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輕小說短文】色氣的熟練(下)(完)

桐桐噗 | 2021-10-13 19:17:01 | 巴幣 6 | 人氣 109




前篇回顧:

「我說,我也大二,20歲成年了,還跟你在同一室打地鋪真的沒問題嗎?」
 
「所以說你在擔心什麼呢?兒時玩伴桑。還是你要跟我爺爺一起睡?」
 
對齁,論臥室小末家只有兩間。
 
「這樣好像也挺怪的吧。」「是吧?」語畢,默然,稱不上尷尬,兩方似乎都想在睡前再講些什麼。畢竟,明天可能又要各奔東西了。
 
目前是,和小時候來她家過夜一樣,我和小末在她房間裡打起地舖,而她也和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將床鋪貼在我一旁。雖說是青梅竹馬,但終究還是個同齡的美少女,令我不由得緊張,但卻必須故作鎮定。現在的她只穿著可以左右敞開的睡袍和內褲。
 

正文:

「你知道,這幾年這裡也變了不少嗎?」
 
隔壁的王叔叔結婚生了兩個小孩;靠海那邊以前常去買魚的攤販老闆買了一艘新的船,擴展了事業;以前隔壁班最聰明的小蓮考上了台大醫科,卻突然休學回家幫忙家業;政府似乎派人來這裡探勘,可能會在家附近多蓋一個火車站……
 
「啊啊還有,那攤販老闆的有一個女兒和兒子,跟我們一樣大,是雙胞胎,都在家裡幫忙,聽說他女兒的男朋友是台北人!有機會說不定可以帶你去和他們聊聊天,以後可以互相照顧之類的。」
 
台北人真的很多,其實也不用那麼驚訝啦。原本想這樣說的,但想想小末幾乎一生到目前都沒離開過這鄉下,如此的話也是稍微可理解的。
 
「說起來,也有很多東西沒變,對吧?」我轉過身子看向興沖沖講述著的她,心中也一邊感謝著上天,我眼前的女孩,仍是我熟悉的外表、語調、個性和惡趣味。
 
未料,不知怎地,我卻從她瞳孔的深處發現那幾毫秒間閃過的猶疑和寂寞。而她接下來說的,卻是與她無法掩飾的訊息背道而馳的回答──
 
「……是啊,但這段時間,真的很漫長,我和這個村子一邊想著你,一邊過著、等著。」如同等待雁的歸來、浪子的回頭、功成身返的名將、遠赴異鄉打拚的丈夫回歸。
 
「是、啊。」似乎語中帶意又可能是我想太多,令我一時之間無語。
 
「小園,你也還是以前的你,真是太好了,台北沒有讓你變太多。」
 
以前的我?什麼叫做「還是以前的我」?我開始了一番腦力思辨,是代表一樣的外表、語調、個性和惡趣味,僅此而已嗎?抑或是?
 
小末帶著試探的眼神,前傾身子,現在她的上半身已經窩進我的棉被裡了,我能從上方往下看到那令人稱羨的乳白雙峰,頂端部分被布料給埋住,呼之欲出。「是吧,小園?我原本以為你會每半年就回來找我一次,畢竟我們還小時天天黏在一起啊。」
 
是時間過得太快導致的罪過,還是她的又或者是母親的身影在我心頭上不再佔有以前的份量,讓我過了總計十個半年才回到養育我的家鄉?不、不是的,我從未放棄思念,思念我的家人和唯一的兒時玩伴,當我見到他們時那由衷的喜悅便能解釋一切。那麼是誰,或是什麼事拖住了回家鄉的腳步?原因不得而知,畢竟想起這問題時我已身於此。
 
回到上一題,所以說「還是以前的我」,到底是?
 
我感覺到下肢被兩股來自上下的力量給夾緊,小末把我拖了過來。「還記得,以前的你一直想對我說卻沒說出口的話嗎?」耳邊的呢喃讓我以脖子為起點,有種電流竄過全身的舒麻感。
 
「小園,原本預計是第六個半年,你回來的那天要跟對你說的--」我和小末的距離從未如此靠近,她已經整個人貼緊我的右半身,側抱住我,無暇顧及已經滑落大剌剌滑落的睡袍。靠頭部的窗邊灑落純淨透徹的月光,彷若在為小末大面積曝光的肩、雙乳和腰打上誘人的聚光燈般,使我像個剛接觸世面的嬰兒,好奇地睜大眼貪得無厭地去感受眼前的新事物。
 
我從未見過如此的她。如此地,真實的她。
 
我想起來了,以前一直想對她說出口的話;同時也想起來了,「還是以前的我?」的可能解答。那句話、那個解答,就像是兩個同性磁鐵被強制擺在一塊,同時在我心中停佇並且難受地對抗著,無法消退和忽視。
 
「……」我若不說出口,她也會說吧。歷史相愛的人總是不意外地雷同,同一句話不同人說罷了。
 
「我等不及了,小園,我喜歡你。這份感情,自你離開開始才更加確定,愈發濃烈。」她把頭靠在額頭上,遮擋住我的視線,身體已經完全跨坐在我袒露的腰部。只穿一件內褲睡覺的我被扒開棉被後只能透過她的身體多少偷取一點溫暖。
 
如此平凡的兒時玩伴,如此不平凡的天造之物,正對我訴說著愛。走廊上、公園草地裡、鄉間小路邊、雜貨店的貨架旁和她在一起的回憶,如同噴泉般不斷湧現。那份沉睡已久卻未曾忘卻,如數家珍地被典藏在心靈最深處中心的感情,此刻被小末的言與動一層層地解鎖,最赤裸、無可取代的話從那被解放出來。
 
「我也喜歡你,小末。你讓我知道,我未曾動搖。」
 
下一秒之後的動作,對於共處一床的成年人而言,應該沒有其他的選擇存在了。我主動湊近了小末的嘴邊,用雙唇覆蓋她極富彈性的嘴。舌頭輕舐潤濕了內部,試圖往前突進到她的舌尖--
 
我試圖迴避「還是以前的我?」這個酸楚的問題。實際上,我有了透萱,我愛她,同時也在深處愛著小末。我深深希望,這兩者並不衝突;但同時間我也遺憾地肯定,我已不是以前「世上只有小末的我」了。這個或許就是小末在追尋的最終答案吧。
 
這個家鄉和小末絕對會是我永遠的心靈歸宿。但肉體而言,卻可能只會是一天,或頂多兩天的暫留之地。
 
房間的兩個成年人都褪去到只剩一件內褲,彼此激吻、相擁,鬆開後舔舐一個會讓另一方發出愉悅聲響的地方,再激吻,再相擁,好像永遠嫌不滿足的小孩般,進行著這色氣卻又神聖的輪迴。不知進行到第幾次時,小末哭了,帶著壓抑且微小的身體起伏哭了。我原本欲鬆開揉動的雙手,但她卻更強加力道於其上,示意我繼續。很快地,我們又再次掉進了那無窮的迴圈中,我承認我停不下來了。她的呼吸紊亂了起來,不知是哭泣還是其他原因所致。
 
「為什麼你……那麼熟練啊?」中途我耳邊出現了這道聲音,但進入狀況的我選擇忽略,小末的身體動作也在在示意著我繼續,停下來的理由更無存在的意義了。
 
時程推進,我聽見窗外些許人們的歡呼和遠處類似鞭炮的燃放聲──
 
「新年快樂,小園。啾啾啾簌簌簌、啾啾啾──啊啊啾簌簌啾啾──」
 
「嗯嗯、啊啊啊新年快樂,小末。」
 
此時的我們已經全裸,嘴唇的交疊使得吐出的言語更加支離破碎,同時更加地情慾。我們的雙手也在彼此的身上不安分地摸索,偶而上下來回套弄,或是刻意在某處強加壓力再旋轉揉捏,使另一方發出舒暢歡愉的呻吟。順道一提,小末的眼淚至此還未停過,臉上痛苦和享受的表情同時交雜於其中,若是平時的我看了必定會百倍不捨。
 
與生俱來的慾望引導了我們的下一步,小末釋放了原本緊握於手中的我的堅挺,反過來使用溫暖潮濕的口腔內壁重複剛才雙手時快時慢套弄的動作,空下的手也沒有閒著,開始往我的上半聲游移,尋找突出的那兩點,再奮力搓揉,我不由得發出了雄性的低吼愉悅聲。雙重的快感加上美少女為我服侍的無上征服感,一步步向我推移至更高的境界,等待在最敏感的時機從最頂端一瀉而下。
 
我抬起仰躺的頭一邊觀賞她閉上眼單純用嘴巴去驅動整個身子的色氣動作,一邊如底片相機般尋找最美的角度,擷取那高高翹起完全裸露的臀部的誘人曲線。沉浸於如此輕飄飄的夢幻天堂時,霎那間一種違和感電光石火地鑽入我的思緒。
 
「……!!」
 
我急忙地退離小末的身邊,「啵!」地一聲斷開了我和她唯一肉體連結的地方,往後撞到窗邊的牆壁才停止。小末原本隱沒於我的胯下的臉再度被月神之光所眷顧,我這時才更加清楚的看見,那已由濕的眼淚和乾的淚痕所爬滿的臉龐。而臉上的表情,我一時之間難以解讀究竟有多少情緒於其中爆發,又被惡狠狠地壓抑下來。
 
我緩緩道出了那察覺到的違和──
 
「為什麼你……那麼熟練啊?」
 
原來不只是我,我們終究還是變了、嗎?這也難怪,當我們如同丟擲回力鏢互相有意無意試探對方「改變」與否時,都會有種那象徵「一如既往」的天平快要往一方崩塌去了,但隨著其中一方的掩飾,又迅速地回歸平衡。
 
而現在這天平,就像是被隕石給砸爛了似的,甚至連碎片都找不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她現在才發現了在剛才互相交愉時不小心洩漏的訊息,懊悔卻又難以隱忍地發出毫無意義的悲鳴聲。在此同時,我才完全意識到剛剛小末說的,和我同一句的那段話,真正的涵義。明明是她先發現我的改變,卻不肯停止,緊接著也藏不住自己的改變。
 
此時的我們才知道,兩人在這幾年間,有了自己各自的愛人,做過愛人間做過的事。儘管透過「我喜歡你」這點字想把對方納為己有,都已是難如登天的妄想了。這,就是我們的、不可逆的改變。
 
心好痛……我緊閉雙口,將心中的感情巨淘緊鎖於體內,不想流露於外,再次傷了她的心。而小末,一個勁兒的哭,完全如脫韁野馬般把名為「感情」的怪物任意流放於房間內奔走,感覺身體的所有都將轉化為眼淚,奪眼眶而出,最終蒸散於虛無。
 
如果我今天沒有發現,或者是我「假裝」沒有發現呢?不,這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也無須費力去討論它。
 
──
 
過了不知多久,待小末的哭聲漸漸平息,我率先開口──
 
「……方透萱,和我同大學中文系,社團認識的,下次我把她帶來,我們或許可以一起吃個飯吧?」
 
「……還記得靠海那邊的賣魚攤販嗎?晚上吃飯時提到的是他的女兒,我和他的兒子交往了,明年的話、喔應該說今年,可能會訂婚。但說真的,我還在考慮。再介紹給你認識吧,小園。」
 
小末捲起了我的棉被遮擋住自己的裸體,而我則趕緊拾起剛才丟置於一角的內褲穿上。
 
我的現任女友是單純於社團裡認識的,情意相投,交往時也很快樂;而小末則是一方面迫於家裡只有她和爺爺的經濟壓力,需要找個較有經濟能力的另一半彼此扶持;另一方面村子裡很難找到差不多同齡的年輕對象,半被迫半無奈的和那個攤販兒子交往。
 
「要說我不喜歡他嗎?其實也沒有,他對我很好,當我有什麼困難,他總是第一個跑過來協助我。我……很感動也很感謝。」
 
「是嗎?那就好。」
 
「小園,」彷彿想挽救些什麼,小末轉過頭來正視我後說道,「如果未來需要幫忙,永遠別忘記還有我,無論是心靈上的支持或是肉體上的支持,我都義不容辭。絕對加上整個村子的力量,成為你的後盾。」
 
看小末一派認真的這樣講,我甚是感動,為了緩解這稍微嚴肅的氣氛,我──
 
「謝謝你,小末。而肉體上的支持……是?」
 
「!!!!?笨蛋!想什麼啊?變態變態變態!」厚厚的棉襖往我的方向飛來,而此刻投擲它的人則是名副其實地衣不蔽體,三秒後才意識到事態嚴重性的她──
 
「啊啊啊啊啊啊還我棉被啦,笨蛋!被你看光光了,死變態,走開!」
 
「啊哈哈哈哈哈哈自己拿啊,你還是生起氣來什麼都管不著呢。」看著這一切,一邊大笑的我亦一邊思忖道。
 
雖看似重建了那名為「一如既往」的天平,但我們終究回不到以前了。小末被現實所牽就,而我同樣被現實引導到了另一個方向。或許我和兒時玩伴的人生面向,將就此岔開,但於未來偶爾想起這段經歷的每個晝夜,我仍舊會衷心地祝福,位於另一條世界線的「第六個半年回來家鄉的園啓」和她的久別後的相遇。
 
或許,那對18歲男女的初夜,就是彼此了吧,我不經意地想。
 
新的一年,新的園啓(緣起)。(完)



如果各位喜歡的話,還請不吝給予GP或留言評論讓我知道,期待在下次的創作和您見面!

目前敝小屋最高人氣的<<俺妹>>同人文歡迎一齊閱讀賞光!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恭喜完結,哎呀,好含蓄又可愛的車車(∩ω ∩`)
2021-10-16 15:17:33
桐桐噗
含蓄給人更多想像……可以色色!
2021-10-17 11:11: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