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印記

冰凜 | 2021-10-14 20:34:41 | 巴幣 12 | 人氣 21




大概是目前最露骨的一篇
浴室play解鎖(*゚∀゚*)

-

床上。
 
妳將卡珊德拉抱在懷中,又一次感受到她張嘴咬了妳的脖子。
 
「卡珊......小力一點」
 
妳沒有停下手指的動作,任憑她伸手抱住妳,舔拭她潔白的脖頸,悄悄種了幾個痕跡。
 
「哈......要妳管......嗯......」
 
卡珊德拉還是那麼有脾氣,又多咬了幾口才在妳的逗弄下忍不住停止。
 
妳忍不住吻上她的唇,勾引她嬌羞的小舌,手指感覺到那邊收縮的速度,對著她的弱點又是一陣猛攻。
 
直到她在妳身上一陣緊繃,渾身顫抖著將妳抱得更緊,妳才依依不捨的停下手上的動作。
 
「卡珊德拉今天撐得比較久呢,有什麼秘訣嗎?」
 
妳溫柔的將她放倒在床上,舔拭手上因剛才的歡愉沾上的液體,看著她還透著紅暈的臉。
 
「要、要妳管!」
 
卡珊德拉喘著氣,看著妳毫不在意的舔掉手上她分泌的液體,害羞的將臉埋進枕頭。
 
妳也不勉強,只是下床穿好衣服,看到時鐘才驚覺大事不妙。
 
「糟糕!拖太久了,下一堂課要開始了!」
 
妳急忙穿上袍子,開始替卡珊德拉整理衣物。
 
急躁也是有好處的,這不,剛剛因不想浪費時間脫衣服而只脫一半的襯衫都不用套了,扣上就行,裙子跟襪子倒是一開始就沒脫,妳替卡珊德拉穿上那條蕾絲小褲,看著她揮揮魔杖,袍子迅速飛進手中,認為應該沒問題了便開始整理自己的課本。
 
「走吧!」
 
妳伸手,拉著卡珊德拉往教室沖去。
 
「教授到了嗎!?」
 
盡全力奔跑後,妳收不住聲音,一下子整間教室的學生都看向妳,妳只好尷尬的笑著走進教室。
 
唯一慶幸的,大概就是教授還沒到吧。
 
而卡珊德拉就沒這麼好運了,她在與妳分別後還特別整理了一下儀容才踏進教室,雖然教授還沒到,但卻感受到幾個奇怪的視線。
 
找到位置坐下,雖然還是能感受到視線,但教授進來後視線便隨之消失,卡珊德拉也不再在意。
 
下課後,妳被洛蒂攔住。
 
「妳剛剛上課前去哪了?」
 
一針見血,洛蒂一針見血的問題讓妳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给嗆到。
 
「我只是......」
 
妳看著洛蒂,發現她的視線定格在妳的脖子,妳馬上領會到什麼,急忙伸手遮住。
 
「很明顯嗎?」
 
「明顯到教授在台上都看得一清二楚」
 
洛蒂一看妳尷尬的表情就知道,妳根本沒注意脖子上的痕跡,又不能讓妳這樣子到處跑,乾脆把自己的圍巾脫下來给妳圍上。
 
「妳今天沒課了吧?趕快去處理一下吧!」
 
「謝啦,洛蒂!」
 
妳還想跟洛蒂聊幾句,突然想到卡珊德拉沒有戴圍巾的習慣,那不就通通被看光光了!?
 
連洛蒂都顧不上,妳直接往卡珊德拉的教室跑去。
 
在另一邊,卡珊德拉下課後感覺到那幾個視線又出現了,環顧四周卻又找不到是誰,乾脆不去理會,收拾好東西就想走。
 
「卡珊德拉!」
 
出乎意料的,弗雷兄弟找上門來。
 
自從跟妳在一起後,卡珊德拉深知避嫌的重要性,便將兄弟倆都開除了,他們像是失戀一般,也不太會主動來找卡珊德拉。
 
「有什麼事?」
 
卡珊德拉看著雙胞胎吞吞吐吐的樣子,以為他們又想說什麼奇怪的話,轉身想走卻聽見妳的聲音。
 
「卡珊德拉~!」
 
看著從走廊對面狂奔過來的妳,卡珊德拉注意到妳脖子上的圍巾,眼裡又燃起熊熊烈火。
 
「妳是怎麼回事!」
 
一路奔跑過來,妳都還沒站穩便聽見卡珊德拉的質問。
 
「咦?」
 
不明所以的妳,只能發出困惑的音節。
 
「妳為什麼帶著別人的圍巾?這是誰的,我看看!」
 
完全把雙胞胎晾到一邊,卡珊德拉乾脆自己動手想把妳的圍巾拿下來。
 
大事不妙!
 
妳可不想在雙胞胎面前露出滿是痕跡的脖子,要是真讓更多人看見了,對卡珊德拉來說也是困擾,但妳又不敢阻止卡珊德拉,在這極限的瞬間妳做出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
 
妳直接將卡珊德拉打橫抱起,直直沖向六樓的級長盥洗室。
 
「妳做什麼!這麼不想讓我看嗎?」
 
卡珊德拉沒有反抗,只是嘴巴還是不饒人。
 
「卡珊德拉剛剛咬的痕跡露出來被看到了,我想到妳沒帶圍巾才跑過來的」
 
妳氣喘吁吁的解釋,抱著一個人跑步從來都不是易事。
 
聽到妳的話,卡珊德拉也嚇到了,拿出隨身的小鏡子察看,果然看到自己的脖子上有妳種下的痕跡。
 
到了這時,卡珊德拉才感覺自己弄明白那些視線的來源了。
 
終於到達級長盥洗室,妳把卡珊德拉放下來,整個人像快虛脫一樣倒在地上喘氣。
 
「妳怎麼不直接跟我說就好,還特地跑到這裡來」
 
卡珊德拉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妳,既然都到浴室了,也不會被人看到,那就沒必要遮了,卡珊德拉順手將妳脖子上的圍巾摘了下來。
 
「洛蒂?好吧,還能接受」
 
稍微摺好,將圍巾放到籃子裡,就算她是卡珊德拉,她也不會去吃一個絕對不會搶走她的東西的人的醋,那樣太荒謬了。
 
這時,妳總算喘過氣來,抱住卡珊德拉。
 
「天知道我多不想讓妳被別人那樣子看,那是只有我能看的!」
 
看著妳氣呼呼的樣子,卡珊德拉只是伸手觸摸妳脖子上那些,她自己咬出來的痕跡。
 
「我以後會盡量換個地方,妳也不准再種在脖子上,懂嗎?」
 
「嗯!卡珊德拉想我種在哪裡呢?」
 
妳笑著,惡作劇的將卡珊德拉抱起,放到小櫃子上,順手脫下她的袍子。
 
「既然都來盥洗室了,要不我們一起來研究一下?我記得麻瓜世界有一種說法,親吻不同部位代表不同的意思」
 
「妳......」
 
沒有给她說話的機會,妳堵住卡珊德拉的唇。
 
「聽說,嘴唇代表愛情」
 
妳又親了一口,拉起卡珊德拉戴著白手套的手,替她脫下手套,親吻漂亮的指尖。
 
「指尖代表讚賞、手掌代表懇求、手腕代表慾望、手臂代表愛慕」
 
妳隨著口中話語一個一個親吻指定部位,微弱的鼻息讓卡珊德拉的身體感覺有些搔癢。
 
妳替她拿下髮飾,拉起卡珊德拉的一縷髮絲,嘴唇輕碰。
 
「頭髮代表思慕」
 
不安分的手湊到卡珊德拉耳邊,摘下她每天都會戴的綠色耳墜,在她默不作聲的應允下,輕咬她小巧的耳垂。
 
「耳朵代表誘惑」
 
「嗯......」
 
微弱的呻吟傳進耳中,妳明白卡珊德拉在期待妳繼續。
 
輕吹一口氣,妳能清楚看見她的耳朵逐漸充血,心中竊喜。
 
伸手解下卡珊德拉綠色的領結,妳慢慢的解開她襯衫的扣子,伸舌輕舔她的脖子。
 
「脖頸代表執著」
 
而後輕輕咬住她的喉嚨。
 
「喉嚨代表慾求」
 
卡珊德拉抓著妳的衣角,妳能聽見她逐漸加速的喘息,整副身軀也染上漂亮的粉紅色,她動情了。
 
妳的手繞到她背後,解開束縛她胸前飽滿的罪魁禍首,當那件貼身內衣離開她的身體,妳幾乎是粗暴的將它扔到一旁,將臉埋進她的胸口,輕咬,留下一個淺淺的痕跡。
 
「胸代表所有權」
 
又在胸口逗留了一下,妳才順著她的身軀往下,濕濡的舌一路往下,在光滑如凝脂的皮膚上留下一條水痕。
 
妳吸吮卡珊德拉的纖腰,留下一個紅色的印記。
 
「腰代表束縛」
 
妳離開卡珊德拉的身體,聽著她略顯失望的呻吟,替她脫下那雙綠色的高跟鞋與白色長襪,然後捧起她曲線優美的腿,親吻她的腳背。
 
「腳背代表隸屬」
 
然後順著她的腳踝逐漸往上,輕咬她的小腿,感受她因妳的撩撥而微微顫抖。
 
「小腿代表服從」
 
妳起身,再次吻上卡珊德拉的唇,示意她撐起身體好讓妳脫下她的裙子與那件不用看就知道已經濕透了的蕾絲小褲。
 
隨著最後兩件衣物落地,妳分開卡珊德拉的雙腿,在她的大腿內側留下印記。
 
「大腿代表支配」
 
妳抱住卡珊德拉,身上的衣服無意間摩擦到她敏感的部位,引起她陣陣輕顫。
 
吻著她的肩膀,妳開口詢問。
 
「卡珊德拉想在哪裡留下我屬於妳的印記呢?」
 
隨時充滿熱水的浴池讓盥洗室中充滿水蒸氣,是因為這樣嗎?妳感覺這裡比宿舍更能挑起情慾。
 
卡珊德拉輕輕含住妳的耳垂,手指急躁的解開妳襯衫的扣子。
 
「全部」
 
妳聽見她開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