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分支——少女引渡記 1-3 陌生的城市:降臨混亂戰場的破壞魔女(下)

墨魚大師 | 2021-10-11 21:04:53 | 巴幣 2 | 人氣 49


1-3 陌生的世界:降臨混亂戰場破壞魔女(下) .
「到底是怎樣阿!?壓力很大也不要隨便找人發洩阿你這渾蛋!我這邊的情況可是已經沒空陪你瞎攪和了!」
對方沒來由的說著自己要發洩一下壓力就殺過來了,克里娜一邊用力吐槽對方的行動邏輯一邊把手往前一推,巨大的藍色魔法陣隨著手朝向對方的同時顯現,藍色的光點開始集中在法陣中心形成某種物質.....!
「用這個讓你那熱到壞掉的腦子好好冷靜一下吧!」
那東西逐漸變大,已經可以看出那東西的真身了,那是大過眼前少女兩三倍的,巨大的冰塊
如同脫離韁繩衝出去的野馬般,那冰塊用著極快的速度朝敵人衝過去

「就是因為忍到不能再忍了才只能用這種方法發洩阿!這種東西你以為——!」
那少女看到了巨大的冰塊飛來也完全不打算停下奔馳,一邊回應的同時她的手上出現了一個神祕的武器,然後把前端對準了那冰塊
「擋的了火力全開的樹里大人嗎!?吃我這招!!!!」
手上的武器散發出強光,接著從那前端噴出了一道長長的火焰,冰塊根火焰接觸到的一瞬間,冰塊的身體出現了紅點,下一秒就被燒穿變得粉碎,而那火焰還沒就此停下,朝著在冰塊後的克里娜襲來

「嘖......!」
克里娜咂了一下舌頭,翻身跳開,隨著碰轟的聲音傳來,克里娜看向原本自己站的位置,已經是一片火海
「光是發洩壓力就要打人已經讓人很無語了,我看你根本是要殺人吧.....」
轉頭看向眼前的人,克里娜眼神死的說著

「會不會殺掉就要看樹里大人的怒火到底憋了多少,還有你這傢伙到底強不強呢~攻擊的火力會看我的怒火來決定喔。」
把那紅色武器扛在自己肩上,少女強勢的笑著
「什麼跟什麼阿......」
對於對方的回答,克里娜強烈的感受到了眼前這傢伙的異常......不,該說是跟自己相似的地方嗎
這熟悉感,讓她做出了一件絕對不正常的舉動,可以說是豪賭的行為

「從剛剛聽到現在,你真的只是單純為了解壓所以才找上我是吧?」
克里娜吐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是阿,難道我說的不夠清楚嗎?不管怎樣我就是找上你了,我可沒有要跟你好好談的意思喔」
把武器拿下來對準了克里娜,她做出了備戰姿勢,準備再次展開戰鬥
「既然是這樣我也認了......不過」
克里娜朝著眼前的少女伸出了手,打開手掌朝上
「我可以陪你打阿,不過先給我那個什麼悲嘆之種解決我的狀況再說,我靈魂寶石的狀況很糟糕阿,可是黑了一大片呢,跟你耗下去大概會先變成那個叫魔女的怪物吧」

聽到克里娜的回答,少女只是握著武器,表情呆滯,過了幾秒之後才一臉無法理解的回應
「蛤?你是笨蛋嗎?為什麼我要沒事給你悲嘆之種,找架打的是我欸?而且你變成魔女我也照樣打倒就好,根本沒必要阿」
想也當然會是這樣的反應,畢竟這就跟打仗的時候對敵人說「我的武器壞掉了你分我一把好不好」是一樣的概念,完全沒道理,但克里娜表情認真,繼續說著:
『Give and Take』知道吧?你給我相對應的報酬,我也會給你同等的回報,讓我用悲嘆之種回復,我可以給你一場讓你煩躁感完全消失殆盡甚至讓你全身發疼的戰鬥,打魔女這種沒有知性的怪物我可不覺好玩到哪裡去。信不信隨你,但我可是很認真的提案喔?」
用著騎士團副團長常說的話,克里娜給出了提案
聽到這話樹里把武器朝下,一臉認真的看向克里娜,幾秒之後,她笑了
「有趣,敢用自我推銷跟人要悲嘆之種的傢伙我還是頭一次見到,不過很湊巧的,你找對對象提案了,看你的眼神也完全不是在說謊的樣子。」
聽到這話,克里娜鬆了一口氣
「那——」
不等她說完,對方脫口的下一句話讓克里娜暗叫不妙
「不過很可惜的,現在我身上沒有任何悲嘆之種,雖然這高級服務聽起來很吸引人,但是現在樹里大人的狀況可是連基本服務都可以接受了阿!!!」
說完這句話,樹里再次舉起武器,噴出火焰攻擊她
「連交涉的報酬都沒有就強拉人進來淌混水的笨蛋也只有你了吧!!」
失望、無奈跟憤怒的情緒交雜,克里娜一邊大罵著一邊跳下屋頂,在腳下展開綠色魔法陣,傾斜角度對準對面公寓的屋頂,射出強風將克里娜整個人吹飛過去

被彈射了相當長的一段距離,摔落在屋頂上,翻滾幾圈之後,克里娜站了起來
「痛死了......不過,這樣子應該追不過來了吧....」
克里娜看向對面低於自己現在位置的屋頂,那個少女似乎在頂著下巴想著什麼,然後看向了克里娜,露出了說著「我想到好主意了」的表情
接著她把武器對準了後面,同時武器開始發出了金光
「不會是我想的那個吧......」
克里娜想到對方武器的特性,以及那個姿勢,腦中浮現了一個想法,這讓她轉身開始奔跑
但她還沒跑到屋頂邊緣時,她就聽到一陣爆鳴聲,回頭看去,剛剛被拋的遠遠的敵人,現在正在她的正背後上方飛著,手上的武器朝後下方噴出猛烈的火焰,這似乎成為了讓她高速飛來這裡的推進力
「雖然是第一次用,但沒想到意外的成功阿,好了,戰鬥再開!」.
她背對月亮,掏出鮮紅的槍身從上而下進行火焰掃射

但當克里娜打算跳開閃避攻擊時
「......!?」
一陣強烈的不適感爬上她全身,讓她的身體使不上力,左腳還是被火焰攻擊到了
在火舌碰觸到自己肌膚的瞬間,地獄般的痛苦傳了過來,但她只是咬牙撐著
「嘶......」
感覺好像能聽到肉被煎熟的聲音,她嘴巴發出了吸氣聲以緩解自己的痛苦,因為她知道比起慘叫,還不如想想辦法逃離現在這個狀況
從剛剛聽到的情報看來使用魔法也會讓靈魂寶石變汙濁,能用的魔法變少了,也不確定能不能放出來就一擊打倒對手,就算打倒了,自己也會不會也因消耗過多變成魔女
繼續用魔法逃對方大概也會像這樣一直窮追不捨吧,她有這個預感

「真是的,不管哪邊都是早晚會走到死路阿........既然如此——」
想到這裡克里娜苦笑著,然後放出魔法陣,做好了兩敗俱傷的準備
然而在她做好覺悟的當下,有一個聲音傳進了她的腦裡
『看不下去了,真的是要看不下去了,被逼到要做好犧牲的覺悟,這樣還算是那個以破壞力為傲的大賢者克里娜嗎?』
「......!?」
克里娜聽到這聲音,轉頭四處張望,但是並沒有人
「現在可是戰鬥,東張西望的可是會丟掉小命的!」
樹里沒放過這機會,落地之後一邊奔跑一邊繼續放出火焰攻擊
「我可沒天真到要你提醒這些.....!」
克里娜趁對方還未追上之前,趕緊用剛剛的方法跳到下一個屋頂去
「你以為那招還能拖多少時間,不會讓你跑掉的.....!」
樹里再次把火焰噴射器對準後方噴射,如同火箭發射一樣高速飛來,眼看她的手就要抓住克里娜的衣服時,手的前方跑出了一個紅色的魔法陣

「額外加上這個的話就可以拖住你了吧?」
克里娜轉頭過來冷冷的說著
「糟糕.....!」
『烈焰彈』!
從魔法陣裡噴出一顆超大火球,然而樹里因為是透過武器飛行的關係所以只能直線運動,就這樣被火球直擊,爆炸之後從空中掉了下去

「.....呼...呼阿....」
成功著陸之後她喘著大氣,從剛剛就能感覺到,身體的狀況越來越差,平常的話這距離的連續移動根本不算什麼
再次拆開髮飾察看,已經有八成都是黑的了
「該死的.....」
她咒罵著,這應該是她遇過的幾次最危險的狀況之一了
為了隨時確認自己的狀況,克里娜用魔力操作緞帶把髮飾綁在自己手腕上,變成像是手錶一樣

『.....剛剛那一發,威力比平常弱很多喔?你確定這樣她就不會追上來了嗎?』
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說到底你到底是誰,為什麼知道我?」
不回答她的問題,克里娜繼續跑著,用風魔法移動到下個屋頂,一邊反過來拋出另一個問題
『唉,明明才見過面而已卻一下子就把【我】......不對,是【我們】給忘記了,老實說還是會有點傷心~』
「既然見過面就不要在遠處用傳話魔法廢話,出來如何」
現在的狀況讓克里娜實在很不想理會這個聲音,她回話的語氣帶著煩躁
『是是~找一下口袋吧,身在異處先確認身上的行李不是一件最基本的事情嗎?』
聽見聲音的提示,克里娜疑惑的放慢腳步,開始翻找著口袋,接著手指傳來被什麼東西戳到的刺痛感,拿出來一看,是一枚鏡子碎片
「這是.....」
她想起那時三人在被一堆自己的冒牌貨追趕時,下意識把撿起的鏡子碎片放進口袋裡了
『又見面了呢~「本尊」』
鏡子裡映出的自己開始打起了招呼
「你要浪費我時間的話就直接打碎你,有話快說」
克里娜毫不領情的強迫對方切入重點

『還真無情阿,不過算了。你剛剛從這裡的魔法少女聽到了吧?關於【固有魔法】這件事情』
鏡子裡的自己拋出了這沒頭沒腦的問題
「是又怎樣,我又不是這裡的魔法少女,只是剛好冒出了個靈魂寶石在我身上,連用不用的出來都不知道」
『關於這點,你現在的身體的確是被同化成跟這裡的魔法少女一模一樣的構造了喔,所以固有魔法你是有的,而你剛剛的攻擊只是單純的把魔力混合你學到的魔法知識之後用想像具現化出來而以,沒錯吧?』
「......聽起來你知道我的固有魔法是什麼吧」
聽完這句話,克里娜確定了這件事情

『沒錯~畢竟你現在拿著的這枚碎片,是鏡之魔女用魔法做出來的東西之一喔,剛好是你的固有魔法可以作用到的對象之一,而且複製出來的是絕頂聰明的【大賢者克里娜】,混合到了本尊的知識我才有辦法跟你說明喔~☆』
「為什麼要跟我講這些,上次見面你可是一股腦的殺過來,才害我們分散又跑到這奇怪的地方欸」
想到這件事情克里娜還是很不爽,她惡狠狠的瞪著碎片說著
『是可以不用說阿,就這樣看著你被那個大庭樹里給痛扁一頓或者是找不到悲嘆之種被耗到變成魔女我都是沒差的,只不過看到本尊被打成這樣連我這個複製體都要看不下去了,雖然有想要取代本尊的慾望,但是看到同樣身為天才的自己就這樣悽慘殞落我可是不允許的』
『克里娜』用手指玩著自己的頭髮,眼神帶著對本體的不滿的說著
「嘿~?這到是挺會說的,對你的好感度有稍微加回來一點」
聽到鏡子中的自己這麼說,克里娜挑起眉毛,表情稍為緩和了一點
『所以這算是給你的特別服務,就告訴你你的固有魔法是什麼吧,你什麼都不用做,看著我就好』
「看著就好.....?」
正當克里娜因為這句話疑惑的盯著鏡子時,她發現到鏡子投影出了無數個魔法陣

『看到東西了吧?你的固有魔法就是【魔法】本身,身為這方面專家的你應該能理解吧,即使是在魔法系統不同的這世界裡,只要是魔法,你都能加以鑑定、轉化成自己的系統並且加以利用,而說起來魔女也算是魔法少女的一種型態,所以身為魔女的魔法創造物的這枚碎片也能被解析,剩下的我就不用多說了吧?好了,愉快的新手教學結束了,接下來是高速到來的刺激實戰了喔~』
『克里娜』錯開自己的視線看向自己的後方,而本尊瞬間明白這動作代表的意義
「......就不懂得讓彼此休息一下嗎?大庭樹里」
嘆了一口氣之後,克里娜轉頭看向那衣服變的破爛,身體也有不少傷痕的少女
而對方的眼裡,那鬥爭的火焰依舊沒有散去的跡象
「讓我正面吃下那發你還真行阿,身體可是刺痛的不得了呢,不過這可是頭一次有結菜大姐以外的人能讓我覺得有燃燒起來的感覺,這次散步意外的挖到寶了,報上自己的名字吧」
「......克里娜,克里娜•威澤爾德,不過我倒是希望這次之後就別再見面就是」
克里娜這麼說著,一邊偷偷盯著手上的鏡子浮現的魔法陣

解析,開始

「外國人嗎?日文還說得不錯呢,不過閒話家常就到這裡,現在開始是——」
她架起了武器,抵著地上
「互毆的時間啦!」
扣下板機,地板沒有著火,反而是跑出了一個不知名的紅點,開始朝著克里娜追來
那紅點克里娜直覺告訴她不妙,但是她為了解析鏡子選擇站立不動,除此之外,她對這次攻擊也有些想法
(我想的沒錯的話,這攻擊的種類大概是——)
那紅點跑到她腳底下時,中心點開始逐漸變紅,克里娜趕緊跳開,在跳開的一瞬間,一道火柱從原本的位置竄出,直衝天際
「追蹤移動加上地雷式觸發的類型......果然沒錯」
「攻擊可沒那麼簡單就結束阿!」
聽到這聲音克里娜才發現對方直接舉起拳頭衝了過來,閃避不及,直接被厚實的拳頭直擊顏面,被打飛了一段距離
「咳、咳......」
從暈眩感中振作過來,對方已經架起武器對準她
「再來再來!」
猛烈的火焰噴出,克里娜沒得選擇,只能召喚出無數冰塊變成牆壁,擋住火焰的攻勢
「又再拖延時間嗎,既然如此就加大火力.....!」
火勢隨著少女的聲音開始加大,冰塊也承受不住高溫開始融化,但克里娜不在乎,只是盯著手上的鏡子
「這點時間就夠了....」

解析,完畢
直視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法陣的瞳孔閃爍著各種顏色
系統轉化,開始
放在腰間的魔法書飛出,翻到空白的一頁,慢慢浮現出了未知的魔法陣和文字內容
此身為收納世間所有魔道之容器,腦為窮究其頂點而存在,四肢軀幹為再現奇蹟的載體
「這次的實驗,要用上你了」
鏡子碎片浮在空中,克里娜一把抓著,露出笑容

「鏡中的虛像,解放慾望,釋放你的力量,將映照之物毫無瑕疵的在此展現吧——」
火焰的熱度逐漸讓腦子一片混頓,此時她腳底下冒出了一個巨大的虹色魔法陣,克里娜將鏡子對準前方,想像耗盡自己大部分的魔力所要到達的那個未來/效果
「交給你了,『幻影之鏡』!」
喊完這句話的同時,鏡子碎片發出強光,身體脫力跪倒在地的克里娜在這陣光之中看到了一個人影
『雖然是有預想到你會放出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沒想到竟然是這樣阿,還真壞心』
人影這麼說著,但是那聲音聽起來帶著愉悅

『那既然如此,我也要拿出不會讓本尊失望的表現呢』
冰塊此時被火焰融化,樹里瞪大了眼睛,因為此時她看到了融化的屏障後
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其中一個正站在另一個人面前
「...你又弄出了看起來很有趣的東西阿」
但她很快就整理狀況,吐槽著克里娜
「這可是為了你絞盡腦汁弄出來的即興作,給我好好高興一下吧」
克里娜也不甘示弱的苦笑回擊
『好了好了傷患先別說話了,那麼,先跟這位大庭樹里小姐說聲貴安,然後.......』
『克里娜』拉起裙襬,向樹里行了個禮之後––—
『基於施術者的要求和本人的私怨,就讓我這個狀態比較好的個體來做你的對手吧。【夢幻鏡】』
毫無溫度的聲音發下指令,樹里周圍出現了大量的鏡子碎片飄在身邊
『「肅清之光」』
下一秒,無數道光瞄準了那些鏡子射過去
「唔喔!?」
樹里雖然能成功閃過幾發,但是那些光束透過鏡子不斷切換攻擊角度,一次又一次的擦過她的身體,造成了不少傷害
「嘖,別太小看我阿!!!!」
然而對方大叫一聲,掏出噴火器將那些鏡子全部燒盡
『....還沒被打爛嗎,還真的是一如往常的頑強』
聲音中帶著不屑,這次她直接轉過頭背對對方,抬起手往下一揮
『【風之檻】』
樹里周遭吹起了強風,將她包在裡面
「......!」
被包圍的樹里因為在結界裡面不斷變向的亂流而暫時無法動彈
『這樣子應該可以暫時喘口氣吧,好了,現在該來解決你的問題了』
她轉頭看了一下本尊,然後手比出了「OK」的姿勢,把洞放在眼前,掃視著城市
『我看看~有了,果然那兩人基本上會一起行動呢』
看到一半『克里娜』停住了,好像是確認了什麼事情,然後彈了一下手指,坐在地板上的本尊身體下方突然冒出紫色的魔法陣
「等等,你要幹嘛!?」
不知道對方到底要幹什麼的情況下讓克里娜對著複製體緊張的大叫
『當然是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阿,不過也是一場豪賭就是了,你就好好的跟上天祈禱吧,那麼事不疑遲,Teleport start(傳送開始)~!』
腳地下的光芒越發強大,克里娜只能留下這一句話:
「你這傢伙阿阿阿阿阿阿阿!?」
最後,隨著光芒散去,她消失了
『看她還可以那樣罵人,我想應該會沒事的吧』
解決完本尊的事情後,她轉頭看向剛剛製造出來的強風之牆,風已經散去,而那名少女則是心情很差看著她
「結果又是要跟無限鏡像的複製體打嗎,唉~難得找到有趣的傢伙呢」
『要不要等打完之後在下定論呢?雖然剛剛連續弄出那幾招,我撐不了太久,但我可不覺得會被你壓著打喔?』
屋頂上的惡戰,第二回合即將開始—–

-------------------------------------------------
此時在某條大街上,兩位少女正拿著冰棒在街上走著
「是說結菜小姐,怎麼會突然想要出來散步阿,雖然說能順便買冰,光很開心就是了」
一名橘色頭髮的馬尾少女正舔著冰棒,一邊詢問著旁邊的灰髮少女
「恩.....該怎麼說呢,光,你知道前幾天天空出現了同時分成三岔的流星嗎?」
灰髮少女用著低沉的聲音回應

「喔喔!那個阿,雖然光對有關結菜小姐以外的事情都沒太大的興趣,但是前幾天回到自己房間前光有看到爸爸在看報導那個的新聞喔,痾,不過這個跟結菜小姐拉光出來散步有關係嗎?」
「恩,因為前幾天親眼看到了那個,心中有種莫名的不安,就像是....有事情要發生在這二木市裡的感覺,所以才拉著你出來放鬆一下」
講到這裡她眼睛垂了下來,看著手上的冰棒
光看到此景,便跑到她前面,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說著
「光可是結菜小姐的『馬』,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光一定會保護好結菜小姐的!如果真的不行,光也會帶著結菜小姐逃跑!」
似乎是被這個發言安撫下來,結菜的臉多了一抹微笑
「謝謝你,光」

但像是要中止這輕鬆的談話般,下一刻她們前方的地板出現了巨大的紫色魔法陣
「結菜小姐,請退後!」
光一看到魔法陣,從戒指中變出了靈魂寶石,變身成了戴高帽,穿著披風的軍人裝
「.......」
結菜沒有說任何話,默默變身成了頭上長著一根角,如同鬼一般的外貌,握著狼牙棒盯著那魔法陣
法陣發出了強烈的光芒,接著一名少女從中出現,倒在了她們的面前
「「....!?」」

光首先提著劍過去確認狀況
「看起來好像是暈了過去了呢,結菜小姐」
結菜聽見光的報告,走過來看著倒在地上的少女
「這個看起來是靈魂寶石.....所以說這個人也是魔法少女吧,而且狀況......不樂觀呢」
瞥見了用緞帶綁在手上的髮飾,那漆黑的五芒星讓她露出了些許的擔憂
「結菜小姐,這個人,要怎麼辦才好?」
光抬頭看向結菜,詢問著下一步
「.......」
結菜看著倒在地上的少女,腦中閃現了無數個之前看過的悲劇

雖然早就應該習慣了,這種事情在二木市發生可以說是在正常不過了,但——
「把她帶回去Promised blood的據點吧,如果確認是敵人的話這樣做也可以直接處理掉」
口中說著不近人情的話,但結菜還是從口袋裡拿出了悲嘆之種,貼在那漆黑的星星上
幾秒之後,那星星裡的汙濁已經褪去,閃爍著美麗的紫光
「知道了,那麼我們就趕快回去吧!還有結菜小姐,冰棒快要融掉了,請快點吃掉吧。」
光背起了少女,轉頭對著結菜回應
「抱歉,光,我現在就吃掉吧」
拆開了包裝,結菜一邊吃著要融不融的冰棒,一邊對著天空喃喃自語
「這種程度的溫柔是可以被允許的吧,大家.......」

------------------------------------------------                                                                                                                                                    
『如同我預想的,維持身體的極限差不多落在五分鐘的位置,不過–—』
大樓的地板一片狼藉,四處不是被破壞的瓦礫片就是還沒燃燒完畢的火焰
站在這些東西中間的『克里娜』看向自己逐漸崩壞的身體,嘆了一口氣
『沒能把你碾碎還真是令人不開心阿,大庭樹里,主人的庭院被你們Promised blood破壞了都不知道幾次了,身為鏡子我可是對此感到非常不爽呢』
看向眼前的少女,她傷痕累累,流出來的血染紅了衣服,喘著大氣的瞪著她
「哈....哈......開什麼玩笑,不准擅自自己結束這一切阿......!」
對於樹里的怒吼,她只是回以笑容
『嘛,能看到你這樣的表情我也是挺滿意的,那麼,在恢復身體的同時請好好思考如何善後吧。』
擺了擺手,『克里娜』的身體碎了開來,變成無數碎片散落在地,只留下跪坐在地的樹里
「該死的,那傢伙強到一個亂七八糟的程度阿......這傷口得去Puella Care治療一下了...唔,果然很痛阿,可惡
拖著帶著傷口的身體,樹里一邊咒罵著一邊忍痛往目標移動,心中暗自決定了下次見面一定要扳回一城
「這火我會好好悶著的,克里娜......」
然而她不知道,下次見面時因為發生某件事情的關係,讓她所期望的跟克里娜的對戰得延後不少時間


(下篇劇情完)
to be continued
下回預告「1-4 陌生的世界:在碧綠之森的鎮魂祈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