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蛻變.二

白鴿 | 2021-10-14 04:48:45 | 巴幣 28 | 人氣 76


上篇:

一劍揮出,長生感到一身輕鬆,上天下地入海他感覺都能笑著面對,自是熱淚盈眶,露出滿臉笑容,不其然詩性大發:

「百步問己心,衍白羽三千,斬我繁瑣念,破我心中仙!」

頌畢,他轉身收招,又覺心底感悟連綿不絕,微笑著,再向天刺出一劍!

白芒如流星逆天而上貫通雲頂,漫天白鳥跟隨長虹昇天!

那是破籠脫出的雀躍!那是傲翔天際的自在!

【心劍二重天:任天翔】!

「願,我心飛翔,一道無阻,直通蒼穹!」

一而再,再而衰,這次收招後,長生感到內心感悟止息,然而他卻覺得很滿足。

「咔嚓。」

崩裂一聲,從穹頂穿來,又似是從長生的身體中傳來,

他抬頭一看,天空居然破開了一道裂縫!中間穿了個大洞!

「這是...」

... ...

「新兵!新兵!」斧銃戰士的聲音傳來,長生只覺頭昏腦脹,自己正被一只大手捉著猛烈搖晃,

「喂,新兵!你沒事吧?怎麼突然就跪下還沒反應了?醫護兵!醫護兵!來!這裡有人腦震盪了!」斧統戰士焦急的聲音傳來,接著便是一道白光直接往長生的瞳孔裡照,

長生這才被刺眼的光芒喚醒過來。

「欸欸欸,好刺眼!莫照啦!」長生連忙遮目閉眼躲避光線,

「士兵,告訴我你還好嗎?你叫甚麼名字?這裡有幾只手指?」醫護兵關心的問道,

「還好;白羽祥;你根本沒抬手我是要數三小?」

「他頭腦還清晰,可能是看不慣血腥場面嚇壞了,歇一會就好。」言罷,醫護兵便頭也不回的轉身去顧其他傷員了。

「欸欸欸說話講清楚,你組織下語言,甚麼嚇壞了?我一大男人怕甚麼血?」並沒有人鳥他,

而斧銃戰士亦覺得眼前的戰場新米好像那裡怪怪的,似乎跟之前有點不一樣,果然是撞到頭了。

本來還想說甚麼的斧銃戰士,接到指揮官的呼喊,只來得及留下一句「保重啊新兵。」便提斧趕往前線。

看見這幕的長生,就像突然被驚醒的睡者一樣慌張轉頭過去看往原本神官所在的位置,

得見神官臉色蒼白的側臥在地上 — 應是魔力枯竭了,而在他背後觸手搖籃處的短杖盾兵,呼吸間傳來震耳的鼻鼾聲,還有兩位醫護人員攤倒在旁,應是已經脫離危險了。

長生感到心間有大石落下,舒出一息,緩緩思考到底剛才發生了甚麼事。

「心魔...嗎?」

是心魔。

仙道尋本真,但長生此前得益於對天地規則的連連頓悟而仙道修為突飛猛進,本真被仙道穩穩的蓋壓住。

本我不顯,道心蒙塵。

諸多心念混雜、隱藏不出,在仙道的蘊釀下衍化為心魔,趁他心神不穩之際,將他拉入心魔幻覺中。

如果他真的在幻覺中斬開金丹,怕是會被永遠困住在幻覺裡。

幸得他在關鍵時刻醒來,百步問心,鑄就心劍二重天,破開心魔,成就真我,

在心境上有所突破,才能在現實中醒來。

這次,他算是過關了,但、有心便有魔,

只要某日長生的內心再度出現破綻,心魔便會卷土重來,再次於生死間考驗長生的道心。

長生抹去一把冷汗,接著又想起了甚麼,他將腰間的玉佩脫下,彈了中間的那顆圓蛋白玉一下,

白玉頓時發出吱吱喳喳的鳥叫聲,脫出玉佩化成一只傻裡傻氣胖嘟嘟的黑眼小鵪鶉,因為無故被彈而暴跳如雷,奶兇奶兇的向長生抗議,小嘴狂啄長生嘗試擼自己頭毛的手,卻又瞬間真香主動去蹭長生的手讓他多摸幾下。

「謝謝你在幻覺中呼醒我啊二玉,嗯... 怎麼你感覺好像跟幻覺中有點不一樣?那時的你好像比較... 帥氣威風?」長生柔聲講道,

二玉似乎是聽懂了長生講的話,瞬間又吱吱喳喳的嘗試向長生抗議點甚麼,鼓起臉頰氣噗噗的。

突然,一股詭異的氣場傳來,叫到一半的二玉臉色大變,急忙化回白玉鑲回玉佩上不再動彈。

「嘩!?」

「這是怎麼了!?」

「外面這是怎麼一回事?」

長生沿著眾人的聲音看去 —

狩獵森林彷彿被切割後重新組合一樣——
空間感、立體感、一切人們眼睛所能適應的景象都被打亂了。

就好像孩子拿到一張拼圖,卻胡亂組裝它一樣。
完全看不出原貌,也分不清楚哪邊是上下左右。

此刻的天地乾坤看上去是如此光怪陸離,扭曲的空間本應讓人不適與目眩...

「好美...」

然而長生卻是一臉歡喜與好奇的正在觀察這個刺激大腦的世界,他從混沌之中找到了一種特別、能讓人陷入瘋狂卻奇特的美感。

正當他看得入迷,靈魂差點被吸走、san值快掉光之際,熟悉的清脆鳥鳴再次傳入他的耳中又將他呼醒,他急忙尋找聲音的來源,卻發現...

鳥鳴聲源自他的腹中。

長生一拍腹將金丹引出,卻見他的金丹頂上,出現了一道裂紋、中間還破了個小洞,鳥鳴聲正是從小洞中傳來。

「原來如此... 救了我的,原來還是我自己... 我始終,還是斬了我的金丹...」

此刻,長生能感受到金丹之中孕育了一個存在,一個與他同根同源同心同魂的存在,就像是他的另一半身,

金丹就像蛋殼,此刻祂正要破殼而出,並為此感到無比興奮和喜悅。

只待須臾,金丹搖晃,金丹"蛋殼"沿著裂紋一片一片裂開,其中光芒四射,走出一只由光組成的青眼白鳥,祂的身周散發著藍色光暈,正在一口一口的將祂的蛋殼當成補品吃下,祂將視野所及的蛋殼吃光,卻覺得還是差了點甚麼,

絲毫沒有察覺祂現在頭上頂著那一片穿了洞的蛋殼,還有一根白光呆毛穿過殼上小洞賣力展示自己的存在。

「...」

「這就是老子的半身...?」還蠻像的。

白鳥抬頭看他看來,斜側的腦袋表示著祂的疑惑和不滿,

「好了... 老子不跟自己置氣...」長生說罷,便幫白鳥將頭上的蛋殼取下來餵給祂吃了。

白鳥將蛋殼全部吞下後,滿足地仰首朝天呼叫一聲,祂的鳥鳴仿佛能穿透穹頂,悅耳而響亮。

祂躍起騰空,圍繞在長生身周飛行一周,便直直的往長生的腹前衝、穿透入長生的體內,

與金丹不同,白鳥作為長生真正的半身,直接與長生融為一體,長生便是祂最舒適的鳥巢。

突然,房卡傳來沙沙雜訊,接下來便是尤克的聲音:

「義勇軍全體聽令...」

... ...

「我們似乎是被關在了甚麼結界的裡面呢... 總召似乎想要召集一些不打算坐以待斃的義勇軍出去做點甚麼,要去嗎?」長生問道,

『咕咕!』

「嗯嗯,當然要去,自己的命運要掌握在自己手裡,再說了,有甚麼都當然是先出去了再說啊,你說是不是!」

『咕咕咕咕!』

「那... 要參加調查隊還是破解隊好啊?」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也這樣覺得,果然是破解隊會比較安全吧?就這麼決定。」

長生與體內的白鳥相談決定之後的去向,在外人看來卻像一個瘋子在自言自語,幾名路過的義勇軍擺出嫌棄又同情的眼情守望著他,

只見長生毫不在意,他拿起房卡,清了清喉嚨,

「咳咳,報告長官!」

中文字數:2125

----

白鴿後話:
各位看官好~

承蒙公會各位成員的關心、鞭策,白鴿在那天在dc哭完最後一次後,剛吸收完調整了心態,第二天開始Youtube就無止盡的推給我有關寫作的影片了,
裡面還有蠻多的部份都有對到我的癢處的,大概這就是緣份吧?參考多種寫作方法後,在不同的嘗試中難受的感覺減弱許多,寫作的快樂+++

又請益了一大輪角色核心,認真的用消除法大概找到了長生的路向,卻跟白鳥一樣有種差了點甚麼的感覺,
結果洛在最後給我點出了「自在」二字,我突然就悟了,福至心靈才有了這篇,
寫得特別快樂。
也有可能只是這篇剛好又捉到跟第一篇一樣"妙筆生花"的狀態而已。
嘛,總之有了心態、有了方法、有了參考,就能舉一反三的繼續進步了吧。

有想過蛻變切成一、二會影響閱讀流暢度和觀感連貫性,但那是經驗和寶石耶,不拿白不拿,白鴿可是流著客家血的客家鴿,
希望我能快一點農到封頂可以不顧字數限制的爽寫也不會覺得虧吧(X
感謝各位的觀看。

【各位看官,你有沒有被甚麼東西制住,忘了真正的自我呢?】
【各位看官,你又有沒有只顧前進,忘了心裡沉甸甸的重量呢?】
【願大家都有一把劍,就像長生一般斬出自我,任心前行。】
【好好休息後,再繼續前進吧。】
【加油,你行的。】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