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番外篇-神愛世人(完)

藍飛璃 | 2021-10-14 19:00:04 | 巴幣 10 | 人氣 77


「謝謝您的建議。」伊莉絲望向嵐月,露出溫柔的微笑,「您……其實也在尋找著愛,對吧?」
她的問題,嵐月一愣,不愧是神,果然也有強烈的感應力啊……
凝視著伊莉絲,嵐月搖搖頭,露出一抹淡笑,卻藏不住眼中的那層溫柔:「不,我已經找到了,只是還在學著怎麼面對和運用而已。你們這些創世神的表現,對我來說有不少的存在,都是我值得學習的榜樣呢。」
「原來如此,看樣子,那個人影響您很深呢。」
「嘿,同為精神體,別趁著我的能力低下來偷看我啊!」聽出她話中的意思,嵐月有些懊惱地出聲警告。
伊莉絲神情詫異,隨即輕笑出聲:「並沒有,若有冒犯,還請您原諒,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力量借給了您,所以是透過力量相交感受到的,而且您可能沒有意識到,說到那個人時,您的氣息也會跟著轉變。」
「唔……」她的解釋讓嵐月心底的羞澀瞬間被翻出,視線轉向別處,她困窘的開口:「算了,沒事,畢竟……我也確實被他影響很深……」
「好了,是時候該結束了。」見到嵐月的羞澀反應,伊莉絲溫柔的微笑,面向蕾蒂莎,輕柔地說:「我的孩子,妳的祈求將會使這個國家更富足,未來妳所得到的幸福,也將會渲染到世界的角落。」
「是。」聽著伊莉絲的話,蕾蒂莎露出溫暖開心的笑,緩緩地,伊莉絲從她們的眼前離開、消失。
等伊莉絲消失後,嵐月對著蕾蒂莎說:「妳的身體還是要暫時借用一下,畢竟現在的場面可是妳的舞台。」
「什麼意思……?」蕾蒂莎不解。
「妳就看著吧,在這裡,透過自己的雙眼,看我怎麼把妳的恐懼擺平。」嵐月冷笑,明顯展露出復仇的神情。
「痾……好的……」望著眼前的她,蕾蒂莎心底有說不出的複雜,原來同為神,也有許多不一樣種類的存在啊……
*****
當伊莉絲離開後,白光也隨之緩緩消失。
「聖女大人!」
「聖女大人回來了!」
「還好她平安無事。」
蕾蒂莎睜開雙眼,凝視著眼前的人們,那一聲聲的喧嘩此起彼落,此時,伊莉絲的聲音也同時出現,傳入大家的心耳中。
吾之子民,在此吾將宣示吾的願望,愛,是吾對子民們的期許,規章,只是人們自許的約束,吾所要的僅是子民們能愛與相愛,至此,期望此意念永續,吾也會時時看著這一切。
當伊莉絲的宣示言結束,現場再次一片譁然。
「伊莉絲女神萬歲!」
「我們一定遵循女神的心願!」
「效忠跟隨女神!」
許許多多的聲音逐一響起,而在台上看著眼前一切的嵐月,輕笑了笑,伸手凝聚魔力,隨後拋向天空,啪的一聲,那到魔力之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張的紙,飄落下來。
「這……這是……」
「沒想到主教竟是這種人!」
接到紙張的人們,在看清楚內容後,原本歡樂的氣氛轉成了憤怒,而在祭壇旁的主教,同樣接到了紙張,在看清內容後,臉色瞬間刷白,顫著手,他抬頭,怒恨的瞪著台上的蕾蒂莎。
然而蕾蒂莎卻以冷漠嘲諷的眼神,居高鄙視著自己。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多年來的威脅利誘,如今竟成為泡影!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過去所做的事,全數出現在這些紙上,而且還鉅細靡遺,他為了得到地位,找到了擁有強大魔力的蕾蒂莎存在,為了擁有她,同時下令殺光她的全家,以邪教之名。
在地位穩固後,為了名,他利用蕾蒂莎的能力,向貴族們收取大量費用,只因他力用了神諭是準確且珍貴的性質,讓自己大撈一筆,即使那些神諭都是假的。
之後,他更利用了職位之便,以邪教汙名的方式逮捕了不少女性,以圖自身的淫意邪念。
多年下來的安穩生活,沒想到一系間就消失了,回想剛才那魔法的閃現,他擔任主教至今是看都沒看過,更不用說可能是蕾蒂莎的傑作,因為她根本沒有那種能力,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難道真的是女神伊莉絲降下的懲罰?
「主教大人,國王下令將你以及聖殿騎士團的團長與副團長,以殺人罪逮捕,另外追加一條,迫害我國聖女性命,判處死刑。」
聽到說話者,主教驚恐的轉過頭,只見自己已不知何時被皇家騎士團的騎士們圍繞。
「不,不是的,這是一場誤會,是冤枉的!」
「想說什麼,等到牢中再去慢慢向伊莉絲女神懺悔吧!」
很快的,主教以及聖殿騎士團的團長戴特,與副團長蓋亞,直接被國王的直屬騎士團逮捕並押入大牢,他們的抗議與掙扎,完全被現場的歡呼聲給掩蓋,只因事情的爆發與結束,全在他們的眼前發生。
「聖女大人萬歲!」
「願女神伊莉絲與您同在!」
在主教與騎士團的團長與副團長被逮捕、壓離現場後,祝賀的聲音不斷從祭台下的人群中傳來。
『蕾蒂莎,如何?妳的恐懼我幫妳擺平了。』嵐月對著同樣透過這雙眼睛看著這一切的她說。
『嗯……謝謝您,也謝謝伊莉絲女神……』她感激地回,視線同時轉看向一旁的貝斯特,他的臉上明顯展露出驚訝與欣慰。
那神情,她能深刻體會,也完全明白。
『對了,您為我做了這麼多事,我都還不知道您的名字。』想到這不禮貌的行徑,蕾蒂莎問得有些慌張,深怕自己的無禮使眼前的她感到不快。
『嵐月。』她說,同時露出一抹溫和的微笑。
『嵐月大人。』蕾蒂莎聽了,開心的低喚,且同呢喃一樣的低語著。
望著她努力想將這一切記住的樣子,嵐月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民,她清楚,就算蕾蒂莎想記住,貝斯特與騎士團們也知曉,最終這一切都將會消失。
只因這是艾洛特的規定,不能干涉並影響到世界運作,這也是為什麼他會以蕾蒂莎的身體做這些事情,純粹是她的離開,他們所記得的一切都終將被抹去,記憶會被消除。
月……
就在她想著眼前一切終將結束時,一道熟悉的叫喚聲傳入耳中,熟悉的氣息與溫暖的懷抱同時出現。
一雙手印入眼簾,從後方結實的將她擁入懷中。
『這……這是……』突如其來的事情,讓同一軀殼的蕾蒂莎慌了手腳,是誰?為何這麼做?
『別擔心,是我的人,而且是熟人。』
嵐月的聲音響起,蕾蒂莎驚訝的看過去,卻不知何時,她已不在身旁,下一秒,一道力量的拉扯,視線瞬間轉換。
蕾蒂莎的雙眼緩緩透入光線,她眨眨眼,看著眼前一名與貝斯特一樣紅棕色短髮的男子,但他不是貝斯特,且他還緊緊地抱著她剛才所見的紫髮女性,那名女性背對著自己,所以蕾蒂莎正面的看見了男人的神情。
眉宇擔憂的緊皺,緊擁著懷中的女人,神情有著如釋重負的樣子,他們的表現,明顯的就和自己與貝斯特一樣。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被緊緊抱住的嵐月,抱歉開口,張手回抱住他。
「真是的,還好克雷斯跟妳有婚約的契約在,我們才能透過他快速的找到妳,也真還好妳這次很乖,沒有將氣息隱藏。」另一名男性的聲音傳來,語調明顯鬆了口氣。
「冰月,很抱歉。」看著身邊逐一出現的人,他們是她的近衛騎士,已經透過克雷斯找到這個世界了。
「確實是該說抱歉,妳總是這樣一意孤行,我們可能還能忍受,畢竟妳總是這樣子,但就算不顧慮我們,妳也該顧慮克雷斯的感受,妳可知道,當妳的氣息瞬間消失,最慌亂的就是他了。」同為近衛騎士的龍鷹,無奈的對她碎唸。
「難得你也會對我唸幾句。」嵐月看向他,神情有些好笑。
「看樣子事情已經結束了,既然找到妳,那我們也該回本界了,對其他世界涉入太多並不是好事。」逆瀧的聲音無任何起伏,他看了眼一旁看著她們且神情驚訝又興奮的蕾蒂莎,再看了眼不遠處的貝斯特,隨即對著蕾蒂莎說。
「我們在出現的同時已經用魔力隔絕,並創造幻影讓所有人看見了,畢竟我們的存在是不能被張揚的。」
「我……」逆瀧的話一出口,她一愣,轉身看向身後的人們,只見大家都像沒事般的持續歡聲慶祝。
很明顯的,所有人都看不見他們……
視線悄悄轉向貝斯特,他也同樣已欣慰的溫柔神情看著自己,但那視線明顯的不是對在自己身上,可以確定,眼前的一切真如這個人所言,所有人都只看見他們所創造的幻影。
「這次,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鬆開緊抱嵐月的雙手,克雷斯皺著眉,明顯壓抑著內心的混亂思緒,語調控制得輕柔,彷彿他若對她有一絲憤怒,就會傷到她一般。
「因為這女孩的意念,所以我被拉過來了。」嵐月刻意避重就輕的說,但眼前的男人,那好看的眉卻皺得更緊,他沉重的閉過眼後,看著她的神情多了一絲惱怒。
「妳又讓自己的力量用過頭了?否則怎可能輕易的被時空裂縫中的意識牽引?」
「痾……是……對不起……我會好好反省的……」清楚自己理虧,嵐月沒有辯駁,只是不好意思地看向別處,面露歉色。
「唉…..真是的……到底該拿妳怎麼辦才好……」見到她認錯的表現,他當然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他本就清楚她的個性,就如同她了解自己目前的處境一樣,彼此都不希望對方受傷啊……
「反正事情已經解決了,我也可以功臣身退啦!」克雷斯的瞬間妥協,讓嵐月有些愉悅,因為她很清楚他的底線在哪裡,有時候乖乖地聽話認錯,反而還能得到這男人的溫柔話語呢!
「妳確定真的有在反省?看妳轉變的速度,很明顯只是清楚克雷斯的個性罷了。」在旁的逆瀧,冷不防地潑了一桶冷水。
「唔……」她一頓,有些懊惱地瞪了他一眼,本以為會有責罵的字句,但換來的卻是一個帶著深情且溫柔的吻,輕輕的落在她的額側。
「我當然知道她沒有真心在思考,只是對我來說這算有進步了,至少不會刻意隱藏自己不讓我們找到。」克雷斯溫柔的說。
「……」
這樣的話語讓嵐月無言以對,因為這很明顯就是在說她過往的”優良”紀錄已有正在被打破的趨勢。
「妳就是這世界的聖女蕾蒂莎吧?很謝謝妳守護了我們的公主。」近衛騎士的隊長,南瀧走到蕾蒂莎眼前,恭敬的彎了身。
「痾……不,應該是我要道謝才對,因為有她的幫忙,許多事情才能被化解。」她有些尷尬,因為這一切的發生都只是意外。
「不用擔心,我們都懂,若能因這場插曲而幫助到妳,對彼此來說也沒有損失。」聽到她內心的聲音,南瀧面露微笑。
「咦?」他的話語使她一愣,怎麼覺得他好像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是的,我們都清楚,畢竟我們本就不是人類。」南瀧再次直接說出了她內心的想法。
瞬間,蕾蒂莎一陣臉紅,沒想到,他們會讀心……
「好啦、好啦!公主都找到了,該撤退囉!」一向活潑的龍鷹,毫不掩藏的大聲宣布。
「我們走吧。」克雷斯看著眼前的嵐月,紅棕色的眼瞳滲入明顯的溫柔,伸手輕撫過她的臉龐,牽起她的手,準備與其他人一同離去。
「等等!」見他們離開地面飛往天空,蕾蒂莎慌忙地追問,「我們……我們還能見面嗎?或是,也許我們可以已人類的形式惦記並感謝各位。」
在空中停留,嵐月低頭俯視著她,嘴角微彎,露出一抹淡笑:「當然,你們可以已你們期望的形式執行。」
說完,他們便繼續飛往藍天,最後身影淡去,消失在她的眼前。
「聖女大人。」
當它們消失後,貝斯特的聲音突然在旁響起,她驚訝地轉過頭,只見他不知何時來到身邊。
「現在可以離開去休息了,您應該累了吧?今日的祝禱恐怕消耗您不少體力。」貝斯特關切的說。
「貝斯特,你聽我說!」見到他,回想到剛才的事情,所有人都沒看見,就只有自己,她想將這一切紀錄起來,以神的名義讓大家知道,除了他們所景仰的神,還有其他的神存在。
「是。」貝斯特回。
「嵐月大人她……」就在她說出口之際,不知為何,剛才所想的東西卻成了一片空白,她遺忘了剛才要說的事。
「嵐月大人?」貝斯特疑惑,不解地看著她,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我……」她一愣,思緒開始有些混亂。
嵐月大人?是誰?為什麼會有這個名字?
「您還好嗎?」貝斯特關切的聲音傳來,拉回了她的思緒。
「我……沒事,我很好……」她望著貝斯特,對於此刻的自己多少也有些不解。
「敢問……嵐月大人是……誰?」望著蕾蒂莎,貝斯特疑惑開口。
「嵐月大人?」蕾蒂莎一頓,誰?她是誰?為什麼他會說出這名字?
發現她也同樣陷入困惑中,貝斯特繼續道:「那是您剛剛提起的名字。」
「我?」她錯愕。
「是的。」
「我……是嗎……」她狐疑,很努力的思考,可是卻一無所獲,想了許久,最後只能搖搖頭,對著貝斯特笑道:「可能是我累了,所以胡亂說了一個名字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那個名字,或許只是個意外。」
「嗯,那麼,讓我帶您去休息吧。」貝斯特望著她,神情溫柔,對她恭敬的伸出手,蕾蒂莎也同樣將手交給他,讓他帶著自己離開祭壇,對於剛才的事情,隨著遠離人們的喧鬧聲,回到神殿的房中休息,她已逐漸淡忘。
忘了她祈禱後所影響的事情,忘了那個曾幫助過自己的異界者,甚至忘記了她因祈願而困住自己的所有事情。
她唯一記得的僅有女神伊莉絲的幫助,自己多年的痛苦也同樣得到救贖,然而那個曾因她強大意念而被召喚過來的異界者,那段記憶,已完全從她的腦海中消失不見。
他們的離開,同時也消除了他們停留過的痕跡,這就是艾洛特一族,被譽為神之神的種族,當他們走訪過世界後所留下的影響。
(完)


耍廢的兩天半(10/11號完成,然後預約發布),寫完了一個短篇,還可以,最後終將要回歸現實啦~~

繼續努力讀書了。(泣)

寫完之後想想,這部根本不能算戀愛劇,就是一個亂七八糟沒有主軸的故事,畢竟寫的時間短嘛!我也懶得慢慢寫或寫太多,因為時間很趕。

就這樣吧!

等未來有空寫的時候在認真把它補一補,畢竟是跟主作相關的東西,一定會改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