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成為傳說 & 越南語學習 & 我成為傳說的往事

默默耕耘 厚積薄發 | 2021-10-14 15:17:37 | 巴幣 0 | 人氣 297

傳說 - 這個字眼聽起來好像很厲害

「我要成為傳說!!!」

聽起來得成就什麼很了不起的事
但其實沒有
假設我今天去便利商店買東西
在櫃台結帳的時候直接尿失禁尿了一褲子
這幾天店員之間一定會傳:
「有客人直接在櫃台尿褲子」
甚至和熟客聊天說有人尿褲子

YES,這就是一個傳說。

---

我在越南人很多的工廠當保全
我將成為傳說
其實我發現我說不定已經成為傳說了?

「有一個新來的保全很帥」


其實也不是我真的多帥


只是就像唐伯虎點秋香演的這樣
帥/醜是比較出來的
我的同事很多都50以上
或者大家可以多關注保全的整體素質怎麼樣
老的老、禿的禿、肥的肥、矮的矮、醜的醜
沒辦法,現實就是這樣。

所以我已經算是黑暗中的一點光明了。

而且很常發生這種事
我站在那
越南妹子A:GREYT%%$^E@#$
越南妹子B突然轉頭看我

越南妹子A一定講了和我有關的話沒錯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
設計對白:「新保全ㄟ 好帥喔」

還有一次是我在警衛室,剛好在吃飯拿下口罩。
兩個越南妹子剛從外面回來
越南妹子A:%^RHGH%^#$^
越南妹子B笑了

這個情況嘛
我設計一下對白
越南妹子A:你好帥
越南妹子B笑惹。合理啊!

當然嘛
如果越南妹子A對我說:你好肥好像一頭豬
越南妹子B笑惹。也合理啊!

關鍵在於越南妹子A是對我說話,但是我聽不懂。
越南妹子B看到這種狀況就笑了。
只是我一個新人也沒幹嘛所以沒道理被她討厭
她對一個陌生人說話的話一定是讚美嘛
你看到一個陌生正妹可以直接去稱讚她:妳好辣!
你看到一個不認識的胖子不會直接去對他說:你好肥!
就是這個道理

話說我現在會開始嘗試去抓她們說的話
上次有抓到一個字,我聽起來是"ㄉㄤˊ 威~" dong wei 聽起來是這個感覺
也是A說完這個字之後B轉頭盯著我看
我查了一下帥的越南語
發現好像十萬八千里,完全不一樣,哈哈。


警衛是 保vei
後面那個字發音還是比較接近,可能是我聽錯了。
但是第一個字發音差也是很多,或許她說了一個警衛(其他叫法)的字?
這個字確實不是讚美我
我抓太慢了,可能這個字的前面/後面才是描述我的字(帥/肥/醜/瘦/年輕/新)

說回來我要怎麼成為傳說?
我不是靠臉吃飯的,我要靠才華。

兩年後宿舍:

「怎麼保全都這麼老啊?」一個新來的越南妹子這樣說。

「兩年前有一個保全還滿年輕的,而且還會講越南語!」一個前輩越南妹子答道。

YES,我希望可以成就一個傳說:

「有一個保全會講越南語」。

幾年後仍然能流傳:

「以前有一個保全會講越南語」。


---

Part. 2 越南語學習

我目前大概花了加起來可能3~5小時的時間學習越南語了
說不定才1~2小時?
基本上是利用上班的空檔 5分鐘 10分鐘 看影片學

今天假設有一個人在工廠上班,我們先稱他工廠仔,
同事50%都是越南人,而且經常需要和越南人溝通協調,
5年過去了,這個工廠仔一句越南語都不會說,也一個字都聽不懂,
這件事情稀奇嗎?

NO,我想大家都認同非常正常。
反而他會說越南語才稀奇。

如果你也認為非常正常而且合情合理沒有其他任何想法,
我不敢說你注定是失敗者,但是我可以和你分享我的想法。

我確實還是一個很渴望成長,很願意學習的人,
所以今天我看到這個狀況,我會覺得「WHY」?
為什麼不學越南語?
既然你的生活這麼貼近越南語,怎麼不學?

甚至我想很多人娶了越南老婆幾年甚至幾十年,
也是一句越南語都不會說。

當我開始嘗試學習越南語的時候,我馬上有一個非常深刻的想法:
「或許他們是對的,不學很正常,太難了。」

難,太難了,真的非常困難。
不過我後來馬上找出所謂"難"的原因在哪。

為什麼越南語如此困難?
因為陌生,太陌生了。
完全是零。 ZERO!
今天一個不會日文的人,他可能還看過幾部甚至幾十部,上百小時的日劇/動畫。
他雖然不曾學過日語,但是"聽過日語",甚至"聽過很長時間的日語"。
對日文的聲調發音有一定的熟悉度,甚至也可以說出幾個單字。

相對主流的語言都一樣,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就是 英/日/韓。
你不會英文但是你不可能連26個字母都不會,也不可能沒看過英語的電影,
你一定有一定的熟悉度,不論多低至少不會是零。

那越南語對大多數人,我想99.99%的台灣人來講要學習都是從完全的零開始。
因為我從來沒看過越南的連續劇,而且我想未來我也不會看。
要起這個頭太陌生太陌生太難起了。

「萬事起頭難」真的非常非常難
而且越南語的聲調也很複雜,我看教學聽他說,我聽得出來有很多很細微的音
(一點點鼻音、舌音等等,我沒學過發音學不曉得專業術語怎麼說),
我完全不知道我有沒有能力發這些音,也不知道我跟著唸有沒有念對。
eg. 你教外國人念中文,你說"吃飯",他念"粗飯",而且他可能聽起來覺得和你念得一樣。

對,就是這樣,我感受到非常大的障礙。
但是我知道萬事起頭難,只要持續下去,
先建立起熟悉度之後就會漸入佳境,覺得越來越熟悉,越來越簡單。

目前學了幾句話而已,只是很小的一步,但是有很重大的意義。
也就是我說的熟悉度。

「你會說幾句越南語?」

「3句話」

3句話聽起來和0差不多,感覺沒有用。
但是對越南語的熟悉度是無法簡單用數字衡量的。

我靠著學習句子抓到了越南語的Toi(有標音我不會打)是'我'的意思。

「幹勒 你在公三小? 'Me' 是我的意思 第一課就會教了吧有啥好說的嗎?」

學習外語"發現"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就是這樣。
細節就先不多說了。

-----

Part. 3 我成為傳說的往事

在想成為傳說這件事的時候,才想到我以前當兵的時候就成為過傳說了。
不知不覺也已經過了10幾年阿(菸~)
那個時候下部隊到53工兵群
剛下部隊的時候整連好像在下基地還幹嘛的,總之連上大部分人都不在就是了。

這個時候學長來和我們4個新兵說需要一個人去支援湖口的基地
542旅
哇,支援基地超屎的?
nono
我們是53工兵
是去支援542旅的基地而已
也就是說是客人,聽學長說是爽缺,我還記得來和我們說的學長不曉得參幾,
他說他都想去了,只是要找新兵。

好啦,現在聽說是爽缺,我們四個人搶著去?
nono,我們四個那個時候相處了多久我也忘了,或許幾個禮拜到一個月吧?
現在誰去誰就是烙單,要一個人去陌生的環境,完全沒有伴。
留在連上的話已經在連上生活幾天了比較熟悉,又有新兵的朋友,所以完全沒人有動作。

我從那個時候就已經展現出了我的本質:渴望成長、勇於跳脫出舒適圈。
「我去!!」
我就一個人踏上了孤獨的支援之旅。

那實際上爽嗎? 還是屎?
普通吧,沒特別爽或者屎。
只是我們支援的人就是一個小隊,7~10個人吧,我也忘了。
領頭的是一個中士副排長,我和他不太合。

我還記得有一次好像他外出要回來,打來問說要買麥當勞,有沒有人要?
別人問我要嗎? 我想說就順便,OK阿,就說要。
結果他回來之後有說一下好像買太多等有點久很不爽怎樣的,
之後看到我也有叫,過來扯我的衣領說:
「你敢叫我幫你買東西!?」
說不定是等太久不爽,如果沒等這麼久就沒事? 誰知道?
那總之我也是滿不爽的,靠妖我怎麼知道? 你不會問大家說要嗎,新兵不要問他就好了?
那他也這樣說這一句話而已,也沒說其他的,也沒暴力行為,所以我也就算了。
但總之呢,這樣大家就知道他不可能是喜歡我的。

或許也沒錯,因為我是一個很直接的人,或許太過直接了有點白目。
也不太會搏感情或者鞠躬哈腰打馬屁。
除非真的位階差很多的對象我會知道彼此身分有別,我會站在下位,
不然的話我會有種"大家都是朋友、平輩"的感覺。
尤其是兵級的學長。

話說我想到我當兵的時候好像完全沒叫過"學長"。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叫"學長"感覺很稀鬆平常,但是我那個時候就是叫不出口。
那個時候的我就是一個很不善於表達,很沒禮貌,很白目的20幾歲新兵年輕人吧。
(OK,我很早就知道有這個問題,一直有在慢慢改進。)

所以呢,副排長中士(支援地)還是會和連上的一些長官朋友聊天聯絡吧。
可能就講了我一些(很多)壞話?

後來我回連上待了一陣子之後,又去別的地方支援了一波,
其中一個學長和我說:
「那個時候你回連上之前超多關於你的傳聞的,真的超多。」

我想我是沒問他是什麼傳聞,忘記問了。
總之就是很沒禮貌等等,很負面的傳聞吧。
我也不知道後來大家見到我本人是覺得:

「真的如傳聞那樣,啦基一個。」

還是

「他怎麼會被傳成這樣?」



創作回應

我是誰
羨慕
2021-10-14 15:42:33
默默耕耘 厚積薄發
羨慕啥@@?
2021-10-14 17:00: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