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蛻變.一

白鴿 | 2021-10-14 04:45:45 | 巴幣 8 | 人氣 66


上篇:
苦戰

突然長生腰間的玉佩抖動,上面那顆鵪鶉蛋大小的圓蛋白玉脫出騰空,在半空化成一只青眼的白鳥,飛到長生的頭頂,

似乎是察覺到長生的狀態不對勁,牠可愛的小鳥爪在長生頭上踏來踏去、鳥嘴輕啄長生的額角,

「二玉乖,別鬧。」吃痛的長生回過神來,將頭上的小調皮捉回來,揉揉牠的頭毛,

牠滿足地磨蹭長生的手掌後,便化回白玉扣回腰間的玉佩上了。

長生提起精神,卻覺心中的無力感與自責愈加清晰,

他盤起腿,捏指推演其他不同的可能,想要參悟剛才的戰鬥找出改進的空間,

推演而得的可能性化成泡泡浮在長生心底,一個就代表一種局面、一種可能性,

長生一個一個可能性去讀取,若見結局處盾兵依舊倒下,便把泡泡捏爆,

捏爆一個、又一個、又一個,結果心底靈臺的空間裡,變得一片虛無,

所有的可能性都以盾兵的死亡為結局。

『為甚麼?』一句自問,響徹長生的心底,直通他的靈魂。

「為甚麼?」長生手置腹前,仙力流轉,將金丹吸出體外。

「我問你為甚麼?」長生盯著手中那顆因法力枯竭失去光澤,卻依舊散發著異香的金丹,以輕微顫抖著的聲音問道,

當然,沒有得到回應。

「老子問你為甚麼!!!???」長生對著金丹撕吼道,

長生的吼聲貫徹哨所,空蕩的回音傳回長生的耳中。

金丹是長生體內的仙道衍化,是長生的一部份,長生給不出答案,金丹當然也不能。

「怎麼就如此不堪?怎麼就如此不堪!?怎麼老子的仙道就如此不堪!」

對金丹怒吼的長生,此刻忽然有點失心瘋,對著自己的金丹大呼小叫,

平常被仙道壓制在靈魂深處的諸多感情波動,夾帶著一片漆黑黏稠的雜質,從長生胸口中破出昇空,掃過他的髮絲,長生卻似是無法意識到,

「既然你這樣沒用,那我為甚麼要留著你?我不要你了!」

長生緊握金丹於掌中,繃緊的拳頭使長生的指甲深深陷在掌肉之中,壓得出血,

他高舉金丹往地上投擲,想要將其砸碎,

此時,長生腰間的玉佩猛烈搖晃,一道白芒從金丹的內裡滲出,帶動金丹急速旋轉起來,繞著長生周旋數圈,重新回到長生面前,

「!!!???」

金丹不聽自己的號令,使失控的長生感到無比錯愕與震驚,動搖中雙目重新取回清明,

卻見半空中的漆黑雜質呼嘯而至,灌入長生的頭上七孔!

長生隨即發出痛苦的悲鳴,須臾一瞬,他雙目中便充滿狂色、神情變得猙獰無比,反手拔出背上的長劍,順勢便是要將金丹斬落!

腰間的白玉在瘋狂的跳動,嘗試吸引長生的注意力讓他取回心智,正要脫出玉佩化形再去啄醒長生、空中剩餘的黏稠物質急忙衝來,將白玉重重包裹,

受到壓制的白玉就像著急的小孩一樣,在黏稠漆黑裡有限的空間蹦蹦跳,只見長生的劍距離金丹只剩一指之距!

白玉頓時顧不了那麼多,光芒綻放、在雜質封禁的中心亂撞!封禁終是被蹦出一道小縫,白玉趕忙從破口中送去光芒、化成一聲清脆鳥鳴伴隨白芒漣漪,在空間中蔓延,撫過長生的臉頰,讓他回復神智。

「疑?」長生清醒過來,劍尖已是緊緊貼在金丹之上,劃出一道白痕,

『我在幹甚麼?』隨著長生自問的心聲所發,那些誘使長生發狂的黑泥狀物質隨即放棄壓制白玉,狼狽地變化形狀往長生的面前衝去就要抱上他的臉!

「幹,我為甚麼會想要斬爛作為自己根本的金丹,我是不是有病?」長生念頭一轉、衝口而出抒發一句,

突然,黑泥停住在空中,就像被捏中了死穴、動彈不得。

然而長生卻依舊無法看到空中黑泥,金丹被他隨手一揮、重新收回腹中。

黑泥見此,便放棄了掙扎,頹然的被定在半空,有烏黑的流體從其上緩緩滴下、在半空揮發,

每一滴黑水揮發,長生的心底便生起一道情緒漣漪,讓他感悟連生,不得不低頭陷入沉思。

「我怎麼會回去尋找定局中的可能性?」長生喃喃自語著,心念運轉、帶動他不自覺的往前踏出了一步,

「我... 後悔了?怎麼會?老子憑心行事,盡力而為則不生悔憾。我怎麼了?」兩步,

「我怎麼會覺得自己生命無憂可以隨便蹦跳了?」三步,

「我怎麼能將自己的生命寄望於他人他物手中?萬一某天我不小心得罪到紅雀、她不復活我怎麼辦?萬一某天我把追憶石弄丟了怎麼辦?小心行事小心行事...」四步,

一步兩步三四步,五步六步七八步... ...

長生陷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他一步一自問,題題都直擊自己靈魂的深處,

從價值觀問題、處事的取向;到甚麼,迫隨心的自己去交朋友簡直莫名其妙、等等的日常瑣碎事都問過一遍,

每過一問,身後就有一片黑泥飛來,想要重新束縛在長生身上、將他留在原地,卻無法接觸他、被他直直穿過,更別說要將他攔住,

於是,黑泥便纏繞在長生手中的劍上,令劍越發厚重,

然而長生卻似是絲毫沒有察覺到,依舊向前踏著步。

十步過去,劍已經開始微微低垂;

二十步過去,劍尖已是將近觸地、隨著長生的腳步一撞一撞的點在地面;

四十步過去,長生拖動著劍前行;

六十步過去,劍壓在地上擦出火花、劃出道道劍痕;

八十步過去,劍變得沉重無比、長生每踏出一步都覺得艱難非常、寸步難行;

百步過去,劍像船錨一樣深深的插在地面卡死、長生再也沒法前進。

他覺得身上有諸多拘束、許多框框,

仙道賜予他能力、給予他基礎,卻也令他百般受其所制,

他的心就像被仙力層層掩埋,封存在金丹之內,

他覺得身心都很沉重,渾身無比不自在。

「哼,執著於仙,連自己是誰都忘了。」長生一手拖著劍,弓步在前、頭深垂,快要觸到地上。

「我是...長生!我是... 白羽祥!我不能就這樣止步不前...」長生奮起出力,雙腿仙光環繞、筋肉隆起,他的意志就像熾熱的熔岩,壓積在火山口,即時就要爆發!

「動起來!動起來!!動起來!!!」長生的氣勢爆發,他的血氣奔騰,如同汪洋大海、如同烈火烹油,盡情的讓滿腔熱血沸騰!

突然,他的氣血大海湧來一波又一波的怒濤!帶起長生的手,讓他提劍揮舞,激起浪花三千疊!

雜念黑泥,在浪濤與劍舞的洗刷下,露出三千根由長生繁雜意念衍化而成的羽毛,堆疊黏附在劍身上,活像是一把大刀,也讓長生的劍變得沉重無比。

長生此刻感到胸中有萬般豪情,他在劍舞中旋轉蓄力,猛然向天揮出一劍!

三千白羽如滔滔江水向天奔流,夾帶長生無拘無束任心本我的精氣神!

豪邁如英豪大刀闊斧,破開框架、劃開雜念、捨棄過往的諸多掣肘!

【心劍一重天:蛻羽劍】!

中文字數:2096

下篇: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