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污痕聖杯:阿瓦隆的損落 第一章 啟程

| 2021-10-11 22:29:44 | 巴幣 2 | 人氣 132


這座名為阿瓦隆的島嶼絕非人類所居住。
它曾是傳說中某個神祕種族的棲息之地,位於我們真實的世界以及被稱為冥塵的古代力量所交織的狹縫間。
儘管如此,人類雄心勃勃的國王帶著他們的木船,以及麾下的騎士團終究還是來到了這裡。
從肆虐遠方故土的瘟疫中逃離,人類一點一點地佔領了這座島嶼,在島上豎起了相貌令人感到不詳,具有某種神祕用途的巨神柱。被人類占領後,島上曾經的主人逐漸成為了傳說。[四百年後,島嶼曾經的主人甚至連名字都未曾留下,阿瓦隆人將其直呼為"先民"。
赤死病又一次捲土重來。巨神柱正在逐漸消亡,而沒有它們的力量,島嶼自身也開始坍塌,再次墜入冥塵之中。因此,你的故鄉召集了五位最為強壯且睿智的英雄,並派遣他們前往遙遠的卡美洛尋求援助。你的旅程,才剛剛開始......







烏文英爵士為了防止冥塵更進一步的侵蝕阿瓦隆。他帶領著昆納赫特村中智勇雙全的五位英雄向東前往卡梅洛,其中包含著我的師傅 鍛造大師厄菲爾。

當我看著師傅留下的信,雖然很想立刻追上他們的步伐,但信中卻提醒了我村裡的巨神柱中光芒已經逐漸黯淡。當光消逝的瞬間那邪惡的冥塵將會吞噬我心愛的故鄉!

不!我絕對不能讓這恐怖的未來實現。我慌忙地在村中打探有效的消息。但可悲的是一無所獲,我只能在月亮升起時獨自躺在這空蕩蕩的家進入夢鄉。

一位皮膚腐爛的女子從湖中升起,她在我耳邊呢喃著什麼。死人的島、霧氣環繞的墳山,以及握在燃燒的手!
詭異的夢就到此終止,我顫抖地睜開雙眼。深思那不可思議的夢。



一剎那間我的思路突然接通!



是啊,幾年前東邊的禮堂發生大火,數十名德魯伊喪生在烈焰中。

我只能賭這夢所給的提示是否能解決問題。時間已經是我最大的敵人了!

當我到達禮堂廢墟時聽見了德魯伊亡靈們的低語,它們痛罵著人們的自私、哀嚎著烈焰所帶來的痛苦,甚至想伸出手將我拖入它們之中成為受災的一員。

但我依舊不為所動站著,我仔細地聆聽他們瘋狂且雜亂的竊竊私語。最終有個聲音,那是某種儀式的方式!

雖然有所收獲但還是無法解決家鄉的危機,於是我遵循著夢的指引渡船來到避難島。




那裡的僧侶對我進行嚴密的搜身直到確認沒問題時才肯聽一聽我的請求。

但他們只是淡淡地說:「很抱歉我們也沒有辦法重新點起巨神柱的光芒。但位於世界邊緣的此地卻藏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你可以在這探索,或許能找到答案。但想要獲得就需要付出」。

我聽懂了他們的意思,於是提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事。於是僧侶安排了份與赤死病病人一起做事的糟糕工作。

我看著感染著瘟疫的人們忍受著可怕疾病並艱難地工作。他們的皮膚逐漸剝離,露出紅色的肌肉。他們的眼睛向外流出血液,其餘五官也逐漸腐爛瓦解。

我感覺我快瘋了,盡管僧侶們解釋只要不直接接觸就不會染疫,但我他媽的只想趕快結束這駭人的工作!

工作結束後我只拿到少到可憐的報酬,僅僅一天份的口糧。此刻我在心中發誓,要是有機會我一定會舉起手中的槌子往這群該死的僧侶頭上狠狠敲下。

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吃飯時從僧侶口中聽到許多有趣的消息,其中一項包括了大賢者懷姆托居然也深中赤死病而被關在此地深處的監獄。

這令我十分感嘆沒想到連那樣偉大的大德魯伊也逃不過病魔的手掌。並且也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趁著周圍的人們不注意,我偷偷地潛入監獄並找到了懷姆托。

此時的他深受赤死病肆虐,只能依靠著魔法勉強支撐起他的性命。至於他的外觀......噢,不。我不想再回憶那可怕的肉塊了。

我與懷姆托交流了一陣後成功獲得重啟巨神柱的儀式。但該死的是村裡的巨神柱重啟的要求太高,我沒辦法做到。

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的我想舉起槌子狂暴地砸毀眼前一切,但理智卻阻止了我。一旦我這麼做那麼外面的僧侶肯定會將我關進監牢與懷姆托做伴。

正當我只能憤怒地睜大眼睛懊惱地緊握槌子,懷姆托發出幾聲駭人的笑聲後提醒我巨神柱並不只有一柱。

是啊,巨神柱不僅僅只是保護當地,它還會保護著鄰近的土地。我想起了昆納赫特村附近的白化村與先民墳山,那些地方確實有著已經失去光芒的巨神柱!

我向懷姆托道謝後悄悄地離開監獄,乘著船向北前往白化村。路途上遇到了一隻被冥塵所污染的黑熊。儘管牠因冥塵的腐蝕而露出內臟,但卻一副不受影響地對我發出猛攻。

若不是我接連以捨命之姿奮力搥下手中槌子,我想我的旅途就將斷送於此了。

最終我成功擊殺了那頭黑熊,渾身是傷的來到了白化村。




但那裡的村民並不歡迎我,甚至阻止我重啟巨神柱。

我當下真的矇了,他們難道是瘋了!沒有巨神柱的保護大家都會被冥塵所吞噬而亡。

我憤怒地推開那些身體瘦弱又想妨礙我的村民,隨著他們的倒地。村民的孩子們從屋內跑出來,伸出雙手擋在我與他們的父母之間來保護他們。

眼前的景色讓我瞬間熄火,看著這些孩子即使害怕依然挺身保護著自己的父母。我發現我已經無法再往前一步。

對此我只能惡狠狠的罵了幾句轉身向西走,前往先民墳山,那邊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幸好這段路程非常順利,並在當我到達後成功地重啟了當地的巨神柱。微弱的光芒緩緩地從柱的中心點亮,看著這光芒我不由得感到安心與悲傷。

在阿瓦隆生存著的人們究竟何時能不再受到冥塵與赤死病的威脅,安穩地生活著。

最后我望向遙遠的東方,掛念著被烏文英爵士所帶走的師傅。我向巨神柱祈求著師傅能成功地從卡梅洛帶著答案回昆納赫特村。

實際遊戲的情況。

真的快被這隻熊搞死了=A=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