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5. 英雄的信念(1)

青小豆 | 2021-10-15 09:00:03 | 巴幣 0 | 人氣 88


(剛開學時迷惘的樣子)
(完全圖文不符)




25. 英雄信念(1)




  終於,這一天還是到來了。

  如果一切都很順利,那麼今天將會成為時流茉紅梨正式踏入英雄世界的第一天。在緊要時刻,即使沒有職業英雄的許可之下她仍然可以使用個性,也就是說,她救人也不會因為在公共場合使用個性而被判違法。

  這也是雄英勞師動眾特別去遊說考試主辦單位的原因,他們認為近期內就會需要這個學生的個性。

  啊,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有個大前提。

  ——考試必須合格才行。


  「加油啊爆豪,別再重考了啊。」

  臨時執照補考的前一天晚上,茉紅梨有遇到隔天也要參加考試的那個人,半開玩笑地為他打氣。

  「吵死了!老子明天一定輕輕鬆鬆好嗎?」而他在踏入房內關上門之前不忘回頭嗆一下,「妳才是,厲害的人們幫妳鋪好路了,別浪費機會了啊。」

  啊,聽他這麼一說似乎是這麼一回事沒錯,雖然茉紅梨自己的確非常努力了,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無非是有了那些貴人們的幫助才得以達成的。

  於是,她發自內心絕不能辜負這些日子來的一切。

  「嗯,是呢。」


-

  這一切都跟預想的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也差太多了吧!

  茉紅梨在屬於她的考場中央,哦不,是人群中央,她內心是如此奔騰吶喊著。

  ——這群人是怎麼一回事啊!!!

  照理說應該除了主辦單位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特別為她加開考試這件事情,可為什麼這個應該要很隱密的考場卻是擠滿了看起來就像是英雄志願、身穿著自己英雄服裝的學生們呢?

  因為自己一個不小心,讓那個觀察力敏銳無比的最好的好朋友精細雙莎發現了臨時執照一事。幸運的是,雙莎不但幫忙保守秘密之外,熱愛英雄服的她還叫茉紅梨一定要穿她做的英雄服上場,雖然一個禮拜內趕工出來的僅僅是個雛形、並沒有完善的功能和強韌材質,但也夠考試的時候帥一波了。

  本以為是可以穿上英雄服好好大顯身手的處女秀,結果現在的她被混在人群之中,如果眼前有一面大鏡子,說不定還找不到自己在哪呢。

  「在場的各位大家早安。」

  在吵雜的空間裡插入一道有別於台下細碎人聲的嗓音,考場最前方的講台上終於有人現身為這一切作解釋了,只是他看起來除了有些疲憊之外,講話還非常小聲,「那個呢......我是隸屬英雄公安委員的目良覗,各位可能覺得我很面熟,因為與鄙人長的很像的兄長正是上次英雄臨時執照考試的主持人,今天則是換我來給各位解說。」

  這裡的人們看起來並不像茉紅梨那樣不知所措,所有人都如此處變不驚是不可能的,覺得事有蹊蹺的她馬上就聽出了目良話語中的特別之處。

  「上次」英雄臨時執照、覺得「面熟」......

  看來這些人是上一次考試的考生,聽說爆豪的那場考試合格人數銳減,可現場人數如此之多,也就是說,這些人全部都是——上次考試第一階段的落榜生。

  她記得這場考試是出動了根津校長還有歐爾麥特才得以加開的才對啊?

  充滿疑惑與不解的茉紅梨只能皺著眉望向正前方準備再度開口講話的目良。

  「就如各位所知,這場演練舉辦的目的就是為了增加諸位在半年後、也就是下次臨時執照考試的合格率。知道消息後還前來參加的人想必都是已經準備好下次考試的考生吧!加點油啊。」

  原來對這些人而言,待會的一切都只是一場所謂的演練嗎?

  話說回來,這個人能在台上窸窸窣窣嘀咕著講出這些重要事項還真是不簡單,場地後邊的那些人根本就沒聽到前面在說話吧!

  將看向後方全場考生的視線轉回前方,茉紅梨的臉上流露出既緊張又有些興奮的表情。為什麼呢?因為大致環視整圈下來會發現考生人數與主辦單位的人數比例太過懸殊了。

  啊啊,沒錯,主辦沒有餘力在這一千多人數裡一個一個觀察,這場也不是畫卡的學科考試能用讀卡機判別,要在大家沒有起疑的情況下篩選出英雄資格來的方法就只有互相競爭了。

  緊張的汗水沿著臉頰滑落,大口深吸了一口氣,這大概跟當初UFC的第一場比賽一樣緊張吧?

  「這次演練我們想加強訓練各位的『救援能力』以及『英雄的特質』,也就是你們上次都沒法參加到的第二階段考試,接下來會請各位移動到對面的考場......」隨著目良的解說至此,周圍忽地開始震動,塞滿了一千多人的場地其中某一道牆變成一道機關門開始移動,在大家的後方出現了一座更大、更遼闊的地型。

  那一大片看似毫無邊際的場地說白了就像是升級版的USJ(A班第一次上救難課的場所),水災、土石流、城鎮地形之外甚至還有雪山、暴風等等更苛刻的環境。

  「現在那邊困著非~常多的受難民眾等著你們去拯救,請大家挑個自己擅長的地形去進行救難演練吧!」

  講解中的目良站了起來,隨手一揮就像是催促大家向前邁進一樣,可單純的演練大家實在沒什麼幹勁啊。

  「啊!提醒各位,這次的演練也是會打成績的喔,我們不看過程只看結果,『只要』將三名災民送來現在這裡的休息避難區就能拿到分數。啊!再提醒各位,這次得到的分數可是會加在下次的考試成績上的。」

  ......
  ......?

  大家無不你看我、我看你,每個人臉上都充滿著驚訝的問號。

  「「衝啊!!!!!!!」」

  近千人齊步狂奔,從上方俯看一切或許就像是discovery的動物大遷徙吧,地表的震動強度充分表達了大家為了得到加分迫切的心情。

  而這究竟是目良所說的「加強救援能力」呢?還是單純的一種考試呢?大概知道答案的學生才是真正有資格成為英雄的受精卵吧。

  「不知道是大家被騙還是只有我一個人被騙呢......」茉紅梨在空中衝刺,破風的面容被風壓擠得皺眉,她嘀咕著。

  歐爾麥特與根津校長今天是爆豪跟轟的陪同者,一大早就送他們去另一個考場了,而且茉紅梨參加此場考試一事必須越低調越好,雄英的老師反而會引起其他人注意,所以今天是自己一個人前來參加考試的。

  原本以為來到考場之後會有主辦單位的人迎接她並仔細說明考試的項目內容與計分方式等等,殊不知一到這裡只有滿滿的考生,從她入場簽到一路到已經開始行動的現在,她完全沒有跟主辦單位的人講到話,完全與其他人毫無差異,僅僅是這個演練的一份子。

  於是這不禁讓她產生疑惑,是她被騙了嗎?其實這只是下次考試的加分項目?但是不,這樣子的規則對於下次初次參加考試的考生並不公平才對。

  莫非在場的所有考生都是為了給她評分的臨演?!不不不,這樣人力成本太不切實際了,不可能。

  但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既然已經來到這裡,無論這是不是為她專開設的考試她都要先完成這個演練的內容才能給學校一個交代。救人?那可正好!在英雄基礎學的時候可是有訓練過的經驗呢,而且那可是茉紅梨最難忘的失敗、是不會再犯第二次錯的項目呢。

  機動性甚佳的她要帶災民去庇護十分容易,只是唯一的問題在於人數。

  「一個英雄要救三個人......」在空中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視野極佳,茉紅梨到中央後停在高空環視全場,很容易就會發現事有蹊蹺,「災民人數根本不到英雄人數的三倍......」

  而且,剛剛目良講的話讓她很在意。

  ——不看過程只看結果,只要將人送過去就得分。

  「這是想訓練我們救人還是想要我們自相殘殺啊?」恍然大悟的茉紅梨無奈冷笑,這個規則實在是太卑鄙了。

  她現在位於正中央的空中,稍稍回頭看向通往這個場地的入口處,同時也是送災民折返回避難處的出口——果然不出所料,那邊現在已經打成一團了。

  原因很簡單,加分的規則是「送回三位災民到庇護所」,並沒有強制一定要從起點一路送回終點。

  一部分的人會為了加分而心急無論遠近會立刻衝向擅長的災區救難、一部分聰明一點的人會發現災民人數不足以讓現場所有考生都加分,而選擇離避難區最近的災區開始行動、最後一部分則是繼聰明又狡詐的人,他們選擇了待在避難區的交界處,搶奪其他人辛苦救回來的災民,俗稱撿尾刀。

  正義感十足的茉紅梨實在是看不慣這個把災民當加分利器搶奪的行為,可她也有自己的分數要顧,而且那邊人數太多,這可不是她隻身一人可以解決的問題。

  而且這樣的規則設計根本就是故意的吧?如果真的讓那些為了自己成績而危害其他人的自私傢伙取得英雄執照,那麼這個主辦單位也不過如此,那這個臨時執照她也不屑得到了。

  所以這一定是陷阱,茉紅梨如此深信著。她只要貫徹自己的英雄理念,幫助別人同時自己也達成任務就好。

  說時遲那時快,視線正下方的大湖不知為何有個大型漩渦存在,而好幾個穿著泳裝正在玩水的青少年們被捲了進去。

  見狀,茉紅梨朝漩渦處俯衝過去。

  「大家抓緊繩子!」從如同百寶袋的噴射背包中抽出一長條麻繩,試圖配合水流旋轉的速度飛到落水的人旁邊引導他們握緊繩子,「我要開始拉了,千萬別鬆手哦!」

  其實在水裡慌的跟什麼一樣,也沒人聽得進茉紅梨到底在說什麼了,溺水的人抓緊眼前救命繩索是生命體的本能,不用她說大家也絕不會把手放開的。

  握緊繩子這端後將噴射馬力開到最大,同時帶著五個人抵抗漩渦的水流力量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她花了足足三分鐘才把這些人救上了岸邊。

  「咳、咳咳.....謝謝妳,英雄。」

  被救起的人們痛苦地將水咳出,同時不忘對救命恩人表達感激。然而,英雄二字顯然對茉紅梨來說十分中聽,「哎唷,謝什麼謝啦......應該的應該的。」

  害羞的她下一秒神情轉變,現在可不是害臊的時候,這些人正帶著不安的心情瑟瑟發抖著。

  必須把他們帶到避難所讓他們安心才行,可是五個因嗆傷無法自在行動的成年人的重量可不是她能一次解決的,得找其他人幫忙才行!

  「喂——紫髮同學!對是你!可以過來幫忙嗎——」見到不遠處有人經過,茉紅梨立刻手拱在嘴邊大吼。

  那個人聽到呼喊疑惑了一瞬後就立刻奔來,他紫色的瀏海遮住了左半邊眼睛,眼睛十分細長、也可以用小來形容。

  頭上那頂黑色帽子上的符號,茉紅梨可認得了,那可是與雄英齊名的西方名校啊。

  「抱歉吶,這邊有五個人可是我只能帶上一位,你的個性是什麼有辦法一次帶多個人嗎?我再去叫其他人來幫忙!」

  還不等他回答問題茉紅梨就已經準備離開去找人了,他急忙把她給喚住,「喂!不用找了,區區五個人而已這點人數對我們長期注重救難課程的士傑來說不算什麼。」

  眼見茉紅梨跑回來,他在發動個性之前想先知道一件事情。

  「妳,為什麼要找救兵?」他瞇起了已經不大的眼睛,看起來已經成一條直線了,「妳應該知道要救回三個人才有加分資格吧?為什麼不自己來回跑三趟確保名額之後再找人處理剩餘的民眾?」

  對於這個問題只覺得莫名其妙,以致茉紅梨滿臉問號的大反應,「蛤?你不也看到他們驚恐的表情了嗎?我一個人跑三趟他們要等多久啊!」

  茉紅梨知道,這只是場考試,而對其他人來說只是個加分題的演練,而這些人也只是被找來的臨演吧。

  但是自從上次的挫折之後她深深了解到,要成為自己所嚮往的英雄之前必須先了解那些受難者正面臨什麼樣的心情,這樣才能有足夠的覺悟。就算眼前的人只是臨演,想必也是認真豁出去在演出的吧。這麼一來,他們就是真的嗆到差點昏過去了,所以茉紅梨必須做的事沒有變,這跟是不是考試一點關係也沒有。

  眼前這些人受了傷需要幫助,而她,是英雄。

  「讓人民安心才是英雄最應該做的事情。」茉紅梨將其中一位民眾抱起飛到空中,「士傑同學,快點吧!」

  茉紅梨看著仍沒有動作的對方催促著,直到一團團肉色的不明飛行物體飛來,被它碰了一下,茉紅梨手中的人瞬間被壓縮成一團看起來非常不討喜、甚至有點噁心的蠕動肉團。

  「唉額!」見手中的人變成噁心形狀她不自覺地將肉團拋了出去。

  被扔到地板的肉團上眼睛眨呀眨的,肉團的後方,那個人站得直挺挺稍息著。

  「非常好!我認同妳是個有資格成為真正英雄的人!儘管到了歐爾麥特引退的現在,明明應該是要其他有著自我奉獻精神的英雄陸續出頭的此時此刻,社會上卻還是充斥著自私自利、只為名譽不為人民的冒牌貨。」

  在他正氣凜然自說自話的同時茉紅梨只是大聲蛤了一聲,但士傑的少年似乎沒有聽進去這個反應。

  「我是士傑高中二年級的肉倉精兒,我參加這個演習的目的就是為了導正那些錯誤思想的英雄志願學生。」

  不,你參加這個演練只是因為你上次被淘汰了。茉紅梨在內心吐槽。

  「好,就讓我來幫助妳吧。」肉倉說完,稍息的他身後像孔雀開屏般突然出現了許多肉色的泥狀物,隨即飛向其他四名受難者,直至地板上從一顆人肉團變成了五顆,「這下子妳就能一口氣帶他們全部回去避難了吧?小心一點,儘管身形變成這樣他們的知覺痛覺仍然正常運作,我五分鐘後解除個性,在那之前要將他們送達。」

  「咦?你不一起嗎?」拾起了地板上的人肉團們,茉紅梨回頭望向肉倉開口。

  只見肉倉已經轉身背向她了,他的服裝是黑色為基底的硬挺材質,如果剛才沒有滔滔不絕說個沒完的話,乍看之下是有著很厲害的氛圍的。

  「就像你說的,硬要兩個人一起護送回去的話是要其他等待救援的民眾等多久啊?我去救其他需要的人,同時我導正其他考生的職責也要履行。」說完,肉倉便跑離這裡。

  真是個我行我素的奇怪傢伙。

  茉紅梨將五顆肉團圍在懷中直奔出口的救難休息區,那裡擠滿了人,而越靠近避難區分割線的位置那邊的戰況就越激烈。

  或許是因為沒人知道這五顆看起來極度讓人不舒服的東西其實就是災民,那些搶奪災民的考生們沒人攔住茉紅梨,而她也就十分順利的完成了任務,而且還多了兩個名額。

  ——她的臨時執照考試合格了......也太輕鬆了吧!

  是說她運氣也實在是太好,能如此順利全都多虧了肉倉的個性,如果那些災民是以人體的形狀抵達的,能不能順利由自己送達都還是個問題,更何況依她噴射背包的載重一次也只能背一個人。

  雖然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但這樣子的狀況還是令茉紅梨非常心虛啊!既然這樣她就還是多救幾個人回來吧。

  五分鐘剛好過去,安置在避難區墊子上的肉團變回了人形,看到救護班開始行動茉紅梨也就放心了,起身回到了交界處——同時也是淪為戰場的區域。

  「嘖,一群腦袋都是用紙糊的白癡。」看著那些打來打去的偽英雄她不自覺咂嘴。

  災民們受到他們的波及都照成二度傷害了他們還在繼續吵,用腦想一想也知道變成現在這樣都是主辦單位的陷阱,然後就是有些自私自利的笨蛋硬是要跳進去。

  觀察了一陣子後她鎖定了帶頭的亂源們,衝向前去把他們一個個給牽制住,相澤老師的突襲特訓效果相當成功,「你們大家快點送災民去避難!」

  「喂!妳來攪什麼局啊!」

  後頭一道憤怒地斥責聲從天而降,她瞥眼,只見巨大肥壯的身軀從她背後坐了下去,大屁股趁她牽制其他人的間隙硬狠狠的壓住了她。

  「哦!阿肥謝啦!」原本被茉紅梨的擒拿給制服無法動彈的人,在重獲自由後開心地向夥伴道謝。

  身穿黃色連身衣看起來身形極為修長,他雙手朝前大吼了一聲,手肘以下的手臂開始無限延伸,像兩條自由操控的蟒蛇纏繞住被壓著趴在地板的茉紅梨的雙手。

  「昏土郎!」確認茉紅梨無法掙脫反擊後他呼喊其他隊友的名字,並在她耳邊輕聲解釋道:「我們是英雄所以不會傷害妳的,只是讓妳睡個五分鐘而已。」

  「蛤?英雄?」茉紅梨顯然對於他的用詞非常不屑,「搶別人功勞的傢伙還好意思自稱是英......」

  話語中斷,只聽得見頭已無力繼續支撐而撞到地表的聲音。

  「抱歉啊,我們一定得加分取得臨時執照才行。」名為昏土郎的那個人將手從茉紅梨的頭上移開,在阿肥起身後仍盯著趴在地板一動也不動的對手,直到確認她是否真的完全暈眩過去為止。

  「好,趁現在,還差13個災民我們班的人就全數過關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