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箱庭の世界】萌節事件

DLA | 2021-10-12 14:49:11 | 巴幣 1000 | 人氣 79

  迷宮一般的展場內羅列著各式各樣的展品,即將在萌節展現出對於可愛的不同認知。儘管對於這樣的行為和所謂的萌節感到困惑,他還是為了賺錢維持自己在緋之櫻的租房花費而走進展場內幫忙巡邏。

  雖然動作很慢,但他卻能保持著平靜的呼吸和幾乎無聲的步伐走動一整天。就像是一台靜音的巡遊監視器一樣,莫德的雙眼持續監視著展場裡頭的每個角落,咒與法的秘流如呼吸般通過他的身體,向他匯報在場施法者的動靜。除了莫德以外,這裡還有其他四個人在巡邏,在擴大巡邏範圍之餘也隨時互相支援。由於稍早發生了莫德發現竊賊卻在大喊請求支援時直接被撞飛的事件,展場配置了一名土精靈潛藏在莫德周圍的地底,只要他喊出聲音就能協助他攔下宵小之輩。

  『可是,這些東西到底和萌有什麼關係?』原本以為是某種大型植物展覽,可以一舉兩得在賺錢的同時看展。然而這裡卻羅列著各式各樣的玩偶、畫作、人像、恐怖的洋娃娃還有意義不明的鐵胸罩等物。最令他感到錯愕的事實是其中最高價的就是那個鐵胸罩,據說裡頭蘊藏著強大的力量可以阻擋下各種傷害。莫德的確從那件鐵胸罩上感覺到了各種各樣混雜的魔力但是……意義不明。

  『也就是說,現在萌這個字被賦予了更新的意義,像是這一些……統整不出來,到底什麼意思?』就像是悠閒地散步一樣,他觀察著周邊各式各樣的東西。在展出了大量口袋的牆映入眼簾的同時,他的思考也更加混亂了。對這群人而言,「萌」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形狀觀之,畫中的事物、玩偶、人像皆不相同;就聲音聞之,有些錄音讓人起雞皮疙瘩又有些是敲擊之類的聲響;就氣味嗅之,他們大多無味,但有些是汗水或香水混雜著的味道,莫德不覺得這之中有什麼共通點。展示架上那一個身形苗條,趴在鐵格上呈現流線般俐落曲線的姊姊,如鼠一般的長尾捲著鐵桿的樣子,好像也不是什麼特別相關的……不對!他是小偷!

  在開口準備要喊人的瞬間,一道白色的殘影掠過,莫德完全跟不上他的動作,就被他繞到後面摀住了嘴。柔軟卻有力的手臂如鐵鉗般緊緊環住了自己的身體,從大腿開始往下纏住的細尾隔著褲管輕輕搔癢著。
「嗚…嗚!」
「不行喔小弟弟,小朋友應該安靜點才對。」
  就像個被綁架的兒童一樣,他根本沒有掙脫束縛的力氣,嘗試吸收對方的魔力也絕望的理解到對方是個純粹的武鬥派。在這種愚燼聖使只可能造成比竊賊更大破壞的場合,他乖乖地停著不動了。
「恩……」
  莫德無助地看著從上面俯視著自己的人,尖尖的臉蛋和圓圓的耳朵就像老鼠一樣,那雙散發著紅光的雙眼盯著他發出了若有所思的聲音。
「也行!」
  也行?什麼意思?嘴被摀著的莫德既沒辦法詢問,也沒辦法呼喚地下的土精靈來幫助自己。摀著嘴的那隻手強行撬開莫德的嘴唇,把一個顆粒狀的東西塞了進去。

  他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開始渙散,眼前那個尖尖的臉蛋也變得遙遠,就在陷入昏迷的瞬間,熾熱的鬥志從心頭開始燃燒著昏沉的身體。未脫稚音的男孩吼叫響徹展場每個角落,長著鼠尾的女人被震退了,在反應過來要脫身時卻一頭撞上了土牆,隨後整個人都被土給圍定。

  踏著急促的腳步趕到現場,戴著尖帽子的精靈法師看見的是一個憑空出現的小小土丘,還有在一旁驚魂未定,喘氣著的莫德。那快要哭出來的小臉上,望向他的眼神泛著暗紫色的氣息。

  在差點發生兒童綁票案以後,展場的負責人讓莫德提早回家休息。直到他從差點被綁架的驚駭和某些遙遠而晦暗記憶中恢復過來時,天已完全黑了。他不想被緋寒櫻火的人注意到自己的樣子,只是縮在被窩裡頭緊抓著被子,直到疲憊使他失去意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