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毒蛇

冰凜 | 2021-10-14 15:15:15 | 巴幣 12 | 人氣 41




虐文警報(拉鐘

老實說,作為一個畫渣所以只能寫文真的非常的委屈,倒也不是不喜歡文字,畢竟當初是因為喜歡文字才開始寫文的。
只不過我在寫描述時腦中總會出現分鏡圖,這種時候就會很想畫圖,但在看到自己慘不忍睹的畫工後又只能默默放棄,難過(ノдT)

-

卡珊德拉是一條高傲的毒蛇。

「沃雷部長,人已經抓到了」

聽到部下的報告,卡珊德拉露出滿意的笑容,修長的手指在桌上點了點。

「安排一下,我下午會過去」

「是」

部下退出門,偌大的辦公室此刻只剩下卡珊德拉一人。

站在落地窗前,卡珊德拉久違的感到輕鬆,心中那塊大石總算放下,好像終於可以喘一口氣。

辦公桌上,有一張她與她的合照。


來到阿茲卡班,與充斥著催狂魔,黑壓壓的天空相對的是卡珊德拉晴空萬里般的好心情。

被逮捕歸案的犯人在魔法部職員的押送下緩緩出現在視野中,是一位有著金髮與綠色眼睛的男人。

看到卡珊德拉,男人似乎沒有太驚訝,反而自嘲的笑了。

示意部下們先暫停,卡珊德拉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高傲、不可一世,工於心計且陰險狡詐,跟她一模一樣。

「我當初就不該讓妳跟那個泥巴種交往」

男人開口,語氣中能聽出他的不快與歧視。

「父親,」

卡珊德拉緩緩開口。

「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您,您並沒有做錯什麼,錯的只有將她從我身邊奪走,那是您唯一的失策」

語氣裡甚至不包含一點感情,冷冰冰的,讓聽的人不禁打了個冷顫。

「我當然不會對您舒適的監獄生活多做干涉,甚至以後您也再也不會見到我,因為這次是我贏了」

卡珊德拉翠綠的眼眸裡像有一整座暴風雪,刮著冷風,想把眼前這個男人活活凍死,嘴角卻在笑。

沒有再多說,卡珊德拉揮揮手讓部下們趕緊將人送進去。

看著男人的背影越來越小,逐漸消失,卡珊德拉沒有猶豫,轉身就走。

隔天的預言家日報,頭條大大的寫著

「震驚!名門沃雷當家因多項罪名被捕入獄,背後勢力逐漸被勦除!」

偌大的版面洋洋灑灑的寫著那個男人的生平,外界的形象與他的犯罪記錄,右上角還搭配了一張他舉著牌子拍的入獄照,卻只有一個小角落寫了,關於那起冤罪的內容。

好幾年前,她們剛畢業,卡珊德拉帶著她回家,本以為這是場愉快的會面,卻沒想到幾天後報紙大大的刊登了關於她是黑巫師的報導。

「不是的!卡珊德拉,我不是黑巫師,妳要相信我!」

她慌忙找上門,對著卡珊德拉不斷哭泣,怎麼也想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只有卡珊德拉看出來,是那個男人為了拆散她們使出的詭計。

「我相信妳」

卡珊德拉看著眼前相處了七年之久的戀人,她永遠不會成為黑巫師,永遠。

卡珊德拉這麼相信著。

在母親的幫助下,卡珊德拉帶著她逃跑了。

在巫師界已經人盡皆知的她,不得已只能逃向麻瓜世界,她們也確實在麻瓜世界躲藏了一段時間,直到卡珊德拉接到母親過世的消息。

沃雷家族當家的夫人死亡的消息當然會被放在頭條,看著那張母親最後的身影的照片,卡珊德拉明白是誰下的手,但,卡珊德拉第一次感覺,自己做了錯的事。

「對不起,卡珊德拉,對不起......」

她哭了,跪在卡珊德拉面前。

母親一直都很喜歡她。

卡珊德拉想起逃跑前與母親的最後一次對話。

「卡莎,聽我說,聽我說,我愛妳」

母親的語氣有些急促,雙手用力的抓著卡珊德拉的肩膀。

「我知道妳愛我,妳也愛那個孩子對不對?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保護她,妳可以答應我嗎?」

卡珊德拉看著母親堅定的眼神,點頭。

「我一定會保護她」

母親笑了,摸摸卡珊德拉的頭。

「乖女孩,現在快走,不用擔心我」

那就是卡珊德拉與母親的最後一次見面。

看著她跪在自己面前聲淚俱下,剛才還有的一點「都是因為她」的想法頓時煙消雲散,卡珊德拉不是那種分不清優先順序的笨蛋。

收拾好行李,她們連夜逃走,卻被逮了個正著。

荒原,幾個憑空出現的巫師將她們團團圍住,為首的當然是那個男人,沃雷家當家。

「我還以為那女人的死能分裂妳們,看來我想得太簡單了」

張嘴吐出殘酷的話語,卡珊德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即使母親很明顯是被他害死的,卡珊德拉依舊相信,那個男人至少,至少會對母親有一點感情,但他剛剛的語氣卻是那麼不屑,好像母親對他來說什麼都不是,只是為了目的可以隨時捨棄的棋子。

雙手在顫抖,卡珊德拉低著頭,什麼都說不出口。

「你這個敗類!」

她先開口了,不容許任何人用任何方式貶低母親,還緊緊的握住卡珊德拉的手。

「區區一個泥巴種,居然罵我敗類?」

那個男人摸摸下巴,看似驚訝,卻揚起從容的微笑。

「我女兒選人的眼光不好啊,看來我必須给妳點懲罰」

那群巫師舉起魔杖,卡珊德拉下意識便想拉著她跑,卻反被她推開。

「啊哇呾喀呾啦!」

數道黑綠色的光束從杖尖射出,準確的命中沒有移動腳步的她。

卡珊德拉看著她搖搖晃晃的,全身無力的軟倒在地,心臟揪緊了,像是下一秒就會停止。

「啊......啊......」

卡珊德拉全身都在發抖,將她還溫熱的身體抱進懷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跟我回去,不然我就對她的屍體使用消失咒」

那男人嚴肅的說道,充分表現出,他是認真的。

卡珊德拉掏出魔杖,緊緊抱著她,提供虛無的保護。

這就是我要的嗎?

我做了這麼多,最後依然是這種結果,如果一開始就乖乖聽話,媽媽跟她都不會死了吧?

為甚麼他就這麼不願意放過我?

只因為我是他的女兒?

片刻後,她才像認命一般,咬著牙起身。

「我知道了,父親」

看著他滿意的笑容,卡珊德拉什麼感覺都沒有。

在看到那個男人因抓捕到黑巫師而接受表揚的報導後,卡珊德拉的心境再一次起了驚人的變化。

之後,只花了短短幾年,在那個男人的要求下,卡珊德拉沒有靠任何關係,單憑實力成了有史以來最年輕也最有能力的魔法部部長,她在當傲羅時創下的種種記錄至今都無人能打破。

掌握到巨大的權力後,卡珊德拉開始聽從父親的要求辦事,同時開始在背後蒐集各種證據,期待有朝一日能親手定罪。

終於完成了自己的目標後,卡珊德拉在隔天便火速辭掉魔法部部長的職位,捨棄了姓氏,決心作為卡珊德拉而活。

卡珊德拉是一條高傲的毒蛇,絕對不會允許別人觸碰她的逆鱗。

又過了幾年,卡珊德拉提著包包來到墓前,一座是她的,一座是母親的。

「好久不見」

輕聲開口,在立完墓碑後,這是卡珊德拉第一次來掃墓。

「媽媽,我是來向妳道歉的,我沒有遵守約定,沒有保護好她,同時連妳的屍首都找不回來......對不起」

「而妳,大笨蛋,沒有妳在我身邊,我的世界安靜了很多,安靜得讓我害怕,好像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就會消失在寂靜中,我才發現我很想妳」

卡珊德拉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牛皮紙袋,將裡面的東西通通灑在墓前,仔細看,那些是預言家日報,寫著那男人入獄及死在獄中的消息的剪報,還有很多很多照片。

卡珊德拉用幾年的時間將那些曾跟母親討論,曾跟她討論過,將來要一起去的地方都去了一遍,照片裡,卡珊德拉總是掛著淡淡的微笑,擺出身邊好像還有一個人的姿勢。

「他死了。我去了所有我們談論過的地點,有些地方很美,有些地方充滿生氣,也有些地方不怎麼有趣,而不管去哪裡,我都感覺自己不快樂」

卡珊德拉跪坐在墓前。

「我感覺自己再也不會快樂了,所以,我在結束最後一個行程後便決定來找妳們」

像是在反映著某人的意志,一陣大風颳起,捲走了幾張照片,其中一張還在卡珊德拉臉上留下一道小小的傷口。

看著漫天飛舞的照片與剪報,卡珊德拉感覺自己聽見了母親碎碎念的聲音,以及她無奈的笑聲。

眼眶莫名的濕了,卡珊德拉趕緊擦掉眼淚,笑著。

「梅林在上,我可以相信妳們現在正待在一起對吧?」

卡珊德拉雙手合十,第一次如此真誠的祈禱。

最後,她將包包裡準備好的毒藥放在墓前,轉身離開。

卡珊德拉是一條高傲的毒蛇,在經歷了這麼多後,她總算找到高傲的活下去的勇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