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92 章 生死兄弟

空澗飛湍 | 2021-10-12 08:10:01 | 巴幣 34 | 人氣 44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白翼學生們以及雲曦秋、萊麗雅、提姆、迪克掌聲熱烈。當然,這次最為認真鼓掌的是微笑著的燿凌,而普勤看著燿凌,跟著照做。
掌聲中,台下小聲私語。

「雁寒,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天天帶著一匹狼的學生!」
「他在試煉第二十三日就被傳送出去,竟然還第二名,好厲害!」
「是很厲害!不過,紫星明跑回去找他的隊友們,耽擱了時間,現在的成績,也不是他完全的實力。」
「天才的世界,好難想像!」
「可不是嘛!還有一個第二十三日被傳送出去,竟然還第一名的燿凌!」

「我看見那匹狼了!記得在試煉開始的典禮也有看見牠。」
「是呀,雁寒和那匹狼總是形影不離。」
「咦,那匹狼好像變胖了?」
「我也這麼感覺。」

雁寒帶著小灰走上發言台。
白翔將同樣典雅精緻、縈繞光芒、裝著八百魔石獎金的盒子交給雁寒。
雁寒接過盒子,微微欠身:「謝謝您!」
簡編帶著壓抑著的自豪神情,和藹道:「請雁寒同學向大家講幾句話。」

雁寒:「謝謝白翼學校提供我學習資源,讓我有學習魔法的機會。」
白翼的教授們露出微笑,但是,幾名較為敏銳的教授忽然一呆:“感謝的不是教導,而只是提供學習資源嗎?”
校長白翔疑惑地看向冷雲,冷雲疑惑地看向白翼教師席,教師席中有教授同樣露出疑惑表情,大部份教授則開心地微笑著。
幾名對雁寒較為熟悉些的教授,尷尬地同時,卻又有些慶幸:“這雁寒平時冷淡,也不參加活動。還好,他對學校還是有些謝意的。”

只聽雁寒續道:「謝謝學校舉辦這次試煉,讓燿凌和我可以重聚,並且共度這段日子。」
冷雲、簡編等教授們剛要露出微笑時,再度一愣:“對雁寒來說,這次的試煉,意義是和燿凌共度,而且也只有這個用處而已嗎?”

忽然,冷雲、簡編等數人想起,前幾日在詢問燿凌為什麼拿到許多暗系砂礫之時,簡編問了句:“……試煉時,你感覺很無聊嗎?”當時,燿凌回答:“原本有點。”
冷雲難得地臉色糾結。台上的簡編努力克制住了想覆額地衝動。
台下學生們則是好奇地竊竊私語,討論雁寒話中的另一點。

「燿凌和雁寒交情真的很好耶!」
「但是,重逢?所以,雁寒和燿凌是原本就認識嗎?」
「你不知道嗎?燿凌是雁寒的哥哥!」
「有這回事?但是,他們不同姓,長的也不像。」
「是雁寒親口說的。……呃,也許,一個隨父姓,一個隨母姓?一個長得像爸爸,一個長得像媽媽?」
「兄弟都是天才,他們家基因真好!」
「如果他們還有個姊妹,長得像燿凌,該有多好!」

雁寒看向燿凌,認真地道:「感謝燿凌替小灰做了防護衣,保護小灰不被攻擊所傷,這對我有非常大的幫助。感謝燿凌在困陣中的偷襲事件裡,替我說清事實,並且做了很好的處理,還特意與我一起分擔責任。在我有麻煩時,燿凌總是第一時間趕來幫我。燿凌是我最好的兄弟。」
燿凌回以深達眼底的笑容。
小灰:「嗷 ~」了一聲,甩了甩尾巴。
台下再度小聲議論。

「燿凌還會做防護衣,這麼厲害!」
「防護衣重點在防禦陣法。燿凌都能即時改傳送地點了,當然能弄防護衣!」
「陣法的問題,燿凌一定有辦法!」
「小灰是誰?」
「就是那匹狼。」
「困陣中的偷襲事件,是燿凌處理的嗎?」
「分擔責任?……這就是,為什麼燿凌將周貝媛打出場?」

雁寒續道:「謝謝格佛閣下在燿凌和我被傳送走後,不遠千里,前來尋找,及時找到並帶回我們。謝謝冷雲閣下追蹤緝凶,將相關人等一網打盡。」話雖短,但態度相當真誠。
格佛微微點頭。冷雲終於微笑起來。

最後雁寒露出微微笑容:「另外,高興認識了普勤、雲曦秋、萊麗雅、提姆以及迪克和古騏六個同學。」
台上五人驚喜地放大了臉上的笑容。台下的古騏更是驚喜地笑裂開了嘴。
雁寒:「我說完了,謝謝。」
簡編和藹微笑:「謝謝雁寒同學……不同角度的分享。」
掌聲響起。

「雁寒的發言真的好短。」
「他今天肯說這麼多話,已經不錯了。」
「怎麼說呢,我感覺雁寒的感言挺不一樣的。」
「我也這麼感覺,但是不確定是哪裡不同。」

「嗯,他和燿凌被傳送出場,經歷也和我們很不一樣。」
「他是一路帶著他的狼,帶上山頂了嗎?」
「將沒有魔力的狼帶上了山頂!我羨慕他的狼!」
「太強了吧!」
「也許在燿凌的幫助下?」

暖漾微笑引雁寒在雲曦秋旁邊的椅子坐了。小灰跟著過去,坐在雁寒身前。
萊麗雅的視線隨著小灰而移動。

簡編:「第一名,紫星學校的燿凌同學,請上台。」
掌聲熱烈響起。
這次鼓掌最為用力的是雁寒、古騏、奧爾瑟雅、顧青、袁巧、雲曦秋、萊麗雅、提姆、迪克,以及高興地直接站起來拍手的普勤。

普勤兩邊的萊麗雅和雲曦秋拉普勤衣角,拉了又拉,普勤才終於注意到,搔了搔頭,重新坐下。
迪克則是一邊鼓掌,一邊小聲嘀咕:「惡魔也是需要掌聲。這是一隻好惡魔!」
台下考布、周貝媛看著台上的燿凌、雁寒,心中又恨又怕,臉色難看至極,但已不敢再惹是非。
萬芷寧微微蹙眉,但仍大致維持著表面正常禮節。
絕大部份學生們對於燿凌的上台則頗為興奮,掌聲中,小小喧鬧起來。

「第一名的燿凌!」
「將近一百一十萬魔晶砂礫!」
「魔力加成六成!」
「總分將近九千耶!」
「魔法陣大神!」
「我的女神!」
「《長髮及腰》的主角!」
「惡魔!惡魔!」
「雷火惡魔,你今天揍迪克了嗎?」
「普勤明明說了,燿凌善良得很。像燿凌這麼好的惡魔,請給我來一打啊!」
「不用一打,給我一個,我就知足了!」
「為什麼在普勤面前的天使,在迪克面前是惡魔?」
「燿凌,我想當第二個普勤!」
「雁寒哥哥!」
「你和雁寒是親兄弟,還是好兄弟?」
「燿凌,你真的沒有姊妹嗎?」

燿凌在掌聲中走上發言台。
白翔將同樣典雅精緻、縈繞光芒、裝著一千魔石獎金的盒子交給燿凌。
燿凌接過盒子,微微欠身:「謝謝您!」
這時,發言台上空,特別是燿凌周圍,忽然飄下花瓣!
五彩繽紛,燦爛華美,襯托著美麗無比的燿凌,更顯如詩如畫。
台下發出尖叫。

「哇!太美了!」
「快!快點錄像!」
「我……我要暈了!」
「天女散花!」
「花不是燿凌撒的。」
「是天女與散花!」
「讓時間停在這一刻吧!」

暖漾自豪地微笑著,對自己的設計效果非常滿意。
燿凌:「……」深呼吸,忍耐。
雁寒眼中再次流露出同情,暗想:“唉,可憐的燿凌。……還好,這些不是真的花瓣,而是魔法光芒。不然,可憐的還有花。”
普勤在聽見“女”字時,已條件反射地迅速低頭。
迪克小聲咕噥:「就說她是女生嘛。」
紫星明再次看呆。
台下顧青則呆呆地望著燿凌,手成握筆姿勢:“好想再畫幅畫喔!怎麼辦?”

終於,飄花漸漸止了。
尖叫聲也慢慢停歇。
簡編和藹微笑道:「請燿凌同學向大家講幾句話。」

燿凌:「謝謝紫星學校提供我學習資源,讓我有學習魔法的機會。」
這次換紫星的教授們部份開心微笑;部份疑惑不解,外加尷尬糾結。
簡編一怔之後暗笑:“這不是雁寒的台詞嗎?只是把白翼二字換成了紫星。……這……也是在替雁寒分擔‘責任’?“

燿凌:「感謝格佛閣下特別傳授一高深且實用的魔咒,加強我的自保能力。」
格佛微微一笑。
其他原本糾結的紫星教授們鬆一口氣:“還好!……我們學校的教授還是有用的。”
冷雲、簡編等人則再度尷尬懊惱起來:“為什麼我們這裡連提供雁寒一句適用的防身咒語都沒有?”

燿凌:「感謝白翼學校舉辦這次試煉,讓我和雁寒可以重聚,並且共度這段日子。在這段時間,我非常愉快。」
雁寒露出開心的笑容。
冷雲、簡編等人再度無語:“這……不又是雁寒的台詞嗎?難道,是怕只有雁寒一人這樣說,太過惹眼?”

燿凌續道:「謝謝白翼學校用心的試煉設計,特別是第四、第五賽區的佈置對我在詛咒、魔毒以及陣法的學習非常有幫助。並且很高興在試煉中認識了許多優秀、善良、有趣的同學,希望以後能再次見面。」
冷雲、簡編關注著前半句話,心中糾結:“……還好,試煉對你還有些其他用途。雖然這個用途我們原先沒有想到。……我們是打算用賽場佈置考驗學生,沒想到……你學去了我們的佈置,在那練習詛咒……。”

在賽場中遇到過燿凌的學生們則注意到後半句話,笑得歡喜,特別是雲曦秋、萊麗雅、提姆、古騏、奧爾瑟雅、顧青、袁巧等人。
迪克邊笑,邊半抱怨地小聲嘀咕:「我知道,惡魔是打劫我,打劫得很高興。」

燿凌:「如同雁寒說的,感謝格佛閣下在雁寒和我被傳送走後,研究傳送痕跡,趕來尋找,迅速找到並帶回我們,讓我們不至於身陷危險之中。感謝冷雲閣下根據魔法痕跡,火速追蹤緝凶,將相關人等一網打盡,讓我們日後的安全有所保障。非常感謝您們!當時因此造成其他前輩的不便,我在此抱歉。」

格佛淺淺微笑。
冷雲這次總算安心地笑了,雖然對於這件事他還是有著愧疚,因為是因為他們的失察才導致意外發生。
簡編則是想起當時忙的焦頭爛額、昏天黑地的情況,忽然有被安慰之感。

燿凌接著道:「普勤是很好的同學,誠懇踏實、認真勤奮。他現在擁有的實力與獲得的成績,是由他的努力達成。至於同學切磋,普勤適才所言客氣了。」他轉身向普勤道:「我們一起度過船上的劫難,情份非同一般。你有很好的優點,若有問題,歡迎來找我討論切磋。」
普勤聽到燿凌的讚美已是大喜過望,再聽到“情份非同一般”更感受寵若驚,最後聽到“有問題可以找燿凌”歡喜地只連連點頭。

燿凌回身道:「最後有件事……,其實在二十三日,被傳送陣鎖定的只有我一個人,雁寒本來可以置身事外。他是為了陪我赴險、幫我禦敵,特意衝過來拉著我,才被一起帶走的。」
他轉身,輕聲對雁寒道:「雁寒是我的生死兄弟。」

雁寒臉上是由衷的笑容。
台下譁然。

「什麼?」
「天啊!」
「我聽錯了嗎?」
「雁寒本來可以無事!?」
「是陪著燿凌去的!」
「雁寒是故意被一起傳送走的!」
「他不怕死嗎?」
「就是知道危險,才去的!?」
「為了幫燿凌禦敵,增加燿凌的生存機會?」
「特別衝上去一起面對未知的危險?」

幸好,大家記得燿凌還在發表感言中,因此迅速壓低了音量。
燿凌微笑道:「我說完了,謝謝大家。」

簡編雖然本已知道此事,但是再聽一次,仍感震驚,他控制表情,和藹微笑:「謝謝燿凌同學……呼應雁寒同學感言……的精采分享。」
熱烈的掌聲與討論聲同時揚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