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25

葉悠慕 | 2021-10-14 00:24:52 | 巴幣 4 | 人氣 82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25 逼近
    許久,李勤才打破了沉默。

    「小玦啊,我呢,比較不會安慰人。但是,我還是想跟你說一句,你千萬不要這麼看輕自己。」

    李勤的聲音沉穩有力,有一種安定感。

    葉玦稍微平靜了下來,但沒有接話。

    他不認為,那是在看輕自己。

    只是認清了自己,有多少本事。

    不想太過自我感覺良好。

    此時,李勤又繼續說了下去。

    「你是個很有能力的孩子,這點呢,我還是可以跟你保證的。只是啊,你有一個很嚴重的缺點。」

    「什麼缺點?」葉玦下意識的反問。

    李勤忍不住嘆氣,直接說:「你沒有發現到嗎?小玦,你一直都太聽話了。別人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只要不是太過份的要求,你都不會拒絕。」

    他這樣一說,葉玦才發覺,好像真的是這樣。

    可是,也不能代表什麼。

    那也只是,他都不好意思拒絕。

    不等他回答,李勤又說了一句。

    「小玦,這樣說吧,你現在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我……」

    葉玦一下子回答不出來。

    這個問題,對他來說不會太難。

    可是,他說不出口。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一定做不到。

    說了也沒有用。

    「小玦你有想做的事,對吧?不過你呢,覺得做不到,所以就放棄了,這就是你現在的問題。」

    李勤直接戳破了他的心思。

    「我……」

    葉玦說不出話來。

    沒有話可以反駁。

    這一瞬間,就像偽裝被拆穿,露出了最醜陋的一面。

    他閉上了眼,伸手緊緊摀住臉。

    那份軟弱再也壓抑不住,哽住了喉嚨。

    李勤說的沒錯。

    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

    態度太過於消極。

    才會一直都在原地打轉。

    結果就是,什麼都做不了。

    「我……那我應該……怎麼辦。」葉玦的聲音變得沙啞。

    「小玦啊,這問題應該問你自己,你想要怎麼做?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啊。」李勤的口氣緩了下來。

    「我的想法……」

    葉玦睜開眼,茫然的看著前方。

    他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的想法。

    一直都是,覺得做不到,就直接放棄。

    認為得不到,就放手不去爭取。

    久而久之,他就不太有什麼想法了。

    對於任何事情,也不再有太多的感覺。

    簡直就像,失去了靈魂一樣。

    只是,行屍走肉的活下去。

    李勤嗯了一聲,語重心長的說:「沒錯,小玦啊,堅持你自己的想法吧?然後,去做你想做的事。就算失敗也沒有關係,誰不是這樣過來?你勤叔我,年輕的時候也沒少走過歪路,也還不是走到了這裡。」

    葉玦聽懂了他的意思。

    只是,他沒辦法下定決心。

    真的按照想法去做,說不定只是白費功夫。

    還有可能,會招來危險。

    可是……

    他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頓了好久,葉玦才張了張嘴,低啞的說:「就算我想做的事,會有危險,或是……我有可能根本做不到,也沒關係嗎?」

    「嗯……這個嘛,總是要試試看,才知道嘛?像我當初,也不認為自己能當什麼老闆,還開餐廳啊,最後你看我,還不是成功了。」李勤給了他鼓勵。

    「可是,勤叔你剛剛也說,那會有危險……」

    葉玦還是很猶豫。

    真的這樣做,李勤一定會擔心。

    況且,李勤也要他不要再查下去。

    李勤頓了一下,重重嘆了一口氣。

    「如果你是想繼續調查安庭的事,我不會支持你。不過,我也不會阻止你。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做什麼事,我相信你自己心裡有數。」

    不等他回話,李勤又繼續說:「你想做的事,只要不是犯法的,我都不會說什麼。只是,你千萬要小心,有些社會的險惡,沒有你想像得那麼簡單。」

    「真的情況不對,隨時告訴我,你勤叔我沒認識幾個有力的人,但是我一定會拼了老命去救你的,誰叫你都可以算是我孩子了啊。」

    李勤就像操心孩子的父母,嘮叨了一大串。

    葉玦沒有說話,只是乖乖的聽他念完。

    他意外的,沒有像以前那樣,覺得厭煩。

    那些話,無疑是給了他一劑強心針。

    他的想法也越來越堅定。

    只不過,就算李勤這麼說。

    心裡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想了很久,葉玦還是遲疑的開口問:「勤叔,我這樣……會不會給你添麻煩?」

    李勤笑了一下,緩緩說:「你這年紀,不添點麻煩反而奇怪啊。反正啊,不要讓我去牢裡撈你出來都好說,知道了嗎?還有啊,注意安全。」

    「謝謝你,勤叔。」

    葉玦雙眼有些酸楚,聲音也微微顫抖。

    他還是不太習慣,被這樣關心。

    可是,感覺很好。

    就好像,流浪了許久,終於找到了一個避風港。

    這時,他想起了那一天的晚上。

    李勤蹲在了他面前,皺著眉頭。

    那時候,他已經餓得眼前發昏,分不清誰是誰。

    只是,模糊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爸爸。

    他好像,不小心對著李勤喊了一聲。

    不過,他已經不記得李勤那時候回了什麼。

    想到這裡,葉玦不禁脫口問道:「勤叔,你那個時候,為什麼……會幫我?」

    他從來沒想過,李勤幫他的理由,也不曾去過問。

    葉玦一直都是,把李勤當作恩人。

    為他工作,努力的去回報他。

    李勤也沒有主動提過,只是把他當作自己的員工照顧。

    所以,他一直都不想,接受李勤更多的好意。

    畢竟這算是欠下更多人情。

    難以償還。

    「嗯……要怎麼說呢。」

    李勤聲音變得沉悶,緩緩說:「因為,突然覺得你很像我吧。我年輕的時候,也是跟我爸大吵一架,離家出走。」

    「後來啊,我被朋友帶去混幫派,局子也沒少進去過,每次都是我爸來保我出來。」

    「之後有一天,我因為幫人擔罪,關了好幾年。走出監獄門口的那天啊,沒有人來接我。」

    李勤笑出聲來,又淡淡的道:「我才知道啊,我爸為了我撈我出來,四處奔走,拼命工作賺錢,結果太過勞累,心臟病發死了。」

    「嗯,抱歉啊,不小心說那麼多。」

    李勤尷尬的咳了一聲,繼續說:「其實我那時候也只是覺得啊……不想看你一個好好的孩子,被別人拐去走歪路,才想說啊,我能幫上什麼就盡量幫,就這樣而已。」

    聽完,葉玦只有訝異。

    從沒想過,李勤會有這麼一段過去。

    他也終於瞭解了,李勤真正的用意。

    一直以來,都是他太過於糾結了。

    想通了這些,葉玦感覺就像是放下了一個重擔。

    心情放鬆許多。

    「勤叔,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對了,那個……這陣子的開銷,我自己負責就好,就當是,我請了長假吧。」

    葉玦有些不好意思。

    他果然還是,不想給李勤造成太大的負擔。

    「行吧,不過有困難還是要隨時提出,你也不用擔心太多,打電話來,你勤叔我隨時都在。」

    「我知道了,勤叔,謝謝你。」葉玦真心的再次道謝。

    「嗯,早點睡吧,哎,有一種孩子突然長大的感覺啊,真好。」

    李勤感嘆完,就掛掉了通話。

    葉玦放下手機,靠在椅背上,吐出一口氣。

    感覺整個人,輕鬆很多。

    他也想好,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目前,他還是想調查清楚,李安庭的事情。

    畢竟,李勤也是花了大手筆,送他進來。

    葉玦還是想給他一個交代。

    至少,他想找到一個確切的真相。

    不過,他得思考要怎麼找出更多線索。

    這件事牽扯到的,不只是許穎背後的勢力,還有言術。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引來殺身之禍。

    葉玦還沒想好,能從哪邊下手。

    不過,現在他比較想先找到,能夠幫上凌默的方式。

    學校論壇爆料的那篇文章,會給凌默帶來很大的影響。

    他想做些什麼,讓影響降到最低。

    葉玦拿起手機,再次打開了學校論壇。

    這才發現,凌默在那篇爆料的下方,回了一大段話。

    看了好幾次,葉玦終於知道,凌默來到這學校的意圖。

    他也一下子瞭解到,凌默不再跟他聯絡的用意。

    凌默是怕會牽扯到他。

    不過相對的,葉玦也很擔心他。

    他不知道凌默在調查什麼事,但感覺就是很危險。

    凌默就算再有能力,也只有一個人。

    可是,凌默一定不會讓他幫忙。

    再說,如果那是凌默的工作,也不太可能把細節告訴外人。

    更別提,凌默現在還把他封鎖了。

    葉玦摸上了額頭,暫時想不到什麼方法。

    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去找凌默。

    但是,這絕對是個愚蠢的舉動。

    如果,凌默早就有了什麼打算,他一出現,可能只會給他帶來麻煩。

    他又重看了幾次凌默的留言,想從中找到蛛絲馬跡。

    最後,他發現了一些疑點。

    凌默說他見死不救,是因為玩黑鯨遊戲的人,必死無疑。

    也就是說,陳廷是玩了遊戲,知道自己會死,才去找凌默求救。

    可是,陳廷是什麼時候玩的遊戲?

    葉玦完全沒有頭緒。

    陳廷從來沒提過,只說他找到了黑鯨遊戲的文章,覺得很有意思。

    當時,陳廷所表現出來的,也單純只是對遊戲的好奇。

    後面,陳廷也跟凌默交代了這件事,但也沒說到有玩遊戲。

    這幾天,他也沒感覺到陳廷有什麼異狀。

    不過,這有可能是,他根本沒什麼在注意陳廷。

    葉玦想了很久,還是覺得不太對勁。

    陳廷會玩遊戲是不意外。

    只是,真的有興趣的人,應該是看到文章的當下,就會去玩看看了。

    也就是說,陳廷應該在更早之前,就玩了遊戲才對。

    不可能拖到現在,更別說才剛發生過那種事。

    如果,陳廷是之前就玩了黑鯨遊戲,有可能是到現在,才發生問題嗎?

    再說,陳廷怎麼會認為,凌默能救他?

    難道說,黑鯨遊戲跟言術有關係?

    如果是這樣,黑鯨遊戲會死人的原因……

    是言術所導致的結果?

    葉玦想通了這其中的關聯,但越想越覺得疑點重重。

    發這篇爆料的人,只可能是有辦法進出凌默辦公室搞鬼的人。

    外人不能隨便進學校,更別說進入辦公室,那一定會被懷疑。

    所以,只會是學校的人做的。

    這個人還特地把前後對話剪掉,就是為了去誤導別人。

    反過來想,這也是不想讓別人,聽到整段對話。

    這樣想的話,那個人一定知道,黑鯨遊戲會玩死人的事情。

    畢竟,如果黑鯨遊戲只是單純的遊戲,那整段對話放出去根本沒有差別。

    在別人聽來,一樣是陳廷玩遊戲出了問題,求凌默救他,凌默見死不救。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玩遊戲會死人,陳廷玩遊戲的行為就是找死,凌默不救也很合理,而且也救不了。

    那輿論就會不一樣了。

    再從凌默的回應看來,他要查的人就是在學校裡頭,還可能是跟黑鯨遊戲相關的人。

    說不定,就是發爆料的人。

    各方面來說,這個人有可能就是學生。

    至於這學生做了什麼事,暫時看不太出來。

    只是,既然會害怕被揭穿,應該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為了調查這件事,還特地派了凌默,來學校當老師。

    所以,很有可能是言術相關的事情。

    想到這裡,葉玦冒出了冷汗。

    難道,在學生裡面有言術師,故意散佈黑鯨遊戲,鬧出了人命。

    或者,是有人利用了黑鯨遊戲,害死了人。

    不管是哪個可能,都令人毛骨悚然。

    葉玦想到了第44個N這個發文者。

    要是他沒猜錯,這個人就是罪魁禍首了。

    而且,會用這個暱稱來發文……

    很有可能,就是第44個N的粉絲。

    葉玦揉了揉額頭,感覺事情越想越複雜了。

    他又想到了李安庭的事情。

    不知道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不過,要是黑鯨遊戲真的有死過人,應該會有什麼新聞才對。

    他馬上打開電腦,連上網頁,搜尋了關鍵字。

    沒想到,居然出現了各種黑鯨遊戲受害者的新聞。    

    而且不只國內,國外也有不少。

    葉玦很是驚訝,沒想到這遊戲這麼出名。

    他看了好幾篇新聞,幾乎都是在說同一件事。

    最近幾個月,有不少青少年出現自殘行為,精神也變得異常,口中常唸唸有詞。

    家長試著帶去做任何治療,都沒有效果。

    最後,幾乎都自殺了。

    經過調查,發現他們都玩過黑鯨遊戲,也懷疑是遊戲害死了人。

    許多學校,更是紛紛禁止學生再討論這個遊戲。

    葉玦有點好奇,這裡提到的黑鯨遊戲,是不是跟他看到的一樣。

    他又連續翻了好幾個網頁,才在一個不具名的網站,找到黑鯨遊戲的原文。

    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又跟學校論壇的那篇黑鯨遊戲玩法有出入。

    葉玦翻出陳廷給他的截圖,陷入了沉思。

    他感覺很奇怪。

    如果說,學校論壇提到的黑鯨遊戲,很像什麼傳銷文宣。

    那上面說到的黑鯨遊戲,就只是一篇無聊的遊戲說明。

    如果對黑鯨遊戲沒有興趣的人,就不會想去知道的內容。

    可是,黑鯨遊戲這名字,聽起來就不吸引人。

    比起碟仙什麼的,實在勾不起多少好奇心。

    更別說,裡面也沒提到,玩了遊戲能幹嘛。

    怎麼還會有人,想去瞭解怎麼玩。

    葉玦真的理解不了,玩的人還全都是青少年。

    到底,是他完全跟不上潮流。

    還是這名字,真的有什麼吸引力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