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赫夫帕夫

冰凜 | 2021-10-13 12:48:45 | 巴幣 12 | 人氣 55




因為在遊戲裡是赫夫帕夫,所以很熱衷寫赫夫帕夫的me(^_-)-☆



最近那個赫夫帕夫的還挺突出。
 
卡珊德拉站在決鬥場外,看著那個赫夫帕夫的被朋友們圍著,笑得開心。
 
自從決鬥場開放之後,那個赫夫帕夫的便一鳴驚人,在決鬥場所向披靡,算上剛剛那場,已經是她這禮拜的十連勝了。
 
若連前面的都算上,恐怕遠不只這個數字。
 
依靠連勝紀錄,那個赫夫帕夫的也在學校裡出了名,天天都有人在決鬥場外等她出現。
 
卡珊德拉出於好奇,也來觀察了今天這場決鬥。
 
也沒什麼嘛,依靠獸海戰術跟炸彈的連攜,只要能掌握範圍攻擊的咒語便能輕鬆破解。
 
卡珊德拉原本是這麼想的,直到她觀察到那個赫夫帕夫的使用氣象咒。
 
這傢伙,操控的一手好牌。
 
人海戰術對這個年齡層無法連續使用範圍咒語的巫師的確有用,但更無情的是衛斯理煙火跟氣象咒的連攜,趁著對方處理召喚物時召喚閃電,再趁其不備丟出煙火,是很有效的戰法。
 
但對卡珊德拉可沒有用。
 
卡珊德拉非常自信,自己絕對不會被這種戰法给擊倒。
 
巫師就該用咒語一決勝負,躲在召喚物身後一點都不像巫師。
 
出於某種攀比心態,卡珊德拉對她發出過決鬥,但那個赫夫帕夫的一次都沒有答應卡珊德拉的決鬥邀請。
 
不是沒有回應,就是答應了當天又不見人影,讓卡珊德拉不戰而勝。
 
感覺自己被小看的卡珊德拉,下令讓弗雷兄弟務必帶著她到場。
 
下一次決鬥,衣衫不整的赫夫帕夫被雙胞胎一人抓一邊,拖著出現。
 
推了推鼻梁上歪掉的眼鏡,她有點不好意思。
 
「抱歉抱歉,忘了今天要決鬥,好險卡珊德拉有請他們來叫我」
 
看著那個赫夫帕夫明顯被扯得有點鬆的領口,卡珊德拉不用問也知道雙胞胎肯定偷偷動手了,但本人不說,雙胞胎裝沒事,她也不好當眾發難,只能彆扭的轉頭。
 
「趕快開始吧」
 
互相敬禮後,決鬥開始。
 
然而不用多久,卡珊德拉就發現自己被耍了。
 
那個赫夫帕夫不只不使用煙火,也不使用氣象咒,連召喚物都只是幾隻小蜘蛛跟黑貓魔,炸彈也沒用,甚至連躲避攻擊都沒有。
 
越打越不爽,卡珊德拉乾脆使用氣象咒,召喚出覆蓋整個場地的雷雲,直接將她電暈倒地。
 
賽後,卡珊德拉氣勢洶洶的去找那個赫夫帕夫算帳。
 
「妳沒有什麼要跟我解釋嗎?」
 
卡珊德拉站在門口,居高臨下的盯著那個赫夫帕夫。
 
她正在休息室裡處理傷口,見卡珊德拉出現,思索了片刻便露出招牌的傻笑。
 
「卡珊德拉好厲害喔!」
 
明明是稱讚,卡珊德拉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還有一種被看扁的感覺。
 
「誰要妳說這個了,妳剛剛是故意不躲的吧?連咒語都沒用幾個,妳就這麼看不起我?」
 
「我是覺得自己打不贏卡珊德拉才不反抗的,卡珊德拉真的很厲害喔!」
 
赫夫帕夫沒有遲疑,臉上招牌的傻笑沒有一絲動搖,卡珊德拉卻絲毫不相信。
 
「沒有盡全力試過,妳怎麼知道自己打不贏?這樣講我只會覺得妳把我看扁了」
 
漂亮的綠眼睛此刻瞇成一條細縫,盯著那一臉傻笑的赫夫帕夫,見她無動於衷,卡珊德拉走上前。
 
「再和我決鬥一次」
 
雙手抱胸,卡珊德拉這句話更像一道命令,而不是決鬥邀請。
 
「我不能跟妳決鬥,卡珊德拉」
 
她收起傻笑,第一次露出認真的模樣,卡珊德拉有些驚訝,卻很快收拾好情緒。
 
「為什麼?難道妳還會怕輸?」
 
「......」
 
卡珊德拉盯著那個赫夫帕夫,眼角餘光發現她露出來的手臂上有一塊被袍子遮住的紅色印記。
 
「妳在流血?」
 
一半是錯愕,一半是出於擔心,卡珊德拉伸手就想拉起她的手臂察看,卻撲了個空。
 
那個赫夫帕夫就這樣從卡珊德拉眼前消失了。
 
隔天,那個赫夫帕夫又如同以往出現在課堂上,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她依舊會與朋友們談笑風生,偶爾與卡珊德拉對到眼也會露出傻笑點頭示意,好像那天什麼事都沒發生。
 
卡珊德拉氣不過,連夜在圖書館翻了個徹底,只大概確定那個赫夫帕夫使用的大概是無咒版的消影現影術。
 
俗話說,解決一個疑問,就會有更多的疑問冒出來,卡珊德拉百思不得其解,她一個三年級生,是怎麼不依靠魔杖使用那麼高階的咒語的。
 
問題還沒搞明白,又有另一個問題冒出來,卡珊德拉驚訝的發現,那個赫夫帕夫居然在躲著她。
 
不只在路上巧遇時她連眼睛都不看過來,甚至連幾堂共同上的課都看不見她的身影。
 
卡珊德拉這下可真的是對這個神祕的赫夫帕夫來了興趣,不僅讓弗雷兄弟偷偷弄到了她的課表,還將她空堂時會去的地方、幾點回宿舍、早午晚餐喜歡吃什麼都記錄了下來。
 
這天,卡珊德拉在活米村的豬頭酒吧堵到了那個赫夫帕夫。
 
更準確點說,卡珊德拉在活米村的豬頭酒吧外一條小巷中,堵到了那個赫夫帕夫與校外的巫師會面的場景。
 
那是很震撼的景像,那個總沖著卡珊德拉傻笑的赫夫帕夫,表情凝重的從斗篷中拿出一個小袋子交给那個巫師,巫師打開一看,貌似是對裡面的東西不滿意,抓著赫夫帕夫的頭髮,用魔杖對準她,在看到魔杖頭端顯現的褪藍光後,赫夫帕夫倒在地上不斷掙扎,嘴唇都给咬到出血,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好像她早就知道怎麼忍耐一樣。
 
褪藍光沒有持續非常久,短短幾秒之後便消失,巫師在倒地的赫夫帕夫旁蹲下來,說了幾句話後便消影走了。
 
卡珊德拉躲在牆後,摀著嘴,思緒紛雜,既害怕又擔心,卻沒有動作。
 
過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都暗了下來,赫夫帕夫才緩緩站起,搖搖晃晃的朝霍格華茲的方向前進。
 
卡珊德拉喝了隱形藥水,悄悄的跟在後面。
 
當然,這不是出於包庇,卡珊德拉只是......只是還沒決定好怎麼處置那個赫夫帕夫,為了她能安全到達學校接受處分,卡珊德拉當然要跟在後面守護她。
 
然而,卡珊德拉還是在跟蹤了一段路後,忍不住上前扶住差點體力不支摔倒的赫夫帕夫。
 
「是誰!?」
 
她大動作的退開,將自己摔到了雪地中,手上的魔杖對準空氣,神情緊繃。
 
卡珊德拉沒辦法,只能開口。
 
「是我,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
 
聽到卡珊德拉的聲音,她的情緒似乎稍微安穩了些,身體卻依然不斷往後退。
 
「不要靠近我,快走!」
 
卡珊德拉沒有說話,看著眼前像隻受驚的小動物的她,只覺得手足無措。
 
「......卡珊德拉?妳還在嗎?」
 
沒有得到回應,她左右轉頭,想尋找卡珊德拉的蹤跡,不安壟罩著她的心頭,看上去快要哭出來了。
 
「我在這」
 
卡珊德拉握住她冰冷的手,明顯感覺到她瑟縮了一下,卻沒有把手抽走。
 
「......」
 
她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卡珊德拉注意到她眼裡蓄滿淚水,隨時都會潰提。
 
於是卡珊德拉拉開自己的斗篷,將她抱進懷裡,試著用體溫給予一些溫暖。
 
「我在這,沒事了」
 
懷裡傳來小小的嗚咽,在藥水效果消退下,她看清眼前抱住自己的人真的是卡珊德拉,一下鬆開緊繃已久的情緒,在卡珊德拉懷裡放聲大哭。
 
直到天空露出一絲曙光,她才抽抽噎噎的想離開卡珊德拉的懷抱,卻反被抱得更緊。
 
「卡珊德拉......?」
 
她怯怯的抬頭,又被卡珊德拉按住,被迫低頭。
 
「還早,再待一下也沒人會說妳」
 
這是卡珊德拉式的關心嗎?她沒有掙扎,抽著鼻子窩在卡珊德拉懷中,聞著淡淡的草藥味,第一次感覺如此安心。
 
卡珊德拉抱著懷中這個赫夫帕夫,心情十分複雜,不明白自己該怎麼做,明明照校規走是該舉報她的,卡珊德拉卻不想這麼做,只想弄清事情的真相,然後試著保護她。
 
這就是所謂的保護慾嗎?
 
直到天空完全亮起,卡珊德拉才放開懷中這個赫夫帕夫。
 
然後意外的發現,她比自己想像中還要瘦弱。
 
「現在,妳有什麼能告訴我的,全部告訴我」
 
卡珊德拉被自己嚇了一跳,完全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對她用這麼嚴肅的語氣。
 
是也被卡珊德拉嚇到了嗎?她猶豫了一下,最終緩緩道出卡珊德拉一時無法相信的真相。
 
原來,她是當年大戰中,某對食死人夫妻的孩子,在她剛出生時就被刻上黑魔標記,佛地魔死亡後,她的父母被關進阿茲卡班,她則流落在外,偶然被一對麻瓜夫婦收養。
 
後來,她來到霍格華茲才知道手上標記代表的意義,也意外發現自己身上藏著黑魔法的力量,不管自己使用什麼咒語都會擁有勘比成年巫師的力量,甚至能熟練使用一些無咒術,這也是她能在決鬥場屢戰屢勝的原因。
 
最後,她在某次禁林探險中,被一個巫師撞見,並且被發現她手上的黑魔標記,巫師威脅她,要她替他做事,否則就向學校通報,她沒辦法,只能盡力達成他的要求,而若是結果不順他的意,她就會被不赦咒折磨,因為害怕不赦咒那種鑽心刨骨的痛苦跟害怕被抓去阿茲卡班,她成了那巫師手下的棋子,只能照他的話活著。
 
卡珊德拉默默聽著,聯想到決鬥那天她出現的種種異常的行為,套用這段話好像就都能說得通了。
 
但,還有一點非常奇怪。
 
「為什麼妳不能跟我決鬥?」
 
注意到時,卡珊德拉已經問出口了。
 
而她,雙頰微紅,低頭不語。
 
「不能告訴我嗎?」
 
卡珊德拉的語氣稍微不穩,迫使她抬頭看向卡珊德拉。
 
「不是的!我只是......怕妳聽了會討厭我......」
 
她情緒低落,將臉埋在雙膝之間,聲音悶悶的。
 
「我要是會討厭妳就不會聽妳把前面那些話說完了」
 
聽到卡珊德拉的保證,她這才抬起頭,緊張得有些結巴。
 
「因為我、我很喜歡卡珊...卡珊德拉所以......那個......就、就算是決鬥也不想傷害妳!」
 
最後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她紅著臉,雙眼緊閉,等著卡珊德拉的回答。
 
卡珊德拉看著眼前這個赫夫帕夫,這當然不是卡珊德拉第一次被告白,但被告白還這麼緊張就真的是第一次了,心跳跳得比平常還快上許多,卡珊德拉甚至能感覺到臉頰逐漸上升的溫度。
 
「哼......哼!妳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嘛,我就誇誇妳吧!」
 
到底還是不能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卡珊德拉嘴上說著嘲諷的話語,手卻悄悄握住了身旁這個赫夫帕夫的手。
 
她把這個當作是卡珊德拉的應允,到了這時才終於露出同往常一樣的傻笑。
 
「那麼,妳昨天跟他見面是為什麼?」
 
卡珊德拉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膽敢威脅她的敗類巫師,眼底燃燒著怒火,卡珊德拉已經開始規劃五十個抓住那巫師後的折磨方案了。
 
「那個啊......」
 
大家都說被分到赫夫帕夫的人忠厚誠實,善良友愛,不畏艱辛,卡珊德拉則認為,應該再加上一個「軟萌可欺」。
 
確認關係後,她便一股腦的將所有知道的情報都告訴了卡珊德拉,卡珊德拉也透過父親的人脈對那名巫師下了通緝令,沒過幾天便將人抓捕歸案,這幾天打著保護的名義將她帶在身邊的卡珊德拉也被她可愛的本性萌得整個人淪陷其中,一度萌生了要將她帶回家的衝動。
 
幸好,卡珊德拉的理智還沒完全斷線。
 
在透過一些地下人脈將她身上的黑魔法影響與黑魔標記完全清除後,那個決鬥社所向披靡的傳說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擅長使用召喚咒的動物園巫師開始崛起,偶爾偶爾,卡珊德拉會出現在賽場,看著那位動物園巫師比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