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14章 遵循命定悖論的系統

謎猴兄弟 | 2021-10-15 14:55:19 | 巴幣 0 | 人氣 30


    2001年4月5日晚上十一點,李子因又看了一些李憶良日記的其他內容,發現自從那次穿越之後,李憶良再也沒有用過手錶。因為李憶良在1927年待了八天,所以李子因剛拿到手錶時,時間停留在1927年的1月8日。闔上日記後,李子因躺在床上,心中不停地歸納出對於這支手錶的心得。首先,這支手錶的時間,只能往後調,無法往前轉動。其次,每個戴上手錶穿越的人,都會遇到無臉男子,只是這個無臉男子的「裝扮」、甚至是「武器」,都因人而異。不過,這個無臉男子的「目的」到底是甚麼?就有點讓人摸不清了。你說他是敵人,可是平常時間,它除了嚇嚇你,好像也沒做什麼。但朋友是絕對說不上,因為它會出手傷害你,不過幾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別人看不到無臉男子。
    李子因仔細地推敲著:「假設,老院長與我遇到的無臉男子,都有著同一套行為模式。也就是說,它們都遵守著同一套邏輯。那這個邏輯是甚麼?是不能殺人嗎?嗯…可能是,因為它阻止老院長殺日本兵。那救人可以嗎?我在船上救了一個小男孩,那次沒事。後來救了江大哥,還改變了歷史,那次就死得很慘。所以,到底是能救人,還是不能救人…」
    突然間,李子因像是想到了甚麼,在床上跳了起來:「無臉男子的行為模式,不是能不能殺人、救人的問題,而是在…維護…歷史的發展?」李子因坐在床上,比手畫腳的自我解釋道:「我救了那個小孩,無關歷史的大洪流,又或者說,那個男孩本就命不該絕,所以我沒事。但是救江大哥的那次,我改變了歷史,所以出事了。」李子因又繼續琢磨道:「老院長殺了日本兵,也是改變歷史,所以出事。那…為甚麼老院長不能接觸小蛋頭呢?老院長總不可能傷害小蛋頭吧!」突然,像是有一道閃光通過腦袋,李子因恍然道:「這不就是…命定悖論!無臉男子遵循的,就是命定悖論?」
    所謂的命定悖論,或稱命運悖論,其內容有點類似於祖父悖論。簡單的說就是:「如果自己返回過去,將其祖父殺死,那麼自己的父母就不會出現。隨後,自己也會消失在歷史中。既然自己消失在歷史中,又怎麼回去過去,殺死自己的祖父?」這樣的解說,看似饒舌,實際上用簡單的一句話來概括,就是「時光旅行者,絕對沒有辦法,回到他父親出生之前,殺了自己的祖父。」所以別說李憶良對小蛋頭毫無惡意,就算是李憶良存心殺了小蛋頭,在無臉男子的保護下,也絕對不可能辦到。
    李子因繼續用手指敲著自己的腦袋:「無臉男子如果是遵循命定悖論,是在維護那個世界不被穿越者破壞,導致歷史因此改變,所以,或許可以稱它為時空管理者。」這樣解釋起來,李子因覺得好像有點道理,因為,那個醜陋的傢伙,不時出現嚇唬你,好像是在警告你,不要亂搞導致歷史發生大改變。接下來,李子因想到李憶良被無臉男子殺了之後,再次回到1927年,竟然沒人記得李憶良了?
    「十二爺或柳姨應該不會假裝不認識老院長,因為完全沒必要。如果按照前面的推論,也就是無臉男子遵循命定悖論,那麼被無臉男子除掉的人,他遺留下來的一切痕跡,就會完全被抹除!」這一點李子因還不敢確定,不過即將可以證實,因為自己救了江春泰時,也被無臉男子殺了。最後,李子因還是搞不清楚,倒數十年的用意到底是什麼?是要完成甚麼任務嗎?還是要尋找什麼?還是…。
    2001年4月6日早上十點零八分。李子因難得一夜無夢,早上起床時,終於覺得精神飽滿,正想著要出門吃些甚麼時,歐志揚打電話來了。「子因,今天放假,爽喔。」李子因驚訝道:「你真的偷偷記下我的班表?接下來,你不會是想找我出去吃飯吧?」歐志揚道:「完全命中。」李子因驚呼道:「再接下來,你不會是想向我表白吧!」歐志揚罵道:「去你的,到底要不要來?」李子因道:「當然,時間?地點?」
    下午四點四十分,老地方咖啡廳,李子因喝了一口咖啡,笑道:「我才說,我的行蹤怎麼都被你掌握得清清楚楚,原來是有內奸。」歐志揚回道:「什麼內奸,等一下被嘉馨聽到,她不揍你才怪。」李子因急忙四周看了看,問道:「怎麼,嘉馨會來嗎?」歐志揚點頭:「會,但不是現在。我跟她說,找你跟子因,三個人吃晚餐,她答應了。」李子因點頭:「你提前先找我出來喝咖啡,莫非…。」歐志揚從口袋掏出一張照片,遞給李子因。李子因看了一眼,罵道:「媽的,大白天的,讓我看這種照片,等等怎麼有胃口去吃晚餐?」原來,照片上,是一個男人的屍體。歐志揚說:「那個卓成孝…,就是手腕有毒蛇刺青的傢伙…」李子因指著照片問:「死了?」歐志揚點點頭:「但,我們懷疑,是『被自殺』!」
    李子因追問道:「怎麼死的?」歐志揚說:「注射氰化物,死前留有一封遺書,說自己嗜賭成性,留下一大堆債務,為了避免牽連家人,所以選擇自殺,希望債主放過他的家人。」李子因喝了一口咖啡,說道:「這封信的筆跡你們也追查了,的確就是這個卓成孝的筆跡?」歐志揚說:「沒錯,他的真名叫做胡東順,的確是護理人員,但是染上賭癮,所以我們懷疑被人控制了,但是…。」
    李子因追問道:「但是怎麼樣?」歐志揚沮喪的說:「線索斷了,現場沒有打鬥痕跡,沒有其他指紋,沒有其他可疑線索,連遺書,都是胡東順自己的筆跡。」歐志揚懊惱的抓了抓頭,說道:「楊晉新將軍的死,或許沒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了。」李子因搖頭說:「未必!」歐志揚疑惑的問道:「未必?難道說,你還有其他的辦法?」李子因笑著說:「辦法我沒有,不過可以想像,他們還會出來犯案的。」
    喝了一口咖啡,李子因說道:「這是一個手法很細膩的犯罪集團,楊晉新將軍的死,他們至少就掌握了兩套計畫。首先是炸掉座車,但陰錯陽差,楊將軍沒有死在車上。不過,他們居然在半年前,就開始籌畫,安排人員到救護車公司,如果第一方案不成功,還有第二方案。這種縝密思考與布局,老實說,令人不寒而慄。」歐志揚點頭:「的確如此,可是你怎麼肯定,他們還會犯案?」李子因說:「我認為,如果他們跟楊將軍有私仇,以他們如此高超的手法,大可以不知不覺幹掉楊將軍,不需要如此的高調。他們這樣做,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在警告警方,這只是開胃小菜,後面還有一盤主餐…!」
    晚餐時間,三人來到一間高級的法式料理餐廳,趙嘉馨拍手歡呼道:「哇,好有氣氛的餐廳喔,這應該很貴吧,會不會,把你吃到破產?」歐志揚開玩笑說:「我跟這間餐廳的老闆有點交情,他答應,讓我分期付款。」李子因賊笑道:「看來這次黑仔下重本了,嘉馨,我真要好好謝謝你呢!」趙嘉馨疑惑不解:「明明是黑仔請客,你為甚麼要謝我?」李子因笑說:「如果不是你,這傢伙這麼小氣,大概只肯請我去吃拉麵吧。」說完,趙嘉馨哈哈大笑,歐志揚的臉上再次閃爍著一絲尷尬。
    侍者帶著三人來到座位前,這是一張四人座的桌子。趙嘉馨先是挑了一個位置坐下,李子因則坐在趙嘉馨的對面,歐志揚看著兩人已坐定,便在李子因身邊坐了下來。李子因瞪著歐志揚道:「你幹嘛坐我旁邊?」然後用眼神示意,要他去坐在趙嘉馨身邊。從小到大,李子因總是把最靠近趙嘉馨的位置,讓給歐志揚,今天也不例外。但在以往,趙嘉馨對於李子因的這種行為,總是或明言或暗示的表達抗議、不滿甚至難過。不過今天,趙嘉馨竟然反常的拍拍自己身邊的椅子,要歐志揚坐過來。此時的歐志揚,除了閃爍著一絲尷尬,還滿臉通紅。
    主菜已經上桌,三人有默契的點了不同口味的菜色。因為,可以拿一些自己的食物,去換其他兩人的,這樣,就可以吃到三種口味的菜色了。歐志揚心不在焉的吃著食物,因為他覺得,今天趙嘉馨有點反常。怎麼說反常呢?以前三個人出來吃飯,都是李子因與趙嘉馨聊著醫院的事,而歐志揚在一旁默不作聲。但今天,趙嘉馨突然對歐志揚的工作格外有興趣,不停的問這問那,反而是李子因在一旁默不作聲。然而,最讓歐志揚捉摸不透的是,就在剛才,趙嘉馨誤吃了一口辣椒,辣得眼淚直流,但杯中的白開水卻喝完了。歐志揚原本想叫侍者來加水,但趙嘉馨卻拿起歐志揚喝剩一半的水,問道:「你的嗎?」歐志揚點頭後,趙嘉馨居然一口氣喝完了。要知道,之前趙嘉馨雖然一直把歐志揚當哥們,但有些事情是防守的很緊,例如身體碰觸、牽手、直接或間接的…交換口水!
    晚餐後,三個人在公園散步。此時,趙嘉馨走在前面,對著公園裡的花讚不絕口。歐志揚則在後面,對著李子因小聲地訴說著,今天趙嘉馨的種種「怪異」之處。李子因只拍著歐志揚的肩膀,笑著要他別想太多。四月的台灣,天氣變換極快,轉眼間,遠方天空已經聚集烏雲,有隆隆的雷鳴聲。李子因說:「看起來快下雨了,我們回家吧。」歐志揚點頭說:「好啊,我開車送你們回去。」李子因搖頭說:「這裡離我住的地方很近,我散步回家就好,你還是送嘉馨回家吧。」如果是以前,有這種與歐志揚獨處的機會,趙嘉馨一定會拒絕,說是搭公車回去就好。但是今晚,趙嘉馨竟然點頭答應,讓歐志揚送她回去。只是,誰也沒注意到,趙嘉馨眼中的一股酸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