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分支——少女引渡記 1-3 陌生的城市:降臨混亂戰場的破壞魔女(中)

墨魚大師 | 2021-10-11 20:59:10 | 巴幣 0 | 人氣 47


1-3 陌生的城市:降臨混亂戰場破壞魔女(中)

「不要用那種裝扮還有討債一樣的口氣毀掉別人對魔法少女的美好印象阿你們這些人!!!!!!」
克里娜從剛剛短短的對話理判斷出了眼前這些人的大概身分,然而想到這個,就讓她不想接受事實,於是開始對著眼前的人狂怒大喊著

「噫!?」
結果這舉動反而讓後面的某位少女嚇到發出了小聲的驚叫聲
「喂喂,是我們這邊比較有理由生氣吧,你別被對方的氣勢壓倒阿......」
旁邊另一個人聽到那個聲音,有點傻眼的瞥眼看向她,好氣又好笑的說
「也、也對呢,抱歉.....」
那人見狀連忙道歉,然後深吸一口氣,重新換上審問的眼神看向這裡
帶頭的人聽到後面的對話也只是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然後眼神就跑回來繼續瞪著克里娜

「看來是個連二木市的狀況都不知道的傢伙才會跑來這裡呢,正常想活命的魔法少女是絕對不會想踏進來這裡的。雖然說我大概知道其他地區的魔女也有跟著變少沒錯,但可不知道已經有少到會讓其他地區的魔法少女跑來這裡狩獵魔女的城市在呢」
他的語氣不知為何帶有同情
「不過就算是這樣,你做的事情在這個城市可是會遭大殃的喔?應該說,「在自己地盤以外的地方狩獵魔女」在哪個地方可都不會被允許發生阿?畢竟影響到其他人的活命機會了呢,這樣懂了吧?」

「.......」
克里娜沒有說話,而是在腦中透過對方的話語整理情報,大概得出以下幾點:
1.魔法少女在這裡看起來像是一種職業般,不是少數人自己擅自當起來的,而且這裡以外的地方也有魔法少女在
2.剛剛打倒的怪物八成就是叫做「魔女」的傢伙吧,不過為什麼會攸關到性命?是成為魔法少女之後需要打倒魔女來吸收他們的生命以讓自己活下來嗎?做著跟吸血鬼一樣的事情的存在在這裡被稱做是魔法少女.....不,這件事先不深究好了
3.自己不知為何擁有某種證據,被當成了他們的同類,而且就在剛剛在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幹了一件對於魔法少女而言很糟糕的事情,弄不好的話有可能會跟他們打起來,雖然她想像不到有自己會輸的可能性就是了

好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大概了解了,所以現在是需要我做些什麼來讓你們放過我的發展嗎?」
克里娜戲謔的笑著,看向眼前的幾個人
「雖然你的態度完全不像是在求饒的樣子讓人很不爽,不過就是如此喔,畢竟跟魔法少女自相殘殺一個弄不好也會讓自己賠上性命呢,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給雙方一個方便阿」
她的眼神一下子透出凶光,但又收了回去,然後對克里娜提出了交換條件
「把你剛剛拿到的悲嘆之種給我們,然後馬上離開這座城市,我們就不會追究,讓你安全的離開。這是個很划算的交易沒錯吧?」
「悲嘆之種.....你說這個黑溜溜的東西?就給你吧,不過好可惜呢~這東西長得挺精緻的,要是回去的時候能拿來擺在書桌旁就好了呢~」
克里娜本人是想盡量減少戰鬥,為了如此她只好將剛剛入手的漂亮黑鐵球扔給了眼前的魔法少女
然而對方原本很滿意的接住,想說些什麼時,克里娜的話卻讓他們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被丘比瞞到這種地步的人,如果你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就不會想把它擺在書桌旁還有像這樣隨便給人了。」
「別說多餘的話讓他增加額外的疑慮阿隊長,拿到了就快走啦.....!」
「雖然是這樣,但隊長就是這樣愛操心所以我才喜歡喔......」
帶頭的人說完這句話時,旁邊的兩人開始嘰嘰喳喳的吵了起來
然而在三人準備從樓梯下去時,階梯入口突然被一道無形的牆擋住了

「诶,為什麼.....?」
「隊長,該不會是有其他人....!?」
「不」
帶頭的人惡狠狠的轉過頭來,看向克里娜
「無知到連悲嘆之種的重要性都不知道的傢伙,都放過你了為什麼要自己找死呢?」
克里娜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因為,這是學者的本性阿——」
看向眼前的三人,她的眼睛帶著攻擊性強烈的光芒
「不知道的事情就會想好好弄清楚,多虧你這個帶頭的笨蛋隊長的好心,還有後面那兩人做了多餘的表情,我這不就找到一堆事情可以好好問你們了嗎.......!」
她笑著,但那笑容有著像是要準備撲過來咬下獵物喉嚨的猛獸的氣勢
「是嗎,我的壞習慣又犯了呢,不過你無知到竟然覺得能自己贏過二木市的魔法少女,還真是可悲,在宰了你之前就先讓你知道一件事情滿足你那無聊的好奇心吧,比起魔女——」
對方從手裡變出了電鋸,拖在地上讓轉動的鋸齒在地面刮出火花知後斜劈過來
「我們這裡的魔法少女可是更擅長『殺人』的阿!!!」
發出不祥聲音的利刃襲來,將克里娜的頭連同髮飾一起劈成一半——

在這件事發生之前,那電鋸就被不知名的力量擋住,停在克里娜頭上
「什......!?」
很顯然的對方完全沒想到攻擊會被這樣強制中止,想趕緊用力拿回電鋸,電鋸也聞風不動
「阿,對了~聽完你的話後我突然想好心提醒你兩件事,首先是第一件事情——」
克里娜不知為何放大了音量,腳底下發出了奇怪的光芒,她低頭一看,自己正踩在一個綠色魔法陣的中心
「『放』」
不給她反應的時間,隨著克里娜喊出指令一般的詞,那魔法陣就突然射出了強風將那個人吹至空中
『宰了你』這種話阿~是要由身為強者的一方說出來才比較有威慑力喔
那人的身體還正在浮空尚未落地,此時克里娜一揮手,變出三個橘紅色魔法陣
「『爆炎』」
無情的連發火球追擊就這樣打在了還沒能落地的少女身上,連慘叫聲都還來不及傳出就已經被爆炸的聲音蓋過去
煙霧和灼熱的火焰散去後,只看見那人全身焦黑的躺在地上抽搐
「嗚阿.....阿....阿.... 阿....」
克里娜慢慢的走了過去,把一隻腳放在了這樣的她的身上
「那麼第二件事情~」
用著輕鬆愉快的語氣說著,她的眼神移到了在這場結束過快的的戰鬥裡看呆而毫無作為的那兩人
「隊長.......?隊長!?」
「怪物嗎.....一瞬間就把隊長......」
她們的表情只剩下驚恐,眼中只看的到畏懼

「連雙方的『上』跟『下』都看不出來,還說人「無知」這點。如果是個性溫和一點的傢伙還可能會笑笑的當沒這一回事,不過對於你眼前的克里娜小姐阿,這件事情可以說是超級大地雷阿~所以忍耐不了的本天才只好讓你用身體好好記住這兩件事情呢~
「好了,溫柔的提醒到此結束,那麼那邊的兩位,可以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了嗎?還是說.....?」
她面無表情的抬起手,五個顏色的魔法陣出現在她旁邊,然後她指向了她們
五種顏色的光開始化為實體射向目標......前方的地板
地板被打出了一個大洞,她們看到此景已經連話都說不出,甚至靠在一起發抖、眼淚不停的流
「懂了吧?我可不覺得你們有比我腳下這傢伙還強的實力,不過放心吧,我可以以我鑽研魔法的學者的榮耀做保證,我問完問題就會幫我腳下這傢伙做應急處置,讓你們送她去治療」
「因為跟這傢伙說的一樣,跟人打很費力的阿~而且明明能有好好談的機會卻又殺過來這不就只能讓我自我防衛了嗎?用能讓驚慌狀態的你們理解的話來說:「只要你們不打過來,我就不會對你們做什麼」,也不用想要逃跑,因為我可是很認真的要問問題才把你們關起來的」
兩個人聽到克里娜的話之後,稍微冷靜了下來,其中那個看起來較為怯弱的女孩子開口了
「只、只要回答你的問題,你就真的會什麼都不做,放我們離開,對吧?」
「恩,不如說你們也沒有拒絕的權利,不過是這樣沒錯喔」
「喂,你——」
另一個女生還打算說些什麼,但顫抖的聲音打斷了她
「現在也只能這樣做了不是嗎!?隊長她、她都變成這樣了,在不趕快帶她去治療的話,隊長、隊長會......!」
「.......」
聽到這句話那人也沉默了下來,然後嘆了一口氣,用著提防的眼神看着自己
「要問什麼就快問吧,我們速戰速決」
--------------------------------------------------------------------------------------------------------------------------------------
過了三十分鐘,克里娜盤坐在地上,整理著從這兩人口中打聽到的情報
「這是最後的確認了,我相信你們不會拿隊長的事情開玩笑去說謊,所以你們說的事情我是以全部都是事實為前提去相信喔?」
「倒不如說身為魔法少女卻連這些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的你才比較讓人覺得是在騙人吧.......」
徹底冷靜後,其中一位少女甚至已經可以吐槽她了

「我才想問為什麼我突然就被加上魔法少女的身分了呢,不說這個了,先讓我把整理完的事情列出來給你們確認吧,確認完就可以結束了,大概是這些:
1.魔法少女是透過一個叫做丘比的神秘生物製造的,透過實現一個願望的交換來跟少女們交易,使他們成為魔法少女和魔女戰鬥。
-
2.變成魔法少女前自己的靈魂會被轉換成一個叫做靈魂寶石的東西,這東西不管何時都會或多或少的變黑,要是沒有清掉累積起來的汙穢的話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狀況,而且這東西也相當於自己的命,離太遠就會失去意識、被打碎就會死亡,不然的話只要不是被破壞的太嚴重肉體都有辦法回復。
-
3.魔女是會危害人類的怪物,她們會潛伏在各種地方,透過給普通人印上「魔女之吻」來操縱他們來自己的巢穴,魔法少女可以主動查覺他們的存在,然後前去消滅她們。
-
3.打倒魔女後有機會會掉落那個黑黑的,叫做「悲嘆之種」的東西,魔法少女就是要用那個吸收掉寶石內的汙穢,然後丟給丘比處理掉,不然悲嘆之種又會孵出魔女。
-
4.然而有一件事情沒問丘比她就不會說,就是當靈魂寶石完全變黑之時,魔法少女就會變成魔女再給新的魔法少女幹掉,不斷重複此輪迴來得到足夠的能量維持宇宙和平——
克里娜一邊數一邊說給她們時聽頓了一下,接著繼續說下去:
「最後一點,這裡叫做二木市,是個因為被某大事件影響所以魔女變得超級少的地方,因為如此當地的黑....不,魔法少女們很容易為了爭奪悲嘆之種而互相殘殺,是屬於只要是知道這裡事情的人都不會想要踏進來的『民風純樸』的地方......以上這些全都沒錯吧?」
克里娜特別強調了某個字,然後看向那兩人
「恩,沒有錯,這樣就可以了吧.....怎樣啦?我們在這裡活著也是拼了命的,外來人少用那種態度看我們」
對於克里娜強調的內容,其中一位的魔法少女把不滿說了出來
「不、不管怎麼說,你剛剛沒說出來,但是把魔法少女說成黑幫也太......」
雖然這麼辯解,但也應該清楚這裡的魔法少女到底幹過什麼,所以另一個人說話的樣子有點心虛
「也對呢,處在不同的環境,人就是會隨著變化變質呢,我不應該隨便看待你們的生存方法的」
克里娜聽到對方的回應,嘆了一口氣道歉之後,朝他們兩人伸手

「果然還是想搶東西嗎!?」
那個少女看到克里娜的動作彈了起來,然後馬上擺出應戰姿勢
克里娜看到對方這樣大動作,用著關懷的眼神看他:
「別那麼激動好嗎,剛剛我送給你們的那個悲嘆之種,還給我一下,你們隊長被打成這樣子,靈魂寶石應該會累積汙穢吧,我可不想在做應急處置時看到魔法少女進化成魔女的生命發展過程
「......」
對方因知道是自己誤會而尷尬的沉默一下子後,拿出了悲嘆之種扔給克里娜,克里娜接住後,就把它往那傷痕累累的身體上肚子處的寶石處一貼,寶石的汙穢馬上被吸進悲嘆之種裡
「前置作業完成~那麼重頭戲現在才開始——」
接著克里娜把手放到她的身體上方,然後閉上眼睛,手跑出了紫色的魔法陣,然後從裡面飛出幾顆小球,融化在她的身體裡,接著她的身體開始發出「嘶嘶」聲,身上的傷口開始回復

「因為閒著就跟你們講解吧。我從不學治療魔法,因為只要用強大的火力讓敵人連攻擊都做不到就被擊潰的話,就不需要浪費時間學那些東西了。這不算是治療,只不過是送了一些用魔法調整過的濃縮魔力進去她的身體刺激身體高速再生而已,要是傷勢太重要再生還會減壽喔~不過你們就算有意見也只能閉嘴就是了」
「......诶?魔、魔法是可以學的嗎?我以為魔法少女只有一種固有魔法而已.....」
那個怯弱的少女看著隊長的身體逐漸復原,接著又因為聽見克里娜的話之後轉過來看著她眼睛閃閃發亮的說著
「魔法那種東西不是想學就可以學的嗎?人類又不是智能低下的生物,只能塞下一種魔法的知識進去腦子裡......等等,固有魔法是什——」
克裡那聽到了新的名詞,正準備扭頭過去問時,被治療的人開始有反應了:
「咳、咳咳.....!!」
「「隊長!!」」
兩人見狀靠了過來,看著那躺在地上的人喊著
「回復意識了阿,不過因為身體還在再生所以全身上下應該都還蠻痛的吧。雖然很想問那『固有魔法』到底是什麼,不過既然是魔法,那身為魔法天才的我就有辦法自己弄清楚吧,你們也回答了我的問題,按照約定,讓你們把這傢伙送去做正式治療,我們就在這裡告別吧」
克里娜說完站了起來,準備從沒有牆壁的建築物跳下離開

「等一下」
但是背後傳來了聲音叫住了她
「怎樣?」
克里娜不耐的轉過頭去,那個人正扛着隊長,一邊問她話
「你也知道這裡很危險了吧?聽你的說話的方法....難道你還不打算離開這裡嗎?」
聽到這句話,克里娜挑起了眉,然後把雙手放在後腦勺
「恩,我還有跟另外兩個人在一起,不過現在不知道她們人在哪,不過我想大概也會在一樣的世界吧。所以我打算先在這座城市找一下他們,我是知道這裡不安全阿,不過這你不用擔心,因為——」
她露出自信的笑容
「我可是只有七人的最強魔法師「大賢者」之一——【萬華鏡的大賢者】克里娜呢,那麼,再見~!」
然後轉過頭去跳下建築,在空中召喚紫色的魔法陣將自己彈起,就這樣跳到了對面遠方的屋頂上

「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還取那種中二到爆炸的名號......算了,趕緊將隊長送到Puella Care(巡迴調整屋)休息比較重要,喂,要走囉」
「我、我知道了!」
那人看傻了,但最後搖搖頭,跟另一位隊友扛著隊長朝目的地出發。
--------------------------------------------------------------------------------------------------------------------------------------
克里娜在空中享受著風吹向自己身體的感覺,雖然有找同伴的要事,但她覺得在找人的途中稍微放鬆一下也無妨。
輕輕的落在屋頂上,她伸直了腰,舒展着自己的身體,結果才剛開始伸展肚子就叫了出來,她這才注意到,從剛剛這一突發事件後,已經從中午耗到晚上了
「這下麻煩了~我又沒這裡的貨幣——唔.......!?」
正當為空腹的問題困擾時,突然一陣暈眩感襲來,她連忙穩住腳,扶著自己的頭
「在餓肚子的情況下使用魔法讓我快累暈了嗎?還是.......?」
克里娜拆下自己的髮飾查看,鑲在骷髏額頭處的紫色五芒星寶石已經有一半都是黑色的了
她皺起眉頭,嘆了一口氣
「嘖,早知道剛剛就不應該在意是自己打傷人這件事情,先拿悲嘆之種淨化自己的靈魂寶石了.....得趕快去找到魔女才行......」
然而正當她這麼打算完畢,把髮飾綁回去後準備要起身行動時——
「......嘿~?是沒看過的傢伙,看起來也不像是Promise blood的成員呢?只不過出來吹個夜風就就意外碰上了,這樣正好,就算拿出全力來釋放壓力也沒有問題了呢。」
背後傳出的聲音讓她的神經再次繃緊,轉過頭去,穿著一身用火焰圖案做裝飾的黑大衣和白色裙子的少女站在她背後摩拳擦掌,她的黑色長髮尾端有著些微的橘色,像是從煙花的尾端被點火的麻繩一樣,如果沒猜錯的話,她大概也是這裡的魔法少女吧。

她的眼睛像是在燃燒着一般,瞳孔裡裡燒得旺盛的火焰中閃爍著名為「暴力」的光芒
克里娜對於這個光芒在清楚不過,她自己在使用大型高級魔法時也會興奮到有「把一切都摧毀掉」的想法,而現在自己的狀態又遇上這種戰意高昂的對手,讓她腦中閃過自己曾說過「真的要佩服自己的運氣」這種現在看來蠢到不行的傻話

到底是哪門子運氣好才會讓這種最可怕的事態發生阿?她不禁吐槽自己
「希望你能好好撐著呢~因為要是一下子就被打趴的話可是會讓我更不爽阿!!!!!!!!
她說著這番話,開始朝自己衝過來!!!
到底有完沒完阿.......差不多也該給我適可而止吧!!!!!!!」
不知道是對着誰抱怨,克里娜一邊怒吼一邊召喚出魔法陣迎接即將襲來的魔法少女


(中篇劇情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