然一般人早就立即身亡了,奧普當下還沒反應過來,等他回過神來時還以為自己犯了回不了頭的錯誤,但看到我毫髮無傷時他立即芳下心來又感到詫異,又騎士認出我時更加的驚訝


「嘿!你是那個...」

「對,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我長話短說,殘傷被別人操控了,我要找出幕後黑手,所以來幫我」

「你要我怎麼信任你?我怎麼知道你才不是那個幕後黑手?」

「你以為是誰幫你解開洗腦的?」

「喔對!你說服我了,那我就暫時相信你吧,暫時」

「隨便你」

了解完立場的同時,殘傷一邊衝了過來,而「暫時」站在我這邊的奧普提起武器瞄準,這次他準備使用著獵槍還擊,不過在這邊我想提醒他一下


「別,不要用槍」

「為啥?」奧普突然看著我問道,他對於我這個問題感到疑惑

「難道你忘記他的能力了嗎?只要他受的傷越多他就會越強」

「喔對,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

聽完我說的,他恍然大悟了起來,在殘傷撞擊的那一刻,他急忙切換武器,將槍換成一根長棍,隨即改變站姿,然後往側面擊打,但也沒有用力攻擊,而是借力使力順著他的作用力方向他往後面倒去同時又不傷到我們


「現在我們要怎麼辦?我可沒辦法一直這麼持續下去」奧普朝著我問道

「拜託!你就只會問我嗎?動一下你的腦子」

「你覺得我的能力看起來能解決這是嗎?何況對方是殘傷,跟我的能力鎮的不相容阿」

「哀——你真的是....想辦法讓我能碰他的頭就行了」我不禁皺起眉頭回道,對於他的想法我真的感到無語

「直接這樣說就簡單多了!」

知道該如何做的奧普,再次提起他的武器,當殘傷再度想要爬起之時,他直愣愣的扔出標槍,硬生生地插在殘傷的面前

「你丟歪了!」

「我才沒有,我又不能傷到他」

「那.....重力!

隨著我瞳孔一閃,殘傷的身軀突然緊貼於地面上,甚至地面因他而裂開,這可是當然了,我可是施加了300公斤的重力在他身上


「幹的好!」

當奧普稱讚完之時,他從身後的包包內拿出跟多的伸縮式標槍,接著一躍而起道了半空中,隨著他側身翻轉,一支支的標槍依序的從他手中射出,不過像是扔歪般的都落在殘傷的身體周圍,這看似扔歪的操作實為刻意為之,互相交錯的標槍正好卡住殘傷的身體,在奧普將落後,在迅速的道殘傷的背上,緊緊扣住身去與標槍,使而控制殘傷的行動

「趁現在!」

在奧普的提醒與壓制下,我趕緊跑到殘傷的面前,然後將雙手放在他的太陽穴上,我又再一次進入腦海之中....


>>切換鏡頭...;


我再一次來到這沉沉的腦海之中,在裏頭的感覺真的跟深海潛水一樣,我依照剛剛的步驟繼續往下游去

這一次或許因為不像奧普那樣的身體體質,所以下潛相對困難了許多,這次我加大馬力力度控制再不會傷到他的地步,我漸漸的下游了下去....

最終我抵達了目的地,殘傷的潛意識空間

第一眼看相這裡時我看到這裡是某一種辦公室,應該是美國雄聯合總部的其中一個辦公室,
先不管那個了,先找到本人再說

邁步走向辦公室中唯一的門,一打開就見到殘傷本人背對著我捲曲身軀坐在地上,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他頭上有一個微弱的燈光

我緩慢地靠近並輕輕拍他的背.....

「殘傷先生,我就長話短說了,現在大家都有危險,我需要你趕快清醒過來....」


當我才剛說完,只見他的頭轉了過來,然後像整人玩具般似的頭部飛了出去

當下,我真的被嚇傻了,這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有著什麼樣的腦袋,原來殘傷外表是那樣,結果腦子裡想的是這些東西啊

「搞什麼阿......嗯?這是什麼?」

那個像整人玩具般的殘傷身體脖子的斷切面有東西,我伸手進去撿,是一張字條上面寫著——


「你該不會認為所有事情都可以那麼順利的吧?」

唸完字條的瞬間,我身邊的牆壁紛紛升起,應該說整個房間被拉了上去,我也跟著往上一看,我這才驚覺到原來我頭上有一堆類似的房間高高懸掛在空中,而我剛剛所站的地板也變了一個樣,全數都變成木製地板,左右兩旁還有著紅色布幕,我所在的地方簡直就像——

一個劇場

在我疑惑的同時,不遠處不知何時慢慢出現鼓掌聲,由小慢慢變大,我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我的前方也不知不覺地變成碩大的觀眾席,但沒有人坐在觀眾席上

除了一個人以外

一個充滿紅光的人型在我正前方遠處的座位上不斷地拍手著,紅光遍布他全身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特徵存在,但我很清楚,他就是那個紅球

「好劇!好劇!雖然表現有待加強,但事情總不會按照你的計劃完美順利的」

他用著宛如評委的聲音向著我說道,此時此刻就是要讓我明白一切都在他的預想之內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什麼都不會做的,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這一切都還在我的掌控之中,我所精心的劇本可不是那麼簡單的構造,而且......我絕不讓人打壞我的劇本!」

「我不管你是誰,我阻止過你一次,那就還能在阻止你一次」說完,我再次舉起手,欲再重複一次同樣的步驟

這一次,對方依舊無動於衷,他繼續坐在座位上,只見他冷冷地說著:

「是嗎?」

話音為落,他打了個響指


>>切換鏡頭中...;


「搞......搞什麼,我回來了?」我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確認自己是不是還在意識之中,不知什麼時候,我已經回到了真實

「嘿!小老弟!你事情有沒有辦好阿?他怎麼還這麼激動?」奧普一邊壓制一邊詢問道

「等等,我還在釐清一些事情」


還沒回過神來,我們的腳底下就已經出現了傳送門,一切都來不及反應,我們三人就這麼落入送門之中.......

在墜落之前,我似乎能聽到有人在與我說話


「劇情還沒結束......還不能休息喔......」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