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輕小說短文】色氣的熟練(上)

桐桐噗 | 2021-10-12 23:34:19 | 巴幣 4 | 人氣 196


「為什麼你那麼熟練啊?」源自白色相簿2的經典臺詞。因誰而熟練,因熟練而傷了誰,帶著色氣和酸楚的原創回,敬請以閱讀輕小說的心情,慢慢品味──



12月31日,跨年連假的第一天。
 
「那我先出發了。」背著經典款的黑色adidas包,我往前邁了一步準備走進莒光號車廂。
 
「還沒上車的旅客,請趕快上車──」
 
「啊……那個,注意安全,幫我向阿姨問聲好。喔、還有,小末也是。」月台的溫度驟降,透萱她打了一個哆嗦,纖細小手從外套口袋裡伸了出來,直往我臉上來,輕輕撫摸我的臉頰後順勢將嘴唇湊了過來。
 
「啾──」
 
台北車站,月台外的人都已擠進狹小的車廂內,不少人轉過頭來看月台鈴響時仍逗留在外的我們。
 
差不多了──「嘛、我會想你的,連假後再見了。新年快樂,我愛你,透萱。」
 
「園,我也愛你,新年快樂,下次不如把小末帶上台北,一起來看101煙火?我很好奇你小時候最重要的玩伴長什麼樣子呢。」
 
語畢,我逕往車廂內移動,尋找一塊溫暖又靠窗的小角落。在擁擠的車廂內這種完美的地方難覓,費盡一番努力後總算有一個廁所旁的空位勉強搆的到窗。
 
被印在柱子上的「台北」兩字招牌隨著火車漸進的速度愈來愈離我遠去,以既熟悉又陌生的台北為起點,屏東xx鄉為終點,心靈隨著這趟久違的、遙遠的旅程亦開始奔馳。
 
自國中畢業母親為了追求更好的學習環境而讓我隻身前往台北讀書,至今已經五年,看著窗外飛快切換的風景,令人更加感嘆時間稍縱即逝的無情。
 
──
 
下午,太陽仍懸掛在天邊一角時,火車便已緩緩駛入終點站。
 
「比想像中的快啊……」原本打算在火車上欣賞鄉邊難得的日落的。
 
天邊的雲輕,思念的沉重,被鐵軌匡噹匡噹的規律聲響攪和在一起,昇華成這趟短暫旅行的養分。
 
火車進站,稀疏的乘客踏著緩慢的步伐離開月台,一一在出站口尋找親人好友,像隻遠行的候鳥終將回歸出生的窩一般,確認自己的歸屬。當然,我也不例外。
 
「媽媽,我回來了。」我刻意放慢速度湊近母親身旁,輕輕地說。
 
靠在柱子邊的母親將疲憊蜷曲的身子用拐杖拄了起來,頭奮力地望上抬,表情因身體出力而扭曲在了一起——
 
「啊啊,太好了園啓,搭遠程交通工具就是危險,叫你每個小時回報電話給你媽媽,別讓你媽媽擔心啊。」
 
「我不小心睡著了,而且說真的,不用太擔心啦,你只是太少出遠門而已,現在都很安全了媽媽。」我試圖安撫這個一生沒幾次離開過這鄉下地方的母親,順便用手順順她身上的舊襖。
 
「啊還有,小末也來了。」
 
「小末?末爺沒關係嗎,上次聽說還──」
 
「啪沙」包包從母親身旁以一個人的高度落地,裡面的東西散了出來。它的主人似乎受了驚訝而才不小心釀成這起事故。
 
「小園?你總算回來了!為什麼出發當天才、才……嗚嗚嗚嗚嗚」
 
當天才讓我知道呢?而且是阿姨跟我講的。後面的語句從小末抽泣嗚咽的口中拼湊出來,我頓時啞口。
 
其實提早告知她我回去的消息也沒什麼,但心裡那份因久離而產生的愧疚感始終無法消去。深怕往後每一次的見面都將變得尷尬,熟人間頓時變得冷淡的那種無助感。徬徨和近鄉的焦慮下,我始終沒聯絡小時候最深的羈絆,小末。
 
「那個……驚喜吧?出奇不意那種──」我走近從母親身邊突出半個身子的她,掏出口袋裡的手帕,別開原先拿來拭淚的雙手,用柔軟的巾布吸附湧出的淚珠。
 
「我想你啊」「沒想到會來這沒煙火的窮鄉僻壤跨年」「你說跟之前一樣今晚來我家住嗎?當然好啊」「飯菜都煮好了,原本還在想會不會不小心煮多了,你就一起來吃吧!」後面的對話,皆由在火車站前久別重逢後,靠在我懷中的她所說出的。
 
之前的擔心和見面前的顧慮伴隨晚霞隱沒於地平線之下,反而是多了份日常的親暱感。
 
──
 
交代隔天會回母親家後,我拎著行囊,有一句沒一句搭著和小末一起回到了她的家。
 
因為家中只有小末和末爺兩人,末爺久病不良於行,小末為了照顧末爺,自高中畢業後便決定不再升學,留在當地的一間小雜貨店打工養家糊口。
 
一路忙到晚餐時分才稍微喘口氣,好好靠坐在小木桌前,三人一起進食。
 
「咳、咳──」末爺賣力地舉起筷箸,想爬一口白飯配清蒸的菜來吃,途中咳了幾聲,小末便機警地來到老人家身旁待命。
 
「爺爺,還是幫你做成稀飯餵你吃吧?好不好?」
 
「還不用,謝謝小末,我還可以這樣。」口中嚼著碎碎飯菜,末爺急著婉拒小末的關心。
 
從我國中畢業離開這裡前,發病的末爺便一直堅持不拄拐杖、每天仍要出去跑步運動、固定去老朋友家泡茶聊天、和正常人一樣無所忌口等,無奈時間之刃和病痛仍繼續摧殘著末爺的身體,他只好一步步妥協。
 
「……好吧,爺爺。」
 
到目前為止我才能好好端詳守候在末爺一旁的妙齡女子。向後梳起的單馬尾,烏麗的齊瀏海輕輕服貼在額頭上方,兩側鬢角垂落於耳旁,整齊且自然,雖然這髮型在都市肯定是屬於「樸素」等級的,但若再配上小末她俏麗的臉龐肯定能驚艷四方──天生的長睫毛,濃密但長度恰到好處的細眉,散發出溫柔婉約氣質的雙瞳和挺立的小鼻、淡粉色且水潤的細唇……猶如上天賜予的活跳跳藝術品一般,小末的臉龐就是如此地引人注視,甚至為她的美貌所傾倒。
 
「嗯?怎麼了小園?我臉上有什麼嗎?」
 
「啊、啊那個,沒什麼,對。」儘管如此,我還是貪婪地瞅向她。
 
「從以前就是這樣,小末想事情時都喜歡盯著人不放,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小末雖然覺得奇怪,卻也不會感覺到不自在,這或許就是我們的默契吧。
 
「沒有好嗎?說到以前那次,那時小末正要回家,我發現你嘴邊還有偷吃餅乾的碎屑,想著怎麼跟你說在哪裡,才一直看著你的臉,怕你被末爺給發現結果被教訓一頓。誰想要一直盯著你不看啊?」我順便損了一下眼前的美少女。
 
「蛤啊?」咻地站起身,穿著白色無袖衫的她猛地跑到我身旁──
 
「以前國小隔壁班的小混混堵在教室門口想要追我時,你說什麼還記得嗎?『聽好了!小末我來保護,你們誰也別想靠近她,小末會永遠都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天啊!這絕對是你中二病爆發的起點。」
 
小末完全顧不得我倆間的距離,直接將臉貼在我正前方,雙手以女孩子最大的力道搖晃我的雙肩。每次被搖動地靠近她時,便會不經意碰觸到她的雙峰。估計這柔軟的觸感,裡面應該是沒穿吧?
 
一些雜念擾亂了我的思緒,一會後我才做出反擊──
 
「那、那只是給你面子罷了,你那麼矮到現在也沒有人『看得到』你啦!更何況,對其他男生柔弱到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力點啊!」
 
「對其他男生柔弱但只敢對我兇」這句話來不及吐出,小末她便倏地站起身,也顧不得我在她下方,往上望便能沿著她雪白修長的雙腿看到位於深處的淡藍色內褲,直狠狠地用雪嫩的左腳往我的臉上踏去。
 
「你要說的那句話我聽過很多次了,那才是我原本的樣子!如果我對待別人跟你一樣,我還會有朋友嗎?!」左腳在我臉上開始左右扭動。
 
駛盡全力用雙手掰開往臉上侍候的腳底板,白嫩的腳底隨著腳背彎曲多了一點細細的皺褶,下半部分更是沾黏了口水,原本要脫口而出的話已經化為一攤唾液沾在那了。這小子可是往死裡踩啊!
 
「你也知道啊!」
 
小末最禁不起的就是我對她的任何挑釁,顧不得一旁已經飽食打起盹的爺爺,她把我推倒,跨坐在身上,單手噘起我的嘴,另一手從後方勒住我的喉。
 
「你……再給我說一次看看!」
 
她的雙腳也沒閒著,掐著我的其中一隻小腿到我快麻掉時馬上切換姿勢,反過身來改鎖緊脖子到我近乎窒息才願意鬆開。
 
期間她巧妙地避開我的各種掙扎,做為最後一擊,彷彿玩開了的她,直接把一隻腳塞進毫無招架的躺平的我的嘴裡,腳趾在我嘴裡撥動,讓它和滿嘴的口水混攪在一起;另一隻腳頂住我的胯下處,死踩不放,令我有股「蛋蛋的哀傷」。雙手則各抬起我的雙腳,再重重摔地,疼死了!
 
「停、停、停!我投降!」
 
「啊啦啊啦?不要!哈哈哈哈哈!」小時候我也是這樣在家裡被她欺負,那類痛苦的回憶頓時湧現,聽見她突冒出的笑聲也令我不禁噗哧地笑了出來。
 
同時間的她已鬆綁我,改用一種很舒服、柔軟、暖心的姿勢,從上方環抱住我,身體和柔軟的兩團亦成為輕輕的甜蜜負擔,由仍癱在地上的我全部接收。
 
直到這個瞬間,才終於深刻體會到「回家」的喜悅和如釋重負的歸屬。似乎也察覺到我的這種感觸,她把臉頰錯開,輕輕地在我耳邊囁嚅道--
 
「五年了,歡迎回來──園啓。」
 
「我……回來了,末媛。說真的,我好想你,連帶著這裡的所有人和景色還有故事,一併、隨時間愈來愈深刻地,想念著。」
 
「嗯、嗯嗯,嗚嗯嗯嗯嗚嗚嗯!」
 
「要點頭還是要喜極而泣,你選一個吧?」用苦澀的吐槽,回應她喜悅淚水和滿意點頭合在一塊的,有點不明所以的表達。
 
──
 
「我說,我也大二,20歲成年了,還跟你在同一室打地鋪真的沒問題嗎?」
 
「所以說你在擔心什麼呢?兒時玩伴桑。還是你要跟我爺爺一起睡?」
 
對齁,論臥室小末家只有兩間。
 
「這樣好像也挺怪的吧。」「是吧?」語畢,默然,稱不上尷尬,兩方似乎都想在睡前再講些什麼。畢竟,明天可能又要各奔東西了。
 
目前是,和小時候來她家過夜一樣,我和小末在她房間裡打起地舖,而她也和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將床鋪貼在我一旁。雖說是青梅竹馬,但終究還是個同齡的美少女,令我不由得緊張,但卻必須故作鎮定。現在的她只穿著可以左右敞開的睡袍和內褲……(待續)




目前敝小屋最高人氣的<<俺妹>>同人文歡迎一齊閱讀賞光!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能用腳這麼熟練的踐踏與玩弄,末媛好厲害(x(∩ω ∩`)離家久了再回到家,肯定很懷念吧
2021-10-16 15:13:16
桐桐噗
哈哈,懷念被青梅竹馬玩弄(X)
2021-10-17 11:10:5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