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次郎與米娜海娜(一)

亞熱帶人 | 2021-10-12 19:02:33 | 巴幣 22 | 人氣 47


En el año 1582, rey de España, Felipe II, conquistó las islas de Azores, los últimos territorios del reino de Portugal, añadido la última parte de Iberia al dominio de la hegemonia de España.
(1582年,西班牙國王飛利浦征服葡萄牙王國最後的領土,亞速群島,將伊比利亞半島最後的殘餘納入西班牙霸權的統治下)

El rey António I y toda su familia se hallaron muertos en la palacio, excepto de una. Una niña. La princesita exiliando de la dinastía de Avis.
(國王安東尼奧一世與其全家被發現死於王宮內,除了一人。葡萄牙阿維斯王國流亡的小公主......)

Aunque oficilmente se declaró muerta la princesita, los perros de rey Felipe no dejarían de perseguirla, hasta al fin del Mundo.......
(雖然官方宣布小公主的死訊,飛利浦王的獵犬將不會放棄追捕她,直至世界的盡頭……)
  1590年,澳門。

  那是個晴朗的夏日,湛藍的天空乾淨地看不到一絲雲朵。雖然澳門地處熱帶,向來炎熱。但那幾天尤為異常,不僅寄居於此的歐洲水手們無法忍受,連長年奔波於此的大明以及馬六甲的水上人也寧願停業,躲在澳門僅有的幾處酒坊偷閒。空氣似乎靜止了,燥熱的肌膚簡直難以感受到微風的吹拂。是颱風。老經驗的水手們在酒館閒談著。按照經驗,過於晴朗無風的日子向來緊隨著暴風雨。正是這樣的默契,原本四處貿易的商船們在這幾天也陸續進港,趕著在暴風來臨前,進到這個帝國邊陲僅餘的避難所。

  葡萄牙商船「叛徒號」(Traidores)亦不例外,趕在今日來到澳門下錨。叛徒號是當時典型的三桅帆船,與一般的大明商船相比也算龐然大物,但在歐洲船隻中並不突出,主要是商船用途。不平凡的是,叛徒號載砲極多,卻又蓄意維持著較軍艦快速的載重,而船員好勇鬥狠,善於戰鬥。稍知這片海域的水手都知道,叛徒號明打著商船的旗幟,但經常在海上蓄意挑釁海盜或者武裝商船,然後「予以反擊」,最後大搖大擺地把戰利品在亞洲的各大港口售賣,是掛羊頭賣狗肉的海盜船。船長賈梅士(Capitão Manuel Gomez, alias o louco)外號瘋狗,因悍不畏死,搶劫猶如拚命,而得了這個雅號。

  賈梅士如今站在叛徒號的船首,虎視整個碼頭。賈梅士滿臉橫肉,瞎了隻右眼,一頭未經梳理、頂心稀疏的灰白長髮,身軀雄偉,原先蒼白的肌膚在毒辣的南洋日光下早已曬成古銅色,露出的雙手臂滿是槍疤劍疤。雖然還沒有缺腿缺胳膊,賈梅士的形貌十足給人「海盜頭子!」的印象。這個望而生畏的凶惡人物環視澳門的碼頭一圈後,最後目光停留在某人身上,僅剩的左眼瞳孔中忽然綻放出一絲溫柔的笑意。那個映在他瞳孔中的人,是她的姪女,克莉絲緹娜(Cristina),也是船員,只是在叛徒號 「行商」的時候,克莉絲多半留在澳門作後勤整備,並不常有機會登艦行劫。

  "O louco Também adora sua menina!"
 
  「瘋狗也把她的姪女視若珍寶!」

  叛徒號的船員們經常這樣嘲笑道,當然,是在賈梅士的背後笑。上一個被賈梅士聽到這句話的船員,在澳門的教會醫院躺了一個貿易季才能再度上船。但是,即使嘴裡不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賈梅士實在愛她的姪女勝於自己的性命。

  因此,當叛徒號下錨,賈梅士下船後,這個飽經風霜的海盜船長是衝下船來,重重地擁抱他的姪女。

  "Tudo bem? A minha menina."(一切都好嗎?我的孩兒?)
  "Tudo bem.....deixa-me, tio, não posso fazer respiração, e quase mata-me!"(都好……放手啦叔叔,我不能呼吸,你快把我殺死了!)

  賈梅士這才大笑著放開手,注視克莉絲緹娜一會兒,忽然表情嚴肅了起來,神色間似乎還有些頹喪。他說道:「姪女啊,叔叔老了。這趟旅行實在不易。」

  賈梅士繼續說道:「我們年紀都大了,疏於防備……」他不理克莉絲緹娜滿臉狐疑的神色,忽然似乎憤怒地大吼:「居然讓宵小混進了咱們的貨艙!」

  此話一出,所有船員,無論有沒有在忙碌,哄堂大笑。賈梅士也繃不住臉色,嗤地一聲笑出來。克莉絲緹娜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叔叔,這招已經不好笑了啦……又是他啊?」

  賈梅士頷首,大叫道:「老曼!把那兔崽子抬過來!」

  老曼忍住笑意,大聲應道"Sim! O meu Capitão!"(是!船長!)然後吆喝著兩個船員把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年從艙門後拖了出來。少年留著骯髒的長髮,漫不經心地綁成方便行動的馬尾,身上穿著賈梅士等人認不明白的日本服飾,用了賈梅士等人認得雪亮的高級湛藍染料。大概又是從哪偷來的,儘管少年已經把這套高級衣飾糟蹋地不成樣子,上面到處是泥灰。少年五花大綁,一邊大叫著:「我自己能走!」一邊被船員漫不經心地在地上拖行,然後重重地被扔到克莉絲緹娜和賈梅士前的地上。
 
  少年痛哼了一聲,然後向上仰望賈梅士和克莉絲緹娜的臉,苦笑道:「歐啦,老賈,噢,米娜海娜也在,痛!」克莉絲緹娜向少年踹了一腳,啐道:「跟你說過一百萬遍了,我不叫米娜海娜!」
 
  賈梅士搖了搖頭,瞇起了左眼,盯著少年,說道:「次郎,這都第幾次了?你偷上我們的船,到底要幹嘛?」

  次郎正色地回答:「我也早說過了,你讓我上船,我就用不著偷啦。」

  「你又不是我們的船員!」

  「我可以從今天起是啊?我以為我們也『航行』過好幾回了,我也能算半個船員了吧?」

  「滑頭!」賈梅士罵道,「克莉絲,妳來處置這小子!」

  「哼……」克莉絲緹娜彎下腰來,學著叔叔的樣子,瞇著眼睛盯著次郎。「大姐手下留情!」次郎忙不迭道,克莉絲緹娜哼了一聲:「還用你說!叔叔,我看,老規矩。」賈梅士笑地像是樂開了花,不管次郎面如土色,向後叫道:「小子們!老規矩弄著滑頭!」碼頭上的大夥又喝采了起來,兩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立時過來,拖著次郎先行離開了這裡。

  望著次郎一邊嚷嚷一邊被拖著遠去的身影,克莉絲緹娜嘟囔著:「真是,從小就是個怪小子……雖然不是王八蛋啦,對吧叔叔。叔叔?」

  克莉絲緹娜回頭望去,看見賈梅士正望著大海出神。遠方一艘船緩緩地駛向澳門,巨大的主帆上,勾勒著羅馬教廷的徽號。

後記:
好久沒寫小說了,現在是把它當娛樂活動。

葡萄牙語初學乍練,錯誤是必然的。同樣地歷史細節我沒有查證,基本上應該是假七真三,就不必太在意了。

應該是中篇而已,慢慢更。



 


創作回應

聖盔夜風
想說我啥時後訂閱ㄌ個會寫歷史小說的碰油
結果竟是亞熱帶龍(?)RRRRRRR

好久不見!
2021-10-12 19:11:13
亞熱帶人
好久不見!
2021-10-12 19:12:42
黃勤(金絲眼鏡)
剛吃飽飯意識不太清楚,開頭看了半句才驚覺這不是葡萄牙文,看來真的是西葡學其中一個就有機會看懂另一個的一半了XD
2021-10-12 19:26:28
亞熱帶人
像到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同個玩意XD
2021-10-12 19:44:13
亞熱帶人
引子是西語,後面的外語對話是葡語。我葡文不夠好,寫不出引子
2021-10-12 19:44: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