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白手套

冰凜 | 2021-10-12 15:31:29 | 巴幣 12 | 人氣 59




是覬覦很久的手套梗(〃∀〃)
不得不說,在經常性的思考原創小說的劇情後,這樣不用思考太多設定,可以盡情發揮腦洞的同人文著實使我愉悅,一不小心就會一直寫下去(・∀・)


這是第二十七次,妳試圖在她因快感而混亂時脫下卡珊德拉的手套。

也是妳第二十七次沒有成功脫下她的手套。

身上只有一件半脫的襯衫跟白手套,卡珊德拉沒有生氣。

當然一開始還會,但這都已經是第二十七次了,她只剩下滿滿的無奈。

妳不只一次問她,為什麼她會一直帶著白手套。

但她的回答永遠是「以後再告訴妳」。

妳從五年級聽到現在快畢業了,依然沒有聽到她對妳說為什麼。

煩惱的妳終於找上朋友們討要意見。

「手套?妳的意思是,妳跟卡珊德拉交往這麼久,從來沒看她脫下過手套?」

丹尼爾很困惑,他也經常在調製魔藥時使用手套,但那是為了安全,像卡珊德拉這樣到哪都戴著手套的確是有點奇怪。

「會不會是她手上有什麼不想给別人看的東西?」

洛蒂想了想,雖然不太可能,還是提出這個觀點。

「我也很想看她脫手套,但是她感覺非常不想讓我看,一直在防著我」

妳嘆了一口大氣,對手套下的真相又更加好奇。

「這有什麼好煩惱的,走!我們去潑她水,她肯定會需要換衣服吧!」

羅賓不愧是羅賓,說完就想跑去實踐,還是凱文拉住的。

「我試過了,請幾個低年級的幫我『不小心』的拿著水潑在她身上,但她只是掏出魔杖把衣服烘乾,再罵了她們幾句就走了」

妳說出這段話,不意外的惹來朋友們的噴笑。

「梅林的鬍子啊!妳真的這樣做了?太厲害了吧!」

羅賓爆笑的聲音在禮堂不斷迴響。

朋友是靠不住了,妳來到溫室找到隆巴頓老師,詢問他知不知道關於卡珊德拉手套的事。

「我也沒有看過她脫下手套,沃雷小姐似乎非常有原則,並不會隨意脫下手套」

溫和的隆巴頓老師也沒辦法解決妳的問題,妳左思右想,實在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只好回到宿舍煩惱。

「嘿,我聽丹尼爾說了,妳好像在煩惱看不到卡珊德拉不戴手套的樣子?」

艾薇走進來,坐在妳身邊。

幸好經過這幾年,她們的關係已經不像第一學年那麼緊繃,妳也可以放心的跟艾薇聊聊卡珊德拉。

「是啊,我想了很多辦法,但是都沒有用」

看著妳煩惱的樣子,艾薇笑著掏出一罐隱形藥水遞給妳。

「聽說,在晚上九點半到十點之間可以看到卡珊德拉拿下手套」

「咦?」

妳看看艾薇,又看看隱形藥水,在看看牆上的時鐘。

「天啊!這不是快到了嗎!?謝謝妳艾薇,我之後再請妳吃南瓜派!!」

妳接過藥水,連這情報的來源跟真實性都來不及確認就跑了出去,直奔史萊哲林休息室。

妳準時在晚上九點半喝下隱形藥水,偷偷潛入卡珊德拉的單人宿舍。

沒過多久,卡珊德拉就回來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卡珊德拉坐到窗邊,照料那些自己栽種的藥草,嘴裡還哼著小調。

對妳來說這也是很新奇的一幕,平時妳們在一起,卡珊德拉是不會去照看植物的,妳雖然會去觀賞她的植物,卻怕被罵也不會真的動手觸碰。

妳盯著牆上金色的時鐘,一邊感嘆卡珊德拉連時鐘都很精緻,一邊緊張時間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幸好,卡珊德拉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植物上,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她便起身走進浴室。

這可難為妳了,妳是想看看卡珊德拉脫下手套的畫面沒錯,但並不是想偷窺卡珊德拉洗澡,是挺想的沒錯,但絕對不是這種狀況。

在妳內心的罪惡感跟欲望拔河時,浴室的門被推動,要關起來了。

「不管了!」

妳一咬牙,順利在門關起來之前溜了進去。

卡珊德拉似乎沒注意到異常,把門關上後便準備沐浴,妳看著她一件一件脫下飾品、緞帶跟袍子,心跳也越來越快,如果妳不是隱形的,妳敢保證妳現在一定整張臉都是紅的。

就在解到襯衫的第三顆扣子時,卡珊德拉的手停住了。

她轉過身,像在等待什麼,而妳看見被她抱胸的雙手襯托,若隱若現的事業線,遮眼也不是,不遮也不是。

最後無計可施的妳只好跪在地上等著隱形藥水的效果消失。

看到憑空出現的妳,卡珊德拉笑了。

「知道自己做錯了?」

她挑眉,妳只能尷尬的點點頭,連視線都不敢對上。

「妳就沒想過為什麼艾薇會有那種情報嗎?」

聽到她的話,妳抬頭看向卡珊德拉,後者正一臉無奈的看著妳。

「我想過要跟妳說這件事的,只是......這太羞恥了」

卡珊德拉的臉有些微紅,吞吞吐吐的,妳看著她發紅的臉,只想抱她。

「我很喜歡園藝,但在小時候我曾因為藥草在手上留了一些小疤痕,我覺得很醜,所以才戴起手套不讓別人看見」

她蹲在妳面前,將光滑的手展示在妳面前,那些細小的疤痕在多年後幾乎看不見痕跡,只有一雙漂亮修長的手。

「妳的手很漂亮,我很抱歉,我本來不打算逼妳說的」

妳拉起卡珊德拉的手,在她的手心親了一口,錯愕的看她將手抽回去。

她滿臉通紅,不再看妳。

「另、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幾乎都是隔著手套接觸東西所以......我的手很敏感......」

看著她嬌羞的樣子,妳只覺得腦袋充血,想將她狠狠按在床上。

妳還是忍住了,卻忍不住另一個壞念頭。

妳一把抱起卡珊德拉,在她的驚呼聲中離開浴室,兩個人一起倒在柔軟的大床上。

「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克服它」

在她困惑的眼神中,妳拉起卡珊德拉的手,從食指開始,沿著她手指的輪廓細細舔拭,不時含進嘴裡輕咬,看著她不斷脹紅的臉,另一手靈活的解開她剩餘的鈕扣。

卡珊德拉才不會說,從那之後她在戴手套前都會忍不住想起這天的事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